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32.chapter.32
    不止陈曦往这边看, 夏馥柔一接电话,又听到一声极为清脆拍照的声音。

    听到话筒那边没反应, 梁毅又喊了一声,

    “小柔”

    夏馥柔转了个身, 这才捂着手机说话,

    “你到了, 忙不忙?”

    “不忙, ”梁毅把行李给来接的司机,对方摆好行李箱,拉开车门, 他坐进车后座, 打了个手势,

    “刚到, 打个电话给你。”

    梁毅话筒里的声音与真人坐在她旁边时又有些不一样,夏馥柔歪着脑袋听他讲话,一只手揪着自己的衣摆玩。

    又听到对方接着问:“今天那些娱记有没有为难你?”

    “啊?”夏馥柔愣了下, 笑着说, “怎么问这个?”

    梁毅:“还是公布的早了点。”

    “嗯?”

    梁毅看着窗外飞驰后退的景色,想到曝光第二天他就不在夏馥柔的身边, 好似时间回到多年前把她一个人丢在遥远的家里, 让她独自面对第二天可能发生的不好事情。

    那时他也是来到美国, 再回去也没和夏馥柔见上一面。

    那些娱记不知道会怎么盯着她问个不停。

    “拍完戏赶紧回酒店, 我——”

    “夏夏!”

    徐雅月站在另一头朝夏馥柔喊了一声, 点点自己的手表。

    夏馥柔手势比了个“ok”,

    “梁毅我去拍戏了,拍完给你打电话。”夏馥柔没听清楚梁毅说了什么,她只看到封山和陈曦两束向她投来幽幽的目光。

    怂得刚被训过的她下一秒就和梁毅“么么拜拜”挂了电话。

    - -

    刚夏馥柔表情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像女学生似的打个电话还要踢小石子玩。

    可把封山导演看得牙酸。

    “夏馥柔你多大年纪了,打个电话还跟初恋似的。”

    ……

    封山本人不知道,他这句话是多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因他轻飘飘落下这句话,身边的陈曦又僵硬了一分。

    陈曦:“别聊天了,拍吧。”

    封山导演噎了,他匪夷所思地盯着陈曦眨了眨眼:“拍拍拍,拍戏你们还杵我旁边做什么,过去啊!”

    - -

    剧情提要:整部电影里唯一一场吻戏,文睿蹲在夏馥柔身前将捧住她的双颊,然后亲吻她。

    打板师打光师各就各位,补妆工作人员也在一旁候着,这一幕要拍得细节性很强,所以妆容上只要一块地方不均,就会非常明显。

    夏馥柔坐回轮椅里,陈曦在她眼前蹲了下来。

    若之前封山说陈曦故意无视夏馥柔,那这会儿陈曦是太过于注视她了,他的眸静静地望着夏馥柔

    蹲了下来。

    封山透过摄像机小的屏幕看到这一幕,那种怪异的感觉又从心底涌了上来。他侧过身子,看了看两人,没什么不对。那就是他看错了,封山摇摇头,

    “准备啊!”

    坐上轮椅,夏馥柔浑身的气质就变了。陈曦有非常强的切身体会,她脸上每一个部位的细微动作都刻画着主角沉静的气场。

    陈曦再次近距离体会到夏馥柔的天赋。

    与他相同的,夏馥柔当被一双干燥而又温暖的手捧住脸蛋,那双手的指腹抚着她的脸颊,却带着强势地逼着她看向自己的时候,

    她的眼睛都亮了,棋逢对手。

    陈曦有着漆黑得看不出心情的眼睛,他的脸上却溢满了悲伤。

    文睿此人心思诡谲,他的悲伤乐童都在猜测是真的还是假的;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每一颗字,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

    夏馥柔的睫毛轻颤,嘴唇抿得紧紧的,看得出她浑身非常用力在克制,以至于肩膀微不可见地在发抖。

    陈曦的手一刹那是干燥温暖的,但下一秒!

    文睿这个人,阴湿得宛若一条长年盘踞在幽暗角落里的蛇,他常牵起她捧着她的双手此时也让乐童察觉到了冷意。

    封山凝神严肃地盯着摄像机,做了个“向前推”的动作,随着轨道,封山并摄像机缓缓向前。

    到现在为止,两个主角的情感都非常好!

    下一个动作就是亲吻。

    夏馥柔的呼吸随着两人距离缩短变得更加急促起来,她想伸手去推拒,但望着“文睿”的脸,她所有的感情绝望得令她动弹不得。

    而此时,陈曦看着夏馥柔的眼睛,两人的呼吸,清晰得像在耳朵边迸开一般,

    灼热得不行。

    “乐童”在颤抖。

    陈曦紧紧地盯着夏馥柔,这张熟悉的面孔,焦灼又复杂的双眼,抿得发白的嘴唇。

    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这漏掉的一拍打乱了所有的节奏。

    陈曦摇摇头,僵直地站了起来。

    “卧槽!”封山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一巴掌往自己大腿上响亮地拍了过去,“怎么就发呆了你!啊!?”

    “我的错。”

    陈曦供认不讳,小海见状,忙给陈曦把水瓶子递过去,陈曦仰着脑袋喝了两口。

    夏馥柔的心绪慢慢地归于平静,

    当陈曦向她徐徐靠近的时候,她差点也要分神,但幸好她那时的情感是“乐童”的,不是“夏馥柔”的。

    陈曦又重新蹲在了她面前。

    而这一次,他只看着夏馥柔,两人的距离才刚刚贴近,导演就喊了“咔”

    “陈曦!你怎么回事?她特么是你爱的人,不是一傻子,你不能看傻子似的看她啊!”

    封山导演又一次无奈了,他所想的不好的预料变成了事实。

    接连拍了三条,陈曦全没过。

    剧组里的人都往这边关注了起来,直到不知谁开了个头,“怎么看着,陈曦不太喜欢夏夏啊。”流言就像滚雪球一样,迅速传到他人的耳朵里。

    场上,夏馥柔已经是第四次被迫休息,她扭了扭脖子,保持着一个动作拍了四次,身体都僵硬了。

    陈曦状态不好,此刻他依然半蹲在她身前,两人近三十分钟除去戏中,没有一句话的交流。

    而当夏馥柔以为这个状态会保持到两人拍完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陈曦的声音:

    “你要不教教我,像宋清月那回一样。”

    夏馥柔讶异地朝他看去,他眸色很深:“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

    - -

    夏馥柔一时间,不确定陈曦是不是在夸她。

    总觉得陈曦这一颗字一颗字的,有几分冷嘲在里面。

    夏馥柔下意识地规避这种情感:“你不用教,你自己有演技,把自己位置摆摆正吧。”

    话一落,

    陈曦的脸都白了一分。

    夏馥柔心里暗喊:罪过罪过。

    她想,陈曦那么讨厌她所以拍到感情戏才没办法继续下去,那就把对她的嫌弃稍微摒除在外一会儿吧——这样的摆正位置。

    而陈曦却认为夏馥柔这是要他别再对她有多余的情感。

    两人相对无言,直到封山导演又喊了“第五次”。

    这一次异常顺利,无论错位还是感情,陈曦都不拖泥带水,夏馥柔与他配合得□□无缝,两人的演技让封山终于得到了满足的画面。

    - -

    这段戏拍完夏馥柔今天的任务就没了,等到明天剧组要换地方拍侦查的部分,得回到“乐童”与“文睿”原本生活的地方。

    夏馥柔与徐雅月刚出片场,就察觉到后面有人跟着,好在人不多,一个两个。

    一个黑衣人同时也跟在了夏馥柔旁边,她一打听,说是老板让他跟过来的。

    夏馥柔问:“你老板是谁?”

    穿着黑色t恤看起来无害的男人掏出他的证件:“梁先生让我来。”

    这时夏馥柔才想起来电话里,梁毅好像是要说什么,但被她打岔了。

    片场附近的娱记不多,夏馥柔心底笑梁毅草木皆兵,哪里用得着保安。

    可到酒店门口,夏馥柔就笑不出来了。

    密密麻麻的闪光灯,照相机,密密麻麻二三十个记者拿着话筒看样子等了很久了。他们很有经验没有等在酒店门口,而是堵在到达酒店必经的路上。

    徐雅月看着乌压压的一片倒吸一口冷气。

    看到他们三人的身影,几十个人头一股脑簇拥了上来。

    嘈杂的声音犀利的问题,闪光灯咔擦咔擦地乱闪,闪得她眼前一暗脑中一片空白,夏馥柔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可推搡的人群却像逼近的敌人一样,丝毫不肯放过夏馥柔,他们咄咄逼人,他们口沫飞溅,手里拿着的话筒就快要戳到夏馥柔的脸上。

    字字伤人的恶语宛如黑色的锁链织成一道散发着巨臭的网把夏馥柔逼到退无可退。

    “夏馥柔!请问网上说你滥交是真的吗?!”

    “夏馥柔!!请问你是真的因为梁先生才与叶总分手的吗?”

    “夏馥柔!你是看上叶总夫人的位置,得不到才和叶总分手的吗?”

    “夏馥柔,你在娱乐圈人缘极差!是不是与你的性格看不起人有关?”

    “夏馥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