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36.chapter.36
    亲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君~那订阅未满80哦~  徐雅月正要说不是,大姨娘就凑上来抓梁毅的手臂了,

    “看到雅月有困难, 你也不想着帮忙, 这恋爱也不要谈了!”

    “不是。”

    梁毅皱眉把人的手给拉下去,看向徐雅月,“处理完了?”

    徐雅月脸倏地爆红, 大喊:“大姨娘他不是我男朋友, 是我朋友的侄子!”

    徐冬天眼尖,这时看到藏在男人身后, 口罩罩了三分之二张脸的夏馥柔, 嚷嚷开了:“姐,我看到夏姐了, 夏姐你帮帮我求你了!”

    说着一个一米七五个子的男人就往夏馥柔横冲直撞过来,就要拉她。

    夏馥柔哪里知道会有这么坑爹的事,都不知道该往哪边躲。

    梁毅一把抓住徐冬天的手, 直攥得徐冬天面色一青直抽冷气:“哎呀——疼, 疼!”

    梁毅没放手,旁边徐家一堆亲戚都冲上来了,

    “没规矩的东西。”

    梁毅一放手,徐冬天扶着自己的手腕哭爹喊娘地就倒地上了。

    七大姑八大婶的听说过徐雅月是跟着一个明星朋友做的,这会儿都心思清明了,纷纷大喊“大明星帮帮忙!”“你有钱啊大明星, 不能见死不救啊!”

    徐雅月觉得特别丢脸, 梁毅的眼刀子不知什么时候刮到她身上了, 徐雅月不由都颤抖起来,她又看到被男人护在身后像护着小鸡崽子一样的夏馥柔。

    夏馥柔定定地看着她,眉头也皱着。

    徐雅月知道,夏馥柔一直反对她把这蚂蟥一样的家庭背在身上,她吸了吸鼻子,回过头。

    她看着年迈的父亲,问:“爸,你来说,怎么做。”

    - -

    徐雅月看着年迈的父亲,问:“爸,你来说,怎么做。”

    众目睽睽下,徐父挣扎许久,他祈求般看着自己的女儿:“小月,我们出钱吧。”

    ……

    这个结果徐雅月心里已经有准备了。

    徐父没有说“我们借钱给弟弟他们”,潜台词就是不用还了,她这一百万得送给大姨娘家。

    徐雅月心里一片荒芜,她直直地盯着父亲:“爸,我赚钱不容易,你这句话还真是轻飘飘的。”

    这句话压下来,徐父的背更加伛偻了。

    有了徐父的话,两边的人都静下来了,大姨娘扶着自己的儿子一边站着。

    徐雅月先对民工们说:“这钱,我会问我朋友借,三天之内会还给你们。”

    徐冬天等人都是面上一喜,

    徐雅月又转过来对着他们,她看向夏馥柔,深吸一口气。

    “大姨娘,这次我会问我朋友借钱,但我肯定会还——”

    徐大姨娘马上又不开心了,一张老脸立马对着夏馥柔开枪:“你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朋友出了事你不拿点钱出来还要人还!”说着还要来拉人,

    梁毅挡着夏馥柔,居高临下地看着徐家人,

    “滚开。”

    徐家大姨娘一吓,碎碎念着这小伙怎么那么吓人,“你不就是夏明星的侄子吗,你有钱吗?就个晚辈,有没有家教。”

    夏馥柔这下忍不住了,她挣开梁毅的手,盯着徐家大妈语气淡漠:

    “你信不信我现在找警察把你儿子抓进去?你儿子这是诈骗,不是看着小徐的面子我现在就让你儿子蹲监狱!”

    “明星欺负人啊?”徐大妈显然不怕夏馥柔,眼睛都翻到天花板上去了。

    徐雅月一步一步走过来,

    “大姨娘,我替你儿子还好这个账,以后我和你们家就一点关系都没了。”

    “那怎么行!?”

    徐雅月盯着徐大妈:“那我就不还了,让弟弟坐牢去吧。”

    “你!”

    ……

    - -

    之后的事情就不需要夏馥柔梁毅了,两人坐回车里,夏馥柔深深地呼了口气,

    “还好我没这种恶心的亲戚。”

    梁毅给她盖上毛毯,夏馥柔出来的时候急,快冬天了还穿着过膝袜。

    “小徐就是不争气,早就要她别这样了。”

    眼前出现一只大手,手里握着杯热水……夏馥柔瞪眼,盯着梁毅看了两秒:“你什么时候带上保温杯了?”

    “你穿衣服的时候。”

    男人伸手抚夏馥柔的脸蛋,“有点冰”。

    “刚才在外面风大。”

    梁毅爱不释手地又摸了两把,夏馥柔扭过脸去,掩饰飞起的红云:“你别这样,哪有对金主这样不三不四的。”

    梁毅低笑,俯身在金主的小脸蛋上轻轻烙下一吻,

    “那这样呢,金主?”

    “也不可以,梁毅你今天的工资没了!”夏馥柔不看他,趾高气扬地望着窗外,捂着水杯抿了一口。

    - -

    徐雅月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天色暗了。

    她的好亲戚们早走了,民工也走了,就剩她留到最后。

    走出门,夏馥柔的车还停在车位上,见到她出来,车灯闪了闪。

    无由的,徐雅月冰凉的身心仿佛有一道暖流流过。

    徐雅月上车,刚要说话,梁毅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徐雅月这才发现,夏馥柔窝在副驾的毛毯里,睡得像只小猪一样熟。

    徐雅月轻声道谢:“今天麻烦你们了。”

    “夏夏以前就跟我说别养大大姨娘他们的胃口,我一直不忍心,现在看来,真是我的错。现在如释重负了,安心不少。”她看着梁毅的侧脸,抿了抿唇,“你手机号给我一下吧,你是夏夏的亲戚,我有事可以联系你。”

    梁毅报了一串数字。

    看夏馥柔还在熟睡着,徐雅月从夏馥柔背后的位置,坐到梁毅背后,“你是夏夏的侄子?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等了会儿梁毅没回答,她就在后面托着腮,看梁毅的侧脸。

    夏夏的侄子长得真好看,真有男人味。

    从眼睛扫到喉咙,她没的喉咙也有些发紧。

    “你现在没工作吧?”

    想到梁毅年纪不小了没看到他工作,徐雅月想,不会也是巴着夏夏吧。

    “你要不要也试着做明星,正好公司里有几个男模的空缺……”

    “不用。”

    被一口回绝了徐雅月也没生气,她眨巴着眼睛,强压着往上翘的嘴角:“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今天你不该把小柔叫过来的。”

    没回答徐雅月的问题,梁毅将车停到地下车库。

    人的一生会结识很多朋友。

    在学校里结识的会成为同学;在工作中结识的会成为同事;而在社会中经过各种巧遇偶然意外结识的,可能会成为朋友。

    夏馥柔和宋清月,是在叶骁城的床上结识的。

    - -

    叶太子和夏馥柔的关系是这样的。

    两人在长桌面对面坐着,手中各是一份文件,合同中清晰指名睡觉要和片约成正比。

    众所周知,一部片子,得拍三到七个月,在夏馥柔还是虾米的时候,一年能接十几部戏;而在夏馥柔成为女一女二之后,一年能接两三部都已经是极限了——拍摄周期太长。

    所以,从去年开始叶太子能够睡到夏馥柔的机会已经昙花一现。

    这天,叶太子终于逮到夏馥柔不在剧组的时间了,太子兴高采烈小弟抬头大手一挥眼冒绿光:宣——夏婕妤侍寝。

    夏馥柔就准备拎包入住叶太子的豪华别墅了。

    好歹侍寝五年了,夏馥柔对叶太子的后宫基地熟门熟路,开门上楼推开叶太子卧室大门——

    一副春光灿烂的五十度七彩出现在夏馥柔眼前。

    - -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大白屁/股,一束光幽幽地打下来——两团肉正对着无法呼吸的夏馥柔扭啊扭。

    还反光,亮白。

    紧接着,屁/股的主人一脸惊恐地转过了头,宋清月极为妖艳的脸蛋配上恰到好处的目瞪口呆给演技派——过目不忘——夏馥柔留下了极为极为深刻的印象。

    这时,叶太子也面色复杂得看向了她。

    三脸严肃懵b。

    夏馥柔:厉害了,我的太子。

    即便对这样的场景夏馥柔有一刹那的茫然,可她马上灵台清明了。

    叶骁城虽然热衷于猎艳,可在某种程度上他又相当洁身自好。

    譬如,叶太子是不会在床上举办春游的。他不会在这方面进行多个人的大型交易项目他不玩飞行棋,更别提斗地主。

    所以只有一个结论:

    不是叶骁城排错了档期/就是不可抗力因素例如宋清月突然出现在太子床头翘起了屁/股。

    - -

    鉴于这个乌龙事件,夏馥柔看到宋清月的脸,第一反应就是她那浑圆亮白的盆骨后方部位。

    比起夏馥柔突然侧过去的脸,宋清月缺少了一点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