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39.chapter.39
    亲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君~那订阅未满80哦~

    夏夏愿意自己扛, 那她呢。

    她在夏馥柔的庇佑下几年赚了同年龄的同学十分艳羡的钱,在老家买了房子, 使父母日子好过。

    日子过得后枕无忧,那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支撑着。

    在大城市里, 其实她真的做的不过是夏馥柔助理的任务, 连经纪人的边都没搭上

    ——她不用四处跑酒局和投资人制片人导演拉关系, 她不用从小兵小卒做起受尽圈子里对新人的冷眼旁观, 她更不用穷困潦倒地过本来应该属于她的生活。

    她的本事远远撑不起夏馥柔现在面临的困境。

    徐雅月想起来开始的时候, 她和夏夏都刚刚起步,夏馥柔受尽冷待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唾骂,不知道在网上被黑成什么样, 她与她说:

    “小徐同学,我们要感恩机会抓紧学习啊!已经很幸运了!”

    这些年了,徐雅月看着夏馥柔流汗流血, 白天被骂得抬不起头深夜里一边咬牙忍着眼泪一边背台词。

    捷径是有的,走着也不容易。

    道理都是懂的。

    她其实也努力过的,向公司里的几个经纪人请教一番,大刀阔斧气势不错的,跑到人会议室等对方助理的回复,等着等着,对方走了。

    都是大忙人。

    夏夏合作过的杂志商她都有联系方式, 那次她和几个经纪人去老板那儿一起吃饭, 对比起旁人的口若悬河, 她在那儿一口一口吃菜, 听着那些经纪人拍马屁拍到天上去她食不知髓。

    反正比起那些人,夏夏的机会用不完,等下次好了。

    后来她与夏夏合作过的人都没了什么联系,现在徐雅月想起来真觉得自己摆哪门子架子,她又不是公主大小姐,都是出来讨生活的为什么就不能八面玲珑一点呢?

    当初叶太子助理来帮夏夏的忙,她为什么不多学一点呢?

    徐雅月垂着手,握着手机,浑身发冷。

    她一瞬间觉得自己可恶极了,如果夏馥柔被叶骁城推入深渊,她的无能一定也出了份力。

    - -

    就在这时,徐雅月接到了【百乐果汁的商电话——

    徐雅月瞳孔放缩,她看了一眼熙熙攘攘的人群,紧紧握着手机退到片场外医院的花园里。

    “喂,您好。”

    “小徐吧,我是百乐果汁的,是这样的,我们现在碰到了一些情况……”

    电话那头的声音吞吞吐吐,徐雅月一颗心不断下坠。

    夏馥柔和百乐果汁的代言签了两年合约,过了秋季,两方已经做好续签准备。

    因为两年的合作十分愉快,也没有新的竞争对手出现,这件事情是板上钉钉的。

    因此,徐雅月忙着和夏馥柔跑剧组,没有分多余的精力去关心合作方现在的情况。

    现在,出问题了。

    当夏馥柔和叶骁城结束这段关系的时候,徐雅月短暂的惶恐过,想叶骁城会不会赶尽杀绝。

    叶骁城对情人不会那么冷酷,他不去剥夺已经给别人的东西。

    的确,叶骁城没有赶尽杀绝,对夏馥柔来说失去一两个代言和角色称不上什么。

    直到刚才叶太子撞见夏馥柔和梁毅的关系。

    徐雅月甩甩脑袋,她都惊呆了,何况叶太子对夏馥柔还有心思。

    这下完了。

    “大体情况就是这样,我们决定换一个……就暂时不续约了,以后如果还有机会当然会优先我们柔柔的。”

    徐雅月听完全程,沉默半晌,终于大脑上线问了一句:“是投资人的意思吗?”

    对面噎了一下,才缓缓回答:

    “对。”

    - -

    徐雅月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到片场的。

    除去百乐果汁,她之后又接到了两通电话,一通是代言,一通是明年十月份开机的电影角色。

    徐雅月浑身无力,远远看着夏馥柔坐在那儿,低眉顺目地温习剧本。

    她突然没有勇气去和她说这些。

    若是往常,徐雅月一定着急地拉住夏馥柔问她该怎么办。

    梁毅说的没错,她是个只会给夏馥柔带去困扰的经纪人。

    徐雅月凝心静神,翻开手机,在微信里找了一圈朋友。

    最近联系人里有她常联系的朋友,其中阿沁每次来找她帮忙,徐雅月总会用夏馥柔不需要的资源让阿沁手下的小艺人去试试。

    月月:阿沁阿沁,微博上都是明星不好的传言的话我们该怎么做啊?

    徐雅月抱着手机,像抱着救命稻草。

    往常夏馥柔有什么流言根本不需解决,叶太子派人一压谁还敢多说一句。

    等着回信的时间,外头天空突然暗了,徐雅月呆呆地看着秋天高高的苍穹里白云被风吹成一团团的乌云棉絮,吹得她露在外头的皮肤有些冷。

    冷意钻进她心底,将无力感扎在里面。

    夏馥柔的补妆师在门口找了半天,这才在靠近片场花园那儿的地方找到了徐雅月。

    “小徐徐,夏夏说外面要下雨了,叫你别呆在外面打电话了。”

    徐雅月愣愣的,朝她点点头:“我马上回去。”

    - -

    网上风雨诡谲影响到的不止夏馥柔。

    试想有这样一个人,他多年前惊才艳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因一场意外锒铛入狱,他的人在牢里,但他能做到的绝对不是在牢里浪费光阴。

    叶骁城的父亲,叶鸿良在司机口中得知自己儿子又惹桃花债时只摇头一笑,可当司机犹疑地说:“另个男人,我怎么看着像之前的梁少呢。”

    坐在后座的叶鸿良一愣,从报纸中抬起头来:“老黄,你说谁?”

    她往前跨了一步。

    男人熟悉的声音,甚至是和好几年前一样的,来自长辈的口吻,叫她的名字:“荣臻。”

    “秦誉”

    荣臻缓缓回身,在白雪皑皑的背景里,她美得不可方物。

    秦誉见过的美女不少,荣臻公主是其中最好看的,哪怕他心中深爱的是尚书之女叶钦,也不得不承认,荣臻的美貌,倾国倾城。

    她说:“你现在得到天下了,可以杀了我了。”

    - -

    早上十点,一束阳光从暗色花纹的窗帘缝隙里照来,在酒店白色的大床上投下一块巨大光斑,床上的人不适地睁开眼睛。

    叶骁城伸手去摸手机,探了探,先碰到温热的肌肤。

    他忍着宿醉的头疼,皱着眉看了一眼床边睡的是哪位。

    “啊城——”

    娇俏的声音从耳边炸开,叶骁城动用了仅剩的所有脑细胞才想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你怎么在这?”

    筱雅委委屈屈地攀上叶骁城的胳膊,触手可及的柔软挤压在男人的背上。

    正常男人在早上本就敏感,被身后的女人一撩,叶太子立马起了反应。

    筱雅的手顺从地向下探去,另一边则细细地轻压叶太子的太阳,轻柔细语道:

    “骁城,你今天忙不忙,不忙就多休息会儿。”

    叶骁城正闭着眼,闻言,下意识问了句“今天几号?”

    还没等筱雅回答,叶骁城陡然坐了起来。

    筱雅一愣,正准备问怎么了,躺得好好的突然坐起来,把她给吓了一跳。

    却见叶骁城似想到了什么,随即又懒懒散散躺到她怀里,

    “下午去趟剧组,阿夏今天得杀青了。”

    筱雅的心陡然掉了下去,阿夏,夏馥柔,怎么又是她。

    - -

    在高高的镇国塔上,风吹得两人的衣袍“簌簌”作响。

    当夏馥柔扮演的荣臻说起“可以杀了我了”

    秦誉毫不犹豫回答了:“是。”

    风也凛冽,人也无情。

    几转周折,这一把命运的镰刀将她与秦誉之间的沟壑,越砍越深,秦誉使她家破人亡。

    荣臻的声音愈发平静,

    “我是恨你的,秦誉。可我杀不了你啊……我没有办法为我的父皇,哥哥报仇,因为我是个很没有用的人……你也知道的。”

    “我看不到你放在我身边的棋子,看不到父皇的疑心,还像个傻子一样为你说话。那时候的父皇是失望的吧,呵……所以才把我这个丢人的女儿关起来,一直关到你把他杀了,把我全家杀了,我却活着。”

    荣臻忍住眼眶里氤氲的水汽,笑着,继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