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41.chapter.41
    亲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君~那订阅未满80哦~

    “对啊,少爷好像以前和那女明星关系挺好的, 可这回女明星曝光恋情了, 就是和梁少!”

    “胡闹!”

    叶鸿良“啪”地把报纸对折, 塞到前车座背面的松紧袋里, “骁城多大人了还在女人事情上搞不清楚,现在长本事还会抢女人了。”

    司机老黄从后视镜看到叶鸿良一脸不满, 只得无奈地劝叶鸿良,“叶总, 你别生气,年轻人吗总归有年轻人玩得好的那一圈子!”

    “老黄你别帮他说话,他从国外毕业回来有做过什么事?成天的呆在娱乐圈和几个小明星打交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一会塞这个一会塞那个,我老朋友都说我儿子搞女人有本事!真长脸!”

    前段时间在酒会上碰到王川,人跟他戏谑这次他儿子找的女孩子不错。

    得了, 叶骁城是没别的地方好让他老朋友夸了,这是得糟心找不到夸的地方只能夸女人?

    叶鸿良气闷, 越想越不是滋味。

    “老黄啊, 是不是爹正经的儿子都得反一下。”

    叶鸿良想到梁淦,白城千里老压他一头的时候他就想, 梁淦这人虽然好冒险,但人缺点也多,给他点时间一定要白城千里给他叶氏让位。

    哪想到梁淦有梁毅这样的儿子。

    叶鸿良叹气, 梁毅还小的时候就可以独当一面, 做事稳健, 眼光独到,胆大心细,就和他是很像。

    叶骁城反而像梁淦了,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次少爷,怕是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司机老黄分析到,“我们少爷看着不靠谱,但心里绝对有杆秤,您看他啥时候真让你操心过?自己就能把尾巴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正好碰上红灯,几十年叶家驾龄的老黄缓缓把车停下,眼睛特犀利,头头是道的分析,

    “这次故意的吧,可能也和您有关。”

    “和我有关?”

    “是啊!”司机老黄点点头,“您不是一直夸梁少吗,这会儿少爷是要给那姓梁的一点颜色看看!”

    叶鸿良听了半晌,眼神复杂:“老黄啊,我真希望不是你分析的那样啊。”

    太丢人现眼了。

    - -

    夏馥柔坐在轮椅里,陈曦推着她到天台上。

    阴云密布,秋风极凉,这会儿一大片一大片的,远处灰色的房子显得更灰,脚下黄色的落叶更加枯黄。

    夏馥柔还是穿着白衣,她特爱穿白衣,陈曦问她的时候,她说白色简单干净,作为女孩子喜欢白色没什么大问题。

    陈曦就不说话了,他推着夏馥柔到天台边上,靠近栏杆那块,拦着人不往下掉。

    医院里总有面对病魔想轻生的病人,还有些是病人是家属,熬不过去也跟着想走的人。所以医院这方面保护措施做得特别好,不仅栏杆又高又密,外头还有尼龙绳织的墨绿色的网。

    想轻生是吧,成!

    你先得翻过这栏杆,累得您够呛;再往下一看,哎呀够高,吓得够呛;终于做好心理建设了咱眼睛一闭往下跳吧!

    surprise!

    徜徉在绿色的尼龙海里吧,可有弹性了,小朋友们都爱玩。

    “你想玩吗?”

    夏馥柔摇摇头:“不想。”

    陈曦:“你难道害怕吗?”

    夏馥柔:“怕。”

    陈曦看了她一眼,没接着问。

    他手指着远处说道:“那里曾经有个公园,一到夏天小孩子放暑假了就盯着陈旧的游乐设施玩,有跑火车,小飞船,碰碰车,旋转木马;我一点都不喜欢玩,但有个小女孩特爱在里头玩,我就三天两头的去公园里。”

    “我不是去找那女孩的,我找她的父亲。那个男人经常带东西给我吃,我就和他的女儿做了好朋友,她叫我哥哥。”

    “他老婆生了个女儿走了,他又没钱找其他女人,日夜干苦工,没时间管他女儿。我越对那女孩好,他就越喜欢我,后来他带我回家了,我想太好了我也有个家了,终于不用每天去偷吃的了。”

    夏馥柔盯着陈曦指的方向没说话。

    陈曦的声音是从风里来的,听上去悠长,显得很远。

    “可惜好景不长,只不过五年,他老家给他定了个山里的女人,那女人看不顺眼我,更加看不顺眼他女儿。山里的女人一定要他送走一个。”

    陈曦说到这儿停了,笑意浅浅得回头,看着夏馥柔,“你猜,他送走谁了?”

    ——“咔!”

    - -

    封山的手指捻了捻细碎的雨珠,一会儿功夫雨就下下来了,摄影组赶紧的护好祖宗摄像机们,场记的赶紧收场记板。

    其余的工作人员一手夹一块挡光板,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抱着片场设备往医院里边跑。

    夏馥柔和陈曦拍完戏就站得隔老远,她等几个摄影组的先把祖宗架回去了,这才和补妆师跟在大部队的后面回医院。

    徐雅月一看到夏馥柔回来了,忙把干毛巾往夏馥柔头上搭过去,“快擦一下”

    夏馥柔两只手抱着毛巾在脸上擦了擦,四处看了看,“梁毅呢?”

    要拍她的部分时候,本想让梁毅一起看看的,人明明跟着她一起上去的,怎么等拍好就不见了?

    “刚才看到他走了。”

    徐雅月低低地回答,她看着夏馥柔,小声问:“夏夏啊,他是你男朋友啊?”

    “嗯,上次逗你说侄子抱歉。”

    “没事没事,”徐雅月推手,“不是什么大事。对了,刚才看他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匆匆走了。”

    而除去本事之外,叶骁城与梁毅长相各自不俗。

    躲在树丛里还没走的娱记抓耳挠腮头疼,只见两人站在亭里面面相对,也不知是谁先开口的,娱记只能看到叶骁城的口型一开一合的,偏偏什么也听不到!这不急死他!?

    想到刚才拍下的陌生男子与影视新天后夏馥柔热吻,还有叶骁城和夏馥柔对峙的场面,娱记的眼睛都绿了心口热得不行!

    这t绝对是天上掉馅饼!

    等他相机里的照片一报道出去,加印妥妥的!

    娱刊大卖升职加薪干掉秃头主编!女朋友哭着要嫁他从此走上人生赢家之路然后生两个娃娃全特么是天才!

    娱记心情很复杂,万一娱刊脱销,他一下子拿了十几万的奖金该怎么花呢?

    现在,如果能听到叶太子和陌生男人说什么就更好了,说不定他们在因为夏馥柔的事情争执——这料一定更劲爆!

    连标题都被他这个天才娱记想好了!

    【惊!叶太子着与陌生男子交流暧昧!该陌生男子曾与夏馥柔法式湿/吻!

    但他也不能动,刚才站在这块地的一圈人哪个不知道他窝在这儿作据点呢,叶太子看上去好相处……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要是他不识抬举还换个角度拍,指不定对方会生气。

    娱记只得蹲着,却见叶太子突然笑了。

    - -

    “梁先生,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叶骁城已经一米八五,两人站在一起,梁毅还高些。

    叶骁城往旁走了两步,平视梁毅,唇角微勾:“听父亲说梁先生年少出名,却十分不走运进了牢里,这是刑满释放了?”

    梁毅淡淡看着他。

    叶骁城忽而一笑,手插裤袋,“父亲常说梁先生在投资上有十分的头脑,上次没认出您不好意思了。只是我没想到,”

    他目光玩味,“您出狱后竟然成了夏馥柔包养的男人。”

    这是实打实的寻衅了。

    梁毅盯着他蹙眉,叶骁城知道他说的话已经丧失理智了么?

    “如果我没记错财经周刊不久前还讨论梁毅出狱之后会从事哪方面的投资,投资没看到,梁先生是久旱逢甘霖先玩起了女人?那梁先生可找对了人,”

    他笑着,表情看似大度谦和,

    而实则叶骁城心底自尊心的破裂,凝成一支支涂满了黑色毒药的箭,报复地往对方的身体里射去。

    “夏馥柔跟了我五年,自学了不少床上本事,姿势声音都是一品,这女人滋味的确不错。

    梁先生不仅对市场有把握,连投资女人都很有眼光让她来陪你是不错的选择,可惜她是我用腻的,不然还能更快活点。”

    叶骁城一字一句都是冲着恶心梁毅去的,闪烁的恶意都快溢出他的眼眶。

    夏馥柔不是要和梁毅在一起吗,那他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叶骁城满意地看着梁毅脸色阴沉。

    男人都有自尊心,尤其在权利和女人这两方面极度强烈。

    说句不好听的,是个男人都无法直面忍受自己的女人有其他男人,何况跟另一个男人五年。

    梁毅说他是夏馥柔包养的,开什么天方夜谭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