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43.chapter.43
    亲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君~那订阅未满80哦~  如果被狗仔拍到, 夏夏又得准备一大堆解释……以前也有过她任性把夏夏叫出来的时候,不过她当时脑子发热就想着夏夏来帮她,没想那么多。

    可夏夏也全副武装的,不会有事吧……

    “在说你呢, 怎么说到我了!”徐雅月不开心地嘟囔,“说你呢, 你总不能一直缠着夏夏吧, 说我一套一套的, 你呢。”

    梁毅:“你给小柔添麻烦了。”

    车厢里的空气一瞬凝滞了。

    徐雅月心虚,轻声:“还好吧,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夏夏是我好朋友啊。”

    “经纪人?”

    ……徐雅月一噎:“你太过分了吧,你是谁啊你。”

    梁毅熄了火,解下安全带, 俯身捏了捏熟睡的夏馥柔的手, 累着了, 被捏了几下夏馥柔还没醒。

    梁毅绕到一边,拉开车门,躬身一抱,把盖着毯子的夏馥柔公主抱起来。

    徐雅月站在一边, 因前面的话, 脸色还不太好。

    被公主抱着, 夏馥柔勉强醒了过来, 眼睛还是惺忪地, 半睁开,看是梁毅,又闭上了,脑袋靠在梁毅宽阔的胸膛上。

    电梯里就三人。

    徐雅月看看表情淡漠抱着夏馥柔的梁毅,不是滋味,

    “这次是我,没考虑周到。”

    电梯停在最高层,徐雅月忙走在两人前面,打开门,

    梁毅抱着夏馥柔进屋,徐雅月站在门口进也不是,走也不是,梁毅换了鞋,转过身,徐雅月还看着他站在门口。

    他眉一蹙,“你也要留在这儿吗?”

    徐雅月“砰”地关上门,走了。

    - -

    夏馥柔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一看闹钟十点多,她从床上慢吞吞爬起来。

    下意识地摸上脸,妆已经卸了,她依稀记得梁毅拿热烘烘的湿毛巾给她捂了好多遍,到她困哭了梁毅才哄着她不再给她擦脸了。

    她身上就穿了件吊带内衣,没穿bra,睡裤也没穿……夏馥柔倏地脸红了,前面坐起来没发现,现在拉开被子一看,某人的手臂正搂着她的腰……

    她转过头,没穿衣服的梁毅正睡在她旁边。

    ……

    “梁毅,梁毅。”

    男人的回应是把夏馥柔拉回被窝里,一只手钻进小吊带背心,覆上温暖柔软的山峦,指尖还不甘寂寞地挑逗那颗高树上的樱桃……

    夏馥柔咬唇,翻身坐在男人身上。

    这时梁毅才缓缓睁开眼睛,微带笑意地看着她,“醒了,嗯?”

    说归说的……

    下面微微一挺,就看到夏馥柔本就染上黛色的双颊,一时间红云齐飞……

    “梁毅,你不规矩。”

    梁毅:“嗯,那你来惩罚我啊。”

    男色勾人,他勾唇一笑,夏馥柔的心跳都停了一拍。

    以前的梁毅从来不会那么主动,每次都是她先勾着他,男人才会把她折腾得不行。

    她雪白的手指粘上他颇具雏形的胸肌,顺着中间一路往下,块块方正的腹肌……“每天练很久嗯?”

    “没练。”

    夏馥柔一愣,低头轻轻地笑了。

    她柔软的像水一样的身体伏在梁毅身上,她指尖捻着他的喉咙,咯咯咯地笑:“梁先生,你现在可是我包养的小白脸。”

    “是。”

    “梁先生,你现在可是我的男宠?”

    梁毅瞟她一眼,“是。”

    “梁先生,是不是感到很荣幸啊,成为我夏大美人的男宠?”

    梁毅捏了把夏公主的小屁股,把人顶得脸色绯红,一不小心叫出声,“可惜某人不让我出鞘。”

    “不然,你还能更滋润些。”

    夏馥柔望进梁毅的眸子,深邃,温柔,像黑夜里一池森林里的冰潭。

    现在那一潭水,映照出的人影,正是她夏馥柔,只有她夏馥柔。

    ……

    她咬唇,不自在地转过头,顾左右不动作,瞥见床头柜上梁毅的手机,从被窝里伸出手臂把手机拿了下来。

    这支手机是梁毅回来前一天她买的,密码是梁毅的生日。

    她转身背靠着梁毅,解锁了手机,四个数字一进去马上屏幕就亮了,太顺畅以至于夏馥柔心底掩藏的小心思落空了。

    里面的软件除了她装的,还多了三个和股票有关的,她看不懂。

    夏馥柔打开梁毅的微信,好几条未读,粗粗一看,有她熟悉的人名,说的也是股票公司。

    “这是你以前的秘书。”

    夏馥柔指着其中一人。

    “嗯,”梁毅点头,看了夏馥柔一眼,补充道,“男的。”

    “我知道。”

    夏馥柔疑惑:“白城千里不是……”

    两人落马后,白城千里一下成了空壳资金链被切断,百分之六十的投资后继无力,那段时间财经报道头条都是和白城千里有关,夏馥柔也就是在这时候才知道梁毅为什么那么久没出现了。

    夏馥柔心里一个咯噔,“你现在真的没钱吗?”

    梁毅双手抚摸着夏馥柔平坦的小腹,摸到内裤的蕾丝花边,轻轻勾动,“嗯,没钱。”

    夏馥柔半信半疑地盯着他看了几秒,直把人盯得低笑出声,梁毅挺身咬了一口夏馥柔的嘴角,“怎么,没钱你就不愿意养我了?”

    “恰恰相反。”夏馥柔不雅地翻了个白眼,继续窝在梁毅的怀里,“养你一辈子都可以,等我五十八岁了你都六十七岁了,满足不了我了,我再把你踹了,去找二十多岁了小鲜肉满足我。”

    夏馥柔看到条新闻:泰国女富豪征第九任老公,开出的条件是有6块腹肌年约25岁身高180公分,最重要的是每天要行房28次。

    “我要做最有钱的女明星,等你老了举都举不起来了,去包养小狼狗!”夏馥柔匍在男人的怀里笑得花枝乱颤,好像一眼万年就已经到了包养小狼狗的时候了。

    “包养小狼狗?”

    梁毅低头看在他怀里坏笑的女人,手指在某个地方按了按,果然看到女人身体一僵,咬着唇,气鼓鼓的,扬起小脑袋看他,一双眸水光潋滟。

    “小狼狗?”

    夏馥柔羞红了脸要逃,可男人力气那么大,她能怎么逃。

    梁毅缓缓爬到夏馥柔身上,埋首在女人胸前,濡湿温热的呼吸拂过夏馥柔细嫩的如雪皮肤,“为什么不给我,嗯?”

    他说着话,嘴唇轻轻擦过。

    夏馥柔呼吸不稳,扭头,低哼了一声,不作解释。

    梁毅没得到回答,眼神沉沉,一把把夏馥柔抓紧被窝里,夏馥柔惊吓的声音留在被子外,整张脸都贴在梁毅的胸膛上。

    “小丫头。”

    夏馥柔看不到梁毅的表情,但“小丫头”三个字……就像她还是学生时一样。

    一晃,

    都过了那么多年了。

    - -

    如果被狗仔拍到,夏夏又得准备一大堆解释……以前也有过她任性把夏夏叫出来的时候,不过她当时脑子发热就想着夏夏来帮她,没想那么多。

    可夏夏也全副武装的,不会有事吧……

    “在说你呢,怎么说到我了!”徐雅月不开心地嘟囔,“说你呢,你总不能一直缠着夏夏吧,说我一套一套的,你呢。”

    梁毅:“你给小柔添麻烦了。”

    车厢里的空气一瞬凝滞了。

    徐雅月心虚,轻声:“还好吧,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夏夏是我好朋友啊。”

    “经纪人?”

    ……徐雅月一噎:“你太过分了吧,你是谁啊你。”

    梁毅熄了火,解下安全带,俯身捏了捏熟睡的夏馥柔的手,累着了,被捏了几下夏馥柔还没醒。

    梁毅绕到一边,拉开车门,躬身一抱,把盖着毯子的夏馥柔公主抱起来。

    徐雅月站在一边,因前面的话,脸色还不太好。

    被公主抱着,夏馥柔勉强醒了过来,眼睛还是惺忪地,半睁开,看是梁毅,又闭上了,脑袋靠在梁毅宽阔的胸膛上。

    电梯里就三人。

    徐雅月看看表情淡漠抱着夏馥柔的梁毅,不是滋味,

    “这次是我,没考虑周到。”

    电梯停在最高层,徐雅月忙走在两人前面,打开门,

    梁毅抱着夏馥柔进屋,徐雅月站在门口进也不是,走也不是,梁毅换了鞋,转过身,徐雅月还看着他站在门口。

    他眉一蹙,“你也要留在这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