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45.chapter.45
    亲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君~那订阅未满80哦~  “你怎么来了?”夏馥柔注意到他旁边有一桶保温杯, 她看着梁毅,“你给我送喝的?”

    梁毅:“来看看你,顺便买了桶喝的。”

    “是什么?”

    夏馥柔也没认为是梁毅自己煮的, 大少爷哪能洗手做羹?她旋开保温瓶盖子, 一股热甜热甜的味道窜了出来, 白雾缭绕的。

    夏馥柔定睛一看,梨子水, 加了红豆银耳。

    要命了这味道想想就齁。

    更要命的是梁毅不知从哪掏了把银光锃亮的勺子出来,夏馥柔已经到嗓子口的“我等会儿再喝”, 硬生生给咽下去了。

    夏馥柔接了勺子,往保温瓶里舀了一口,塞进嘴里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的味蕾浸在糖罐里了,嗓子齁得直冒冷气。

    梁毅温柔:“味道不错吧。”

    夏馥柔扯了扯嘴角,“是不错, 哪家店买的?”

    一定要把这家店拖入黑名单。

    梁毅:“……一心一意甜品店。”

    夏馥柔:“……一心一意甜品店?家附近新开的?我好像没听说过这家。”

    梁毅眉目清肃, 面不改色说道:“应该是吧, 上面写了个新字。”

    在梁毅期待的眼神注视下,夏馥柔硬着头皮又舀了一口塞进嘴里, “以后别买了, 我们自己家里做,也应该和这一样好吃。”

    “嗯,好。”

    梁毅的声音好像挺开心的, 嗓音轻快。

    梁毅拉着夏馥柔往树荫下干脆坐了下来, 两人正对着不知哪个队伍的狗仔, 梁毅大大方方地让人拍,夏馥柔看了他一眼,也没去阻拦狗仔队。

    “我公开没问题,你呢?”

    梁毅的身份比较复杂,之前是叱咤风云的金融街太子,现在在众人眼里,可能是刚从牢中出来的丧家之犬。

    与她夏馥柔在一起,梁毅如果见报风评一定不太好。

    这和她之前与叶骁城的报道也有关系,夏馥柔不怕那些人针对她,可如果他们落井下石的对象是梁毅,一定会把他的身份写得十分难看。

    夏馥柔不希望梁毅在她身边因为她的关系受到伤害,在她的计划中,梁毅起码得在家里过渡一年,完全淡出镜头视野之后,再开始新的生活。

    她相信凭梁毅的本事,他一定能找到一份有可观报酬的收入,如果梁毅愿意娶她,她就息影,跟着梁毅做点小投资,平时带带孩子开家花店。

    这样就是很好的生活了。

    之前梁毅来公司接她已经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了,只是没有人拍下照片,无实锤,粉丝们也没闹起来。

    今天梁毅直接来片场找她,这是明晃晃的公开了。

    梁毅低声嗯了一句,看向夏馥柔,“你没问题的话,我自然没问题。”

    梁毅好像在说今天早上吃了白煮蛋一样日常的话,但这明明是件大事。

    夏馥柔一噎,咬唇问:“那如果只是如果,我说不愿意呢?”

    这句话只是假设,梁毅是不是忘记她是演员了,对一个演员来说公开男女朋友的关系直接意味着掉粉,名气也会大受影响。

    可话音刚落夏馥柔立马嫌弃自己突然矫情起来,是她自己,对着一堆狗仔走到梁毅身边的,明明是她选择把梁毅拉到自己身边这会儿又质问起梁毅来了。

    梁毅会不会觉得她在使心机。

    “就当我没说。”赶在梁毅回答之前,夏馥柔快速说了一句。

    说完就看向别处,摁在大腿上的小拳头摁得紧紧的。

    梁毅勾着嘴角,看夏馥柔冒粉的耳尖,接过夏馥柔手里的保温瓶把盖子盖好放在一边,“我想,既然你朝我走过来了,那一定是做好准备了。”

    他盯着夏馥柔半晌,夏馥柔依然一动不动看着别的地方,淡珊瑚色的嘴唇抿得紧紧的,淡棕色的眸子水波流转,好似那一处特别好看似的,明明就只是一棵树。

    “夏馥柔,小时候怎么教你的,别人和你说话得怎么样?”

    肉眼可见的,夏馥柔双肩一抖缩。

    梁毅好久没训她了,上高中那会儿她弓着背爱低头,没被梁毅少训过,后来梁毅回家吃饭了都要她吃好饭靠墙站上半个小时。

    还有说话不看人眼睛这个坏习惯,她那会儿喜欢梁毅怎么敢和他对视,梁毅人精绝对会察觉出来她对他有情意好嘛!

    夏馥柔咽了咽口水,仰着头,脑袋泛空地望梁毅。

    梁毅无奈,丫头脑袋对着他了,眼睛也对着他了,但明显是在放空。

    “我有那么可怕吗,之前在片场不是横得厉害?”

    夏馥柔扭头:“……又不一样。”

    梁毅:“如果你不愿意,大可以说我们是朋友,或者只是接济我。”

    “?”

    夏馥柔哑然,听到这话她心里下意识地不舒服了,“我之前只是闹别扭,你——你不用在意的。”

    远远的,徐雅月和叶骁城正往这儿走过来,徐雅月是来通知夏馥柔可以拍下一幕了。

    而叶骁城,在拍戏的时候夏馥柔与宋清月说的那些话,宋清月如数家珍向他重复了一遍,出乎意料的他心里一点生气的想法都没有。

    听完的第一个念头,他想去问问夏馥柔是拿他当什么。

    于是,看到徐雅月往这儿走过来,他的双脚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走过来却发现,竟然是夏馥柔和那个男人一齐坐在长椅上,男人靠在椅背上,夏馥柔几乎要被圈进那人的怀抱里。

    夏馥柔疯了吗?

    叶骁城第一个想法就是夏馥柔疯了,这里有多少记者蹲着夏馥柔不可能不知道,那现在这个情况?夏馥柔要公开了!?

    叶骁城眼中暗红,又气又怒,他还以为夏馥柔只是玩玩的!这五年来无论什么场合夏馥柔都尽量不与他同框就是为了避免明面上被人拍到他俩的关系,现在一结束就要公开?

    夏馥柔把他叶骁城当什么?她又把自己当什么?她难道不知道只要一公开恋情演艺事业就会遭遇滑铁卢吗?

    夏馥柔是谈恋爱谈疯了吧!

    另一边,徐雅月也有点吃惊。

    她纳闷:梁毅和夏夏靠的距离也太近了吧。

    想到叶骁城在旁边,小徐同志忙解释道:“叶总,这是夏夏的侄子梁毅。”

    “侄子?”

    叶骁城嗤笑。

    夏馥柔歪头,“叶总,我的年纪也就大学毕业三年的社会新人……有什么不可以吗?”

    叶骁城一愣,他都快忘了夏馥柔是半路休学的,这样一想才记起,夏馥柔之前还是京大生,真正的名牌大学出身,可人家为了演艺事业没有把大学读完而已。

    是,能考进京大的哪一个不是学习能力出类拔萃,做事勤恳努力,夏馥柔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与她本身的优秀密不可分。

    “叶总来接筱雅?”小徐还没来,夏馥柔只得在大厦里等着,

    叶骁城不置可否:“你今天来试镜?”

    夏馥柔笑得灿烂:“多亏叶总半路换人,我才难得有一个试镜的机会。”

    细细软软的声音仿佛在心上用洁白的羽毛轻轻的搔,叶骁城十足犯贱地想,这语气还真特么撩人。可是,对这样的女人一味顺从对方始终半推半就……

    “那你以后会有很多试镜的机会了,小夏。”

    夏馥柔轻笑,口罩上,明媚的大眼睛眯得弯弯,长长的自然浓密的睫毛扑闪:“那……先谢叶总赏口饭吃了。”

    对着这女人轻佻的眼,叶骁城没出息地下腹灼热,恨不得把这个故作感谢的女人拖走带回去……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夏馥柔这么撩?

    被欺瞒的情绪笼在心头,叶骁城语气不善:“下了我的床你还找到真自我了,嗯?”

    ——“叶总!”

    又嗲又尖的女声刺破两人剑跋扈张的气氛——

    筱雅蹬着粉嫩绑带高跟,细白的脚踝用力地加紧速度走到两人当中,她眼神犹疑,手却紧紧的塞入叶骁城的胳膊弯,

    “骁城是来接我的吗?”

    夏馥柔懒懒的眼神从筱雅的脸上……飘到叶骁城脸上,漫不经心的动作……甚至还避嫌的退后一步……好像要和他俩人分楚河汉界……

    筱雅最讨厌这夏馥柔这样的表情,根本没把她看在眼里,她忽视夏馥柔,与叶骁城小声说:

    “叶总,李导说我演得不错呢!”

    “那不错,你想吃什么,中午奖励你好吃的?”

    “人家要减肥的说!”

    “那素食?”

    夏馥柔被视若无睹,旁边还有大厦里的工作人员走动,谁不知道叶骁城和她夏馥柔的风流韵事,现在还有个筱雅。

    她相信自己再站会儿,马上就会有流言传出:

    “夏馥柔和筱雅为了叶骁城大打出手”——

    或者是——“夏馥柔被抛弃,新欢筱雅耀武扬威”

    又或者是——“震惊!两女星争一男,真相竟然是……”

    怎么都不是什么有光彩的事啊。

    夏馥柔正在思考是不是叫辆车回去算了,远远的,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叶筱两人向她走来……

    加快的心跳小鹿乱撞……

    叶骁城一直注意着她,夏馥柔的双眸里从百无聊赖,到一瞬间惊讶,又忽地沁满了流光溢彩的笑意……

    他怔然,转身,回过头。

    ——

    “你怎么会来?”夏馥柔仰视走到她身边的梁毅,

    他也戴着口罩,身着衬衫西裤,披了件深蓝色毛线外套,身形挺拔,气势不凡。

    梁毅的眼瞳平和漆黑,他定定地望着她,不置一词,手腕一转,一条红色的围巾围住了夏馥柔露出来的雪白脖颈,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两只手套……好笑的是,手套是连着毛线的,像儿童似的挂脖手套……

    梁毅把手套往夏馥柔刚围了厚厚围巾的脖颈上又是一挂,牵起夏馥柔一只手,把粉白色的小兔子手套给人套了上去,套完了梁毅伸出手——

    ——夏馥柔乖乖地把另一个爪子搭了上去。

    套上手套,放回去。

    叶骁城筱雅两人都被这一连串的动作给弄懵了,梁毅气度不凡,首先被吸引的便是筱雅,即便她的手紧紧挽着叶骁城,梁毅若有似无的气势还是把她压迫得一愣一愣的,

    “叶总,他——”

    “夏馥柔,给个解释?”

    话是对夏馥柔说的,叶骁城眼睛却紧紧盯着梁毅,

    “不知道你是——”

    夏馥柔侧身挡在男人前面,这个不经意的动作惹怒了两位男士其中之一,夏馥柔刚想说话,某人却靠着他可耻的身高差,轻轻地拍了拍姑娘毛茸茸的头发……夏馥柔一抖,不说话了。

    叶骁城眸色渐暗,显然已是非常的不高兴,这个动作惹怒了他,

    梁毅:“还没自我介绍,我是夏小姐包养的小白脸。”

    ……

    …………

    三人目瞪口呆。

    ——

    戏剧效果太强,以至于梁毅拉着她走的时候,叶骁城和筱雅还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根本没盘根问底。

    梁毅替夏馥柔打开车门,等人坐进去了,绕了一圈坐到正驾驶位置上。

    “你的助理打电话到家里,她弟弟出事,她去警察局了。”这是解释徐雅月没出现,反而出现的是他的原因。

    夏馥柔应了一声,“你怎么会说……”

    “不是吗?”梁毅脱了口罩,长臂一伸,从后座拎了一袋东西放到夏馥柔双腿上。

    夏馥柔刚进车里就闻到香味了,袋子里都是她爱吃的,热量爆炸的东西,“肉松小贝,蛋挞,咖啡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