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46.chapter.46
    亲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君~那订阅未满80哦~

    另外一点是, 现在的她, 不太需要叶骁城的资源了。

    夏馥柔在娱乐圈五年兢兢业业,从演技一般渐渐到专业,收获的不只是粉丝,还有合作过的演员前辈导演老师的认可。

    她谦逊,认真, 投入, 和意外之喜的天赋,都不是叶骁城拿钱砸的。他给她一把梯子, 她用自己的双腿一步一步走上去。

    若说刚开始三年的确是叶骁城下重金把她捧红, 之后两年, 夏馥柔选的片子, 给叶骁城的回报更加可观。

    叶骁城予她的恩情, 夏馥柔会以其他更好的方式还。

    可是她也明白, 在她和叶骁城两人之间,绝不会是她夏馥柔的一言堂,握着主动权的是叶骁城,换句话说,这个金主高兴,给她机会,将她捧红;这个金主不高兴, 她可能同样会失去一切。

    对待叶骁城, 她可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用比较低的姿态去与他谈, 但绝无可能用高高在上的语气要求分开。这点认知夏馥柔自问还是有的。

    所以面对叶骁城的短信,她只能回“好。”

    - -

    剧组在旅游景点的山区开拍,因为投资可观,剧组住宿的地点选在五星级酒店,包下了两层楼。

    夏馥柔扮演了剧中的主要角色,她住的房间是比较好的上层,与下层相比空间更大,隐秘措施做得更好,走廊中相当幽静。

    这也为叶某人肆无忌惮敲夏馥柔的门提供了便利。

    夏馥柔十二点准时为金主叶先生开了门,得到对方一个赞赏的笑脸。

    - -

    夏馥柔穿着整齐,上下两截的睡衣,上衣里还有一件吊带衫,她刚敷完脸脸上湿漉漉的,叶骁城侧身进去,伸手就往夏馥柔的脸上捏了一把

    “你洗手了没?”夏馥柔颦眉,小细腿咻地跑进卫生间,把脸给洗了,

    叶骁城斜斜地靠在门上,从夏馥柔穿着白色兔子袜子包得严严实实的脚丫,看到她连个缝隙都不露的领口,轻飘飘道:“夏同学现在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啊。”

    夏馥柔不睬他阴阳怪气,往脸上喷保湿霜,“叶总怎么来探班了?”

    叶骁城把西装脱了,从裤兜里摸了包香烟出来,抬头问夏馥柔:“你说我怎么来了?”

    这会儿坐在她床上连裤子都不脱就斜靠着床上枕头的叶骁城,吐出一圈圈烟圈,夏馥柔拍了拍脸,见怪不怪了。

    叶骁城在外头装的斯文儒雅都是假的,他就一不爱整洁的大尾巴狼,夏馥柔那年头被梁毅养出来的轻微洁癖,忍了一年才把叶骁城这个乱糟糟的家伙给忍了下来,

    他习惯在床上抽烟喝酒,累了就不脱衣服往床上一躺,天王老子模样,夏馥柔都没眼看床上这人,得亏一身好皮囊,不然顶着个叶家独子名头也得让人嫌。

    “叶骁城,脏兮兮的就了,你洗澡没?手都没洗!”夏馥柔眉头一皱,把人往被子上拽下来了,叶骁城死死抱着枕头不肯动,

    夏馥柔拽了两下没拽动,气笑了,“那我可就给你拍两张照片传微博了。”

    叶骁城好看的眼睛一瞥,对着叉腰的夏馥柔道:“你要公开我俩关系好坐正女朋友位置是不,我就知道你这女人心思不简单!”

    夏馥柔面无表情咔擦咔擦两张照拍下来,叶骁城死机白赖的样子活灵活现地存到手机相册了,叶骁城这才皱眉,“夏馥柔,你还真拍啊。”

    他从床上下来,站着的时候比夏馥柔高整整一个多头,他俯视挑眉的夏馥柔——夏馥柔卸了妆清秀好看多了,他心里头有些痒,但不妨碍他手快把女人的手机拿过来。夏馥柔知道他要拿手机没心思跟他玩你追我赶的游戏,把手机就扔给他了。

    叶骁城删了照片,瞄一眼,夏馥柔在眼霜等等一类的睡觉面膜,他也不懂。

    但夏馥柔的手机在他手上。

    夏馥柔和他一拍两散,叶骁城除了自恋的想法是这个跟他差不多五年的人要个名分,还有便是夏馥柔有其他人了。

    夏馥柔看得很开,他其他女人时间长了都会有的通病——以为自己不一样,能够抓住他的心,她没有。甚至在夏馥柔眼里,叶骁城和其他娱乐圈的金主没什么两样,无论是第一年,还是第五年,叶骁城与夏馥柔的关系浅浅淡淡,好似千丝万缕,又好似露水情缘,夏馥柔抓不住叶骁城,叶骁城自问也没把夏馥柔抓得牢牢的。

    这么些年,有他这个靠山,除了没名分,夏馥柔不缺什么。

    那么现在夏馥柔不要靠山了,她是想谈男朋友了吗?她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夏馥柔已经在他眼皮底下和其他男人有联系了吗?

    这个认知让叶骁城,特别不爽。

    他能接受自己厌倦了夏馥柔把人甩了,也能接受夏馥柔欲擒故纵想要个名分——或许他愿意给。唯独不能接受夏馥柔喜欢上别人了。

    他打开夏馥柔的微信,上下翻阅,第一个是她助理徐雅月,接下来是每天几百条讨论的群组,然后是他,没有其他人。叶骁城心里的紧张稍稍平复。

    他又打开夏馥柔的短信界面,除了他的短信,其他都是信用卡之类的。叶骁城这时倒笑了,夏馥柔是什么人他能不清楚?对男性,基本上,没有利益关系的话,连礼貌之外的多余动作都不会有。他护了她五年,没人敢在他叶太子口中夺食物,这点自信他有。

    夏馥柔的手机界面app很少,叶骁城翻了个遍也没什么发现,夏馥柔也没第二个手机。

    叶太子的心放下来了,只要不是喜欢上别人就行。

    于是夏馥柔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叶骁城和颜悦色,笑意晏晏。

    ……夏馥柔眼神一瞄被人握在手里的她的手机,心里秒秒钟门儿清了。

    “叶总新的爱好?”

    戳破男人的占有欲对感情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效果,如果男女情义相浓,哪怕只有其中一方对另一方情根深种,那么感情就可能从恋人未满上升到情人的关系;但如果两人都只是习惯于暧昧的阶段,并不想发展下一步——

    ——对双方来说,占有欲则变成了是该分开的信号。

    夏馥柔相信叶骁城懂她的暗示,果不其然,下一秒,叶骁城笑容变淡了。

    叶骁城予她的恩情,夏馥柔会以其他更好的方式还。

    可是她也明白,在她和叶骁城两人之间,绝不会是她夏馥柔的一言堂,握着主动权的是叶骁城,换句话说,这个金主高兴,给她机会,将她捧红;这个金主不高兴,她可能同样会失去一切。

    对待叶骁城,她可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用比较低的姿态去与他谈,但绝无可能用高高在上的语气要求分开。这点认知夏馥柔自问还是有的。

    所以面对叶骁城的短信,她只能回“好。”

    - -

    剧组在旅游景点的山区开拍,因为投资可观,剧组住宿的地点选在五星级酒店,包下了两层楼。

    夏馥柔扮演了剧中的主要角色,她住的房间是比较好的上层,与下层相比空间更大,隐秘措施做得更好,走廊中相当幽静。

    这也为叶某人肆无忌惮敲夏馥柔的门提供了便利。

    夏馥柔十二点准时为金主叶先生开了门,得到对方一个赞赏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