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48.chapter.48
    亲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君~那订阅未满80哦~  “咔——这条过。”

    举打光板的, 收声的工作人员, 将道具收了下来。打板的工作人员三三两两推搡地推着道具换场地,肩并肩的, 小声议论,

    “总算一条过了, 起码ng了十次了吧……就这一个镜头……”

    “夏姐脾气绝对好的, 叶总也真不会选人……”

    “叶总选人只会选床上功夫好的好嘛, 能不能不要想得那么纯洁?”

    几个人说话声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小组长远远的听到他们窃窃私语,一转头,左右两边演员导演投资人都坐在那块, 心想哪壶不开提哪壶都没点眼色,忙皱眉喊:

    “你们事情都做好了是吧,开始聊天了?不像话!”

    喊声一南一北地传, 几个嘴巴里不停的工作人员这会儿消停了,又走几步拐到他们组长看不到了又开始叽叽喳喳的。

    宋清月耳聪目明, 早就听到这些人提到“宋清月”的名字, 气得她就想拉住那些人讲两句。

    但她也不是傻子, 真拉住他们辩解两句,态度稍微不温和就要被写“宋清月仗着叶骁城耍大牌”“宋清月脾气暴躁”“宋清月演技差脾气差”

    所以看着这几个嘴碎的大摇大摆从她面前走过去, 她现在都没本事一句话让他们离开剧组。

    宋清月紧紧抿着唇,不甘地看着几人走到她看不见的地方, 她发誓他们在嘲笑她。

    宋清月咽下这口气, 平复心情, 扭头找叶骁城在哪里,

    没事,她不着急,她比夏馥柔小三岁呢,现在夏馥柔能做到的,她宋清月一定也能做到,在娱乐圈里,最不怕的就是经验不够了……年轻有钱……她就能红。

    她听说了,夏馥柔和叶骁城闹翻了,原因是夏馥柔养了个小白脸。

    宋清月的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远远站着的人的身上。

    片场树荫环绕,那个小白脸身材颀长肩胛挺拔低着头,露出一段白皙的下巴,夏馥柔的眼光倒是一直不错,气质完全不似一般被包养的男人那般抖抖索索,很有龙虎般精神……宋清月心想,这副肩胛骨,只衣服包裹着看得壮硕,服帖的面料隐隐透出男人结实的臂膀……很是让人心动。

    这样看着,宋清月心里暗生期待等到她这一天,像夏馥柔这样,她也可以把这个男人要过来,讲不定夏馥柔已经吃腻了这个男人。

    而小白脸不都是没什么本事,菟丝花一样的男人吗。

    心底跃跃欲试的念头令她浑身舒爽。

    宋清月一扭头,没见着叶骁城反而见着夏馥柔捧着水杯向她走过来。

    刚才的念头被拦路截断,她一愣,有几分不自在。

    夏馥柔是为刚才的事情也来嘲笑她的吗?

    宋清月一霎心虚眼神游离,只看着她越走越近便也不客气迎上去,下巴高高抬起。

    夏馥柔是什么样的人,会与她有多大差别?

    都是可以随随便便的人那她依然低贱如蝼蚁,……除了她混得好些,她还能成长。宋清月给自己心理暗示,过不久她也会有这一天,然而那时候夏馥柔年老色衰好景不长,而她正当红。

    如此一想宋清月终于有了些底气。

    如果夏馥柔以为她会因此感恩戴德那真是错了,夏馥柔不过是炫耀演技来博取众人好感顺便贬低她罢了。

    方才拍摄中的退怯样子这会儿烟消云散了,宋清月挤占夏馥柔来的路,先杀个下马威。

    夏馥柔看了眼宋清月背后的某人,不明白宋清月突然拦路窜出来朝她示威是什么心理。

    因宋清月比夏馥柔还高些,夏馥柔得微微抬头才能与她对视,宋清月又高扬着头像极了骄傲的蝴蝶,乍看之下,宋清月高颈洁白如蝤蛴倒是十分好看。

    听说常仰着头的话不大会有双下巴就连颈纹也不会有。夏馥柔天生不太容易长纹路,脖子上白皙如玉,可她也观察过同龄人的脖颈大多有细密的颈纹了。

    “夏姐,谢谢你赐教了,但我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

    宋清月冷不防冒出这一句,神色还掩着不甘和慌张。

    夏馥柔心思一转,很有几分莫名其妙,但宋清月藏不住表情夏馥柔想了想便懂她什么意思,大概不过是觉得她帮宋清月绝不抱着好意。

    夏馥柔心里好笑,她望着宋清月眼睛亮亮的,直把人看得神色不安起来,双手捏着衣服紧紧的。

    在宋清月的紧张注视下,夏馥柔轻轻挑眉,缓缓抬手,折了折宋清月一边长一边短快松下来的蝴蝶结领带,她纤长白皙的手指灵活翻转,不一会儿便绑了一个端端正正蓬蓬松松十分好看的蝴蝶结。

    “你干嘛啊!”

    宋清月咬唇,她方才低头只能看到夏馥柔光洁的额头,十分百分千分万分纤长好看的睫毛,这百分百是自生的睫毛,又黑又长,像小翅翼那般翕动扑闪扑闪。

    而夏馥柔的眼睛,被公认为最会说话的黑色玛瑙,光华流转干净透彻,她直直地望进去,几乎出不来。

    妖精。

    宋清月直到摸到自己烧着般的两颊,才发现自己涨红了脸。

    而此时夏馥柔早已与她擦肩,朝树荫下的男人走去。

    她的背影也好看,宽松的衬衫松松垮垮罩着她架子般的肩上,中长的裤子,露出一小截白嫩嫩的小腿,瘦子会显得老气的骨质明显的脚踝她却又很优美……很想让人为她卸下蕾丝的船袜……天鹅一样……

    宋清月盯了半晌。

    突然的,发现自己是不是看着夏馥柔时间过长了!

    盯着个女人做什么,别让她一个眼神就勾了去了,宋清月暗暗骂自己:你神经病啊!看夏馥柔那么久!

    可又没法不瞎想,

    宋清月拿自己与夏馥柔作对比,夏馥柔的皮肤样子……都显得似二十左右的学生。

    这个讨厌的女人,到底吃什么长的。

    “叶总选人只会选床上功夫好的好嘛,能不能不要想得那么纯洁?”

    几个人说话声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小组长远远的听到他们窃窃私语,一转头,左右两边演员导演投资人都坐在那块,心想哪壶不开提哪壶都没点眼色,忙皱眉喊:

    “你们事情都做好了是吧,开始聊天了?不像话!”

    喊声一南一北地传,几个嘴巴里不停的工作人员这会儿消停了,又走几步拐到他们组长看不到了又开始叽叽喳喳的。

    宋清月耳聪目明,早就听到这些人提到“宋清月”的名字,气得她就想拉住那些人讲两句。

    但她也不是傻子,真拉住他们辩解两句,态度稍微不温和就要被写“宋清月仗着叶骁城耍大牌”“宋清月脾气暴躁”“宋清月演技差脾气差”

    所以看着这几个嘴碎的大摇大摆从她面前走过去,她现在都没本事一句话让他们离开剧组。

    宋清月紧紧抿着唇,不甘地看着几人走到她看不见的地方,她发誓他们在嘲笑她。

    宋清月咽下这口气,平复心情,扭头找叶骁城在哪里,

    没事,她不着急,她比夏馥柔小三岁呢,现在夏馥柔能做到的,她宋清月一定也能做到,在娱乐圈里,最不怕的就是经验不够了……年轻有钱……她就能红。

    她听说了,夏馥柔和叶骁城闹翻了,原因是夏馥柔养了个小白脸。

    宋清月的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远远站着的人的身上。

    片场树荫环绕,那个小白脸身材颀长肩胛挺拔低着头,露出一段白皙的下巴,夏馥柔的眼光倒是一直不错,气质完全不似一般被包养的男人那般抖抖索索,很有龙虎般精神……宋清月心想,这副肩胛骨,只衣服包裹着看得壮硕,服帖的面料隐隐透出男人结实的臂膀……很是让人心动。

    这样看着,宋清月心里暗生期待等到她这一天,像夏馥柔这样,她也可以把这个男人要过来,讲不定夏馥柔已经吃腻了这个男人。

    而小白脸不都是没什么本事,菟丝花一样的男人吗。

    心底跃跃欲试的念头令她浑身舒爽。

    宋清月一扭头,没见着叶骁城反而见着夏馥柔捧着水杯向她走过来。

    刚才的念头被拦路截断,她一愣,有几分不自在。

    夏馥柔是为刚才的事情也来嘲笑她的吗?

    宋清月一霎心虚眼神游离,只看着她越走越近便也不客气迎上去,下巴高高抬起。

    夏馥柔是什么样的人,会与她有多大差别?

    都是可以随随便便的人那她依然低贱如蝼蚁,……除了她混得好些,她还能成长。宋清月给自己心理暗示,过不久她也会有这一天,然而那时候夏馥柔年老色衰好景不长,而她正当红。

    如此一想宋清月终于有了些底气。

    如果夏馥柔以为她会因此感恩戴德那真是错了,夏馥柔不过是炫耀演技来博取众人好感顺便贬低她罢了。

    方才拍摄中的退怯样子这会儿烟消云散了,宋清月挤占夏馥柔来的路,先杀个下马威。

    夏馥柔看了眼宋清月背后的某人,不明白宋清月突然拦路窜出来朝她示威是什么心理。

    因宋清月比夏馥柔还高些,夏馥柔得微微抬头才能与她对视,宋清月又高扬着头像极了骄傲的蝴蝶,乍看之下,宋清月高颈洁白如蝤蛴倒是十分好看。

    听说常仰着头的话不大会有双下巴就连颈纹也不会有。夏馥柔天生不太容易长纹路,脖子上白皙如玉,可她也观察过同龄人的脖颈大多有细密的颈纹了。

    “夏姐,谢谢你赐教了,但我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

    宋清月冷不防冒出这一句,神色还掩着不甘和慌张。

    夏馥柔心思一转,很有几分莫名其妙,但宋清月藏不住表情夏馥柔想了想便懂她什么意思,大概不过是觉得她帮宋清月绝不抱着好意。

    夏馥柔心里好笑,她望着宋清月眼睛亮亮的,直把人看得神色不安起来,双手捏着衣服紧紧的。

    在宋清月的紧张注视下,夏馥柔轻轻挑眉,缓缓抬手,折了折宋清月一边长一边短快松下来的蝴蝶结领带,她纤长白皙的手指灵活翻转,不一会儿便绑了一个端端正正蓬蓬松松十分好看的蝴蝶结。

    “你干嘛啊!”

    宋清月咬唇,她方才低头只能看到夏馥柔光洁的额头,十分百分千分万分纤长好看的睫毛,这百分百是自生的睫毛,又黑又长,像小翅翼那般翕动扑闪扑闪。

    而夏馥柔的眼睛,被公认为最会说话的黑色玛瑙,光华流转干净透彻,她直直地望进去,几乎出不来。

    妖精。

    宋清月直到摸到自己烧着般的两颊,才发现自己涨红了脸。

    而此时夏馥柔早已与她擦肩,朝树荫下的男人走去。

    她的背影也好看,宽松的衬衫松松垮垮罩着她架子般的肩上,中长的裤子,露出一小截白嫩嫩的小腿,瘦子会显得老气的骨质明显的脚踝她却又很优美……很想让人为她卸下蕾丝的船袜……天鹅一样……

    宋清月盯了半晌。

    突然的,发现自己是不是看着夏馥柔时间过长了!

    盯着个女人做什么,别让她一个眼神就勾了去了,宋清月暗暗骂自己:你神经病啊!看夏馥柔那么久!

    可又没法不瞎想,

    宋清月拿自己与夏馥柔作对比,夏馥柔的皮肤样子……都显得似二十左右的学生。

    这个讨厌的女人,到底吃什么长的。

    徐雅月脸倏地爆红,大喊:“大姨娘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朋友的侄子!”

    徐冬天眼尖,这时看到藏在男人身后,口罩罩了三分之二张脸的夏馥柔,嚷嚷开了:“姐,我看到夏姐了,夏姐你帮帮我求你了!”

    说着一个一米七五个子的男人就往夏馥柔横冲直撞过来,就要拉她。

    夏馥柔哪里知道会有这么坑爹的事,都不知道该往哪边躲。

    梁毅一把抓住徐冬天的手,直攥得徐冬天面色一青直抽冷气:“哎呀——疼,疼!”

    梁毅没放手,旁边徐家一堆亲戚都冲上来了,

    “没规矩的东西。”

    梁毅一放手,徐冬天扶着自己的手腕哭爹喊娘地就倒地上了。

    七大姑八大婶的听说过徐雅月是跟着一个明星朋友做的,这会儿都心思清明了,纷纷大喊“大明星帮帮忙!”“你有钱啊大明星,不能见死不救啊!”

    徐雅月觉得特别丢脸,梁毅的眼刀子不知什么时候刮到她身上了,徐雅月不由都颤抖起来,她又看到被男人护在身后像护着小鸡崽子一样的夏馥柔。

    夏馥柔定定地看着她,眉头也皱着。

    徐雅月知道,夏馥柔一直反对她把这蚂蟥一样的家庭背在身上,她吸了吸鼻子,回过头。

    她看着年迈的父亲,问:“爸,你来说,怎么做。”

    - -

    徐雅月看着年迈的父亲,问:“爸,你来说,怎么做。”

    众目睽睽下,徐父挣扎许久,他祈求般看着自己的女儿:“小月,我们出钱吧。”

    ……

    这个结果徐雅月心里已经有准备了。

    徐父没有说“我们借钱给弟弟他们”,潜台词就是不用还了,她这一百万得送给大姨娘家。

    徐雅月心里一片荒芜,她直直地盯着父亲:“爸,我赚钱不容易,你这句话还真是轻飘飘的。”

    这句话压下来,徐父的背更加伛偻了。

    有了徐父的话,两边的人都静下来了,大姨娘扶着自己的儿子一边站着。

    徐雅月先对民工们说:“这钱,我会问我朋友借,三天之内会还给你们。”

    徐冬天等人都是面上一喜,

    徐雅月又转过来对着他们,她看向夏馥柔,深吸一口气。

    “大姨娘,这次我会问我朋友借钱,但我肯定会还——”

    徐大姨娘马上又不开心了,一张老脸立马对着夏馥柔开枪:“你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朋友出了事你不拿点钱出来还要人还!”说着还要来拉人,

    梁毅挡着夏馥柔,居高临下地看着徐家人,

    “滚开。”

    徐家大姨娘一吓,碎碎念着这小伙怎么那么吓人,“你不就是夏明星的侄子吗,你有钱吗?就个晚辈,有没有家教。”

    夏馥柔这下忍不住了,她挣开梁毅的手,盯着徐家大妈语气淡漠:

    “你信不信我现在找警察把你儿子抓进去?你儿子这是诈骗,不是看着小徐的面子我现在就让你儿子蹲监狱!”

    “明星欺负人啊?”徐大妈显然不怕夏馥柔,眼睛都翻到天花板上去了。

    徐雅月一步一步走过来,

    “大姨娘,我替你儿子还好这个账,以后我和你们家就一点关系都没了。”

    “那怎么行!?”

    徐雅月盯着徐大妈:“那我就不还了,让弟弟坐牢去吧。”

    “你!”

    ……

    - -

    之后的事情就不需要夏馥柔梁毅了,两人坐回车里,夏馥柔深深地呼了口气,

    “还好我没这种恶心的亲戚。”

    梁毅给她盖上毛毯,夏馥柔出来的时候急,快冬天了还穿着过膝袜。

    “小徐就是不争气,早就要她别这样了。”

    眼前出现一只大手,手里握着杯热水……夏馥柔瞪眼,盯着梁毅看了两秒:“你什么时候带上保温杯了?”

    “你穿衣服的时候。”

    男人伸手抚夏馥柔的脸蛋,“有点冰”。

    “刚才在外面风大。”

    梁毅爱不释手地又摸了两把,夏馥柔扭过脸去,掩饰飞起的红云:“你别这样,哪有对金主这样不三不四的。”

    梁毅低笑,俯身在金主的小脸蛋上轻轻烙下一吻,

    “那这样呢,金主?”

    “也不可以,梁毅你今天的工资没了!”夏馥柔不看他,趾高气扬地望着窗外,捂着水杯抿了一口。

    - -

    徐雅月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天色暗了。

    她的好亲戚们早走了,民工也走了,就剩她留到最后。

    走出门,夏馥柔的车还停在车位上,见到她出来,车灯闪了闪。

    无由的,徐雅月冰凉的身心仿佛有一道暖流流过。

    徐雅月上车,刚要说话,梁毅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徐雅月这才发现,夏馥柔窝在副驾的毛毯里,睡得像只小猪一样熟。

    徐雅月轻声道谢:“今天麻烦你们了。”

    “夏夏以前就跟我说别养大大姨娘他们的胃口,我一直不忍心,现在看来,真是我的错。现在如释重负了,安心不少。”她看着梁毅的侧脸,抿了抿唇,“你手机号给我一下吧,你是夏夏的亲戚,我有事可以联系你。”

    梁毅报了一串数字。

    看夏馥柔还在熟睡着,徐雅月从夏馥柔背后的位置,坐到梁毅背后,“你是夏夏的侄子?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