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丢心的原始之旅 > 章节目录 第27章 女人心
    沈思煜拉扯着黎羿宸,神情恍惚。

    “真的?”

    “世界上没有我黎羿宸不知道的,信不信由你。”黎羿宸只是把话撂在这里,就缓缓地离开了。

    沈思煜犹如离弦的箭一般,前往目的地韩麦尔庄园。

    聂小兴懒散地趴在窗口上,任由车子慢慢移动,旁边的冼苏澜一直再对着电话说个不停,聂小兴也是似懂非懂的。

    “马上封锁各大报道这件事的媒体。”冼苏澜看上去快糟透了,“立刻,马上!”

    这一切还不是因为聂小兴而起,黎羿宸竟然没有一点动静,难道他就任由绯闻满天飞?刚才在餐厅吵架的一幕又再一次暴露了,烂摊子就只有冼苏澜收拾。

    “怎么了?”冼苏澜不让她叫自己哥哥,聂小兴就立刻改掉了。

    “还不是你!”冼苏澜是恨铁不成钢啊!

    “我?”聂小兴不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被蒙在鼓里。

    “以后少接触黎羿宸,他是个大坏蛋!”不知道这是真话,还是他吃醋造成的假话。

    “大坏蛋?”聂小兴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呢?不过在聂小兴的眼里,没有坏人。

    “反正少一点和他接触就行了。”这口气倒有些像哥哥教育妹妹。

    “哦。”冼苏澜说什么都是对的。

    看聂小兴还算入道的份上,冼苏澜就不生气了。

    聂小兴眼前一扫而过一个东西。

    “那是什么?”聂小兴指着窗外的棉花糖移动车。

    冼苏澜笑了笑,聂小兴原来有这么大童心啊?

    “停车!”

    聂小兴蹦哒着朝棉花糖走去。

    五颜六色的棉花糖看的眼睛都花了,不知道要吃什么味的,其实聂小兴都想尝尝。

    “全部包起来!”冼苏澜随后跟过来,还财大气粗地说了这句话。

    搞得老板也挺不好意思的,也有人排队,但是量大从优啊。

    不一会,一大把棉花糖被聂小兴攥在了手里,拥有了它们仿佛拥有了全世界,聂小兴对任何未知的事物都会感到好奇,这么美丽的棉花糖,聂小兴当然不会错过,可是,聂小兴的视力未必也太好了。

    实话说,冼苏澜被聂小兴叫着看窗外时,并没有反应过来,离近了才看见。聂小兴,你到底是人是神仙啊?

    随后聂小兴就选择了散步,虽然从这里到家还有几公里……

    也罢,陪女神散散步也好。

    一路上,使聂小兴感到新奇的东西还真不少,冼苏澜算是看清楚了,聂小兴原来是个购物狂,如果是一般人早就穷了。

    “小兴,还要走多久?”冼苏澜已经体力不支了,然而聂小兴却是精神抖擞。

    因为,所有东西根本就是冼苏澜抗在了肩膀上。

    “你很累吗?我来吧。”聂小兴看他的额头上冒出了几滴汗水。

    “算了。”如果让一个女生拿着,那也太懦弱了。

    “真的不要我拿?”聂小兴因为三分钟的热情买了这么多东西,心里也是蛮过意不去的。

    “嗯。”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怎么好意思呢?

    “谢谢。”聂小兴认为只有微笑是最好的回应。

    就在她经过一个仿佛无人问津的小胡同口,刘岸纯正大惊失色地狂奔过来,时不时的还往后面瞧瞧。果然她的身后就追着一群人,还是黑衣人。

    一不小心,刘岸纯就撞上了正在傻笑的聂小兴。还好聂小兴的平衡能力强,没有在第一时间把聂小兴撞到。

    刘岸纯一股脑的扎在了聂小兴的怀里,聂小兴也是手足无措。

    “对不起,对不起。”刘岸纯小鸡啄米似的弯腰点头。

    正想继续撒腿开跑,迎面又撞上来一个冼苏澜,她撞的好像是他的女人。

    这下刘岸纯是无路可逃了。

    “刘小姐,请跟我们回去。”一个像是黑衣人的头,口气尊敬地说道。

    “我求你们了,放过我好吗?”刘岸纯这几天几次计划逃跑,结果被抓了回去,这次全市逃出来了,但还是逃不了命运。

    刘岸纯立刻抓住聂小兴的胳膊,令人怜惜的神情显露出来,好似在请求聂小兴。

    聂小兴立刻把目光投向冼苏澜,很明显,她心软了。还没等她开口。

    “你们是谁?”冼苏澜挡在前面。

    一群黑衣人好像很为难的样子,仿佛有了这尊大佛,就把他们罩住了。

    “冼少爷。”黑衣人伛偻着,他认识冼苏澜?难道……

    “苏澜!”一辆横行霸道的法拉利开到了他们的面前。

    韩一霖长腿一跨,绅士的身姿优雅之极。

    “少爷!”黑衣人异口同声。

    冼苏澜轻轻了打量刘岸纯一番,挽起一抹笑意。

    “你的人?”

    “没错。”开车大摇大摆来到这里,想必刘岸纯对他很重要。

    “你到底是谁?”刘岸纯有些惧怕,惧怕她再次被抓回去软禁。

    “韩一霖啊,我说了很多遍,岸纯。”韩一霖一步一步地靠近。

    刘岸纯也就一步一步地退后,直到墙壁。既然韩一霖来了,黑衣人也就没有必要在这里做电灯泡了。

    “我问的是你的身份,还有,如果你再敢把我掳走,我就死给你看!”刘岸纯看样子大义凛然,实际上她一点也没有打算过放弃生命!

    可是这招对韩一霖产生威胁了。他没有再往前走,他知道这女人的烈性子。

    聂小兴和冼苏澜看的也是“津津有味”。

    刘岸纯看聂小兴的样子挺善良的,旁边的男人也好像有来头,和韩一霖也仿佛有交集。就又再次仰仗她。

    不用过多的语言,只用真挚的神情,刘岸纯就征服世界了。

    “你叫什么名字?”聂小兴学的日常交际。

    “刘岸纯。”

    “鹌鹑(岸纯)?”聂小兴满脸惊愕。

    刘岸纯没忍住,还是第一次有人把她的名字叫成这样的,可是她居然没有生气。

    “是刘――岸――纯。”刘岸纯这次算是说清楚了。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旁边的男人也不敢插嘴,而且这场面也是一头雾水。果然女人心――海底针。

    “岸纯,你真的不记得我了?”说起这个,韩一霖挺心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