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真霸道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存傲骨,八宝陀龙
    六角亭外,肥仔罗逸迈着两根柱子一样的粗腿蹒跚前行,一步三回头,胖胖的圆脸写满了无奈,眼底深处却闪现一抹感动。

    “老幺,麻溜的,犹犹豫豫不是老爷们!”身后传来“老道”张绍阳的喊声,东北话言简意赅,穿透力极强。

    一向嘴损的“蛤蟆”苏锐道:“老幺,哥几个不是送你赴刑场,而是让你去咖啡厅和美女约会,能走快点不?再磨蹭,黄花菜都凉了!”

    西北汉子马俊表现的更夸张:“肥罗你还散步呢?一学期的生活费上万块就这样打了水漂,哎呀我的珍珠项链啊!”

    “……”

    在三兄弟毁人不倦的梵音催促下,罗逸不得不加快步伐,径直前往荷塘对岸的水榭咖啡厅。

    那高大浑厚的背影落在张绍阳和马俊三人眼中竟颇有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萧瑟感,让他们心头一阵恍惚,隐隐感到此刻在海棠花下大步前行的挺拔身躯才是真实的罗逸,而那个憨厚内向的胖子只有哥几个面对面时才会显露真性情,转过身,胖子就是出身隐世家族的古武者,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能力。

    ……

    荷塘南岸。

    水榭阁楼共三层,仿宋式建筑,一楼是茶艺馆,二楼是咖啡厅,三楼是私房菜。

    这家中西合璧的休闲会所跟随邵州大学从市区搬迁至此,至今已有十年,虽然价格不菲,却深受青年学生和大学城白领阶层的青睐,一年四季不管风吹雨雪,大厅门前总是人来人往,慕名而来的消费者更是络绎不绝。

    距离会所越近,罗逸走得越慢,时不时抬头看向二楼,起初还能看见那临窗而立的曼妙身姿,可惜看到的只是背影,看不到正脸,随着距离愈来愈近,连背影都看不到了,只剩巍然耸立的琉璃飞檐雕梁画栋,古香古色的宋式阁楼。

    站在大厅门前,罗逸莫名紧张起来,既有几分期待兴奋又隐隐感到不安。

    兴奋源于远眺中见到的修长背影和曼妙身姿,可能是自身过于高胖的缘故,罗逸对自己未来女朋友的身材格外在意。

    在他的臆想中,自己的女友身高必须在一米七以上,不然跟自己不搭,身材要符合自己的审美标准,即大胸脯小蛮腰和浑圆后翘的美臀,至于脸蛋嘛只要长得不随意就行,毕竟美女都是三分天然七分打扮。

    在罗逸看来,女人的身材是硬件,容貌是软件,只要硬件过关,自己就能搞定软件,肯定把她打扮得美美的。

    对此,罗逸信心满满,虽然自己因为五年前的那次意外,从曾经的古武天才沦落为武修废柴,这些年修为不进反退,身材和相貌也变得臃肿不堪,但是男人从来都不是靠脸蛋吃饭的。

    何况古武罗家百年来一直是华夏隐修界响当当的大势力,底蕴深厚,自己身为罗家第四代唯一的嫡系男丁,即便失去了傲视天下俊彦的资本,但傲骨犹在,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了家族的脸面。

    所以,罗逸挑选女友的眼光很高,宁缺毋滥。

    此时出现在水榭二楼的修长身影,单从身材来看,无疑是罗逸两年多相亲史中身材最好的一位,也是最接近他择偶标准的“美女”,没有之一。

    经过之前那些不堪入目的歪瓜裂枣的反复熏陶,此刻再见到梦寐以求的曼妙背影,罗逸不免心旌摇曳,就像长期吃清汤挂面的忽然遇到饕餮盛宴一般,原本不打算在校园谈恋爱的坚定信念也为之松动,情绪有些激动,开始期待这次会面。

    ……

    兴奋之余,罗逸却隐隐感到不安,这种莫名而来的危机感源于他脑海深处的灵识示警。

    灵识,俗称“第六感”,这是罗逸习武十余年的成果。

    罗逸自幼修炼家传的天阶武道心法,六岁入门,八岁晋阶明劲,十二岁晋阶暗劲,十五岁修炼至暗劲巅峰,被誉为华夏古武界百年不遇的武道奇才。

    然而,武道奇才的传说到此戛然而止。

    罗逸十五岁那年的正月初四,整个家族成员齐聚罗氏古宅,欢欣鼓舞地为罗逸爷爷罗长风操办百岁寿宴,同时也庆祝罗家的小天才罗逸不日将晋阶化弘期,从此超凡脱俗,成为真正的武道修士。

    寿宴当天,罗氏古宅七进院落座无虚席,前来祝贺的隐修界同道和亲朋好友多达万人,两百多名罗氏族人反倒显得势单力薄,人丁不旺。直到深夜,寿宴结束后,家族嫡系族人才得闲聚在一起。

    百岁寿星鹤发童颜的罗逸爷爷罗长风那天很高兴,将自己的宝贝孙子罗逸时刻带在身边,向百余位各派同辈道友介绍罗家第四代武道传人,不光将后院那株十六岁时亲手栽种的万年松树下窖藏五十年的杏花村取出十坛美酒款待老友,还在深夜亲人团聚时,将罗家老祖宗也就是罗逸曾祖父视若珍宝的祖传神兵——八宝陀龙枪也拿了出来。

    老夫聊发少年狂,罗长风当众舞起九尺长枪,顿时枪芒熠熠如诸天星辰,真气如虹肆意纵横,月夜星空无端起飙风,后院周围五百米的松柏杨柳紧随长枪走势摇曳起伏,绿茵草坪如飞絮起舞,墙角两排桂花树被真气连根拔起,伏地以避其锋芒,抱丹境武道强者的威势令人不敢直视,足以震慑暗中窥视罗家的狂徒宵小。

    看到爷爷手持九尺陀龙枪威凌天下,年少成名的罗逸不免心潮澎湃,跃跃欲试。

    罗长风老怀欣慰,自然不会拒绝孙儿试枪,笑呵呵地把手中大约四五十斤重的黑铁长枪交给罗逸。

    十五岁的罗逸轻松接过长枪,手臂一震,五钩枪锋发出冷冽的鸣音,随即罗逸双手握枪,身形陡转,九尺长枪旋风般舞动起来,斜挑直刺横扫钩绞力劈连环绞杀,长枪紧随罗逸转动,端是虎虎生风,银光闪闪的枪锋抖落万点寒星,一套普通枪术使出来,竟有堪比地阶战技的威能。

    收枪平息,罗逸呼出一口气,浊气夹杂些许内力如一道白练横空疾掠,径直射向五米开外的墙壁,只听“砰”的一声,碎屑纷飞,墙壁上露出两寸深成人拳头一般大小的豁口。

    这是暗劲巅峰的破坏力,气息内敛不动如山,动辄内力牵引,吐气如箭,实力强劲。

    “好!”罗长风捋须而笑,“内力充盈,收放自如,逸儿弱冠之龄便有此修为实属难得。呵呵呵!”

    开怀大笑之余,罗长风接着又说了一句让自己事后捶胸顿足悔恨不迭的话:“逸儿不妨将内力灌入长枪,看能否使出我罗家八宝陀龙枪诀的第一式:一字迅雷枪!”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