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真霸道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天坑现,公子入世
    天劫来得突然,去得也快。

    从出现到消失,前后不过十分钟,就像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

    只给罗家后院留下一片狼藉,砖头瓦砾树枝落叶琳琅满目,还有几具烧焦的骨骸。

    而天罚光柱笼罩的后院正中,八宝陀龙枪和持枪的罗逸所在的位置,此刻却出现一口直径约十米深不见底的天坑,遭劫的罗逸连人带枪坠入深坑,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天坑上方浓烟翻滚,炙热无比的腾腾热浪自下方扶摇直上,转眼便将偌大的罗氏古宅笼罩起来,雾气弥漫,氤氲缭绕,遮住了罗氏族人的视线,即使是修为深厚的罗长风老兄弟二人也无法靠近天坑,更无从寻找罗逸的下落。

    浓烟和热浪整整持续了一天两夜才散去,第三天上午,罗长风兄弟俩才得以深入天坑,将浸泡在冷热交替的坑底水潭里的罗逸捞了起来,而那杆罗家老祖宗视若珍宝的八宝陀龙枪却不知去向。

    好不容易找到的罗逸,不仅全身严重烧伤,还重度休克,经过三天三夜的抢救,侥幸救了过来,却依然昏迷不醒。半个月后,罗逸终于险死还生的睁开眼睛,而重度烧伤的身体也随着他的意识回归而奇迹般的迅速愈合,短短一周便痊愈如初。

    罗家嫡系族人亲眼目睹了罗逸遭遇天劫重伤昏迷到意识苏醒以及伤势恢复的整个过程,这一连串的变化让他们目不暇接,只能用“离奇”二字来解释,就连罗逸爷爷也表示无法理解。

    然而身在劫中的罗逸却清醒地记得,九霄诛神寂灭天劫之下所发生的一切,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被八宝陀龙枪连累,被它死死黏住,硬拖着自己一起遭雷劈。

    所幸八宝陀龙枪还算有点良心,独自扛住了九成九的天罚光柱,只有几丝劫光波及到自己,否则,就自己这副小身板哪扛得住天罚啊,瞬间被秒杀,灰飞烟灭,连骨头渣都不剩。

    是的,你没看错。大劫之中,罗逸清晰感受到手中的八宝陀龙枪拥有不逊于自己的灵智,甚至还有几分只有人类才有的感情,它似乎早就料到天罚会出现,所以它有意识地将羸弱不堪的罗逸保护起来,企图以一己之力硬抗天罚。

    可惜,八宝陀龙枪高估了自己的防御力,偶尔漏掉的一丝劫光也足以给罗逸带来致命的伤害,因为罗逸只有暗劲期修为,在普通人里他算是高手,可在隐修界中他连入门都算不上,整个一战五渣。

    如果罗逸的感觉没有出错的话,拥有灵智的八宝陀龙枪在大劫之中肯定无比憋屈,后悔自己不该选择罗逸当队友,这丫的就是一拖油瓶,完全帮不上忙不说,还死拉硬拽拖后腿,愣把八宝陀龙枪坑得外焦里嫩,最终掉进了天罚劈出来的天坑。

    即便如此,它还不能丢下罗逸不管,因为九霄诛神寂灭天劫是它主动招惹来的,罗逸反倒是无辜受牵连,陪它一起挨劈遭罪。

    万般无奈之下,八宝陀龙枪只能挖坑把自己埋了,眼看罗逸在天罚劫光之下已然气若游丝命悬一线,它一咬牙一跺脚终于下定了决心。

    当最后一道天罚光柱降下时,八宝陀龙枪一头扎进罗逸的脊柱,钻入脊髓之中扶摇直上,进入罗逸的识海,暂时接管了罗逸的身体,以血肉之躯硬抗最后一道天劫。

    就这样,大劫过后,罗逸被烧得外焦里嫩,却侥幸死里逃生。不过遭遇天罚的创伤不只是烧伤那么简单,对修炼者心境和意志的摧残才最可怕的。

    再加上八宝陀龙枪聪明反被聪明误,被迫无奈之下擅作主张进驻他的身体,这对他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进一步加剧了天罚对他的伤害,使他伤上加伤,伤及魂魄,修炼根基遭受重创,等于间接废了他。

    事实也正是如此。

    伤愈出院的罗逸,经脉大幅度拓宽,气海愈发广阔,修炼速度比之前快几倍,吸取天地灵气的数量更是呈几何倍数猛增。在随后一段时间,他每天废寝忘食的闭关修炼,反复运转八宝陀龙心诀,然而他苦修数月,内力一次次填满气海,可每次都被莫名其妙的力量抽空气海,卷走所有内力,等到气海再次充盈,内力又被瞬间抽走,如此周而复始循环不止,使他无论如何勤奋修炼,最终结果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修为境界不增反降,半年内从暗劲巅峰降至暗劲后期,一年半后降至中期。

    这样的结果让罗逸感到绝望,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真的废了,曾经的古武奇才如今已泯然众人矣,彻底沦为修炼废柴。

    那段时间,罗逸异常颓废,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摔东西,打骂仆从,醉生梦死,贴身侍奉他的十几名年轻貌美的外籍女佣也没有逃过毒手,被折腾的死去活来。

    对于所有罗氏古宅的仆从来说,那是他们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

    好在百年罗家的家规严谨,处事周到,声誉极好,除了遭遇巨变的罗逸之外,罗家其他族人都温和有礼,从不打骂佣人,而且待遇丰厚。

    罗逸在前面作恶,父母亲人在后面帮他收拾烂摊子,久而久之,他自己都不好意思继续待在老宅,更别说刁难佣人了,因为他本性不坏,只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残酷的事实而已。

    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年,在大姑大伯和父母的劝说下,罗逸终于接受了自己就是个武道废柴的事实,三年前的秋天,他走进了邵州大学的校门。

    ……

    时光荏苒。

    转眼间,罗逸已有三年没有回过罗家古宅。

    三年来,罗逸从未放弃修炼家传心诀,几乎每个夜晚都是他的修炼时间,尽管都是无用功,但他就是犟脾气。再说,十几年养成的习惯哪能说改就改?

    在校园这段日子,修炼对于罗逸来说并不难,家传心诀他早就背得滚瓜烂熟,做梦都在修炼,真正难到他的其实是如何跟同学交往,如何适应这个对他而言几乎格格不入的都市生活。

    譬如,罗逸不善言辞,习惯用刀枪和拳头解决一切问题,出手狠辣,动辄致人伤残,甚至直接取人性命,可校园生活大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顶多是口角之争,几乎没有你死我活的生死斗争,打打杀杀的血腥场面极为罕见;这样的生活给罗逸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巨大挑战。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