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真霸道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濯清涟,乡音动人
    身体腾空的罗逸“噗”的吐了一口血,突遭巨变之中头脑却愈发清醒,凌空翻身,脚尖一蹬墙壁,身形如利箭一般扑向灰袍老道。

    刚才他之所以被老道一掌打飞,其实是危急之中身体本能的应激反应,拥有化弘巅峰灵识的他虽然战斗经验严重不足,但古武者的身体敏捷度和贴身近战能力并没有丝毫减退,凌空翻转也不失为卸掉攻击力的好方法。

    更何况,灰袍老道的那一掌并没有多大力量,连之前的一成力都没有,由此也让罗逸意识到他是困兽犹斗,濒死反扑,自己完全有机会将其斩杀。

    一掌震退罗逸,灰袍老道捡起自己的飞剑,就在这时,罗逸去而复返,凌空飞刺。

    “锵!”的一声,老道勉强荡开罗逸的短刀,却被罗逸腾空翻身两脚重重地踹在他的胸口。

    灰袍老道顿时被踹飞起来,如同炮弹一般飞出窗外,就在他撞碎玻璃的同时,只见他从破碎的道袍里取出一块巴掌大的手帕,甩手抛向罗逸。

    “哈哈哈!就凭你也想杀死本座,真是不自量力,受死吧!”

    乍见灰袍老道掷出一片破布,罗逸嘴角抽搐两下,心中很是不以为然,只当老道虚张声势,纯粹是唬人的把戏,根本没把小布片放在心上。

    不曾想,那手帕大小的破布从灰袍老道脱手之后,竟然迎风暴涨,瞬间变成一块长宽数米的大毛毯,罗逸甚至来不及作出反应,就被它像包粽子似的团团裹住,既而紧随灰袍老道之后向窗外飞去。

    被毛毯裹挟飞行的罗逸拼命挥舞短刀,可是一切都是徒劳,这破毯子也不知道用什么材料炼制的,触之柔软如棉絮,实则柔韧至极,任凭锋利无比的短刀横七竖八的切割,它自岿然不动,依然我行我素的层层缠绕,逐步压缩罗逸的活动空间,牢牢地将罗逸困在其中,哪怕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挣脱。

    陡然出现的翻转剧情,让宋谦和六名保镖目瞪口呆,完全不知所措。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罗逸已被花团锦簇的毯子包裹着飞到距离窗口几十米远的荷塘上方,而那原本重伤垂死的灰袍老道却脚踩飞剑拼命飞遁,与此同时,刚刚离开的疾风四人小队再次出现在荷塘对岸,时起时落,紧跟灰袍老道之后急速追杀。

    置身毛毯之中的罗逸此时情况愈发不妙,因为这破毯子不断旋转,不光把罗逸折腾的晕头转向,还快速挤压里面的空间,不一会儿就把罗逸挤扁了,令他动弹不得,喘不过气,胸腔被挤压的如同充气到极致的气球,再用点力就爆了。

    眩晕感一股一股地涌入脑海,罗逸已无法呼吸,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可他极度不甘心,更不会认命,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睁大眼睛,希望能再看一眼这个世界,看看自己的亲人,然而万恶的毛毯却遮住了他的视线,让他连如此卑微的愿望都无法实现。

    濒死一刻,罗逸彻底怒了:“啊———苍天无眼,为何不死!天若无情,何必存在!”

    此话一出,只听“轰!”一声巨响,天空电闪雷鸣,乌云狂卷,黄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

    与此同时,罗逸眼前划过一道黑色光芒,随即便看到钻进自己脑袋的八宝陀龙枪强行撑开无缝衔接的毛毯,落在他手上。罗逸顿时想也不想,本能地握紧长枪拼命一刺。

    下一秒,罗逸眼前豁然开朗,毛毯法器被八宝陀龙枪刺穿了,这是他重见光亮时的第一念头。可他随即看到手中的陀龙枪确实刺中了毛毯,却并未刺穿,呃,不是毛毯,而是一个长宽两米左右,会集山水人物花草树木和诸多动物图案的绚丽蒲团。

    罗逸还没来得及细看,胸口突然传来一股锥心剧痛,继而喉咙一甜,吐出一口心尖本源精血,八宝陀龙枪被淋个正着,余下的精血全都洒落在枪锋下的蒲团上。

    这一口心血吐出来,罗逸感到无比虚弱,诡异的是自己的视力却好得出奇,从来没这么好过,一直停滞在化弘期巅峰的灵识居然在此时突破晋阶为先天神识,使他能清晰无比的看见落在八宝陀龙枪和绚丽蒲团上的精血全都被它们吸食殆尽,还看见蒲团后面蓝盈盈的水面啊……原来自己此时正头下脚下的坠入荷塘。

    眼瞅着距离水面越来越近,罗逸手中的八宝陀龙枪却一闪而逝,还把挑在枪尖上的绚丽蒲团也一并带进他的身体,遁入识海。

    “我/靠……你这破枪又坑我!”伴随恼羞成怒地一声怒吼的还有“扑通”巨响,只见罗逸和人家跳水运动员叫板,头下脚上的垂直坠落,一头扎进荷塘,溅起五六米高的水花。

    落水那一刻,罗逸隐约听到远处一声惨叫,那声音跟灰袍老道的嗓音很像,还是那么的尖锐高亢。

    ……

    一个月后。

    旭日东升,学生公寓503寝室。

    洗漱后,张绍阳马俊和苏锐三人坐在一起,不约而同地看向窗下那张纹丝未动的床铺,愁眉紧锁,相顾无言。

    那张空荡荡的床位是罗逸的。

    沉默好一会儿,向来好动的老二苏锐终于忍不住打破沉寂,叹息道:“唉,愁人啊!老幺在荷塘假山上整整盘坐了一个月,像苦行僧坐禅入定似的一言不发,昼夜不休,万一有个好歹,叫我们兄弟这辈子如何安生啊!”

    张绍阳狠狠瞪了他一眼:“会不会说话?这么些年了,从你嘴里咋就蹦不出好词儿呢!”

    说罢,他扭头看向马俊,道:“老幺出事那天乱哄哄的枪声一片,我们三个最没出息,一听枪响吓得拔腿就跑,所以,直到现在我们也没弄清楚那天究竟发生了啥事。这没脸的事到此为止,以后谁都不许提,臊得慌!

    但是,就事论事,老话说‘人是铁饭是钢’啊,老幺一个月枯坐不动,这么下去肯定不行。今儿个我们仨必须想出办法,无论如何也要把老幺弄回来,哪怕他还是不说话,只要他能站起来活动活动就行。想不出办法的话,谁也别想出这门!”文质彬彬的张绍阳这回算是发了狠,黑框凸镜后面的俩眼珠子瞪得滚圆,俨然一副生吞活人的架势。

    还别说,平时温吞水的文艺男青年猛然一发火,还真能唬住人,至少苏锐和马俊被他唬得七晕八素的连忙点头:“对,老大说得没错,必须想办法!”

    于是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合计起来,嘀咕了约莫两小时,最后,张绍阳一拍大腿:“好,就这么办!”

    ……

    上午十点半,骄阳红似火。

    海棠公园,荷塘北面假山,顶着像蒸笼一样热气腾腾的阳光,罗逸闭目盘坐在一块两米多高的花岗石上,如同镶嵌在面似的纹丝不动。

    后面不远处的乱石之中,张绍阳三人探出脑袋,“嗯,距离老幺大约四米远,就放在这儿吧。”

    苏锐闻声将抱在怀里的一台老式收音机轻轻放在石板上,左右挪动一下,生怕没放稳,要是摔坏了就没法向音乐系的周教授交代,这可是他磨破嘴皮子才借来的。

    马俊也一样,双手捧着一盒经典民歌磁带,这也是跟周教授借的,别看一盒磁带不值钱,但真是不好买,跑了六家音像店愣是没买到。

    本来手机播放音乐也是一样,可这仨兄弟觉得手机声音太小,尤其是在空旷的公园,起不到震撼人心的效果;公园管理处倒是也能播放音乐,但声音不能太大,不然人家怕扰民,担心被人举报投诉。

    折腾一圈,三兄弟最终决定寻找古董级的收音机,既能满足自己想要的震撼效果,还承载着满满的诚意,两全其美。

    摆好收音机,按下停止键,放入磁带再合上,将声音调到最大,然后…播放!

    “~~~大姑娘美的那个大姑娘浪

    大姑娘走进了青纱帐

    天南地北我都找遍

    为啥不见我的郎

    郎呀郎你在哪疙瘩藏

    找得我是好心慌……”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