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真霸道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忆相思,肥仔 痘痘
    落霞挂西山,人约黄昏后。

    罗逸四兄弟中午在韶州酒店大厅门口相聚,再出来的时候已是傍晚。

    张绍阳苏锐和马俊三人喝得站都站不稳,得亏罗逸身强力壮,以一敌三硬给搀了出来。

    出了酒店,罗逸本想直接送他们回学校,却瞥见自己那辆改装的无标示黑色suv旁边站着一熟悉的倩影,于是这厮果断把兄弟仨托付给他们的女友,自己则往停车场走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罗逸就觉得奇怪,上午他回别墅的路上给梁雁颖打了电话,可结果她却没来,现在看到她站在自己的座驾旁边,罗逸一拍额头,自言自语道:“失误啊,怪自己没考虑周全。这女孩因为容貌的关系一直都很自卑,几乎不跟陌生人见面,自己打电话约她吃饭,她一定误以为是约会,可到这一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自然就避而不见。”

    快步走过去,罗逸抢先开口:“抱歉啊雁颖,怪我……呃,怪我粗心大意,让你等了这么久。”本来罗逸想说“怪我没顾及你的感受”,话到了嘴边又感觉不合适,这不明显揭短吗,于是临时改口。

    梁雁颖今天穿着浅红色修身连衣裙,长发披肩,将高挑完美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使得路过停车场的人频频侧目。

    就在罗逸说话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一边开车一边直勾勾地看着后视镜中的梁雁颖,根本不看路,结果不等保安升杆就冲了过去,伴随“砰”的一声巨响,这哥们撞飞横杆之后直奔护栏撞去。

    梁雁颖顺着罗逸的目光望去,正好看到开车的那哥们横冲直撞冲向护栏的一幕,顿时“扑哧”笑出声来。她不了解情况,只是觉得开车的人很搞笑,出口通道那么宽,为什么偏偏往护栏上撞呢。

    罗逸笑着轻声道:“以后高兴的时候就笑出来,其实你笑得非常好看,没必要压抑自己。”

    梁雁颖娇躯一震,抿了抿樱唇,撩开遮住脸颊的青丝,柔声道:“谢谢,今天虽然等了你很久,但我很开心。能陪我走走吗?”

    罗逸转身拉开车门,笑着邀请道:“非常荣幸,美丽的女士请上车。”

    梁雁颖微微一笑,收紧裙摆在罗逸手臂下俯身坐上去,罗逸关门上车,启动引擎,绕开事故出口,从另一侧出口驶向主干道。

    罗逸开车很快,却很平稳,十几分钟便出了市区,向南郊麓山公园驶去。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去麓山?”梁雁颖好奇道。

    罗逸笑道:“南郊麓山连绵百里,面积广大,各种设施良好,距离市区又不远,但凡喜欢安静环境的人都会选择那里,所以你虽然没说去哪,但我想以你恬静婉约的性格应该经常去那散步。”

    “嗯,我确实常去。”梁雁颖颔首道,亮闪闪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罗逸宽阔的肩膀,轻声道:“没想到你看上去粗枝大叶的,心思还挺细腻,居然连女孩的想法都能猜到。你之前应该交过很多女朋友吧?”

    “咳咳!”罗逸被噎住了,表情有些尴尬,支吾道:“呃,如果我说我从没谈过恋爱,你会相信吗?”

    梁雁颖从反光镜中看到了罗逸的脸色变化,忍不住抿嘴笑道:“你觉得呢?其实相不相信并不重要,在这座人口多达一千六百万的城市里,每时每刻都有分分合合的事情发生,如果有人都因为担心再次失去而不敢尝试感情的话,那么他注定会失去许多美好的回忆,甚至孤独终老。”

    罗逸眸子闪过一道诧异,若有所思道:“很深奥的话题,但我觉得你说的很对,生活促使我们向前看,感情也一样,不可能永远停留在过去。”

    语气一顿,罗逸正面回答刚才的问题:“好吧,和你这位金融硕士谈深奥的感情问题,我甘拜下风,而我之前的那些黑材料肯定也瞒不过你。

    与其以后被人揭穿老底,不如提前交代清楚。我坦白,跟你见面之前我还见过十个女同学,结果嘛显而易见,就我这身板,跟人家喝咖啡也就是买单的时候才能体现出价值。所以,我说自己没谈过恋爱,虽然有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嫌疑,但也算实事求是。”

    梁雁颖没想到罗逸会这么直白,明眸闪烁,脸上露出笑意:“那些女孩应该不知道你的家世背景吧?不然的话,我们很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相遇。”

    罗逸微笑点头:“嗯,除了寝室三位兄弟和校长四人之外,整个邵州大学应该都不知道我的家庭出身。提前声明,我的家世确实不错,但我自己并不挣钱,也没打算做啃老族,再过两个月也就是大四实习开始,就得自食其力。”

    梁雁颖明白罗逸的意思,乍听之下虽然有些不舒服,但仔细一想反倒觉得罗逸这人不错,至少他没有纨绔子弟的习气。

    正当梁雁颖准备开口说话时,车停了,罗逸熄火拔出钥匙,麓山公园到了。

    ……

    天色微暗,霓虹初上。

    夜晚的户外有些冷,麓山脚下的公园里人不多,只有几处圆形小广场上有一些健身的老年人和玩耍嬉闹的孩子,除此之外,整个麓山公园显得格外幽静。

    漫步在垂柳拂面的盘山小路上,罗逸和梁雁颖并肩徐行,路灯下的一双背影重叠在一起,宽窄互补,高低合适,任何一个陌生人从旁走过都会觉得这两人确实很搭。

    两人边走边聊,说了许多自己身边发生的趣事,聊得十分投入,气氛很好,不知不觉已走到半山凉亭,自然而然的并肩坐下来歇歇脚。

    罗逸脱掉风衣披在梁雁颖身上,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雁颖,这一个月来你每天煲汤给我喝,我还没有对你表示感谢呢,真的谢谢你。”

    梁雁颖脸颊微烫,低着头道:“这是我该做的,你为我的事情出了意外,于情于理我都该照顾你。那恶道后来怎么样了,他是不是跑掉了?”

    罗逸心中了然,知道出事那天,水榭会所的宋谦第一时间安排人把梁雁颖送回学校,所以她根本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然而,后来梁雁颖的所作所为却深深打动了罗逸。

    在罗逸被衍生蒲团封闭六识的一个月里,梁雁颖每天给他煲汤送过来,见他坐在岩石上毫无反应,于是就喂到他嘴里,直到喂完为止。更有趣的是,她每天都是深夜十点以后赶到假山,喂完罗逸之后都凌晨一点了,可她胆子挺大,似乎根本不知道害怕,风雨无阻,整整一个月她每天如此,从未间断。

    正是那段时间的相处,让罗逸渐渐了解梁雁颖是个外冷内热坚韧顽强的好女孩,但容貌上的缺憾使她感到深深的自卑,致使她白天都没有勇气去假山,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敢去见罗逸。

    今天中午的饭局也是这样,梁雁颖其实早就赶到了邵州大酒店,然而看到张绍阳三人都带着女友出现,她默然避开了没有露面,因为她担心自己的出现会给罗逸丢脸,然后一直等到饭局结束,她才出来和罗逸见面。

    尽管梁雁颖见面后一句没提这些事,但罗逸全都知道,牢牢记在心里,并告诫自己,这是个值得自己珍惜的好女人。

    看到罗逸半天不说话,梁雁颖有些着急:“你怎么了?是不是我不该问,如果不方便,你不用告诉我的。”

    罗逸确实走神了,乍听梁雁颖急切的声音,他猛然惊醒,想也不想一把将梁雁颖拉到自己身后,误以为又有人要伤害她呢。

    虎目圆瞪扫视四周,神识如水银一般撒出去,罗逸才知道是虚惊一场,自己过于敏感了。

    “噢,刚才想到了别的事。”确定周围没有危险,罗逸发现自己竟然反手抱着梁雁颖的纤腰,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连忙道:“对不起,我并不是有意……而是怕你有危险。”

    这是罗逸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跟人道歉,在此之前,他的字典里没有“对不起”三个字。

    “我没有生你的气,你不用道歉。”梁雁颖边说边看着罗逸的眼睛,发现罗逸真的没说谎,眼睛里不但没有一丝亵渎杂念,反而充满歉意和浓浓情意。

    顿时间,梁雁颖娇躯酥软,鬼使神差地抱住罗逸,紧紧贴着他的后背。

    突如其来的柔软让罗逸手足无措,摸不着头脑,他虽然不是初哥,甚至还有过一段声色犬马的荒唐经历,但是在男女感情方面完全没有经验,尤其是面对自己在意的女人,显得格外拘束,就像现在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是顺势把她抱住呢还是举起双手以示清白?

    所幸梁雁颖比较理性,纵然一时冲动,也很快恢复了理智。

    松开罗逸,梁雁颖顺势在罗逸身后坐下,故作洒脱的道:“罗逸,你别介意哦,我刚才有些冷,现在感觉好多了。”说完,她面红耳赤,柔荑攥紧下摆,这动作跟罗逸前一刻紧张的攥紧拳头何其相似。

    显然,这俩人在男女感情方面都是白纸,如今居然凑到了一起,“天意”二字或许就是为了解释这种情况才出现的。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