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真霸道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引煞气,狂暴不羁
    夜深人静,道路上已没有行人。

    罗逸驾车离开别墅,穿过大半个城区,来到遍地是大棚菜园的北郊驼峰山脚下。

    停车熄火靠在路边,罗逸看到几百名穿着蓝色工服的工人正打卡下班,另一批工人则通过紫外线消毒通道进入厂房,一时间,大门口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罗逸不爱凑热闹,所以他待在车上,降下车窗,打量着灯火通明的偌大厂房,最终将目光停留在那幢三层十几米高厂房的楼顶。

    这幢厂房在整个厂区中面积最大,靠近溪流,所有经过检疫合格的牲畜都被关在旁边那幢厂房中,而这幢厂房则是屠宰场进行最繁重工序——宰杀的主要场所。

    屠宰场,也叫肉联厂,这就是罗逸最终选定煞气最浑厚的地方,而眼前这家北郊屠宰场则是市里三大屠宰场中规模最大的一家。

    下午罗逸专门查找了一些资料,发现这家屠宰场每天宰杀的猪牛羊等牲畜的数量多达上万头,至于鸡鸭鹅等家禽更是数以万计,市内各大超市和菜市场的新鲜肉食有五分之三都是这家屠宰场负责供应的。

    因此,北郊屠宰场的员工有三千多人,三班倒,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开工,据说这里还宰杀一些价格较高的牲畜和动物,并承接一些特殊的宰杀订单。总之一句话,这家屠宰场的生意十分红火,用日进斗金来形容都不足以概括。

    罗逸不关心屠宰场的业务情况,他只在意如何避开屠宰场里一百多名保安的视线和琳琅满目的电子监控,免得他们发现自己的行踪,干扰自己修炼。

    仔细观察了十几分钟,罗逸驱车离开正门,绕过大半个厂区,将车开进溪水对面的树林,然后他下车沿着树林上山,行至驼峰山半山腰,既而纵身一跃,跳上树梢,再俯冲翻越,轻如柳絮一般落在三层宰杀厂房的楼顶,爬上楼顶东北角上五米高的灯塔,盘膝而坐,放出神识扫视四周,确认周围没有监控后,运转心法开始修炼。

    这家屠宰场完全符合老魔说得煞气聚集不散凝结成团的煞气炼体要求,下午罗逸驾车赶到正门时清楚无误地看到屠宰场上方云霭阴沉,煞气冲天,一靠近厂区就明显感到阴煞之气汹涌扑来,令人不寒而栗。

    罗逸此时就坐在煞气最为浓郁的阴煞云霭的正下方,这是整个屠宰场最佳的修炼地点,没有之一。

    凝神静气,罗逸缓缓运转造化衍生诀的基础心法,虽然闭着眼睛,但神识并未收回,因此他能清晰感知到一缕缕凝结如实质般的煞气缓缓下沉,朝自己所在的灯塔方向移动。

    运转心法一周天,罗逸眉头皱了皱,脸上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因为这一周天内有八成煞气伴随两成灵气涌入经脉。

    那暴戾霸道的煞气进入经脉后,居然挣脱了束缚,在罗逸体内横冲直撞,肆意破坏,给罗逸造成无法言喻的疼痛。

    但罗逸强行忍住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惊诧不已。

    只见那狂暴不羁的煞气破坏经脉的同时,竟然直接绕开胸口丹田,径直闯入脐下气海。

    顷刻间,罗逸腹痛如刀绞,致使他盘坐的身体剧烈颤抖,额头上汗水滚落如雨,大部分落在衣服上,另一部分则落在灯架钢板上,发出“梆梆”脆响。

    这才运行了一周天就让罗逸全身剧痛抽搐,如坐针毡,致使他差点中途放弃。

    然而“修炼痴狂”这四个字绝不是空话,纵然全身疼痛难忍,但罗逸咬牙挺住了,继续运转心法,不但不减慢速度,反而加快运转,引导更多的煞气朝自己涌来。

    第二周天开始运转,煞气蜂拥而至,像雾气一样笼罩罗逸,在他身边萦绕。

    如果有人瞥向这幢厂房东北角的灯塔,一定会看见本来巨大又明亮的远程探照灯上面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黑纱,使得灯光骤然一暗,而之前还盘绕在灯罩周围的飞蛾萤虫此刻纷纷落地,被煞气幂闭灭杀殆尽。

    “哼!”煞气入体,罗逸剧痛之下发出声音,可心法运转并没有停止,依然还在继续。

    这时罗逸已将神识收回,一边忍受着刀割剑刺般的剧痛,一边紧守灵台,神识内视,盯紧煞气运行轨迹。

    然而罗逸失望了,涌入体内的煞气根本没有固定的经脉运行轨迹,这就是一群无恶不作的狂暴分子,暴戾肆虐,桀骜不驯,除了肆意经脉之外,它们还侵入肌肉和血管,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乱窜,俨然将罗逸的身体当做信马由缰的辽阔草原,像风一样自由,无拘无束,却给罗逸带来沉痛无比的伤害。

    两周天运转结束,罗逸硬生生地挺过来了,接下来又熬过了三个周天。

    这时的罗逸全身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衣服贴在身上,肩膀腋下和领口的衣服都被他在剧痛时生生撕裂,汗水如雨浸透衣服在体表流淌,就连座下的钢板都浸湿了一大坨,紧挨着他的一圈钢板凹槽里已出现积水。

    第六周天运转时,涌入罗逸身体的再没有一丝灵气,全部是横行无忌的煞气。

    这些阴煞之气主动避开衍生蒲团驻守的胸口丹田,在衍生心法的引导下,先到罗逸的脐下气海逛一圈,然后就失去了所有束缚力量,将罗逸的身体当成跑马场,上蹿下跳,无所不及。

    以至于,罗逸清楚感受到被汗水浸透衣服下面的皮肤都在跳动,那一丝丝一缕缕煞气宛若爬虫一样在皮下蠕动,无孔不入,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罗逸的意志和忍受疼痛的极限。

    战战栗栗的运行心法六周天,罗逸突然倒地抽搐翻滚,男人的尊严促使他即便下一秒就会死亡也不会出声痛叫。

    “嗵!”

    忽然,一声落地声响彻楼顶,剧痛翻滚中的罗逸竟然从五米高的灯塔上摔下来,重重地砸在房顶水泥板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