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4.第四章 田埂
    临近中午,候创意的外公才回来。长年在农田里干活,他的肤色还要更黑一些,脸上的皱纹如沟壑般堆挤,虽然也佝偻着身子,但没有候创意的外婆那般夸张。看见候创意,脸上也是笑呵呵的。

    外婆在炒菜,外公便拿了水烟筒过来也抽了几口,他吞云吐雾过后,慈爱地看了候创意一眼,说:“你清姨跟我说,让你过来帮忙。你从小就没做过农活,我怕你吃不了这个苦,也不习惯这里的生活。今天你来了,我正好可以说说看,你愿不愿意过来先学习学习?”

    候创意虽然关心俩老的身体,但是眼下要做这个决定可不容易。她移开了视线,眉毛微拧。外公看出了她的踌躇,正巧看见老伴端着菜出来了,便笑了笑说:“还是先吃饭吧!”

    俩老的牙齿不好使,平常少吃肉,外婆看见候创意来了便特意炒了一点肉,肉切得比较小块他们也能吃。

    吃着饭的时候又下起了绵绵细雨,外公和外婆聊起了田里的事,说这两天雨多,也就不用怎么给稻田灌水了,又说了哪家的稻得了病,这一季的收成怕是不好了。聊完了田里的事,又左右离不开村里的八卦,哪户人家又结婚了,哪户又生孩子了,思及小舅舅的终身大事仍未解决,便又愁了起来。

    候创意心想她小舅舅年近四十,又在一线城市打拼,而这个年纪的精英还没结婚的也有,可差就差在她小舅舅没能跻身精英阶层。她就更不敢插嘴,生怕俩老一个心血来潮就问及了她的终生大事来,毕竟她都已经二十五六了,这个年纪在村里已经足以被人嘲笑是嫁不出去的大龄女青年了。

    安静地吃完了饭,外公又要去巡一巡农田,戴上了斗笠,忽然便问候创意:“创意呀,想不想跟我到田里走走啊?”

    候创意想着自己也不急于回去,而且自己正好可以考察一下现场,以下定决心到底是否要来帮忙,便答应了。外婆给她拿了一双雨靴出来,又让她撑把伞去。

    小舅舅的房子四周除了自家的小果园地皮以及晒谷场等空地,便是各家的农田,外公也有七分农田在这儿,种点蔬菜,供自家食用。余下的十几亩田则从这里到村尾坡头都零散地分布着,小一点的一两亩,大一点的五六亩。

    由于近些年村子的青壮年都到城市里谋生了,而农田的耕种也只剩中老年人和一小部分年轻人。随着村子建设发展起来后,许多人家都私自将农田占用建起了一栋栋四五层高的房子。以至于越靠近道路的地方,农田越来越少,房子越来越高。

    还有些无人耕种的农田干脆转让给了邻村的人耕种,以至于目前这条村子里,外公的田还算是相对多的了。

    候创意跟着外公走在纵横交错的田埂上,外公的步伐稳健,走起来也很是平稳,显然一埂一垄皆熟烂在心中。而候创意鲜少走过这么狭窄的小道,加之受雨天的影响,田埂上的草也沾了雨水,使得田埂走起来有些湿滑。她歪歪扭扭地走着,好不容易平衡了身子却又遇上一些大沟,刚跳过去,又差点滑倒。虽然没摔倒,但是一只脚踩进了泥泞的田垄里。

    “还跟得上吗?”外公远远地回头问她。

    候创意抚慰那颗因险些摔倒而狂跳的心,连忙回到田埂上,加快脚步又谨慎万分地跟上外公,说道:“嗯,还行。”

    候创意慢慢地习惯了走田埂,抬起头来便见那成块成块,遍布田野的稻田,候创意问:“阿公,什么时候可以收割呢?”

    “看稻长得怎么样,最早的也得下个月,我看看到时候哪一天的天气好再收割。”外公说,忽而又笑问,“你想不想体验一下收割的乐趣?”

    “呃,哈哈。”候创意干笑着,她不过是随口一问,被外公这么问,她倒是不知如何作答了。

    “以前啊开垦插秧收割都是我们全家一起出动的,一刀一刀的下去,再租来脱粒机把稻谷和稻穗分离了,而将谷壳去掉又要不少功夫,总的下来也要好些天才能忙完。现在好多了,有收割机了,还能自动脱粒,连捆稻草都有打捆机,每道工序都有机器,两个人都能很快地把活干完了。”外公说完,又是一番感慨,“时代在变,科技也在变,很快,我们就要被淘汰了,这农田里恐怕也只有机器在运转……”

    候创意没接话,再过些年也不知道俩老还撑不撑得下去,撑不下去了,这地归属小舅舅,而小舅舅自然也不会是肯回来守着这些田地的人。这田要么荒了,要么给了别人耕种……

    田间有和外公一样在巡田的人,和外公认识的便跟他打一声招呼,顺便将视线落在候创意的身上,没有市镇上的人那么客气,敞开嗓子便问:“这谁呀?”

    “我外孙女!”外公笑呵呵地说。

    “哦,哪个外孙女啊,阿兰的还是阿琼的啊?”那人又问。

    “阿兰的,回来看看我。”

    “哦,阿兰的女儿啊,都长这么大了啊,怎么不认识我了?”那人问候创意,嗓门依旧大得很。

    候创意学着外公在脸上堆着笑容,只是颇为勉强。别说她没见过这人,也不认识这人,哪怕见过,对方不自报家门,她也是认不出的。

    “认不出了啊,也难怪,都好多年没见过面了,过年你妈也不带你过我家坐一坐!”那人似有怨念地说。

    外公也不打算介绍他,和他唠嗑了两句又带着候创意走了,到最后,候创意依旧不知道他是谁。

    下午的时候,雨越下越大,外公便让候创意先回屋里去了。候创意回到屋里,那一双雨靴已经有一半是沾染了泥巴的,而裤子也有些地方被溅了泥。把雨靴洗净了放在门口晾着,候创意看了一眼时间才打算离去。

    “创意啊,我给你抓了一只鸡回去吃啊!”外婆在老房子的篱笆围成的鸡圈里抓了一只母鸡出来。

    “啊,不用,阿婆你们留着自己吃。”候创意连忙说。

    “吃什么,我们还有很多呢!”

    “可是前两天妈才从这儿带了一只回去,又不是过年过节的,哪能再要?更何况,阿公阿婆你们需要熬鸡汤补身子嘛!”

    “补,我们有很多东西补,已经太补了,你赶紧带回去!一只鸡而已还推来推去的做什么?”外婆带着一丝训斥的语气说道,将已经捆住脚的母鸡交到了候创意的手中。

    候创意提着这母鸡,也只能勉为其难地收了。回到家,候母看见这母鸡,便又训了候创意一顿:“你怎么能拿阿公的鸡哟!”

    候创意有气无力地回:“阿婆硬塞的,我好困,先去睡一会儿。”

    候母将母鸡放进笼子里,闻言,喊她:“都快吃饭了,还睡什么啊?”

    候创意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不知过了多久,她被手机铃声吵醒了。厨房里候母炒菜的声音隐约传来,她看也没看手机便接了电话:“喂……”

    “从阿公家回来了吗?”手机那头的声音清冷又颇具气势地问。

    候创意一听这声音,登时便睡意全无,从昏睡中清醒了过来:“清姨。”

    “嗯?”

    “呃,对啊,我刚刚回来。”

    “嗯,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

    候创意虽先前有过一丝松动欲答应,但是若说要考虑清楚的话,她若是真的去帮外公的忙,那自己本来的专业知识便会落下。外公那儿总有一天会不再需要她,那她再从村里出去,把专业知识都丢光了,想要就业就更难了。所以这并不是一件她体恤俩老年迈就可以不计后果地答应的事情。

    她的沉默似乎也在清姨的预想当中,清姨说:“我只是想让你在空闲时间帮他们打理农田。这样,你继续找工作,有了空就去帮他们,一旦你找到工作,就从那里回来怎么样?工资我会照样给你的。”

    “这……”

    “别这这那那的了,说话利索点,做事果断点!”清姨说道,倒是符合她一贯雷厉风行的作风。

    “明天我给答复。”候创意也咬了咬牙,给自己下了最后一道通牒。

    今晚的晚饭有些丰盛,三菜一汤,候创意便知道她爸要回家吃饭了。她吃饭吃到一半,候父果然回来了,她喊了他一声“爸”,然后又低下头去继续扒饭。候父洗了把手和脸,便也坐下来吃饭。

    “我听说你清姨想让你去你阿公家帮忙干农务?”候父忽然问。

    候创意几乎要“感动”得敬谢天地了,从她清姨提出这个建议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天了,她老爸终于腾出时间来关心一下她这事了。

    “嗯。”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为什么要去替你阿公阿婆干农务?咱们家里也有几亩田,反正都是种田,倒不如耕种自家的田呀!”候父带着些许不满。

    候创意知道这话他是不会当着外公外婆和清姨的面说出来的,只因当年他和候母的事情闹得也挺大的,他没少被清姨训,碍于那大男人的面子,他心里对候母一家倒是有些芥蒂了。

    候母冷笑:“你家的田转让的转让荒废的荒废,从你爸那会儿开始就没人种田了,这都荒废了多少年了?!而且就那两亩地你也好意思拿出来炫耀!祖屋都长了草了也没见你回去修葺和重建!你若真长本事,就该把女儿的工作给解决了。”

    候父也不知是自知理亏还是压根不想搭腔,被候母训也不做声,安静地吃着饭。候创意知道这一骂是没完的,吃完了饭,便出门散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