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11.第十一章 闲话
    商榷好具体事宜又签好了协议,也付了定金后,候创意才离去。而陈边既然与她谈好了,便也不再计较先前的事情,想着或许日后还会有生意来往,便又学着他堂兄,在脸上堆起了商业性的笑容:“慢走啊,有空来喝茶!”

    候创意开了锁,才忽然忆起那个女人是谁,那不是她上回夜里闲逛碰见的女人吗?当时天色昏暗瞧得不真切,加之才匆匆的打了一次照面,她是差点记不起来的。

    这么想着,一辆白色的比亚迪g5在她旁边缓缓停下,车窗摇下,候创意望了望,发现是那个女人。她想了一下,记得名片上写着的是……

    “岳敏小姐?”

    岳敏将车往里开一些,才下车:“又见面了,你知道我的名字?”

    “先前并不确定,如今确定了。”候创意想了想,也学着说了一些虚话,“刚才谢谢岳小姐了。”

    “你还是叫我岳敏吧。”岳敏微微一笑,“怎么称呼?”

    “我姓候,叫候创意。”

    岳敏挑了挑眉,眉目间略有笑意:“我能否理解为‘好创意’的意思?”

    “……”候创意知道自己的名字满满的都是梗,然而按候家的字辈,她本来就是‘创’字辈,加上那候姓,因网络上一些粤语被人玩坏了,才以至于现在别人听了她的名字都忍不住调笑一番。

    “抱歉,我越礼了。”岳敏很快便收敛了开玩笑的姿态,颇为诚恳地说。

    “没关系。”候创意说完,便有些词穷了。

    岳敏却不打算就此离去,她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就像那陈边说的,你可不像是干农活的人。”

    候创意眨巴着眼:“你一开始就听见我们的话了啊?”

    “他的办公室隔音不太好。”岳敏也眨了眨眼,笑道。

    候创意笑了笑,岳敏的手机这时又响了起来,她朝候创意道了一声“抱歉”便又接电话去了:“是我,嗯,谈妥了。计划书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了,审计后我就让罗少宽先去找村委会洽谈,看看村委会能否动员起来……”

    候创意本就跟她不熟,见她这么忙,便也就跟她扬了扬手以示告别。开着小绵羊又顺道去了市场买了些豆腐回去,打算今晚她下厨给俩老弄一道他们也能吃的酿豆腐。

    买完东西,候创意才记起她好像还欠岳敏一双高跟鞋,便又回到陈边的铺子前一看,不出所料的岳敏已经离开了。

    回到外公家,看见外公坐在老房子前的门口纳凉,她便把谈妥的事情与外公说一说,末了,外公让她顺便去十公家里把前些日子借出去的锄头和钉耙拿回来。前些天十公家的田需要松土和除草,恰逢锄头坏了,看见外公的丝瓜田边放着农具,便借来用了。而他忘性也大了,用完就给带回家去了。

    十公的家与外公家相隔不远,当年外公家还是住的瓦盖房时,他和九公就已建起了两层半高的大平房,这些年来他也没另建房子。因他的儿子陈新一直在z市发展,也在那里买了房落地生根,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这屋里便只有他和十婆俩人住着。

    外公说过,现在村里的人除非是特别困难,否则在外都已经买了房搬出去住了,也只有舍不了家里的田地的老人才会宁愿住偏僻的村里也不愿住城里去。

    走到门口便看见十公家那一只大肥猫趴在门前的龙眼树下打瞌睡,身上还铺着龙眼树散落的花。候创意逗弄过这只猫,奈何它懒洋洋的,一点反应也没有,还特别重,抱都抱不起,她这回也就不再去理它了。

    十公家的门开着,里边传来几道说话声。而村里人习惯了说话粗犷,也不考虑隔墙有耳的问题,候创意还没进去便听见了有人问:“我前两天经过归林家,看见有一个小姑娘,那是谁啊?”

    “那是阿兰的女儿创意呀!”十公说。

    “哦,阿兰的女儿呀,都认不出来了!我看见过她好几次,她也不跟我打招呼,我也就认不得。这回在归林家看见她,还以为是啊胜终于如愿以偿娶了个年轻漂亮的老婆呢!”

    “咳!他要是娶个年轻漂亮的老婆还不得请全村人喝喜酒啊!”十婆的声音也是大大咧咧的说道。

    “也是,不过阿兰的女儿在这里是怎么回事?”

    “能是怎么回事,都这么大个人了,也找不到一份工作,这不游手好闲嘛!”十婆说道。

    “我不是听说她是在国企当什么设计员的吗?”

    “早就辞职了!离开那里后就没有人要了,唉,女人读太多书了也不好,你看眼光那么高,哪有公司肯要!当年阿兰要是生个儿子,那就不一样的……”十婆的嘴巴就像关不上的大门,滔滔不绝地说着。

    候创意不是儿子,这事当年也让候老爷子候父挺遗憾的,然而候父的工作原因,他也只有候创意这么个孩子。而这事落在村里人的耳中,便又是惹了一番闲话,十婆有个长进的儿子,便也是忍不住到处宣扬儿子的好处。

    候创意饶是经历了失业又失恋的打击磨练,此时听了这些话,心头仍然又恼又心酸,手也下意识地抓着大腿。

    转个身迈步便离开了,走至十公家和九公家之间的巷道里,她又强压下这种情绪回过头去,远远地便喊了一声十公家的猫:“肥猫……”

    走到门口又假装自己刚刚来,探头探脑地问了一声:“十公,在家吗?”

    “嗯,在。”十公起身走出门口道,脸上也有一些悻悻然,“创意来了啊?!”

    “十公,我阿公让我来把锄头和钉耙拿回去,明天我们也要用了。”

    十公这才记起他带了外公家的农具回去,连忙在门后边拿出来说:“差点忘了,你们明天要锄地吗?”

    “嗯,有五分菜地的菜吃完了,阿公说再种点。”

    “哦,好……”十公许是刚刚和别人说完候创意的坏话,心里头有些虚,“吃饭了吗,要不要进来喝一碗粥?”

    “不用了,我吃完了午饭才过来的。”

    十婆和一个陌生的老人也从里头也走了出来,看见候创意又故作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候创意才知道这个老人是八公以前住的地方的邻居。候创意虚与委蛇地和他们聊了会儿,便离开了。

    把农具扛回去放好,候创意便回房间了,她那小小的自尊心又被践踏了一次,心里头还是难过得很。然而她还是强忍着没让自己落泪,一旦落泪,便会停不下来,会令外公和外婆察觉的。

    独自一人将心情和情绪平复了下来后,她看了下时间才下楼去做酿豆腐。这道菜是她的拿手菜,当年第一次在酒店吃到就想着自己弄,后来回家练习弄坏了不少豆腐,最后买回来的豆腐都成了豆花,她也就放弃了一段时间。而这道菜也是向蕾的家乡菜,她发现向蕾会做,闲来无事时便让她教自己,没过多久便学会了。

    她做好午饭的时候,外公手里拿着几个掌心大的青皮芒进来放在一个铁桶里,然后燃上香放进去,再用东西将铁桶密封好。候创意问:“阿公,你在做什么?”

    “这些青皮芒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自然熟,我先摘几个回来催熟了给你尝尝。往年这芒果可甜了,还有土地庙旁边的覃斗芒果,不过那棵长得慢些,催熟了也不好吃。”

    候创意的心里又是一暖,说:“再等几天我也是等得起的,让它自然熟就好,省得阿公为我费心。”

    “再过些天就该被人偷摘偷光了。”外公说,“往年很多人都会趁着没人在家,路过就偷几个,路过就摘一些,等到自然熟的时候,就没有多少了!”

    外婆听见外公的话,也扶着腰来插话:“别说芒果,那五敛子(杨桃)才结出果,小小的就被摘光咯!”

    听俩老的意思,也幸亏他们不以种植水果为生计,否则得亏本多少?!虽说这些树本就是他们以前种下的,嘴馋了就摘来吃的,但是一棵树的果子到最后落入别人的袋中的反而多了,任谁都会介意。

    以前每到这种时候,外公和外婆轮流巡田时都会巡视一番,也能减少被偷摘的数量。候创意虽想替代俩老去巡田,但是出于人身安全的考虑,俩老便不同意她去。如今俩老提这事,她便自告奋勇,巡田怕在外边不安全,那在自家房子附近巡小果园总没问题吧?!

    外公沉吟片刻,问她:“你不怕蛇了吗?”

    候创意吓得一哆嗦,眼神闪了闪。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穿长裤雨靴,总没问题的。”

    外公将水烟筒摸过来抽了一口,才吞云吐雾道:“那你试一试吧!”

    于是在候创意来此两周后,她上了第一个夜班。不过夜班不大好上,她被闹钟吵醒的时候,整个脑袋有如糨糊,迷糊得很。穿上长裤,披了外套又下楼去穿上雨靴,她才拿着手电筒去巡小果园。

    外公以前在深夜里会和外婆分别起床巡两回田,为了不影响对方,俩人也分房睡了十多年了。如今外婆巡不了田了,外公只能减少巡田的次数,十二点多巡一回,两点多巡一回,而候创意便在这段时间内去巡一回小果园就行了。

    深夜里,整片田野就像倒入了浓墨一般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一些平房里会留一盏门前的灯照亮门前的路。只是那些灯光与候创意的距离过远,候创意面对昏暗的环境,心里仍然有些发毛。

    风轻轻吹拂,一大片树叶便开始发出“沙沙”的婆娑声,想起外公外婆说过的灵异故事,候创意的心更慌了。只是她强装镇静,在小果园的外边将手电筒的光线投射过去,绕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才松了一口气,快步走了回去。

    突然,她的脚下一软,似乎踩到了某段类似于蛇的物体,吓得她脚下一缩,扶着墙差点没瘫软在地。稳住心神后仔细一看,却是一段麻绳,她在心里忍不住骂了将这绳扔在这里的人一遍,脚踩风火轮一般冲回了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