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18.第十八章 删除
    外公家的十亩多的水稻收割完后,司机便去收割舅父家的稻田了。候创意和舅父便先将扎好口的谷袋分批次地运回外公家的仓库里去,来回几趟才运完。而外公也慢慢地将稻草捆了起来,能今天运回去的便先运回去,不能运的放在这里也没人拿。

    随着太阳在西头慢慢地沉下,那西头山岭一大片树木提早让夕阳沉了半边身子。远处人家正在烧菜做饭,炊烟袅袅,林子里飞鸟还巢,候创意杵着竹耙看着,感觉身心的疲惫苦热皆被这番景色给治愈了。

    “创意,走咯,回家吃饭咯!”外公喊道,候创意擦了擦汗,又收拾一下东西,开着小绵羊便追上了外公。

    “阿公,我载你回去。”候创意饥肠辘辘,巴不得立刻便可以回去吃饭了。

    “你开回去吧,就两步路,我走回去就行了。”外公挥了挥手,将候创意赶回去了。

    从田间回去后,候创意才觉得浑身都开始发痒。除了流汗,还因将稻草捆成堆的时候被稻草里头的螨虫叮咬而有些过敏。两个胳膊都被她挠得发红,加之流了汗,汗水浸了一些有表皮破损的肌肤,以至于胳膊又痒又疼。

    之前在巡田架丝瓜田的架子时也会和农作物有所接触而发痒,但却没有这般严重。趁着外公还没回来,她先去洗了澡,又翻出她在香港买的药膏抹在被自己挠破皮的地方。等她做完这些,俩老也已经吃完了饭。

    “今晚去借秤回来称稻谷吧!”外婆和外公商量着说。

    外公注意到候创意的两条胳膊,斟酌片刻,趁着外婆不注意便又顺了水烟筒过来抽,他说:“改天再说吧,创意今天忙了一天,而且阿强今晚恐怕得用秤,用完才会借给我们嘛!”

    “那就改天吧,也不急。”

    候创意问道:“阿公,这些稻谷要怎么处理?”

    “我看明天天儿好,将这些谷拉出去晒干它,然后再称重。称完重就送去碾米,然后统计一下斤数跟大队汇报,大队会给我们介绍买家的。”

    “明白了。”

    “至于稻草就跟木材一起放在猪圈吧,反正那里也空置了,然后再把老房子与果园那边放稻草的棚子拆了,再种几棵果树。”外公思谋了一下,说,“如果不是怕日后没那么多精力去打理,我倒想学美丰,在家门前种上一两棵菠萝蜜树。”

    美丰家在进来外公家的那条竹林小路前面,自候创意有记忆开始,每到成熟期,他们家的那两棵树上的菠萝蜜就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候创意小时候还曾和一群小孩子站在树下,眼巴巴地看着它,妄想它能掉一两个菠萝蜜下来给她们吃。

    从童年的记忆中回过神,候创意笑了笑:“那就随便种种吧。”

    当黑暗来临,大地都开始沉寂,候创意才觉得这一天是真的过去了。她回到房间,拿出今天忘记带出门的手机,发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她一一回电话,也无非是之前打算找她买水果的那两个朋友,打来“催”她赶紧发货。

    “创意,我发现你发的图片里还有覃斗芒果!”

    候创意笑:“你还认识覃斗芒果呀?!”

    “废话,我怎么说也是农家的孩子。你卖我几个青皮芒果几个覃斗芒果吧!”

    “覃斗芒果可能有点贵。”

    “没关系!”

    “那我得再过几天才会回去那边,今天刚收割,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嗯,我知道了。”

    刚挂了这个电话,苏邈的电话又打了进来:“猴子!”

    候创意心想,她该不会是来催自己把酸菜拿过去给她的吧?虽然自己答应了便会做到,而酸菜算日子也是这几天就能吃了,但是她最近看起来的确没空。

    “素描,你一万年不给我电话,怎么今晚突然给我电话了?”候创意问。

    “呃……”苏邈顿了顿,“我这不是看见你在卖水果嘛,就想着帮衬帮衬你嘛!”

    “哦。”

    “……”苏邈对于她这个反应无言了一会儿,“我说你是不是有心做生意的,你在朋友圈卖也不说芒果杨桃分别是多少钱一斤,还得我打电话来亲自问你。”

    “因为我刚做完,还没来得及完善就得忙着别的事,对于未能给你们一个详细的,我深表歉意。所以你想买什么?”候创意很官方地说道。

    “呃,芒果给我来十几个吧,还有杨桃两斤就好了。哦对了,你帮我摘一些还未熟的。”

    “你喜欢吃还没熟透的?”候创意困惑,“你是想生吃的那种啊,那我挑生的给你吧?”

    “不是呃,是,我喜欢吃还没熟透的,但是你也不用挑还生着的给我,就按我说的,快要熟了但是还没完全熟的那种。好了,这件事交给你了,我相信你挑水果的能力的!”

    挂了电话,候创意将这些订单一一记下,随后又开始将完善一下,比如多少钱一斤,都是什么品种……

    完善了这些,她又在朋友圈发了,这回忘记屏蔽了家长圈,导致清姨都打电话来调侃她:“做得不错嘛,看来你已经上手了。”

    “呃,嗯。”候创意讷讷地回应。

    “那什么时候有空了,给我也顺几斤芒果过来?三块钱一斤是吧?”

    “清姨,您就别跟我说钱了,我给你顺一箱覃斗芒果过去吧。”她现在拿的是清姨的工资,怎么好意思收清姨的水果钱?!虽然自答应帮俩老打理农田以来,她不肯收清姨的钱,但是她知道清姨将钱打到了候母的卡里去了。

    “我听你妈说现在寄水果省内短途的才肯收,长途的水果只运送生的,且密封的,所以你顺过来的时候别挑那些熟的。”

    候创意应下后一怔,因为她觉得这话似曾听过,细想一下,这不也是苏邈的要求吗?苏邈想要芒果,她这儿送过去也就一两个小时,压根不需要走快递,苏邈是真的喜欢吃还没熟的还是她也要快递呢?

    她刷了一下联系人列表,才忽然发现一件事:她与苏邈相识多年一直靠企鹅来联系的,朋友圈上俩人也未曾加好友,苏邈她是怎么在朋友圈看见自己打的?

    候创意的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劝她别多想,一个告诉她事情没这么简单。候创意心里已经偏向于那一闪而过的想法,她的手指动了动,最后落在了向蕾的那一处,她踟蹰片刻,点开一看,发现自己的确未曾屏蔽她,她一直都能看见自己的朋友圈动态。

    “为什么你不自己联系我,而要通过他人之手呢?”候创意喃喃道,心里说不上难不难过,因为她早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慢慢地对向蕾死心。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忙于农务,也压根没时间再去难过,她知道向蕾终会成为过去式。可她的这个举止,又是为了什么?

    “或许是我想多了呢?”候创意稍微让自己放宽心,她耸了耸肩,也从这事里让她想起了一件她本该做却一直忘了做的事,便是将向蕾从好友列表中删除。

    手指在“删除”二字上停了许久,向蕾这个号在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可是纵使她再舍不得,也必须要做个了断了。

    她删除了向蕾后,当列表里再也找不到向蕾的时候,她的心里好像放下了重担,又好像那抹余晖的昏黄,带给她淡淡的伤感。

    休息了一宿,起床后还没吃早饭便与外公将仓库里的稻谷搬出来倒在晒谷场上,再用耙将它们铺平来晒。做完这些,外公去将还在田里的稻草挑回来,而候创意则是去了陈边的铺子找他结算工钱。

    陈边多赚了些钱,见到候创意脸上也挂着笑容,收完了钱,他打听道:“前阵子的台风只吹到s市没吹这儿来,今年也算是风调雨顺了,你们家的米恐怕也有四千来公斤吧,要打米吗?我们这儿也有碾米机哟!”

    “我还不知道阿公的决定,我等会儿回去问一下他吧!”候创意说。

    陈边又说:“不打米也没关系,找到人收米了吗?”

    “陈先生想收购?”候创意反问。

    陈边“嘿嘿”笑了两声,说:“往常我们这儿不怎么收的,但是现在我们经营的方针有所改变,所以也肯收购了,就按照普遍的收购价收。”

    候创意笑了笑:“这个我回去跟老人家商量一下再说吧!”

    “哎,那商量好了,决定卖给我们了,就给我打个电话吧!”

    候创意知道晚稻的收购价会比早稻的要高许多,但是也有消息称今年早稻米的需求量也大,所以价格会比往常要高。而她不懂行情,所以还是交给外公来思量比较好。

    回到舅父家门口,陈丽婷在楼顶发现了她便连忙喊住她:“创意!”

    “你今天放假?”候创意问。

    “嗯,端午的时候才放了一天假,而学校知道有农活,所以今天周六让我们照常休息。创意,我上回放假回来没看见你呢!”

    “我也放假了啊。”候创意笑说,看见她此刻呆在楼顶不下来,便猜测道,“在帮忙晒谷吗?”

    “是啊!创意等我晒完了谷我就去找你哈!”

    “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学习吧,这么爱玩,该被批评了。”

    陈丽婷嘟了嘟嘴,并不在意:“就一会儿,我的课业也未曾落下的。”

    候创意便随她去了,反正她过去找她,她也不一定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