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19.第十九章 误会
    连着两天好天气,田里的稻草也全数挑了回来堆放在以前的猪圈里,而要把老房子旁边的稻草搬到猪圈里时,候创意却是退缩了。她至今都忘不了那天在这里看见蛇的惊悚经历,生怕自己一碰稻草堆,又会看见蛇体。

    外公知道她害怕,所以他用麻绳绑住一块板块,再将稻草放在板块上让候创意拉着走,除了避免触及候创意的心理阴影,同时也能省力。

    无需多久,转移工作便全部做好了。而傍晚的时候将稻谷收起来后,外公一改将之放在晒谷场只用防水膜将其盖住的做法,让候创意将稻谷搬回仓库里。候创意照做后,外公看着天色发愁:“本来再晒一天就好了的,可惜明天会下雨!”

    候创意先前看过手机上的天气预报,知道明天是阴天:“天气预报说明天阴天,阿公怎么说会下雨?”

    “呵,都看了几十年的天色了,总能发现一些端倪的。不过天气预报也有不准的时候,我也有看错的时候。”外公笑呵呵地说。

    不管是下雨天还是阴天,此刻最怕的便是地面会潮湿。外公用木板置放于仓库的地面上,然后才搁放谷袋,为确保没有雨水洒进来又盖上了防水膜。

    候创意虽说已经习惯了干农活,但是几天来又是抬又是扛的,腰骨再一次酸痛了起来,外公笑她:“这么年轻就这么容易腰酸背痛了,到我这个年纪岂非更惨?”

    外婆则横了自己的老伴一眼,对候创意说:“明天又杀一只鸡熬汤吧,上回阿清托人带回来的花旗参还有……”

    “阿婆,我我这只是没怎么干活,所以才会腰酸背痛,看来是我平常还不够敬业。”候创意为了不让外婆担忧太多,只能把锅甩在自己的身上。

    说起鸡,候创意想起候母交代她的事情,心想着明天若是不晒谷的话,那她就去批发市场一趟吧!

    若说这条镇子哪里有家禽可以批发,那一定要数隔壁的村子里的批发市场。那里的批发场由一家公司统一管理,划分了多个区,分别租给了批发商批发。除了交易区也有检疫区和生活区等。其中交易区有孵化场,从鸡蛋到孵化小鸡,再到批发,一条链式。

    不过交易区卖的多数是已经养了三个多月的,这些鸡买回去再养上个把月就能拿去卖了。候创意的舅父便是如此做的。

    候创意初次到批发市场,其中一个批发商见她时新面孔就热情地带她去参观了孵化鸡苗的地方。候创意就像是小学生时期去参加生物观察课一般,一边听那老板讲解,一边惊奇地打量着那排列整齐的鸡蛋。

    “那么,候小姐是打算买鸡苗呢还是买小鸡?”

    “这些是土鸡吗?”

    “嗯,我们这儿只有土鸡,如果是别的品种的,恐怕得去我弟弟的那家场子才有了。”

    “我就是需要土鸡,鸡苗是什么价格呢?”

    “鸡苗的话两百只起售,每只三块,如果买的越多,那价格就会更加便宜。”

    候创意算了一下,虽然鸡苗很可爱,但是两百只也太多了,她也就打算买十来只就好了。只是按照老板的说法,自去年禽流感再度爆发后,随着病例的激增,鸡价跌至谷底。而自入夏以来有所回落,鸡价好不容易回暖,最近又因朋友圈传出来的禽流感死亡的谣言闹得人心惶惶,所以鸡价一跌再跌,现在母鸡的价格只有六七块一斤。

    和老板讲价后,最终以六块五毛一斤的价格拿下了十只养了三个月大的母鸡,以及以八块一斤的价格拿了四五只公鸡。

    离开的时候,从早上便一直未曾放晴的天上下起了毛毛细雨,候创意一边感叹外公的直觉真准,一边加快车速赶回家去。

    看了天气预报,第二天持续阴雨,外公想着天不放晴便也没办法晒谷,干脆让候创意再休息一天,候创意便趁此机会采摘了不少芒果和杨桃带回市里给订了货的朋友。

    这一回她学聪明了,这么多芒果若是提着回去,胳膊得断了,所以她拉了一辆小车回去。回去后分别装好,给清姨顺了一份,再约朋友见面给她们。

    苏邈很是看不上这些塑料袋,“埋怨”道:“你倒是用一个好看的纸皮箱装一下嘛~~”

    “反正你快递得用泡沫箱,我用什么东西装有区别吗?”候创意说。

    苏邈怔了一下,结巴了:“你你怎么知知道我要快递的?”

    “真的是要快递吗?我是因为刚刚给我二姨顺了一箱过去,所以才这么瞎猜的。”候创意故作糊涂,“你是要寄回老家吗?”

    “呃,是啊,我寄回老家。”苏邈干笑着说,为免自己露出太多破绽,她开始转移目标,看着候创意手中的袋子,问,“你还得送货吗?这袋子装的不像是水果呀。”

    她这么一说,候创意才忆起自己还有一样东西要给苏邈,递出袋子:“这是约定好的酸菜。”

    从腌制酸菜至今也有二十多天了,而候创意喝粥的时候也已经吃了两天,趁着这次来找苏邈,便顺便拿了过来。

    “喔!”苏邈一听酸菜,眼睛开始发亮,“我可以学做酸菜鱼了!”

    候创意被她的高兴劲感染,也有了笑意:“这回是送给你的,下回可就得买了。”

    苏邈“啧”了一声:“老实巴交的设计员终于在生活的逼迫下也为生计而迈向了经商之路呢!”

    “你收了就得帮我办事啦!”

    苏邈惊:“果然要走经商之路就必须先学会奸诈狡猾吗?!”

    “怎么,如果好吃的话替我打个也不肯?”候创意挑了挑眉,“开个玩笑。”

    “不不不,这是举手之劳。”苏邈笑着说完,又看了一眼手表,表示她约了人吃饭,得走了。

    和苏邈告别后,天上又下起了雨。

    根本没想到候创意今天会回来的候母给她发了消息,称要和姐妹们聚餐,让她自己解决晚饭。而候父很少回家用餐,她压根就无需考虑找他一起吃饭。候创意坐在车里,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好了。

    不知怎得,她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和自己经常因缘际遇的岳敏,更是想起了她上次答应岳敏的事情。她掏出手机,稍微想道:“我这回约她也算是履行承诺了吧,若是她没空,那就不怪我了……”

    铃声响了许久,久至候创意产生了一丝侥幸的心理要挂电话时,那边通了:“抱歉这么久才接电话,你好。”

    候创意的心像恶作剧被抓包一般快速地跳了起来,迅速稳住心神,说:“你好,岳敏小姐。”

    岳敏将手机拿开,看了一眼屏幕,才道:“你主动给我电话了,说明你现在在市里?”

    “嗯,不知道岳敏小姐——”候创意说着,就像有一股气卡在了喉咙处,她艰难地继续说下去,“有没有时间一起吃晚饭。”毕竟我总得履行约定的。

    手机里传来岳敏翻合文件夹的声音,她的语气有些忧虑:“有,不过我现在还有些事情,可能得晚一些,你介意等我一个小时吗?”

    候创意心想自己都已经答应了,等一个小时也没什么差别,便答应了。她也正好可以利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提前去约定好的餐馆订位子。

    雨越下越大,本该能看见夕阳西下的美景的天被乌云遮盖,越发阴沉。这个时间段,部分大厦陆陆续续的走出下班的人群。一部分人赶着去坐地铁回家,一部分人则选择在外边吃饭,这么一来,周围的餐馆便又开始了一天生意最好的时候。

    候创意顶着被服务员各种眼神攻击的压力看了一眼时间,离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她按照预留的一个小时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过去,然而又在这里干坐了四十多分钟。服务员都在怪她不点菜不吃饭光是占位子,令的外边正在等的人没有位子。

    心想再等个十来分钟就走了吧!在这十来分钟的空隙里,她拿出餐牌翻看了一下,随后岳敏的身影才出现在门口。她张望了两眼,看见了候创意才匆匆走来,脸上满是迟到了的愧疚感:“抱歉,我迟到了。”

    候创意抬眼,岳敏还是一身职业装束,因走得太快,呼吸有些急促。

    岳敏在候创意的对面坐下,服务员赶紧过来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利索地拿出点餐机:“请问要吃些什么呢?”再不点菜,都得打烊了!

    岳敏点了两个菜,然后才对候创意说:“剩下的你点吧!”

    候创意刚才已经琢磨过餐牌,岳敏这么说,她也就不客气,点了两个较为大众的菜。岳敏喝了一口水,稍微缓过气来了:“你怎么不点多一些?”

    “点多了也吃不完,会浪费。”候创意本就不挑食也吃不多,更何况她在外公家习惯了吃清淡普通的菜。

    岳敏将扎头发的皮筋松开,她一头微卷的长发便松散了下来,用手搔弄了一下将发丝捋顺来,其稀松平常的举动在其面容的衬托下又稍有别样的风姿。

    她笑说:“我迟到了,令你等我这么久真是过意不去,所以这一顿我请。”

    候创意将目光从她的身上收回来,抿了一口柠檬水:“我看你平常都那么忙,可以理解的。”

    岳敏用手撑着下巴,有些许惊奇:“不过你肯主动约我,这可真是令我感到意外。”

    候创意不能说自己是因为无处可去才找她的,略心虚地偏开视线:“因为我答应过的嘛……”

    岳敏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也不戳破,只笑而不语。

    吃完了饭,俩人齐齐走出餐馆的时候,外头还下着大雨。哪怕带了伞,但是从这里到停车场恐怕也会弄湿裤脚,所以门口有许多人正在等雨小一些。

    候创意刚打开伞,身旁忽然靠近一道身影,他发出了惊呼:“岳经理,你也在这里吃饭啊,好巧!”又看见候创意,更是惊讶了,“候小姐,你也在。”

    候创意和岳敏皆意外地看着眼前的罗少宽,罗少宽看着她们,忽然便像是明白了一些事情似的,说道:“我说岳经理怎么忽然就放下手上的活下班了,原来是约了候小姐呀!你们想必也是为了谈土地转让的事情吧,毕竟那条村子就候小姐的阿公家还没谈妥了……”

    岳敏怔了怔,她从罗少宽的话中得出了一个令她不知作何滋味的信息:候创意是一直不肯转让田地的陈归林的外孙女?!

    候创意淡淡地瞥了岳敏一眼:原来……是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