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20.第二十章 黄槿
    她早该想到的,从职务上看,岳敏是罗少宽的上司,罗少宽想必会将各家各户的情况调查清楚才好上门游说,而岳敏又怎么会不知道?

    自己与岳敏虽谈不上是已经能够成为朋友的关系,但她一直相信其与她的来往,也并非是为了利益。只是现在看来,这件事又给了她一巴掌:这就是利益的社交啊!

    候创意从地上捡起一朵被昨天的大雨刷落的黄槿花。黄槿花夏季盛放的时候,早晨只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小黄花,随着太阳的高升而慢慢盛放,夕阳西下后它也会从黄色慢慢地染成了橙黄色,随之从树上掉落,在岁月中与泥土渐为一体。

    在一天之内便经历了盛开的容姿与败落的灰态,哪怕落在地上时颇为狼狈,可也令人对她的盛放难以忘怀。

    外公和外婆站在仓库中看了她一眼,外婆问道:“创意怎么看起来兴致不高呢?”

    “天气太闷热了,人也会产生一种浮躁的情绪吧!”外公忙着手里的活,说。

    “是不是又从哪里听了闲话呢?那些话都传到我这个快要耳聋的人耳中了,何况是她呢!”外婆完全没将外公的话听入耳中,自顾自地担忧道。

    “她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啦!”

    “看来该给她也介绍介绍男孩子了……”

    “这跟介绍男孩子有什么关系?她不希望我们插手这些事情的吧!你听见我的话了吗?”外公对这自说自话的老伴很是无奈。

    俩老并不知候创意现在满脑子都是在考虑怎么将芒果销售出去的事情。虽然已经婉约地拜托朋友们帮她打,但是效果怎么样还不知道。而且屋里摘了几斤已经成熟了的芒果放着,那些她与俩老短时间内也吃不完:“果然还是考虑一下送人吗?”

    更何况除了芒果,还有酸菜,按照外公的意思,她得到小集市上去卖。上回跟舅父去当了一回小贩她都没能吆喝出来,更何况这回得一个人。

    下午的时候,太阳稍微露了面,而晒谷场地面也干了,候创意便赶紧将搁置了两天的稻谷搬出来晒。外公松了一口气,说:“看样子,接下来的几天天气应该会好了。”

    再多晒一天,晒谷这道工序总算是完成了。候创意拎了一袋芒果去给舅父舅母,顺便借秤。舅父想着他们家的稻谷少,而俩老那边只有候创意恐怕忙不过来,不管是为了自己那点私心还是体恤老人,他决定忙完后便也过去帮忙。

    舅母起初还有些不乐意,直道:“你这么帮他们,他们可有接受过你的建议?”

    舅父直接驳斥她:“他们再偏心也是我的父母,连创意都在帮忙,我们不去帮忙说得过去吗?!”

    舅母这才拿着工具过去帮忙了。

    候创意将每个袋子都做了标记,再根据称重的数值统计完整,按照每袋有一两斤的偏差,得出今年的十二亩八分田的收成共有五千三百多公斤稻谷。这个数据在早稻的数据中而言已经算好的了,俩老为此脸上也露出了些笑容。

    担心接下来的几天天气会有变化,也趁着台风天还没来,外公和候创意商量过后便决定尽早去把米给打了。

    第二天,候创意去集市的铺子里找碾米的作坊,不过此时正值收割季节,除了大队固有的碾米作坊外,别的作坊都有许多人都在排队碾米。她想起上回陈边跟她说他们也有碾米机,便试着去找他。

    陈边的铺子也有一些人在排队打米,不过比起别的铺子少了些。陈边笑嘻嘻地问候创意:“候小姐,也来碾米啊?”

    “生意看起来不错嘛。”候创意说着虚伪的话。

    陈边知道别家的情况,苦笑着说:“这回我们的价格可跟别家没什么区别了。”

    “那方便接我家的五十多袋稻谷吗?”

    “方便,当然方便!”陈边顿时笑逐颜开。第一次和候创意碰面造成的不愉快也烟消云散,他深知候创意现在是懂行情的了,不能再诓她,否则日后也别做她的生意了。

    谈妥后,候创意又去七公家借一辆微卡,分两趟将那五十多袋稻谷运到陈边的铺子里。外公已经彻底放心候创意办事,便不跟着她过来了。

    双方在碾米之前再确认一遍重量,然后等有空余的机器后便开始运作,而现场谷壳糠等飞溅,实在是不宜久呆,陈边便请候创意到店铺里边喝茶。候创意喝着茶,目光透过玻璃橱窗停在了一个牌上:“玲珑足疗,沐足泰式按摩拔罐刮痧……看来我也得去按摩一番,不然这腰骨得疼死了。”

    “侯小姐?”陈边唤道,候创意回过神来,目光重新落在陈边的脸上。

    “侯小姐是哪条村子的人呢?”陈边套近乎地问。

    “我不是这里的人。”

    “哦,对,侯小姐说过你的阿公在这里。哎,现在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了,更别提有年轻人往这边跑,如果我们这里不曾改变经营方针,那恐怕也得关门大吉。”

    “为什么呢?”

    “嗨,还能为什么啊,你看年轻人都往外边跑了,哪怕政府出了许多农业方面的福利政策,但是也还是没法挽留年轻的劳动力。没人种田,这不迟早得关门大吉嘛!”陈边拿着他的小茶壶噘着,顿了一下,又说,“不过,这儿即将会有一家公司建农场,承包了一大片地来搞什么生态园。我哥跟他们那家公司的老总认识,所以我们就拟定了合作方针。哦,对了,上次来也在这里的那个女人,她就是那家公司来谈合作的人。”

    “原来如此。”候创意作“恍然大悟”状,又问,“你们也还做别的农户的生意吗?”

    “现在当然是做啦,不过如果不是有一些人家还没谈妥,以至于农场项目迟迟未能启动,我们也不至于……”陈边埋怨着,候创意不打算跟他说他埋怨的“那些人家”其中便有她外公家。

    五十多袋米要短时间内打完是不可能的,眼见傍晚了,候创意便先运了一部分回去,第二天过去,才能将打好的米全数运了回来放好。

    然而她也还没能空闲下来,那亩丝瓜田据外公的经验所言,将在月底开花,届时要施肥。回想起上一次宰杀了猪后,挑猪粪来施肥的经历,候创意至今仍然十分难忘。

    候创意从丝瓜田回来后,见外公正对着一张竹躺椅敲敲打打。那是一张和外公一起经历了不少岁月的竹躺椅,从它残旧的颜色破损的扶手沾满了洗不掉的污垢的竹片便可看出。

    “创意,来,坐一下。”外公向候创意招了招手。

    竹躺椅并不像别的椅子或沙发,它躺靠的地方由一片片竹片衔接而成,一点也不会硌人。

    “看来没什么大问题。”候创意试了一下。

    “那就好。”外公笑说,“我看你最近经常撑腰捶背,怕是腰骨又不舒服了吧,想着最近天气好,就把它搬出来了,靠着它午睡,那是很舒服的。”

    “阿公,我的腰背没什么事的啦……”

    “没什么事躺一下也没坏处啊!”外公收拾好工具,走了。

    今日的太阳不算猛烈,黄槿树茂盛的枝叶挡住了一大片阳光,地上斑驳的树影随着徐徐微风婆娑生姿,这种天气拿来睡午觉倒也是十分怡然自得的。

    “岳经理,这边。”罗少宽领着岳敏穿过那片小竹林,透过那条幽径可以直接看见坐在老房子门口抽水烟的老人。

    老人虽然眼睛和耳朵都不好使了,但是从来人模糊的身影中倒也能分辨出是熟人还是陌生人。而随着他们走近,他才看清楚是罗少宽又来了,同行的还有一个女人。

    “又来了。”外公暗想,又抽了一口水烟,烟筒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后,他才放下水烟筒,吐了一口烟。

    “陈老先生您好!”罗少宽连忙上前打招呼,外公笑了笑,“你好啊!”

    罗少宽停了一下,准备等岳敏开口,岂料岳敏半天没开腔,他不由得扭头看去。岳敏站在罗少宽的侧后方,头稍微侧偏,视线落在老房子门前的黄槿树叶较为茂盛的那边。

    树荫下,一个女子躺在竹躺椅上,脑袋稍微向左侧,一条胳膊搭在扶手上,另一条胳膊则搁在肚子上,随着呼吸而起伏。一朵黄槿花落在了她的脸边被发丝缠住,如同她的耳边别了一朵俏丽的花,衬得她的睡容恬雅之余又添生机。而她怡然的姿态又仿佛是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一般,不为外界的声音所扰。

    岳敏回过头来,眨了眨眼,似乎正慢慢地从另一个世界回到这个世界上来。脸上扬起了舒心的笑容:“陈老先生您好!初次见面,晚辈叫岳敏,同为华昱农场有限公司的员工。”

    “哦,你也好。”

    “陈老先生,这次我们来——”罗少宽急切地开口,岳敏却突兀地打断了他的话,“陈老先生,刚才我们一路走过来,发现那儿有小果园,那也是您的吗?”

    “是我的。”外公摸不准她问这个做什么。

    “我看那些芒果生的大,味儿香,一定很甜。而那杨桃,色泽清脆剔透宛如翡翠,果肉看起来非常饱满,想必也会很甜。”

    外公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盛:“是啊,五敛子很甜,芒果更甜!”显然是对自己种的果树长出的果子十分满意。

    “这个季节,是产这些水果旺季,不知老先生找到了收购商了没?”

    外公看着候创意:“这我不知道哦,我交给我外孙女去打理了,你要问她才清楚。”

    “那,等她睡醒了,我再问她吧!”岳敏说完,扭头吩咐罗少宽,“接下来的事情,你继续跟。”

    罗少宽瞪大了眼睛,似乎对自己的上司把正事甩给自己的行为很是意外:岳经理,你不是说你来亲自谈的么?

    岳敏对着他笑了笑:我先看看你是怎么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