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21.第二十一章 朋友
    长久保持同一个姿势睡觉的候创意被肩膀的酸痛给酸得翻了一个身,正巧一道光线落在了眼皮上,她微微睁开一条眼缝,又将脑袋挪了个位置才继续睡。

    “果然还是得去按摩才能舒缓腰酸背痛么?”候创意喃喃自语道。

    恢复意识的同时,她无法忽视刚才睁开眼缝看见的不远处模糊的人影,她知道,那绝对不是村里的人!

    睁开眼的瞬间,岳敏便看了过来。

    “她怎么来了,来了多久了,我的睡姿岂不是全被她看了去?”候创意跳了起来,心里头闪过许多想法,然而她很快便又明白了岳敏过来这里的原因。思及此,她又转过身去,背对着岳敏躺下,继续睡她的午觉。

    岳敏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也明白她为什么会对自己这般抗拒。过了一会儿,她决定走过去,捻起那朵落在竹躺椅上的黄槿花:“候小姐,候小姐?”

    “嗯?”候创意颇给面子地回应了一下。

    “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跟我谈一下水果收购的事宜呢?”

    “没。”

    岳敏怔了怔,随后被她赌气一般的回应逗笑了,不过她不敢当着候创意的面笑出来,只能自我控制好面部表情,才道:“既然你不想谈收购水果的事情,那我们谈一下别的吧!”

    候创意考虑到岳敏可能会跟自己谈田地转让的事情,而这些跟她谈没有用,便又爬了起来:“我们还是来谈水果收购的事情吧!”

    “不知道你这些芒果和杨桃打算怎么处理呢?是否有人来收购了?”

    候创意思忖了一下她问这些的意图,说:“这些芒果是我阿公闲来无事种的,不以外售为主。我虽说是负责销售这些水果,但是主要也是卖给我的朋友而已。”

    “可你的朋友也未必能买完这么多吧!”

    “你的意思是我的朋友少?”候创意瞥了她一眼。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供大于求。哪怕你的朋友有成千上万,可喜爱吃芒果杨桃的又有几人?而且你只卖给朋友,说实话,在成本与收成上,这是亏了。”

    候创意自然知道是亏了,但是她出发的本意也不是为了赚大钱,只问:“哦,那你的意思是?”

    “我认识一些朋友,他们是在城中村摆水果摊的。”

    在g市f市这等一二线大城市,地铁站附近的城中村基本上是上班族的聚集的地方,而那里商场少市场管理混乱,有许多小摊贩会在那里摆摊,尽管无牌无证,仍然有许多人去光顾。

    由于消费人群多,各种各样的水果都会出现在大街小巷,其中芒果是这个季节最为热销的水果。

    可许多人都不知道的是那大部分地方卖的水果都是还未熟便摘了回去的,将它们搁置在一边等它们慢慢熟。比起用米将它们催熟,这种放到熟的芒果基本上会有些酸,流失了它本来的味道,买的人就达不到他想吃的芒果的要求。

    “所以你是要我不管芒果熟或未熟,就摘了批发出去?”候创意问,若真如此,她可答应不了,这种糟蹋芒果的做法比让芒果熟透落地而浪费更为令她可惜。

    岳敏倒是意外候创意这么有良心,她笑了笑:“不,他们是在市场有固定摊位的,苦于外地送来的芒果太贵又难保证新鲜程度,本地的芒果来源又少,而竞争不过那些走贩,所以鲜少卖芒果。”

    候创意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手无意识地从地上捡起一朵黄槿花把玩着。

    “芒果季节一旦过去了呢?”

    “那就不卖了,做小生意嘛,都是有什么卖什么的。”

    “好像……还挺值得考虑的。”候创意暗暗地想。

    岳敏观其神情便知她的心里有了想法,于是掏出手机,找了几个电话号码出来:“不管这是否值得你考虑,我先把他们的电话给你,如果你有意,你可以联系他们。”

    “我联系?”没有岳敏先给他们说有这件事情,她贸贸然地打电话过去,别人会把她当成骗子的吧?

    “你做生意,自然是你去联系,不过我会提前跟他们说一声的。” 岳敏说着,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她看着候创意,嘴角噙着笑,“如果你脸皮薄,我倒也可以代劳的。”

    “不用了,我会联系他们的,谢谢。”候创意知道她误解了自己的话,但想解释也太迟了些,干脆不去辩解了。

    岳敏含笑地看着她,候创意记下那几个人的联系方式后,抬眼瞅着她:“你……为什么要帮我?”这其中没有可以令岳敏获利的地方,岳敏为什么会帮她?

    “你当我是朋友,我自然不会把你当陌生人。”岳敏说。

    “不是为了套近乎,好让我帮忙替你劝阿公转让田地?”候创意别有深意地看着她。

    岳敏的眉头皱了皱,随后苦笑着问:“你这个问题有待商榷,不过如果我真的是这样的打算,你会看着这件事的份上帮我吗?”

    “不会,不过我会把这些联系方式删了。”

    “太耿直了。”岳敏感叹道。

    候创意对于这个评价并不否认。

    “你放心,我自愿帮了你,自然不会为了有所回报。若说我希望有所回报,那还是希望你把我当朋友看待吧!”岳敏说完,向屋里张望了一眼,去找罗少宽与外公了。

    候创意咀嚼着她刚才那句话中的意思,复躺下来,辗转了许久,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感叹:“果然还是得去按摩呢……”

    “岳经理,你也看见了,那就是一个老顽固,一块顽石!”罗少宽对于软磨硬泡,什么手段都使过了却依旧没用的外公很是气愤。

    相较于他的躁怒,岳敏倒显得很冷静寻常:“若是人人都那么容易劝服,世上也就没有那么多钉子户了。”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开给他的价格已经压到公司给的线了。”

    “多点走动,总能令他松口的。”

    罗少宽心里很是不服气:“我前前后后已经来了有七八遍了,还达不到‘常走动’的条件嘛!”在他看来岳敏是没来走动,压根不知道每回来往奔波有多幸苦。

    似乎是看出下属的不忿,岳敏淡淡笑了笑:“我当年跑过一家两个月跑了三十多趟,有时候下着雨,淋得浑身湿透了也得跑。”

    罗少宽噤了声,心里并没有因为岳敏卖惨而感到解气,他所有的好脾气几乎都在这儿磨光了。他越想越生气,抓起搁在面前储物箱上的黄槿花,便要一瓣瓣地扯开。突然,岳敏踩了个急刹车,罗少宽的脑袋差点没撞储物箱上。

    “怎么了!”罗少宽大惊,抬头环顾四周,他们仍然行驶在乡道上,而车的前后左右皆没有什么障碍。

    岳敏伸手将他手里的黄槿花拿了回来,放在仪表盘上才从容地再度启动车子。罗少宽愣了半天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急刹车:岳敏你原来是个神经病啊!要是后边有车,我们早死了啊!

    打从这次,罗少宽死活不愿意再坐岳敏的车了,而他也没有机会再坐岳敏的车。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对此丝毫不知情的候创意度过了一个悠闲的下午。直到陈边打电话过来询问她是否有卖米的计划,她才又忙活起来。

    生产大队联系了粮食购销公司前来收购,不过价格却比候创意从陈边那儿听来的要低一些,若是以现在的价格卖出去,至少会少赚上千块。和外公商量过后,决定还是卖给陈边,一则是价格方面多一些,二则陈边的叔叔陈栾是外公帮衬了多年的,也想卖他一点人情。

    外婆已经将米分好,候创意家给二十多公斤,琼姨家也给二十多公斤,然后自留一米缸,剩下的便卖了出去。

    五十多袋米一下子从仓库里清走了,里边空荡得令候创意产生了一种收割前后的种种都只是梦的错觉。而俩老将钱拿在手里数着,欣慰道:“这第一季总算是没有白忙活!”

    候创意虽在插秧时未能帮忙,但是从施肥除虫害到收割等都有参与,而俩老的这一份喜悦,她感同身受,也就露出了笑容。她走回屋里,准备去煮晚饭,外公跟了过去,忽然喊她:“创意啊!”

    “嗯?”

    外公将一捆钱塞到了候创意的手中,说:“这两个多月来,你幸苦了。”

    候创意很快便意识到了外公的做法是为何,她连忙将钱还给外公:“阿公,幸苦的是你跟阿婆,你们辛辛苦苦忙了三个多月,我帮忙的地方很少,不能拿你们这血汗钱。”

    “当初让你过来帮忙就已经说好了的,不许推脱。”

    “清姨她有给我工资,所以这些钱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要!”

    “什么不能要,她给你的才多少啊?!你看你来这儿后,也没吃过什么好吃的,也没去逛过街买新衣服,想必是没什么钱了吧!拿着,不拿着我就要把你赶回家了啊!”外公严肃道。

    “阿公,我还有一些积蓄呢!而且阿婆三天两头给我炖猪脑熬鸡汤,我在家我妈都不会这么勤地给我吃这些,更何况,我本来就不爱逛街,也就省下了一大笔开销。”

    “这样吧,零头你拿着,你不拿着,我也不能再叫你干活了。”外公又退了一步。这次卖粮扣去上次雇收割机等花去的钱,也就赚了一万三千多,相较于往年卖粮的收入多了两千来块,而让候创意拿这三千多的零头,完全是亏待了她。

    候创意并不觉得钱少,候母在她小时候便常跟她说外公耕田多不容易,收成不好的时候甚至是一年才千来块。而这一季水稻净收入有一万三千多,除了是人力的付出外,还有一些钱会用在下一季水稻的布种上,俩老能花的钱也不多。

    勉为其难地收下这些钱后,候创意想起偶尔生出的退意,更是纠结了:这下子更不知怎么跟阿公阿婆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