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25.第二十五章 赔罪
    外公没搭理岳敏,她也不气馁,继而道:“这村里很少见到年轻人,更别提像候小姐一样下地干活的了。”

    外公吞云吐雾一番,捻过烟丝的手指在汗衫上擦了擦,才说:“创意勤劳不怕吃苦。”

    “嗯。”岳敏应道,又问,“这块地老先生是想怎么处理呢,种些什么?”

    外公警惕地看着她,她知道外公对她还没放下芥蒂,只道:“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毕竟我们公司刚成立不久,还有很多地方需学习。而像老先生这样种了多年地的前辈,想必我们能从您的身上学习到很多东西。”

    “你溜须拍马我也不会把地卖给你的。”外公说。

    “我今天来仅代表我个人来,不谈公事。”

    “你前面才说完公事,这立场转变得也太快了吧!”候创意插嘴道,不知何时,她已经将所有的藤蔓都扎捆好了,立在不远处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

    岳敏被呛得哑口无言,叹了一口气:“刚才没注意,不会再谈公事了。”

    外公放下水烟筒,说:“种番薯。”他说着过去帮候创意将那堆藤蔓给挑回去,见岳敏也走了过来帮忙挑捡竹竿,继续说,“要种番薯也只能在这一两个月了,先育苗,育好了苗再过一两个月才开始种植。”

    “那我能来学习吗?”

    外公和候创意同时扭头看着她,似乎对她这话感到很是意外。候创意问:“你不用上班吗?”

    “学习种植技术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那你的工作可真是有趣。”候创意耸了耸肩,挑起藤蔓便往回走。外公看见岳敏也想帮忙便劝阻了她,“这些事我们自己做。”

    将藤蔓挑到晒谷场晒着,候创意回屋倒了一杯水喝,才看见岳敏光着脚小心翼翼地从田边走回来,她凝视了一小会儿,找出一次性水杯给她倒了一杯水。

    岳敏的脚脏了后也不便再穿高跟鞋了,只能拎着鞋子走,然而田埂上除了有草还有隐藏在草里硌脚的东西,她不得不用比候创意慢了一倍的速度慢慢走。刚回到边上,候创意便给她递了一杯水。

    “谢谢。”

    “真这么闲?”候创意抬眼望着田野,“这里信号可能不太好。”

    岳敏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也没能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很快她就理解了这话,连忙从兜里掏出手机,只见有好几条未接来电的短信提醒。她看了一眼时间,面上有些犹豫:“那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候创意喊住她,指了指水压井,“洗一洗吧。”岳敏除了脚满是泥,连衣衫都沾了泥土,就这么回去也为免太落魄了。

    “怎么操作?”岳敏问。

    候创意第一次在岳敏这里找到了自信,想当初她第一次摸这种水压井时也是很好奇,试了好几遍都没用,后来在外婆教了技巧之后才慢慢地上手了。如今看来,她也不是这里唯一不会的人。

    候创意用水灌满了井口,然后开始上下按压,过了一会儿,便有水出来了。她感觉身边半天都没动静,扭头发现岳敏一直在看她,她被岳敏的眼神盯的心里微微发毛:“你看着我做什么?”

    岳敏移开视线,嘴角微微上翘,又重新看着她:“觉得你很厉害。”

    这明显的恭维之言令候创意没有答腔的欲-望,她退开将水压机把手交给岳敏:“好了,你自便,我也还有很多事要忙。”

    “你能不能——”岳敏喊住她。

    “不能。”候创意一口回拒。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无非也就是那些事。事先说明,我知道丝瓜田被毁之事与你无关,所以我不记恨你,也因你帮忙查清楚而给了一个公道回来而心存谢意。但是于公而言,这件事就是你们公司做的,只要你身在那家公司一日,在我们看来你的立场都是很暧昧的。”候创意说,她停了一会儿扭头指着那些藤蔓,“那些架子是我跟阿公一手搭的,为此手上被竹刺得又疼又痒,还有那些蔓是我第一次引蔓,我看着它开花,结出小小的丝瓜,别提有多欣喜了。”

    “阿公之所以生气除了你们公司的人毁了他经营了许久的田以外,他其实所不喜的是你们公司的手段。而我,你说我矫情也好,不理性也罢,在这件事上,我还是选择站在我阿公那边的。”

    “我理解你的心情。”岳敏认真地说,忽然话锋一转,“但是我想说的是,你能不能别去那家沐足店了。”

    “嘎?”候创意一怔,喉咙里发出了一个奇怪的音来。

    “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请你去水疗馆,我有那里的会员卡。”岳敏笑了笑,说道。

    候创意头皮一麻:“你——”

    “黄旭说他觉得你挺有趣的,竟然敢跟他去那家沐足店。虽然我也没有瞧不起那些沐足店,但是那里的环境和人员终究不比水疗会馆。哪怕没了一道门,可是有些事情又岂是一道门就能阻隔的。”

    “你这是……”

    “偏见?”

    候创意不答腔,岳敏说:“我问过陈边,陈边坦诚地告诉我,那家店经常有妇女因丈夫出入而去吵闹打砸,伤过不少顾客。而且你没遇上熟人也算是运气,若是被他们知道你在那种地方出入,你的名声恐怕就不需要了吧!”

    在一些人固有的思维里,在那里出入的年轻女孩只有在那里当技师的可能,候创意若是被熟人看见,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但是这也无法否认这是偏见。”

    “这是偏见,可你能改变世人的偏见吗?”

    “改变不了,所以就要随波逐流吗?”候创意说,“而且,沐足店的本身并无过错,带着不正经的思想去那里的人才是原罪。因为那样的人多了,沐足店才会滋生那么多不正经的做法。”

    岳敏张了张嘴,也不愿和她争辩太多,最后还是败了阵:“我说不过你,罢了。”

    “……但是你说的好像也挺对的。”候创意知道岳敏考虑甚多,也是为了自己的声誉着想。她们的讨论点一个在唯心一个在唯物,若是要争辩,那不结合自己毕生所学来辩论个几天,那是辩不清楚明白的。为此,她断然没理由与岳敏继续争辩。

    “既然你觉得我说的对,那下回你有需要找我,我带你去水疗会馆。”岳敏顺着杆子便往上爬了。

    “……”

    外公挑了一些番薯回来教候创意怎么育苗,舅父和舅母得了空又过来走动走动,见他们在忙活便说:“爸,你又何必要忙这些,既然都清楚是那家公司做的,怎么不让他们赔偿一笔钱呢?”

    “钱钱钱,别什么都是钱!”外公不悦。

    “爸,你别以为谈钱就是很俗的事情,这只是个现实问题,你不能逃避现实。”舅父一开口便把候创意唬到了,“你想想,如果仅仅是因为你厌恶那家公司,被毁了田也不找他们算账,他们反而会心存侥幸,那你这不是给了他们嚣张的机会嘛!再说了,这事跟他们请你卖地是两码事。一笔归一笔,你接受他们的赔偿并不代表你答应把地卖了,你只是该得到你应得的。”

    候创意讶异于舅父小学学历的人竟然还能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来,虽然她觉得这话是理,但是作为把外公巡田的时间透露给罗少宽的他现在的立场,实在是有些嘲讽。

    “而且,你忙了这么久可不能白忙活了,你布下一季水稻要钱吧?肥料要钱吧?你雇人收割要钱吧?还有吃的电费水费,都是钱呢!”

    “就是就是。”舅母在一旁附和。

    “你的这种行为说好听点是清高,说难听点就是顽固,不会替自己争取该得到权益!”

    外公也被他唬住了,只是他倔强起来,用外婆的话来说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而许是知道自己曾经的无意识的行为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舅父心怀愧疚,转头拉上了候创意:“我知道我说的话你不爱听,那你听听创意的,创意也为那块田忙了这么久,她总有说话的权利吧!”

    候创意对于自己被拖下水颇感无奈,她的嘴角扯了扯,说:“那个,我只是过来养鼻子的,阿公的田还是阿公说了算。”

    “你就算是来旅游的,你阿公碰上这事,你也该提点建议吧?!”

    候创意被驳斥得哑口无言,她才发现,舅父跟清姨果然是兄妹,虽然大部分时候一副市井小民的模样,可也丝毫不能否认他有心思剔透的时候。

    她心中自然是有想法的,但是她知道外公没问她的时候便是表明他不需要别人出主意的时候,而自己跟外公说这些事,也只会让外公徒添烦恼罢了。夜里本来就少眠的外公如果还因为这些事情而辗转反侧,那身子是撑不下去的。

    外婆知道舅父的行为是难为候创意了,便喊她过去抓了一只鸡来宰杀。候创意离开这尴尬的地方,跟外婆合力处理了一只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母鸡。处理了毛后,舅母也回田里干活了,而舅父走出来,外婆分了一半给他带回去。

    舅父看着那一半鸡:“我那儿多的是鸡,想吃什么时候没有?你们留着自己吃。”

    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外婆是很清楚的,而如今给他半只鸡,他竟然也不要。外婆便去问外公:“你跟他说了什么了,他鸡也不要就走了。”

    “我能说什么?”外公瞪了瞪眼,又想了想,“怕不是他事先收了别人的礼才来说好话的哟!”

    候创意心想,她阿公眼睛很是明亮的嘛!刚才她给岳敏发了短信,问她是不是找过舅父,而岳敏丝毫不掩饰,直言是,并且表示舅父已经收了一半的赔偿。

    候创意说她奸诈,她笑说:“赔罪的诚意我们是有的,而虽说你们如果不要赔偿,我们反而受益,但是这么做我们良心上过不去。反正你舅父也是你阿公的亲人,给他一半,又由他去游说,我们既能省一半的口水,又能使的赔偿进一步到位。”

    “你每走一步都会算计那么多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