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31.第三十一章 送医【倒V开始,看过不要买!】
    候创意刚到那家公司跟前台说明自己的来意, 那同事也收到消息下来找她, 岳敏的电话便进来了。候创意见她不依不挠便接了电话:“岳敏?”

    “创意你阿婆摔伤了, 现在在卫生院, 你在哪儿?”

    候创意心中一紧, 忙问:“阿婆摔伤了,怎么回事,好,我马上回去。”

    电话那头传来阿公的声音:“没事的没事的, 让创意先面试, 面试完再回来。”

    候创意这才记起面试之事,她看着那准备给她面试的同事,心里权衡了一番, 她歉意十足:“对不起, 我家里有急事, 我……”

    “哦, 没事,你若是不面试了,那就回吧!”那同事语气很是平淡, 候创意也顾不得她是否会生气, 急急忙忙地走了。

    “岳敏, 卫生院的医疗条件差, 你看能否转移到市里的医院去?”

    “医生说先视情况而定, 阿婆还现在昏迷着……”

    候创意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挂了电话心急如焚地朝村子方向赶了过去。半个小时后岳敏才再度来电话说外婆醒了过来, 卫生院给外婆拍了片子,初步判断没有骨折,但是现在还在进行各项检查。

    候创意想了想,赶紧给她妈打了一个电话,候母吓了一跳:“从楼梯上摔下去?那事可大可小,医生怎么说?”

    “我这不不在她身边嘛!”

    候母这才想起候创意今日是要去面试的,她道:“那你赶紧回去看看,我下了班我也赶过去,不行,我还是请假过去吧!”

    当候创意赶到卫生院的时候,医生正在给岳敏解释:“植物神经紊乱呢有多方面的症状,而在老年人中最常见的是心血管系统方面引起的阵发性高血压周期性低血压或者类似于心肌梗死的表现。泌尿系统呢严重的话则会尿失禁等问题,考虑到她有阿尔茨海默病也就是老人痴呆症的前兆,所以这些问题必须引起重视,最好住院检查。”

    “什么植物什么高血压?”舅父一脸困惑地看着医生,医生知道他听不懂,但是他已经给能听懂的人解释了,便不予回答。

    岳敏给舅父解释道:“医生的意思是阿婆的身体除了明显的外伤,还会存在这类高风险的病的隐患,所以最好留院观察一周。”

    舅父“哦”了一声,又嘀咕:“这得交多少钱啊?!”

    外公坐在病房外头的椅子上,抬眼便瞅见了候创意,候创意赶过去问道:“阿婆怎么了?”

    “现在也就是浑身痛,下不来床,具体的还得要检查。”外公道,“你怎么这么快赶回来了?”

    候创意心想外婆出事了她哪里还有心思面试?又问:“阿婆好端端的怎么会摔倒呢?”

    说到这个外公便有些气:“她呀又把钱忘了搁在哪儿了,她想起你帮她数过钱,就上楼去找你。这不才想起你不在家,下楼的时候脚下踩空了,就这么滚了下来!没事净折腾。”

    候创意的脑子将事情捋了一遍,才想起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岳敏,你怎么会……”

    “打算来谈公事,不过看情况,来得也不知算是时候还不算时候。”岳敏说。

    外公看了她一眼,向候创意解释:“当时我巡田去了不在,老婆子摔了晕着也没人知道,她来了发现了,就立马叫救护车将人送到医院来了。”

    候创意忽然伸出手去抓着岳敏的手,她心里头对岳敏是感激的,也幸亏岳敏这谈公事来得及时,否则后果她真的是难以想象。

    岳敏拍了拍她的手,道:“当时不知道老人家哪儿摔伤,不敢随便搬动她,只能判断她还有基本的生命特征。”

    医生从病房里撤了出来,众人这才能进去看外婆。外婆躺在病床上,额头上包着纱布,身上还吊着药水,她的嘴里有轻声的呻-吟,候创意问道:“阿婆,您感觉怎么样?”

    “哎哟……疼。”外婆说。

    “谁让你瞎折腾的,都这么大岁数了。”外公骂道。

    候创意连忙拉住外公:“阿公,阿婆都这样了,您也别骂了。”

    舅父去把住院费跟叫救护车等费用交了,他的电话也不断,从他接听电话的言语来看,他通知了清姨琼姨跟小舅舅,自然也不忘候母,不过候母却是打电话跟候创意联系,得知目前没有生命危险,她也松了一口气。

    稍晚些时候,外公担心家里的东西被人偷,就打算回家去,舅父道:“那创意你在这儿看着,我送爸回去,再让阿英煮些粥送过来。”

    “嗯,好。”

    舅父和外公离去,外婆又睡了过去,候创意这才看着岳敏,想了想,说:“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岳敏笑了笑:“那你打不打算报恩呢?”

    “你想要求些什么?”候创意想,若是岳敏提出要她帮忙说服外公转让田地,她要怎么做呢?

    岳敏思忖片刻,忽然靠近候创意:“请我吃一顿饭怎么样?”

    候创意怔了怔:“这倒是没问题,不过你……”

    岳敏似乎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公事公谈,我不会将私事作为谈判的筹码的。”

    “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正常人都会这么想,正常的商人也都会这么做。”

    “那你就是不正常咯?”

    “我只是个打工的,又不是商人。”岳敏笑道,候创意摸了摸脑袋,也笑了。

    没过多久,候母赶了过来,她给外婆带了些水果,又找候创意问情况。候创意从岳敏处得知外婆当时摔下来后,脑袋磕破了,流了不少血,她做了应急措施后才不至于失血过多。而除了软组织挫伤外,还有神经方面的隐患,所以才要留院检查。

    “哎哟,你说,怎么你一不在那儿就发生了这种事呢?!”候母叹气道,“这样长久下去怎么得了哟,对了,得把阿胜叫回来了!”

    突然,清姨的电话打了过来,候创意刚接听电话,清姨劈头便问:“候创意你今天去哪儿了?你阿婆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竟然不在她身边?那她若是若是……你说你良心过意得去吗?”

    候创意一怔,清姨的这顿责骂,她承认她的确存在过失,可,这语气还是令她颇为难受。清姨又指责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乐意下地干活,我也知道你志气不在于干农活,村里的生活苦闷,让你很无聊,所以你想尽办法都要离开那里是不是?你迫不及待地要去面试,去找工作……”

    候母听见了妹妹对女儿的责骂,她将手机拿了过来,也有了气:“阿清,你这么说创意是什么意思?创意就非得蹲在村里,她就不能去找工作是不是?”

    “我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知道她不乐意呆在村里!她串通了那家公司的人,不就是为了让爸早点把田转让出去了,好让她也解脱吗?大哥跟我说她今天跑去面试,说明什么,不就是说明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离开那儿了吗?她连两位老人的身体都不顾,她……”

    “她要去面试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候母驳斥道,“我支持她这么做!”

    候创意心里苦涩得很,让她眼眶都酸涩得很,她将手机拿了回来,不让她妈越扯越乱。可她也不甘承受这种无端的指责,于是挂了清姨的电话,随后她又把手机关机了。

    候母还是很生气,为候创意抱不平,候创意只问:“妈,你那天没跟清姨说我要去面试的事情吗?”

    候母愣了愣,心虚得扯开了嗓子:“我这不是跟她商量给十叔钱的事情,所以忘了嘛!”

    “行了,我知道了。”候创意捂着脸,她估计自己的脸色很难看,所以她不愿意让候母和一直呆在一边的岳敏看见。

    “这早说晚说有什么区别?这事本来就赖不到你的头上去!”候母又气呼呼地说。

    候创意本来就因清姨不问青红皂白的指责和冤枉而感到委屈,候母又在她的耳边发着牢骚,她终于忍不住低声道:“别说了,妈你去陪着阿婆,我去买些住院要用的东西。”

    候母知道她难受,也就随她去了。

    候创意走出卫生院,又拐到一角,此时她的眼泪已经遏制不住了。忽然,岳敏跟至她的身后,她说:“你跟过来做什么?”

    “你知道是我?”岳敏问。

    “你走路的时候高跟鞋发出的声音在这儿可是独一无二的。”

    岳敏想笑,可是她也心疼候创意。这么想着,她伸出了手,将候创意的身体掰过来,随后搂抱住了她,低语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被人误会我跟你有勾结,但是我知道你是清白的,而两位老人家也是知道的。”

    候创意知道那些话想必是舅父舅母跟清姨说的,可是她就这么选择了相信,而不问青红皂白地拿她问罪。候母听了之后虽然有为她抱不平,但是她其实心里也是没底的。只有外公外婆与岳敏这个当事人最为清楚,也最相信她,她似乎只能对着他们来倾泻自己的委屈之情。

    岳敏见她哭得委屈,只默默地抱着她,借个怀抱供她发泄。

    过了许久,候创意已经平复了心情。岳敏给她纸巾,她抹干眼泪后又看着岳敏肩头湿嗒嗒的一片,颇为不好意思。调整了一下心情,她道:“令你见笑了。”

    “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