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39.第三十九章 萤火
    “现在你可解气?”岳敏又笑问。

    “……”候创意掩饰一般稍微摸了摸鼻尖, 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做的意图, 岳敏也这么了解。

    忽然, 肚子咕噜地叫起, 她才发现俩人都不曾吃晚饭, 还把时间耽搁在这里就不妙了。掏出手机,虽然信号弱但是好歹还有一格信号。也不管自己若是被人来救援第二天该有多丢脸和尴尬,她正要拨打求助电话,岳敏却伸手按住了她。

    “怎么了?”候创意困惑地瞧着岳敏。

    岳敏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又让候创意将手电筒关掉了。候创意照做的一瞬间, 周围便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当中去。当这种黑暗将一切笼罩,候创意甚至看不清岳敏的身影之时,她的内心一度陷入了恐慌当中, 她悄悄地伸出了手与触碰岳敏, 可忽然又忆起在外公家的经历, 这种经历迫使她镇静下来, 竖起了耳朵留意周围的动静。

    忽然,一缕捎着温热气息的风轻轻抚来,树叶婆娑, 而周围忽然便有了点点的亮光, 似绿光又似黄光, 分散在周围, 一闪一闪。随之这样的光点越来越多, 此消彼伏, 像光晕一般向四周扩散开来。这一幕落在候创意的眼里, 印在她的脑海中,生出了一股无法言语的惊艳之感。

    “萤萤萤火虫!”候创意激动地喊了出来,由于太激动,心跳一直未曾停下,反而还令嗓音有了一丝颤抖,以至于破了音。

    她这一叫,惊动了一些萤火虫,纷纷飞了起来,隐没在草丛中,而有一些则丝毫不畏惧,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散着。

    这里简直就像是幻境,虽然没有美如仙境,但是没见过这么多萤火虫的候创意只觉得自己身处在萤火虫之间是一件很值得留念的美好的记忆。

    “嗯,对萤火虫。”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萤火虫的?”候创意抓着岳敏的手,依旧很是兴奋。

    “刚才注意到了,不过你有些着急和心不在焉,所以没留意到吧!”手心传来候创意温热的热量,岳敏嘴角扬了扬。

    “我在阿公家都没看过这么多!”候创意只在小时候在外公家的田野上见过一些萤火虫,后来随着环境的污染水质土壤的变化,人越来越多萤火虫越来越少,后来干脆就都看不见了。

    “萤火虫是一种对水土等生存环境有着苛刻的要求的昆虫,若是一个地方污染严重臭气熏天农药肥料残留严重,那昆虫在这里生存也是自取灭亡;而像我们此刻闯入它们的世界一样,人越来越多也会影响它们。珠三角工业发达城市热岛效应也明显,更别提众多乡村也改建规划起来,所以在那里见不到萤火虫也正常。而这里,经济相对而言较落后,又是偏远的乡村地区,不管是环境还是水质都不错,所以这儿有这么多萤火虫也不奇怪。”

    候创意忽然松开了岳敏的手,随后猫着身子到附近的草地捕获了一只萤火虫。不过在她抓住萤火虫的那一刻,萤火虫便不亮了。她让它安静地躺在掌心,良久,它又亮了起来。

    “要抓几只回去吗?”岳敏走了过来。

    候创意又是出其不意地挥了挥手,那萤火虫受惊,立马又飞走了。看着它离去,候创意的心也满足了:“既然我就在这儿,又何尝急于一时将它们带回去呢?我想看的时候过来就好了。”

    “一个人,欣赏吗?”岳敏意有所指地问。

    “你这么说,我或许就不该过来了。”

    “哦,为什么?”

    “许是想要保存这一刻的美好记忆吧!”

    岳敏沉思了片刻,笑说:“那你一个人的时候敢过来吗?”

    “什什么意思?”

    “荒郊野岭的地方,难保不会有一些躲避抓捕的罪犯或是吸毒者躲在这里,你一个人来这里,如果被撞见了……”岳敏说着,露出了危险的眼神来。只是她面前的候创意一脸淡然,“哦,也是。”

    候创意的软肋竟然意料之外地不是这些?!岳敏心里想着。

    “而且据说,这里有墓地~~”岳敏的语气又幽深了起来。

    “嗯,在公路边上不远的地方,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了。”

    “……”这个也不怕?!岳敏心想候创意难道真的刀枪不入?

    “哎,走吧,回去吧,毕竟在这里呆久了,也难保不会遇见什么蛇虫鼠蚁的。”岳敏已经对恐吓候创意失去了信心,有些灰心地说道。岂料在她说完,候创意的身子马上就僵硬了,后背更是被冷汗浸湿。

    岳敏转身欲走,突然,她的手被候创意拽住了。当她有些意外地回头,却见候创意一脸不自然:“你你你知道路呀?”

    岳敏一边琢磨一边回答:“虽然你迷路了,可我的方向感不错,还记得来时的路。”

    “那你不早说!”候创意怒,耍她呢!

    “你也没问。”岳敏理所当然地给了这个回答。

    “……你耍我呢!”

    “哪能啊,我这不谨记你中午把自己的鸡翅让给我的恩情,而特意让你有机会欣赏萤火虫之光嘛!”岳敏含笑道。

    “方建那家伙还真的跟你说了啊!”候创意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方建还当了真。

    “他不跟我说,我怎么知道你的心思。”岳敏说完,又注视着候创意,那双在手电筒的光束下熠熠生辉的眼睛似乎要将候创意透视个彻底。

    候创意一愣,这一个月来,她不曾与岳敏通电话,可也不代表她没有深思过这些事情。可此时此刻,她的理智仍然在牵制着她,不让她往深层处说。

    忽然,岳敏又笑道:“走吧,我刚才好像感觉到有东西爬行过的声音。”

    候创意握着岳敏的手突然用力,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你你说真的?!”

    “嗯,真的。”岳敏饶有兴趣地看着候创意,发现她其实怕的是蛇。

    “那我们赶紧走吧!”候创意突然加快脚步,什么也不管不顾就这么往前走。岳敏连忙拉住她,“那个方向不对。”

    候创意内心的恐惧越来越强烈,她忍不住浑身开始颤抖,也没看岳敏:“那你带路!”

    岳敏察觉到不对劲,而也意识到候创意是对蛇的恐惧到达了不正常的地步,她收起了玩笑的心,将候创意拉到面前来,忽然便搂主了她颤抖的身子,安慰道:“有我在,没事的。”

    候创意闭上眼都是童年的阴影,她是没法控制的害怕!可自己也打从心底让自己振作起来,不就是蛇嘛,有什么好怕的……

    良久岳敏松开她的身子,忽然背过身去将候创意背了起来。候创意猝不及防倒在她瘦弱的背上,下意识地搂住了她的脖子:“你干什么?”

    “不是害怕吗,我背你出去,这总没问题了。”

    “放我下来吧,这里是山岭不是平地,在平地上背同样体型的人已经算是吃力,更何况这里是山。”

    “你该庆幸我今天穿了运动鞋,而且不总不会以为你的体重跟我的一样吧?你比我想象中还轻。”

    候创意沉默了很久,但是身体也慢慢地放松了。岳敏察觉到她没有刚才的紧张和恐慌了,便问:“你怎么会这么怕……蛇?”

    候创意听到“蛇”字,又稍微紧张了一些,然而很快便恢复了冷静:“每个人都有一样在心里害怕又无法战胜的东西。”

    “嗯,就好像我也是什么都不怕,但是唯独是没有骨头如毛毛虫之类的东西,我就很害怕。”为了安慰候创意,岳敏也只能自揭伤疤。

    “可你这份工作,可是要经常面对这些虫子之类的啊!”

    “所以我只能克制自己因害怕而发生的身体机能反应。”

    候创意明白了:“哦,所以你平常遇见害怕的东西都会假装镇静。”

    “我是这么告诫自己的:不能轻易地展露自己的弱点给别人看,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弱点会被人拿捏住来利用。”

    候创意又是沉默了一会儿,回想起从方建那儿听来的八卦,她开始尝试去了解岳敏:“听说你以前在华昱的总公司呆过。”

    “嗯?看来你跟我成了远关系上的同事后,听了不少八卦呀!”

    “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

    岳敏笑了笑:“没事,你既然想问了,说明你想了解我了,于我而言,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岳敏与华昱的董事长之女是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她便被邀请加入了华昱。虽然如此,可公司内部并不知她们是同学关系,她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职场上该经历的除了潜规则出卖,她几乎也经历了一遍,才花了六年的时间爬上了行政总监的位置。

    然而没过多久,海归回来的她同学的兄长就空降了集团,引起了兄妹俩的争权夺势。可董事长明显是偏心长子的,于是女儿被打压,长子成为了低位仅次于董事长的总裁。而她与董事长之女的关系也被曝光,紧接着,就有人利用她工作上的失误攻击她,直接给她两条路,要么辞职要么到子公司去帮忙。

    虽然以她的能力和条件有的是公司招她,但是她不服输,她要告诉那些人,她不是会被轻易打垮的。时值华昱农场刚运营,她便当成是一种历练,到了华昱当副经理。

    候创意忽然有些心疼岳敏,毕竟多年的经营,就这么被人一把否决,就这么成了弃子,这不可谓是人生一大挫折。然而岳敏又令她十分佩服地站了起来,并且不是选择找更好的出路,而是要向那些令她如此的人表明自己不屈不挠的态度。

    自己以前与她相比,真的是耿直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岳敏听见了耳边的轻笑,她问:“你觉得我这么做,很好笑?”

    “不是,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好笑而已。”

    “哦?”

    “没事,谢谢你。”候创意吐了一口气,看见了公路,便挣扎着要下来,“剩下的路,我可以靠自己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