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41.第四十一章 风筝
    岳敏进入种植区的时候,几名种植区的员工正下班, 见到岳敏, 便问道:“岳主任, 是否还有什么要考察的,我去通知我们主管。”

    “哦,不用,我只是来走走的, 你们下班吧!”

    岳敏不知道侯创意把自己叫来是要给什么样的礼物,但是看这些员工与往常并无区别的神情就知道应该不是什么隆重的事情,尽管如此,她也不打算有太多人在看着。

    走进种植区后,她抬头看了一眼辽阔的田野上正有一道身影背对着她,而上空有一只风筝正在左右摇摆。她眨了眨眼, 走近, 那身影又一边放线一边往后退。

    风筝越飞越高,岳敏也来到了那身影的背后,在她后退的时候刚好挡住了她的身体。

    侯创意猛地回过头, 看见岳敏,脸上便露出了笑容来:“你来了!”

    “你这是?”岳敏困惑地看着她以及手上的风筝。

    侯创意问她:“你会放风筝吗?”

    “不太会。”岳敏道,毕竟能放风筝的机会实在是太小的。

    侯创意将缠着风筝线的木头交给了她, 然后教道:“线慢慢放, 但是也不要放太长, 偶尔要迎风扯一扯……”

    岳敏的视线落在那风筝上一会儿, 便又放在了侯创意的脸上, 问:“你所说的礼物就是这个?”

    “嗯,你觉得怎么样?”

    “现在的风不算大,怎么放上去的?”

    “我等了好久才等到了风,然后也借助了种植场的风扇,折腾了许久总算是飞上去了。我们这儿感觉不到多少风,但是放高了,也就有风了。不过上面也没风了,就需要人跑起来了。”

    岳敏的嘴角上翘:“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过了一会儿,侯创意说:“收了吧,去吃饭。”

    岳敏似乎是放上瘾了,不肯收,侯创意说:“你小心线断了,风筝飞走了。”

    “飞走了,也没什么吧,这上空毕竟不是航空线不会有飞机飞过。”

    “那随你吧,这礼物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岳敏琢磨了一下侯创意的表情,发现放风筝不是最终目的,侯创意的目的在那风筝上!于是她收了线。不过收线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她们把风筝放得那么远,线圈都不知道绕了多少圈。

    风筝随着她们的收线而没有了风的助力,便在几圈绕圈子后坠落到了田里。

    岳敏过去,拿起风筝一看,这风筝虽然不像市面上卖的那种风筝,但是做得很精细,足以证明侯创意的为人。她翻过背面一看,却一下子怔住了。

    侯创意踱着步子来到她身边,不知怎的就有了些害羞:“你觉得这礼物怎么样?”

    岳敏看着那写在背面的告白字语,再侧过脸去看侯创意微郝的脸色,她很是意外:“我以为你的性子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那可能你不太了解我。”

    “怎么会不了解呢,我也曾年轻……我现在也还年轻,所以觉得你这份礼物,是我收到过的最让我不知所措的一份礼物。”

    “嗯?”侯创意眨了眨眼,显然不是很理解。

    “因为我现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来告诉你,谢谢你接受了我,谢谢你把心交给了我,而我……”岳敏说完,情之所至地吻住了侯创意的嘴唇。

    柔软的俩唇相触,并没有激情的唇舌交缠碰撞,只有柔情的两颗心慢慢地贴近,她们的世界似乎只有彼此。

    “我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几岁。”岳敏的脸上笑容高挂,连眼神的笑意也甚是明显。

    “那我也年轻了好几岁。”侯创意与她十指相扣。

    岳敏低声笑了,侯创意又说:“我跟你说过我之前谈过恋爱。”

    岳敏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嗯。”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们的距离很近,所以我们看不清我们的变化。后来,我们的距离慢慢地就远了,她越来越成熟耀眼,而我,一直在原地踏步,躲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迈步。所以她会离我而去。我早该想到的,但是我却一直不愿意去想……可最后现实还是会摆在面前。”

    “在我认识你的这些日子以来,或许我一直都在远处观望,所以我觉得你至少也往前走了。”岳敏道,“你想过跟上她的步伐吗?”

    “我向前走了,可走的却不是她那条路了。”向蕾有自己的生活了,它也该追求自己的幸福。她或许在与向蕾在一起的岁月里,因为她的原地踏步所以对不起了向蕾,所以她也很感激向蕾与她相爱过。只是既然两者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那她又何必一直望着对方的身影呢?

    岳敏在她这条路上等着她,她知道,她们总有一天会相遇的。

    “你这么说,我倒是不知道该不该吃醋了。”岳敏叹了一口气。

    “吃醋不应该是我这个年纪才该做的事情吗?”

    “你——”岳敏有一丝气恼。

    侯创意难得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岳敏顺了顺气,问:“那你怎么会?”她扬了扬手里头的风筝。

    “扎风筝而已,很简单的!”

    “你知道我不是问你怎么会做风筝!”

    “那你想问什么,我肚子饿了,那些吃完晚饭的值班工人该回来了。”

    岳敏想问侯创意为什么会想通了,接受了她的感情,但是侯创意不说,那她也就不问了。

    吃完了晚饭,侯创意又送岳敏去坐车。本来她是要坐公司的车回去的,但是她刚跟侯创意再一起,就立刻分隔两地,说实在的,怎么也会不舍。

    “你怎么会挑这个时候?”岳敏有些无奈地说,早不说晚不说,这时候才说!

    “因为我怕我再不说,你回去后就该被人抢走了。”

    岳敏好笑道:“那你也太不相信我对你的心的坚定性了吧?!”

    “那你是希望等到几年后我离开这儿去华昱找你,还是说在电话里接受你的心意?”

    岳敏反驳不了了,相比较之下,还是今天的这种方式让她再年轻了一回呀!

    饶是再不舍,到了发车的时间,岳敏还是得离开。看着大巴车驶离,侯创意这才回家去。

    刚在一起却还没来得及享受热恋的美妙,侯创意跟岳敏便要各自投入到各自的工作上去了。不过空闲的时候,俩人的电话也不曾间断便是了。

    侯创意顶替的休孕假的同事终于按照程序办理了休假手续,而侯创意在这里学习了一个半月,也算是上手了,工作上的进展算是不错。

    而在国庆前,总经理又亲自主持了一次会议,部署了在十一月下旬的农博会的事宜。

    在一年两次的农博会上,这是农业类型企业所能展现成果和发现商机的地方之一,而农业厅也下发了筹备展会的通知。农博会上成果展览的事宜跟侯创意没多大关系,但她却要和另一位设计师把关食品加工环节,不能让参展的食品出现任何的差错。

    眨眼便到了国庆,众人欢欢喜喜地放了假,侯创意也回了一趟家。

    足有两个月没见到女儿,侯母特意给她熬了老火靓汤,侯父想分一碗都被侯母骂了。侯创意看着父母发笑:看来她不在的这些时日里,父母的关系似乎好了许多。

    回家休息了一日,侯创意便又带上了礼物去了外公家探望老人家,而岳敏和她约好似的也出现在了那里。

    “在那儿过得怎么样,幸苦吗?”外公忙问。

    “不幸苦,而且在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当然了,若没有外公的教导,我恐怕会过得很幸苦。”侯创意笑道。

    “哈哈,小嘴儿会说话哄老人家了。”外公乐道。

    “阿婆呢?”

    “岳敏那娃在陪她去厕所。”

    “那我去帮忙。”侯创意说着便跑了。

    在屋子的一楼洗手间门口,岳敏正立在外头然后目视着侯创意鬼鬼祟祟地走过来,嘴角一弯:“回来了!”

    “你是不是算准了我今天过来的?”侯创意可没说过她会过来。

    “依照你这孝顺的性子,你会过来不奇怪。不过我主要是在农场忙事情,得了空才过来看两眼的。”

    侯创意知道她国庆没放假,毕竟农场的事情她是主任,公司在这一方面的收益如何都得看她的了。牵住岳敏的手,她又低声问:“小舅舅在吗?”

    “看样子是不在。”否则依照他的性子,早就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看完了两位老人,侯创意又跟着到了华昱农场看了一眼。原本广阔的农田此时已经被整齐地规划了起来,而原本住着人的宅子也被改成了办公的区域,还有一些空地搭起了板房。

    “这部分区域是利用农业结合旅游业打造的生态农业园,重点在于推动适用的技术研发亲子教育还有可持续的生活模式。届时也会通过互联网加现代农业的主题来吸纳政府以及企业和市民的支持……”

    一到了工作的地方,岳敏和侯创意便忍不住谈起了工作。而岳敏管理的农场与沈南那边的基地有最大的区别便是这里要承担生态农业园可能面临的各种挑战,毕竟不是所有的家庭都喜欢跟孩子来种田的。除此之外,岳敏虽然曾向别的农场取经,但这毕竟是第一次实践,还是有些挑战性的。

    “为什么不就省道那边的田来作为生态农业园的部分呢?”侯创意问。

    “省道那一边的田虽然占据交通优势,但是若来者从省道下来后直接就停下了,而这边的这一切都不曾踏足,你认为对于农场的宣传会有怎么样的影响?”

    侯创意明白了:“会有损失。”

    “嗯哼,所以我们要将我们的成果先展示给他们看,他们一路过来,觉得很不错,那自然就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侯创意点了点头:“难怪会把你从市场部调来,只有了解市场的人,才能好好打理这片农田呀!”

    看了一圈,侯创意又问:“你们这儿没有农副产品的加工吧?”

    “目前暂时不涉及那一块,按照规划也是两年后。两年后,你那位前辈也该休完孕假产假哺事假了。”

    “所以你就能顺理成章地把我撬回来了?”

    “这还得看你愿不愿意回来当开拓者。”

    侯创意笑了笑:“下个月的农博会,经理让我去看看,学习学习。”

    “嗯,我们公司也预订了两个展位。”

    侯创意牵着她的手,又勾了勾:“那到时候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