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城里来gl > 章节目录 42.第四十二章 展会
    买了全部的五成的小伙伴可以看见, 六小时后自动替换。  吃过了早饭后,陈边便打了电话给候创意, 让她到路口给开收割机的司机带路, 候创意带着谷袋和竹耙便开着小绵羊先过去了。司机和候创意确定了哪些田后便开始工作了,将谷袋放置好, 候创意便立在田埂上等着。

    收割机“突突突”地响,青黄交错的稻田上稻穗一片片地被收割机吞进去,不一会儿吐出来的便只有纷乱地躺在地上的稻草。而谷粒经过机器的脱粒清选和抖筛后落入了谷袋里。

    附近的田也有不少人家在收割, 不过还有青壮年劳动力的人家则用的手推式收割机, 虽然没有联合收割机那么快速和方便,但是胜在价格不贵。他们忙里偷闲, 中途停下来歇息喝水,看见了候创意便喊她过去唠嗑两句。

    候创意在这里呆了将近两个月, 经常出来巡田走动, 自然而然地记住了一些面孔, 其中不乏一些邻村但是田在这块的人。他们聚在一块儿唠嗑,其中邻村的一个姓高的人家说:“这恐怕是种的最后一季稻了。”

    “怎么,是打算改种别的吗?我听说今年米的需求量多, 怎么不再种一季?”有人问。

    “你们家的田没有人来买吗?”高姓男人反问。

    候创意一听便知道这户人家的田也是在华昱农场的规划范围之内, 不过乡村人说话直白了些, 在他们看来, 转让土地便算是买卖土地了。而显然村里的人都是这种意识, 一听他这么说, 便也开始附和:“你家的也是吗, 我们家也是呢!”

    “可能是我们家的田位置不好,土质也不好,所以没被看中吧!”那先抛出问题的人家有些酸溜溜地说。

    高姓男人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我儿子想在他工作的城市买房,急需凑首付的钱,我也不至于将田卖了,这卖了田以后,我要到城里去找活做了。可我干了一辈子的农活,到外头我还真不知道能找什么工作!”

    众人沉默了一小会儿,有人说:“干什么活啊,你也该让你儿子买了房后把你们夫妻俩带去那里享清福了。”

    “哎,我孙子快要读书了,他们想买什么学区房,你要知道在那些地方,学区房多贵啊,最少的一万六,他们看中的那所学校附近的楼盘是三万四一平米了!”高姓男人说到房价便像是心头剜了肉去一般心痛,“卖了田他们也只够交两房一厅的首付,我们夫妻俩过去,住哪里嘛!”

    他们又纷纷感叹在城里生活真是不易,而他们忽然问候创意:“你阿公也打算卖田了吗?”

    候创意摇了摇头:“阿公和阿婆并无此打算。”

    “也是,你阿公都不缺钱。”他们说。

    候创意暗暗叹了一口气,虽然外公现在的确是不缺钱,但是很多年前,他的几个女儿外嫁大儿子犯了事在牢里小儿子还在读书的时候,俩老无依无靠,生计困苦,也曾有人想买地,然而俩老依旧是咬着牙拒绝了。没了田地,他们还能靠什么为生计?所以现在这些田地于俩老而言,可是带有许多感情的。

    “喂,这里的两亩收完了。”收割机的司机朝着候创意大声喊道,候创意回到那边,与司机一起将谷袋扎好口搬下来。

    外公也吃完早饭慢慢地走了过来,在司机又去第二块田收割时与候创意聊起了往事:以前收割一家人出动也得好些天才能完事,收割完捆在一起拿回晒谷场脱粒,脱粒后晒干后送去打,打完后将脱掉的壳也就是糠跟米筛开来,而运送这些稻谷都是用的牛车,哪像现在,一天便能全部收割完成了。

    候创意记得外公在很早以前便跟她说过了,如今老人再重提,怕是忘了。

    自收割条件改善后,小舅舅也买了一辆小绵羊,外公家那头老牛便在前些年卖了,板车也给砍了当柴烧了。前些年农忙时陈丽婷她们学校都会放假让她回来帮忙开着小绵羊一袋一袋地运回去,但是现在学业繁重,她也请不了假了。而幸好,今年有候创意在。

    爷孙俩用竹耙将那些稻草搔成堆,捆扎起来,舅母则拖着竹耙也慢吞吞地过来了,她笑眯眯地看着外公,说:“爸你今年收割怎么不跟我们说呀,说了我们也能过来帮忙嘛!我已经打电话给阿强了,他等会儿就回来帮忙了。”

    外公扫了她一眼,说:“不用了,有创意帮忙,很快就能搞定了。”

    舅母看着候创意,脸上的笑容消了下去,复而又扬起了更灿烂的笑容来:“都是一家人嘛!”说着便也下去帮忙了。

    外公没再说话,任由舅母帮忙。尔后,舅父也开着他的摩托车出现在路边,舅母这才开口:“爸,你们的稻收割完了,也顺便让司机帮我们家的也给收割了吧。”

    候创意闻言,稍微侧过头去看着舅母,心里也才明白舅母这么殷勤,却道是有所求呀!

    “家里就只有我们夫妻在家,那四五亩水稻得好些天才能收割完呢,而且指不定明天又要下雨了,再晚些收割,谷粒可都自然脱落了。鸭子七月份也得开始补习了,加上明年要高考,要的钱可多了。若是今年收成不好……”舅母将收成与孩子的学业挂钩,希望外公耳根子软,能答应。

    外公从她走过来之际就明白了她想做什么,所以当初默认她帮忙干活,便算是默认了会答应帮忙,所以哪怕舅母不说这些话,外公也是懂得的。他对候创意说:“你等会儿跟司机说一下吧!”

    若是现在跟司机提,司机难免会说这是计划之外的事情,届时费用恐怕得上涨。而舅母虽然嘴上说着是顺道替他家收割了,但实际上这笔钱也是外公那个“顺道”给的。

    候创意过去跟司机提了提,那司机果然“大为不满”并趁机提出那些田要收一百四十块一亩。候创意看着一脸事不关己的舅母,心里也来了气:“那算了。”

    舅母一听,不忿道:“哎哎,什么算了?这不是顺道的事情嘛,那几亩田就在旁边,你顺道开过去收割了不就完了嘛!”

    司机坐在收割机上,用鼻孔对着她们,反正钱没谈妥,他绝不答应。

    外公听见动静,他本想过去跟候创意说,这也不过七八百块,就算了吧。但是思及候创意过来是帮他打理农田的,而自己也决定把这些事情慢慢地交给她来决策,他若是为了这事而让候创意感觉自己左右不是人,那就违背了他的本意了。所以他还是继续当耳背,什么都没听见得好。

    候创意的确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她无意跟舅母谈这些事情以免影响了两家的感情——尽管两家已经没什么感情,但是在村子里时常能与老人有个照应的便是舅父舅母。

    可她也不能让舅母把俩老当冤大头,这些早稻收成最好的时候亩产不过四百多公斤,需求量大的时候按照市价被人收购去,一亩也不过接近一千三百块,再扣去农药化肥插秧和收割的人工成本等杂七杂八的费用,下来每亩的纯利润也不过是一千块左右。再负担舅父家的那几亩田的收割费用……

    候创意诚恳地看着司机:“就不能再便宜一点吗?”

    司机心想若非当初候创意过于精明和倔强,他也不至于才从陈边那处拿到一丁点的报酬,这回怎么也不肯退让了。

    候创意故作遗憾地看着舅母:“舅母你看,一百四十块一亩呢!”

    她把问题抛回给舅母,舅母也不好再装傻充愣,气呼呼地看着司机:“一百四十块太贵了!”

    谁不知道贵啊!在场的人心里想。

    “这样吧舅母,既然司机是阿公让我请来的,大家也是一家人,顺道替你收割了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笔费用,两家分担怎么样?”候创意最后还是想了个折中的法子,替他们出一半钱,已经够仁至义尽的了吧?

    舅母还欲说什么,舅父走了过来一口答应了。

    “阿公,我载你回去。”候创意饥肠辘辘,巴不得立刻便可以回去吃饭了。

    “你开回去吧,就两步路,我走回去就行了。”外公挥了挥手,将候创意赶回去了。

    从田间回去后,候创意才觉得浑身都开始发痒。除了流汗,还因将稻草捆成堆的时候被稻草里头的螨虫叮咬而有些过敏。两个胳膊都被她挠得发红,加之流了汗,汗水浸了一些有表皮破损的肌肤,以至于胳膊又痒又疼。

    之前在巡田架丝瓜田的架子时也会和农作物有所接触而发痒,但却没有这般严重。趁着外公还没回来,她先去洗了澡,又翻出她在香港买的药膏抹在被自己挠破皮的地方。等她做完这些,俩老也已经吃完了饭。

    “今晚去借秤回来称稻谷吧!”外婆和外公商量着说。

    外公注意到候创意的两条胳膊,斟酌片刻,趁着外婆不注意便又顺了水烟筒过来抽,他说:“改天再说吧,创意今天忙了一天,而且阿强今晚恐怕得用秤,用完才会借给我们嘛!”

    “那就改天吧,也不急。”

    候创意问道:“阿公,这些稻谷要怎么处理?”

    “我看明天天儿好,将这些谷拉出去晒干它,然后再称重。称完重就送去碾米,然后统计一下斤数跟大队汇报,大队会给我们介绍买家的。”

    “明白了。”

    “至于稻草就跟木材一起放在猪圈吧,反正那里也空置了,然后再把老房子与果园那边放稻草的棚子拆了,再种几棵果树。”外公思谋了一下,说,“如果不是怕日后没那么多精力去打理,我倒想学美丰,在家门前种上一两棵菠萝蜜树。”

    美丰家在进来外公家的那条竹林小路前面,自候创意有记忆开始,每到成熟期,他们家的那两棵树上的菠萝蜜就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候创意小时候还曾和一群小孩子站在树下,眼巴巴地看着它,妄想它能掉一两个菠萝蜜下来给她们吃。

    从童年的记忆中回过神,候创意笑了笑:“那就随便种种吧。”

    当黑暗来临,大地都开始沉寂,候创意才觉得这一天是真的过去了。她回到房间,拿出今天忘记带出门的手机,发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她一一回电话,也无非是之前打算找她买水果的那两个朋友,打来“催”她赶紧发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