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22章 小白富美就好一口野味
    “如果给钱,就能摆平这事?”

    姜晚犹犹豫豫地看向于乐。于乐当然不肯同意,“我们又没错,凭什么给他钱!”

    “可是我要把车开回去啊,妈妈会问的。”姜晚很烦恼。

    不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

    姜晚转向警察,小声地问道,“警察同志……”

    那警察却是指了指小平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这个你得问他。如果对方不追究你的责任,那就没问题。”

    “我这车前脸儿全毁了啊,发动机恐怕也出了问题,没有两万是修下不来的!另外还需要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加起来就算一万吧。一共三万!”小平头嚣张地伸出了三个手指头,而后恶狠狠地盯着姜晚。

    “如果我不满意,只要在这条道上,你这车我见一次砸一次,毛病!”

    “你怎么不去抢?毛病!”于乐义愤填膺,或者说是恼羞成怒。

    姜晚却抓住他的胳膊靠了过来,似乎是要借他的力量支撑,小手软软的。

    “不用怕他,我也可以找关系的!”于乐一张黑脸涨成了紫茄子,顺手拍了拍姜晚的肩膀,肩膀也是软软的……

    “三万块,倒也不什么,没有麻烦是最好了。”姜晚轻轻地拍了拍额头。

    两个人演得越来越默契,几乎连自己都信了。

    一个黑土愣,一个白富憨。

    不过,前期以黑土愣为主角,此时白富憨就逐渐地增加了戏份。

    姜晚已经找到了她的节奏……

    “是啊是啊,你这车得两百多万吧?”小平头还是怜香惜玉的,也很通情达理,“要是划破点车漆啊,碎了块玻璃啊,三两万都拿不下来嘛!”

    姜晚却不想搭理小平头,对警察就比较信任,“警察同志,私了是个什么程序?”

    “私了没有程序,事故不会被记录在案,双方驾驶证也不会被计分处理,大家都省心。”那警察又举头望天。

    “把钱给你,还是给他?”于乐问得很愣,却分明是外强中干了。

    嗯嗯,外也不强,愣充着面子。

    嗯嗯,空有护花之心,却无护花之力,徒奈何也。

    “与我无关,直接给他。”警察面无表情地回答。

    姜晚就咬着嘴唇不吭声了,瞥了瞥小平头,显然是厌恶难掩,却也有些怕怕的。

    “我给你打个条儿!我要是再找你麻烦,我上路就被车撞死,毛病!”小平头赌咒发誓地拍着胸口,被人鄙视了毕竟不痛快。

    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呢?

    “我不但不找你麻烦,下次你在这段国道上再出了事故,你还可以打电话找我,一切没问题!”小平头显然是个仗义的,也是个有能力的,不像某个装腔作势的小农民。

    姜晚分明还在犹豫,于乐却从口袋里摸了签字笔出来,怂得很彻底。

    期间那警察一直抬头望天。

    小平头果然爽快,一把抓过于乐的签字笔,直接在事故认定书的背面写了个收条。

    “今收到私了赔偿金三万元,我自己去修车,保证不再追究她的责任了,看病治伤也是我自己出钱。”

    署名李英俊,与认定书正面上的名字相符。

    字就太难看了点,跟鸡爪子挠得一样,胜在行文朴素无歧义。

    姜晚仔细地看看收条,再看看李英俊,还是觉得这人的信誉度不是很高。

    “明明我没什么过失啊,为什么我还得赔偿他?”姜晚略有烦躁地看向那警察。

    “我就说嘛!”于乐晃着膀子扎势。

    可是,形势比人强啊,虞兮虞兮奈若何?

    姜晚只好翻了翻坤包,掏出一叠大票,粗略地数了数,“只有两千八百元了。于乐你身上带钱了吗?”

    于乐掏兜,一个兜两个兜三个兜,凑出来两百多块,皱皱巴巴的。

    两张整票被姜晚抽了过去。

    然后姜晚一脸嫌弃地把钱递给了李英俊,“现金只有三千元,其余的到藏马镇找银行取吧。”

    李英俊得意洋洋地收了钱,数也没数就装进了口袋,额头和嘴唇上的伤疤都很生动。

    姜晚明显地撇嘴皱眉,又往于乐身后缩了缩,实在是不爱跟这种泼皮打交道。

    于乐就虚揽了姜晚的纤腰,瞪着李英俊说道,“这个混混儿,不像是个信守承诺的,闹不好这些钱就白扔了!”

    “你才是混混儿呢!”李英俊也瞪着于乐,比量了一下块头,他决定以德服人。

    打架太陋了,钱多实在啊。

    你说小白富美她怎么就喜欢这么个小农民呢?

    “啊?”姜晚貌似更加纠结了,“那我还是喊妈妈来解决吧,三万块都能买个过得去的包包了……”

    说着就掏出了手机,于乐却拦住了她,“阿姨肯定会骂你的!”

    很明显,挨顿骂的后果,比少买一个包包,要严重得多。

    姜晚撅了撅小嘴,两只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终于转到了那警察的脸上。

    那警察一直在举头望天,却是被姜晚拉下了云端,“警察同志,你能保证李英俊不再找我的麻烦吗?”

    “唔。”警察艰难地点了点头。

    这么复杂的问题我都能解决啊!

    姜晚很为自己的智慧而骄傲,当即高举着收条说道,“那好!请你在这里签字做个见证,然后全程陪我们去取钱,我当着你的面交给他,两不相欠!”

    这个动作,让于乐想起了小朵。

    小朵不知道何时醒了,正趴在前风挡里面看热闹呢,很兴奋的样子。

    那警察看着一脸骄傲的姜晚。小白富美不谙世事,不知稼穑,一把能掐出汁儿来的嫩啊,白瞎了!

    又看了看一脸鲁莽的于乐。这分明是个土产草根,二了吧唧的,装腔作势撑面子。没准儿器大活好?

    也没准儿小白富美就好一口野味呢,仅限近期……

    最后看向了一脸企盼的李英俊,心底下很是烦躁。

    也罢,已经了这个地步,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那警察终于接过收条签了名。

    张大吉。

    跟事故认定书里的警察签名一致,于乐还抢着翻来覆去地对照了一下。

    “一个包包没了啊……”姜晚满脸的遗憾,却又想起一个问题来,略显天真地问那警察,“对了,我有行车记录仪啊,那个应该能做证据吧?”

    张大吉明显一怔,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才平稳地说道,“事故处理当然是以事实为依据的,请把证据交给我吧。”

    他甚至想解开眉心的“川”字来着,可惜不太成功。

    “哦,请稍等。”姜晚随手把收条放进了坤包,华丽丽地转身开门上车,此前她一直站在车头正对着的位置上。

    张大吉紧紧跟随。

    但于乐强势地卡在了两人之间,狗腿得很。

    姜晚上车后,“砰”的关了车门,同时落锁。

    张大吉顿时懵掉了,脸色瞬息万变,伸向车门把手的胳膊僵在了半空中。

    车窗玻璃降下了两三厘米的细缝,姜晚风轻云淡地说道,“张警官,我怀疑你和你的小舅子勾结,故意设局坑我,涉嫌敲诈勒索。事故过程,以及你的处理过程,都被行车记录仪完整地录下来了。另外,我的手机也一直在录音。”

    “哼,警察坏死了!”小朵同仇敌忾,握起小拳头,朝着张大吉瞪眼。

    “小朵不要这么说,绝大多数警察叔叔都是好的,有困难还是要找警察叔叔哦。”姜晚掐了掐小朵的小脸蛋,三观教育可不能偏了。

    小朵就重重地点头。

    但她还是认真地盯着张大吉,要把坏警察的模样记牢了。

    “……小舅子?!”

    张大吉的模样是不太好,咬牙切齿地看着李英俊,就跟吞了粑粑一样。

    这货是什么时候说漏嘴的?

    肯定是我没来之前,这货又显摆来着,想把人唬住了。

    上次的车祸现场,我已经猛剋他了啊,这货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

    刚才我还以为他改了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