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37章 莫把没毛货骂得如此嘹亮
    “呔!你这没毛的腌臜货,到底是何居心!”

    没等于乐应声,弼马温早已怒不可遏,噌噌噌蹦到监副跟前,好一通拳打脚踢!

    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章法,就像是熊孩子撒泼打大人。却是力大无穷,更兼速度极快,如同暴风骤雨,又像怒海狂涛。

    监副老老实实地抱头蹲在地上,就像是暴雨中的一片落叶,怒涛中的一只小船……

    于乐嘴角直抽抽。

    我是不是释放了一个暴力的小魔王?

    同样身为没毛的腌臜货,监副的抗击打能力不俗啊。要是换了我,没准儿就化了肉酱了,毫不违和地混入马粪山……

    “管事大人,管事大人!”于乐穿着超短又紧绷的大红官袍走过去,步幅不敢太大。

    在此向超短裙的女士致敬,乃们都是无私的女神!

    小步快挪的走法,貌似还有提臀之功效呢……

    “既然是于乐大人求情,那就饶你则个,且给你这没毛货记着账!”弼马温拍拍手收了法力,面不改色气不喘。

    于乐:“……”

    一天的王八拳打下来,弼马温好像成熟了不少?

    居然懂得卖好了。

    我还没来得及求情好伐?

    监副早已鼻青脸肿了,坐在地上凄凉相。

    弼马温尤忿忿不已,活动着手腕子意犹未尽,“于乐大人何等样人,你这没毛货居然让他将马粪带回凡间,本官做得出来这等种恩将仇报之事吗?”

    于乐:“……”

    方便的话,您可否莫把没毛货骂得如此嘹亮?

    再说了,谁还能是绝对的没毛货呢,刚才差一点点就让你看见了啊。

    “管事大人,我可以把马粪带回人间!”于乐毅然决然地说道,有如英雄慷慨就义。

    “于乐,何至于此!”弼马温先是难以置信,继而满怀感激,猴腮上甚至有两坨赧颜,声音也压低了些,听上去还有些温柔?

    “再说了,这毕竟是公事呢,我们可以慢慢地想办法……”

    在弼马温的仰视中,于乐讷讷无语。

    不就是处理些马粪吗?

    多大点事儿。

    藏马山土地贫瘠,马粪可以肥田啊。

    神仙也不吃,天马也不吃,凡人可以吃啊。

    呸呸,可以吃马粪肥田后种出来的粮食……

    “管事大人,此事并不烦劳,且马粪在凡间乃是肥料。撒在粮田里的,可以提高产量。”于乐觉得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当不起管事大人的感激呢,容易夭寿。

    弼马温就静静地看着于乐,眼里甚至有了雾气,小猴嘴儿撅着。

    你又何必强找这么荒诞的理由呢?

    谁又会把这等污秽之物放在粮田里呢?

    为了帮我解决问题,又照顾我的面子,你也是煞费苦心了。

    除了大圣爷,再没谁对我这么好。

    可惜你只是一个没毛的凡人……

    “那就……这么说定了?”于乐摸了摸后脑勺,怎么感觉比溶进马粪还违和呢。

    这边厢是金甲虎皮裙红袜黑筒靴的小猴子,那边厢是超短贴身红袍的如花壮汉。

    近有杂役甲乙,二三瓢把子,远有上百打酱油的群众,众目睽睽地盯着。

    于乐压力山大,这就是万千宠爱于一身?

    招人妒忌招人恨啊……

    “好,那就说定了!”弼马温毕竟是个爽快的,情绪直截了当,更兼身负重任。

    反正这段恩情人家是记下了……

    领导拍了板,那就付诸实施。

    可是怎么搬运呢?

    面对这么一座大山,于乐莫名地就想起了愚公。

    我是乘祥云快递来的,大批运货的话,不知道怎么个计费法……

    于乐和弼马温面面相觑。

    “呔!以前都是怎么弄的!”弼马温果然想到了专业人士,这回好歹没骂出没毛货来。

    话说没毛的话,是不是应该自卑一下?

    “回管事大人,用这个,用这个!”没毛的监副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从袖管里掏出来一个巴掌大的口袋。

    这回他可是学乖了,少说话多做事,托着小口袋走近马粪山,高叫一声,“御马监!”

    就见那口袋吹气一般膨胀起来,须臾长到了麻袋大小。

    监副亲自撑着口袋,压低声音喝骂杂役甲乙,“两个腌臜货,还不快装!”

    两个腌臜货却只管看着于乐。

    监副向来掌管御马监后勤工作,天马厩的安保消防卫生都是他的职责,这两个腌臜货当然也是他的直属手下。

    可是,现如今御马监已经变天了啊。

    刚挨了一通好揍的倒霉监副,哪有当红炸子鸡好使?

    于乐很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轻轻点点头,杂役甲乙果然行动起来。

    一时间两只铁锹纷飞,粉末汁液当然也是四溅,大坨大坨的马粪被铲进了口袋。

    于乐瞪大了眼睛。

    粪山分明在减少,效率还挺高,这口袋却不见满?

    没过多久,监副的黑袍已经变成了黄绿袍,杂役甲乙也是气喘吁吁了。

    无须管事大人或者于乐大人吩咐,早有三个杂役上来替班。

    监副虽然黄头绿脸,却是长吁了一口气,走回原位伺候着,神态轻松了许多。

    干点实事,心里踏实啊!

    于乐短袍贴身,双手互握抱在腹部,一直好整以暇地看着。

    又换了五波人手之后,马粪山终于消失了,只留下了满地泥泞。

    弼马温一直紧绷着的猴脸,此时也放松下来。

    领导只管大事的,留下些许首尾,那就是下人的活计了。

    弄不利索的话,少不得一通好打!

    多亏了于乐啊,他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御马监!”

    监副再次殷勤上前,喝令一声,那麻袋又嗖嗖嗖变回了巴掌大小。他撩起衣襟擦了擦,双手奉给于乐。

    虽然衣襟上也满是黄绿,但心意毕竟是到了。

    于乐接在手上,就像拿了个热水袋,软塌塌,热乎乎,分明还没装满的样子。

    非麻非布非皮非革,却不知是何材质。

    “乾坤袋。”

    “御马监专用。”

    正面凹印了两行烫金大字,非隶非篆,字体与神令上的“令”字相类,却规整得多,一看就是定点厂家的制式产品。

    “管事大人,此间事了,就此别过,明日再来。”于乐把乾坤袋揣了起来,向弼马温拱手告辞。

    “明日再来!”弼马温小手一挥,咬着嘴唇说道。

    几朵祥云聚拢过来。

    “是凡间的明日啊!”于乐赶紧补充了一句。

    祥云缝隙间,于乐看见弼马温粲然一笑,又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甚至不由自主地朝着祥云这边追了几步,又很稳重地停住了。

    港真,她还是个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