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38章 性别男爱好女
    “乐乐,乐乐啊!”

    老爹凄厉地呼唤着,两手抱了一根长竹竿,不停地往池塘里试探,不觉中膝盖已经没入了水面。

    祥云散去时,于乐赶紧大叫了一声,“爹!我在这儿呢,爹!”

    老爹浑身一僵,险些扑进水里。待第二声“爹”入耳时,才犹疑着回头寻找,终于使劲地揉了揉眼睛,随后踉踉跄跄地向岸边跑来。

    于乐跳进水里,拖着老爹上岸。

    老爹的手冰凉,浑身一个劲地哆嗦。

    “你!你——”喘息了几口,老爹抬手欲打,胳膊却是僵在了半空中。

    “爹!爹,我刚才在这儿洗澡呢,突然憋不住了,就到那边去方便了一下……”于乐双手抱头蹲了下去,仰起脸来朝着老爹傻笑。

    老爹泄了气,浑身无力地往下软倒。

    于乐赶紧把马扎子递过去,老爹好歹坐住了,大口地喘息着。

    池塘里的鸭子嘎嘎嘎。

    冰火两重天,刚才老爹心里是何等的绝望。

    儿子的衣服都脱在池塘边上,还有香皂洗发精……于乐一脸的傻笑,心底下却是愧疚至极。

    想说点什么逗逗老爹,也是开不了口。

    长此以往也不是个事儿啊。

    老是动不动地就消失一阵儿。

    今天通过屎遁骗过了二蛋,也算是糊弄住了老爹。

    那么,明天呢?

    “这事儿,不要告诉你娘。”老爹终于恢复了些精神,仔细地打量着于乐,眼神如有实质。

    “嗯嗯嗯。”于乐一叠声地答应。

    二老都年纪大了,不能老让他们操心啊。

    老爹的眼神却从于乐的面部转移到了身上。

    一件超短紧绷的大红官袍……

    “爹,这是浴衣!城里人洗完澡都穿这个的,嘿嘿,真丝的面料,很舒服。”于乐的瞎话张口就来,虽然他很想钻到水底下去不出来。

    今天可是被弼马温害惨了,偏偏她还是好心,抱怨不得。

    刚才返回凡间时,忘了把官袍还给人家了。

    好吧,当众再脱给她,也是不像话。

    让老爹看见这个,就更不像话。

    老爹的表情有些迟疑,嘴角有点颤,他一定是相信了……吧?

    “浴衣啊,我还当是戏服呢。”老爹望向了池塘里的鸭子。身上哆嗦了两下,毕竟还没开春呢,他还是个老寒腿。

    “爹,你快回家吧,上炕捂一捂,再喝两杯。”于乐傻笑着来搀扶老爹。

    “你换了衣服,跟我一块儿回去吧,以后不准在这儿洗澡了。”老爹真是后怕的,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却不肯先行回家。

    于乐还是得洗一洗,身上实在是太臭了。

    老爹的精神起伏太大,暂时没注意到这种小事。回家后老娘却肯定要问的。

    “哦,马上的。”于乐赶紧脱掉了官袍,跳进池塘里搓把了两下。

    却没注意到乾坤袋从口袋里滚落出来。

    “……马……专用?”

    老爹俯身掂起了乾坤袋,捏了两把挺软和,还热乎乎的,就举到眼前,很努力地辨识着上面的文字。

    于乐脸都吓白了,噌地跳上岸来,一溜烟跑到老爹身边,一把抢过乾坤袋,很宝贝地捂在怀里。

    这才想起来表情不太对,就赶紧换了傻笑,“爹,这是一个小袋子。”

    老爹点了点头,是个小袋子呢。

    “啊对,装沐浴液用的,现在城里人洗澡都不用香皂了。”于乐的脑汁要炸。

    城里人真会玩。

    老爹又点了点头,转身迈着坚定的步伐回家。

    儿子怕是出了大问题了,当爹的也不好说他,当娘的好像也不好说他?

    当爹的好像也不好跟当娘的直说……

    儿子居然贴身穿了女人的小衣服!

    那个小袋子虽然没看懂,却被儿子贴身收藏着,恐怕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东西吧。

    可能还是老婆子说得对。

    儿子长大了,得先娶媳妇,别的事情都可以往后放一放。

    早知道这样,想当初真该应下村长啊,小芳长得也不差了。

    要不然,明天去山野小店去看看那闺女?

    差不多就先下了定,只要人品好,服务员就服务员吧,咱又不图人家什么。

    人品差一点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

    “别让人看见……”

    一句话轻飘飘地飞过来,老爹的背影已经消失了。

    于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亲爹哎,您这是几个意思啊?

    我可是您的亲儿子呢,性别男,爱好女……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我还没法解释去!

    于乐把乾坤袋扔在了岸边,慢吞吞地穿起了衣服,满脸的苦笑,脑子都有点不灵光了,“也得亏老爹识字不多啊,他要是念出‘御马监’来,还不得把这池塘给淹了?那才是真的没法解释了……”

    “轰!”

    池塘是没淹,于乐被淹了。

    乾坤袋迅速地膨胀起来,袋口打开的一瞬间,汁液状的马粪喷薄而出,于乐正当其冲!

    由于后坐力的缘故,乾坤袋甚至在飞速地后退……

    于乐堪堪地背过身去,抹了一把脸,艰难地念出了“御马监”。

    袋口果然又封闭了,这波发射结束。

    于乐第一时间冲进池塘,把全身都埋进了水里,而后仰面朝天大口地呼吸。

    这种简单粗暴的语音开关,真真是害死个人啊,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吞了一些……沐浴液?

    我特么地给自己来了一发!

    好端端的沙石岸边,染上了一层黄绿,汁液还在流淌。

    数量倒也不算太多,能有个一两吨吧,还是以液体为主。

    堆在石头上的衣服无一幸免。

    充分发酵后的天马粪液,味道实在是淳厚浓郁……

    于乐还是脱得剩了条小裤衩,从窝棚里找了个水桶,疯也似地提水冲刷着岸边。

    汁液被稀释后流进了池塘。

    也得亏这个池塘面积够大,否则还不成了臭水坑?

    一层淡淡的绿色浮现在水面上,慢慢地往池塘里面扩散。

    于乐突然发觉有些不太对劲。

    有小鱼儿浮起来,好像在啄食这些绿色的粉末?

    这是马粪好不好,天马粪也是马粪。

    呃,小鱼儿吃的或者是没有消化干净的牧草?

    蟠桃树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光华,想必牧草也如是?

    又过了一会儿,更不对劲的事情发生了。

    数百只鸭子游向了岸边,也就是绿色最浓的范围。

    或者是这边有小鱼儿聚集的缘故?

    不对,鸭子居然没吃最钟爱的小鱼儿,而是在吞吐那些绿色的粉末!

    有鱼不吃你吃草?

    这是要闹哪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