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65章 一万年太久
    陈抟老祖所说的制器模具,并不同于凡间的翻砂浇筑。

    先用塑料做成法宝的模样,再用法术进行材料置换。置换的过程中,塑料越来越少,各种金属成分逐渐增加,最终塑料彻底消失,法宝成型。

    也就是说,塑料是一次性消耗品。

    此前这个模具是用蜜蜡做的,对于原住民来说,蜜蜡却是太过珍贵。

    原住民太穷了啊。

    陈抟进入天界的时间,按照凡间的算法,差不多是一千年左右,对于天界来说,却已经有上万年了。

    一万年太久,陈抟一直生活在这个原始村落里,早已融入其中,并打上了深刻的原住民烙印。

    一万年太久,原始村落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在可以预期的未来,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即使天庭明文规定,原住民享有完全彻底的平等权利,也并不能让歧视减少一点点,有形无形的壁垒就更多。

    陈抟这个快活神仙,曾经拒绝了柴荣、赵匡胤、赵光义三代帝王的征辟,如今却苟且于御马监的僚属辅官,学会了察言观色,溜须拍马,连脊梁都有点直不起来了。

    只为了五斗米。

    原住民身体强悍,寿命可达千年。

    石榴早已作古,但他们留下了太多的子孙,陈抟甚至因此荣升为这个村落的族长……

    “谢谢于乐大人,谢谢于乐大人!”陈抟面对大堆的塑料玩具,连连拱手作揖,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希夷老祖何至于此。”于乐其实挺心酸的。

    飞升天界,不是所有修道者的终极目标么?

    一千多年来,倒也没有哪个神仙传点消息回去,谁知道他们经历了何种心路历程。

    “其他飞升者,也是如此窘迫吗?”于乐觉得古怪。

    “陈抟不知啊!天界之大,不知几何。初入天界时,陈抟只是散人初阶,失去了驾云的能力。凭两条腿走路,无论走多久,都很少能见到人,见到的也只是不太友好的原住民。所以陈抟对天庭状况几乎是一无所知,除了原住民的各种咒骂。而这些咒骂往往也是道听途说,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陈抟讷讷。

    看来,希夷老祖还有过离家出走的经历?

    “几千年后,我考中了御马监的僚属,虽然百无一用,却是有了俸禄。藉此微薄俸禄,又几千年后,我堪堪晋升为散人中阶,终于凝聚出了不成器的祥云。”陈抟满脸的苦笑。

    “天界修炼,如此艰难?”于乐很是好奇。

    “财侣法地,一无所有。”陈抟一声叹息,往事不堪回首。

    石榴是好伴侣,生了很多孩子……

    “希夷老祖的俸禄,也是功德币吗?”于乐又问道。

    “每年仅得一枚,实在是宝贝异常。”陈抟唏嘘。

    于乐记得,弼马温的俸禄是每月一枚。这个工资差额也是太大。上次弼马温给了于乐一枚,不要还不行。后来却找不着了,就在吃了葡萄以致昏迷以后,莫不是遗失在河水里了?

    否则转赠了陈抟又何妨。

    “天界有两种修炼方式,陈抟也是数千年之后方才得知。其一是修灵气,与下界倒也相类,但各种资源实在是昂贵。其一是修功德,只从天庭俸禄中得来。”陈抟在天界的修炼进展缓慢,连信息都所知不多,就算是个野修吧。

    “凝聚祥云以后,我走得远了些,终于遇到了一位前辈,他叫葛洪,自称抱朴子。”陈抟继续介绍。

    于乐的惊诧倒是不如前次了,虽然抱朴子之大名,比陈抟还要响亮些。

    那么,葛洪的境遇如何呢?

    陈抟讪笑,“抱朴子前辈,是另一个原始村落的族长。”

    于乐无语,都是能生一个村子的强人呢,大家都很努力。

    但愿塑料能给陈抟一些帮助吧,这个可以量大管饱……

    回到家里时,老爹老娘正对着一盆炖鸭子发呆。

    昨晚菠萝哥把半死的鸭子都算成了活的,最终还是有五六只死掉了。死掉了不能卖,却也舍不得扔了,老爹就带回了家,收拾收拾给炖了。

    居然这么香?!

    炖时老娘就觉得不对劲,尝了几口就更不对劲了,这超越了老两口子关于食物的经验了啊。

    “我也不知道啊!怪不得山野小店卖得那么好呢,老山叔还主动给涨了价。”于乐挠着头解释,满头满脸的纳闷。

    “哦!”老娘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还真是怪事……”老爹也心有所感,却被老娘打断了话头,“吃你的鸭子吧!”

    “为什么啊?”于乐的求知欲甚强,比无辜还好使。

    “你不要管!”老娘霸道地垄断了话语权。

    “哦……”于乐向来很乖的,不让问就不问呗。

    黄大仙显然是个任劳任怨的背锅侠,不但漫山遍野地拉稀,还管着鸭子的味道……

    “二蛋娘跟我说,昨晚有人偷鸭子呢,被二蛋给拦下了,我还不太相信呢。”老爹快速地吃饭,“看来名声已经传出去了!不行,我得去看着点儿,一只顶七八只呢,没准儿还有人偷。”

    “爹,你腿不好,还是我去看着吧,我吃饱了。”于乐无语。

    鸭子值钱是好事,连累了老爹挨冻受罪,那可就不划算了。

    “你不行!”老爹哪舍得儿子去住窝棚。

    “爹,我长大了,比你壮多了。”于乐憨笑。

    “可是……”老娘有些迟疑。

    “娘,那些事情我也听说过的,放心吧,我知道利害的。不行的话,我会让二蛋去跟我作伴。”于乐坚决地抱着被窝出了门。

    月朗星稀,北风呼啸。

    于乐坐在马扎子上,小雀雀蹲在他的肩膀上,面对着黑乎乎的池塘,鸭子都已入眠。

    怎么感觉有点自作自受的味道……

    老爹老娘毕竟不放心,居然联袂过来了,后面还跟着油条。

    “乐哥,嘿嘿。”油条也是于乐的发小,生性比较腼腆。

    “乐乐,油条想让你帮他找个活儿。”老娘是个痛快人儿,儿子也是个大能人儿。

    “你不是在沽阳打工吗?”于乐笑道。

    “老婆不是快生了嘛,嘿嘿。”油条蹲在于乐旁边挠头。

    “你看看人家油条!二蛋赶五一也要结婚了!”老娘又来劲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你还真是啥都不耽误。”于乐傻笑,“在沽阳干嘛了?”

    “酒厂食堂当厨师,炒个大锅菜。”油条回答。

    “得,明天去山野小店找我吧。”山野小店正要找个厨师呢,油条倒也来得是个时候。

    “别,今晚我就陪你在这里看鸭子吧。”油条也是实在人。

    于乐:“……”

    老爹老娘还是放心不下啊,无论儿子长多大。

    没准儿还是他们去找的油条呢。

    Ps:感谢“萌萌哒光头大叔”同学打赏600币!

    Ps:感谢“关雄本尊”同学打赏500币!

    Ps:川大景色宜人,我却憋在宾馆里码字,我也很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