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72章 您爹娘不抽您吗
    “牛大师光明磊落,在下佩服。”

    于乐朝着牛犇拱拱手,已经对这位大师有了好感。

    寻常捡漏的话,应该是花高价多买几只鸭子吧。结账后才会要求把这个破马扎子当了添头,回程时好坐着休息嘛,一边说一边还要捶着老腰……

    “不敢!没请教小兄弟怎么称呼?”牛犇也朝着于乐拱拱手。

    “在下于乐。”于乐笑笑。

    “我乐哥!”二蛋与有荣焉,两眼还是黏在那几个亿上。

    “于乐兄弟,先前在山下吃鸭子,给了这位胖小弟两百块,让他带路过来。”牛犇轻描淡写地说道。

    出卖兄弟的人见多了,卖得这么便宜的就少见……

    “无妨。”于乐只是无谓地笑笑。

    “乐哥,我准备咱俩一人一百的!”二蛋果然取出了两张大票,分了一张给于乐。

    于乐还就收下了。

    牛犇拍了拍额头,枉做小人了啊。

    “于乐兄弟,多有得罪!在下洛枫。”洛少也拱拱手,态度诚恳。

    “洛少客气。”于乐还是无谓地笑笑。

    众人脚底下的猎装青年艰难地爬了起来,貌似谁也没得罪,也没人得罪他,他就是把自己给摔狠了。

    脖颈子像是要折断了似的,也得亏多年苦功有成。

    心底下却是阵阵发寒。

    第一跤就算是马失前蹄吧,虽然对练家子来说,下盘最重要,很少会意外摔倒的。

    却也无法排除这个可能性吧?

    第二跤却不可能再出意外了……

    刚才在山下吃鸭子时,就有其他食客说黄大仙云云,最邪门的就是冬季返青了。

    此后一路爬上山来,果然望见了连片的青草,如同一条条的挂毯。在满目苍黄中,特别的显眼,感觉很不真实。

    叫花鸭每桌一只,烤兔子却是每人一只,果然是美味无匹。

    牛大师还说了,鸭子和兔子里都含有旺盛的生命气息,经常吃会强身健体,天天吃甚至可以延年益寿……

    藏马山,邪门啊!

    猎装青年抱膝坐在地上,脑袋埋进了双腿之间。

    “这个马扎子,其实送了牛大师也是无妨。”于乐却是语出惊人。

    看得出来,牛犇是个精细人,身上纤尘不染,头发一丝不苟,却拿揩嘴的丝帕擦拭沾了鸭粪的马扎子,回头又拿围巾蘸了水擦洗。

    果然是爱马……扎子之人,宝马赠英雄嘛!

    “哦?”牛大师颇为意外,看于乐小兄弟神情却不是作伪,也就点点头静候下文。

    洛枫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马扎子价值几何尚无定数,但总是数以亿计吧,这个山棒……山里青年居然张嘴就送了人?

    在这个兔子不拉屎的穷山沟里?

    好吧,兔子还是拉屎的。

    据说吃了那反季青草,兔子的食量很大,运动量也很大,当然拉得也多……

    二蛋就直接跳了高,“乐哥!乐哥?”

    “牛大师慧眼识珠,爱惜有加,而且懂得进退,更兼光明磊落。”于乐从二蛋手里取过了马扎子,还是逐渐加力扯过来的,几乎把二蛋扯倒。

    也不知道这货是何时抱在怀里的……

    “牛大师说得好,骤得大财,灾厄同来。这个马扎子,来源不可说,却是寻常人无福消受的。”于乐静静地看着牛犇,而后朝着洛枫点了点头。

    嗯,尔等只是寻常人。

    牛犇俯首行礼,五指并拢往额前一触,抬头后就一脸的严肃。

    洛枫脸上微醺。

    在此之前,谁敢说他寻常,洛枫一定会怒唾其面。

    此时他却不敢造次,牛大师刚才好像也点醒过了?

    二蛋就嘴角一耷拉,我有两百块,我分了你一百块……

    明明一直扔在这里的啊,我确实是坐了好几回啊,怎么突然就变成大贵之物了?

    你想啊,几十上百个黄金马扎子摆一溜儿,都是我的!

    我高兴了就将其摆成S型,不高兴了就将其摆成B型……

    怀疑人生已经不足以描述二蛋此时的状态了,简直要灵魂出窍,啊不,魂飞魄散啊!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也罢!”牛犇再次朝着于乐拱手。

    “牛大师何以教我?”于乐诧异。

    “沉香虽贵也寻常,奇楠珍稀亦是凡品。今日牛犇算是开眼了,三生有幸,哈哈!”牛犇脸上一丝惭愧,随即爽朗地笑。

    你又要叨叨个包?

    洛枫有点不认识牛犇了。

    奇楠亦是凡品吗,你明明连见都没见过。

    好吧,我也没见过……

    牛犇郑重地从于乐手中接过了马扎子,缓缓加力把两条腿掰到了最开。

    包括于乐在内,众人全都下意识地哈腰凑近了些,要看牛犇会耍出什么花样来。

    此时就算他说这马扎子其实是通往天堂的列车,二蛋恐怕也是信了。

    一直坐在地上装消失的猎装青年,也悄然转了转脑袋……

    袢带绷紧了,牛犇手背冲下,指尖轻轻划过。

    琮琮,铮铮,箜箜……

    各种单音节依次发出来,在众人脑海中回荡,这就是天籁之音吧。

    即使无人懂得音乐。

    至少可以觉得好听。

    做成袢带的丝状物,白中透青,青中透亮,丝丝缕缕拢在一起。

    如果有人长了这么一头亮发,她一定是个高不可攀的仙女。

    “这可能就是古人所云的天蚕丝吧,当然我也是臆测,毕竟天蚕丝已经久未面世了。呵呵,居然有人拿了来穿马扎子……”牛大师神情复杂,以苦笑为主,掺杂了多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呵呵。

    看牛大师魂不守舍活久见的样子,他说的一定是真的,“拆开来,做琴弦。即使在古代,每根也都是价值万金。”

    众人陪他怀疑人生。

    有钱人见多了,糟践东西的人也见多了,比如黄金马桶,比如钻石马桶垫圈。

    与做这个马扎子的人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真不是人啊……

    他确实不是人。

    月老太太,您这么糟践东西,您爹娘真的不抽您吗?

    更过分的是,他随手就送给了我,仅仅因为我坐了一会儿……

    好吧,这条可以原谅。

    看来,应该多到月老太太家里叨扰几回,逮着什么用什么,膈应死他……

    “艾玛,天上有大灰机!”于乐突然手指蓝天,语气虽然滑稽,神态却严肃。

    易地而处,顶多二蛋会抬头看吧。

    牛犇何等样人,洛枫何等样人,何时被人这样戏弄过?

    藏马山实在是深不可测,也是今天的情况太过匪夷所思,脑袋都不怎么灵光了。

    所以他们全都抬头望天。

    只有猎装青年处于假装消失状态,实在是不方便抬头,也只有他看见了真相。

    于乐伸手拂过马扎子时,马扎子就凭空消失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偷眼看向于乐时,却见于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天上的大灰机果然飞得很快。

    众人低下头,就见猎装青年浑身如筛糠。

    “大能饶命!”

    Ps:“洛枫”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