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75章 带着宅子带着狗
    “爹啊,我自己两头跑着就得了,你在家安心睡觉吧!”

    于乐郁闷至极,作茧自缚也就罢了,怎么连老爹都给缚了呢。老爹却是嗤之以鼻,“我还不知道你,睡着了就跟个死猪似的,还两头跑呢。”

    “你看鸭子,你爹看果园,我看家,咱都别闲着的。”老娘也在一旁帮腔。

    老两口子达成了一致,于乐也就不需要发表意见了,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么。

    “人手还刚刚好……”于乐苦笑。

    “可不嘛,等你娶了媳妇,人手就富裕了。”老爹下炕穿鞋。

    “再生个大胖小子!”老娘眼里满是憧憬。

    得,说多错多!

    于乐手里抓个馒头跟上老爹,进院子时已经塞进了肚子里。

    老爹早有准备,成捆的玉米秸,防雨的塑料薄膜,防潮的地毡,都堆在小推车上。于乐就落了个帮老爹抗着铺盖卷。

    出门后碰见邻居,彼此打个招呼,“他大叔,看草去啊?”

    “哎哎,他大爷,你也看草去啊?”老爹回应。

    原来大家都是看草去的啊。

    好巧好巧……

    “大爷好!”于乐赶紧毕恭毕敬地问好。

    “乐乐啊,都能给你爹帮忙了!”那大爷还夸赞于乐呢,小子就是比姑娘强……

    山坡上到处都是篝火,一派热火朝天的大生产盛景。

    于乐帮老爹搭好窝棚,乖乖地回了池塘,坐在新王座上苦笑。

    皂户屯都让我给闹得鸡犬不宁了啊。

    嗯嗯,全都结庐而居了啊。

    唉,长此以往,也不是个事儿……

    “于乐,喝酒去!”

    祥云散去时,正看见孙小六笑吟吟的毛毛脸。

    没等于乐回应,孙小六就“噌”的蹿了出去,大红官袍带了风。旋即回来,手上已经抓了一个食盒。

    另一只手就抓住了于乐的胳膊,连拖带拽地奔向小河边。

    这条河名叫洗马河。

    洗马河不知从何处流来,也不知流向何处,将御马监分成了两个区域。

    御马监面积极为辽阔,于乐从未走到边缘。

    从第一次进入御马监至今,也有一个多月了吧。按照十二倍的换算,天界时间已经一年有余。

    此岸是工作区,管事衙门和官邸,天马厩,各种库房和工坊,都分散在这边,全是园林式建筑,偶尔见个屋顶。

    对岸则是草场,似乎没有四时的变化,绿油油极其茂盛,一直延伸到天边看不见。

    五块钱一袋子的话,这得卖多少钱啊。

    皂户屯全体老幼一并搭了窝棚,那也看不住啊……

    “于乐,你有心事?”孙小六斟好酒,居然两手托了毛毛腮,定定地看着于乐。

    一人一猴分坐在凉亭下,景色宜人也宜猴。

    “哦,没有啊,我在想些好笑的事情。”于乐隐然苦笑。

    我心里还真是装不住事儿呢,连小六都看出来了?

    “好笑的事情?”孙小六兴奋地蹦到了石凳上,本来她坐得很端庄呢,“说来听听啊!”

    “我还是继续给你讲西游记吧,上回书咱们说道,玉帝早朝,班部中闪出许旌阳真人,俯囟启奏道,‘今有齐天大圣日日无事闲游,结交天上众星宿,不论高低,俱称朋友,恐后闲中生事,不若与他一件事管,庶免别生事端。’”

    近日,于乐多次与孙小六宴游,喝点酒便开讲西游记。

    也算给点回报吧,总不好老是骗吃骗喝……

    为此,于乐还下载了西游记复习。

    或者是成神的小福利吧,于乐居然过目不忘了,讲起来更是口若悬河。

    孙小六听得两眼晶晶亮。

    “这个许旌阳真是多事!他就是见不得大圣爷耍子!”孙小六又怒了一回,昨天其实已经怒过这段了。

    想来,她认为这是大圣爷的传记吧……

    许旌阳,名许逊,三国末年时出生,晋代神仙道士,曾任旌阳令,故称许旌阳。

    这个名字可能陌生了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典故,却是妇孺皆知。

    话说东晋宁康二年八月初一,许逊寿一百三十六岁,举家四十二口,白日里拔宅飞升,连家禽家畜都一并上了天。

    还有人看见落下了几块瓦片,又后人重新在此聚居,名为落瓦村……

    全家人一起升天,带着宅子带着狗,想必日子过得舒服,不必辛辛苦苦地生一个村子吧。

    换言之,也有飞升者不像陈抟那么落魄,还能在玉帝耳边递个小话……

    “大圣爷也不能整天耍子啊,许旌阳真人也是职责所在,也未必不是关心大圣爷成长。”于乐耐心地解释,孙小六才撅了撅嘴,“往下讲,往下讲来!”

    孙小六听得极其认真,嘴里还念念有词。

    上回于乐问起时,孙小六才不好意思地说了原委,“我休沐时便讲给小猴子们听呢,听得可带劲了!”

    不过,孙小六身体强健,脑袋却没那么灵光,顶多是记个大概吧,先后次序还会混乱。

    可小猴子们也没那么计较啊,听着大圣爷的凡间奋斗史,一个个热血沸腾,群情激昂,恨不得立时下界闹一闹龙宫,还有如意金箍棒没?

    想来,大圣爷也是“一……猴得道,群猴升天”呢,许旌阳不过是带了个宅子,大圣爷却把整座花果山都搬上来了……

    于乐一边吃果子,一边喝小酒,在孙小六崇拜的目光中,时间也过得快。

    或者是身体素质提升了,或者是有了耐药性,于乐再吃果子时,体内的温热就少些。

    喝猴儿酒却还是不可尽兴,感觉微醺时,于乐便停杯不喝了。

    然后孙小六全喝掉。

    “……大圣爷只顾苦战七圣,却不知天上坠下这兵器,打中了天灵,立不稳脚,跌了一跤,爬将起来就跑。没承想却被二郎神的细犬赶上,照腿肚子上一口,又扯了一跌。”今晚时间富裕,于乐已经讲到了太上老君扔下金刚琢,击中了大圣爷。

    孙小六怒目圆睁,猛一拍石桌,“呔!打不死的细犬!”

    于乐连忙扶住了石桌,“再这样不讲了!”

    刚才讲天兵天将捉拿大圣爷,直至二郎神与大圣爷斗变化,孙小六已经不知道拍了多少次石桌。

    这石桌却也结实,若是河边的大石头,想必早就拍碎了。

    “你讲来,你讲来,我再不敢了。”孙小六惭愧地摸着后脑勺。

    没记得她有摸后脑勺的习惯啊,这都跟谁学的……

    “大圣爷睡倒在地,骂道:‘这个亡人!你不去妨家长,却来咬俺老孙!’急翻身爬不起来,却被七圣一拥按住,即将绳索捆绑,使勾刀穿了琵琶骨,再不能变化……”于乐继续讲下去。

    “呀呀呀!”孙小六怒不可遏,手伸到半空,却是讷讷地僵在那里,“嘿嘿,你讲,你讲嘛!”

    于乐翻了个白眼,正要继续讲下去,却听得半空中一声冷哼。

    “呔!这对打不死的猴男女,专会背地后里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