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87章 斯须改变如苍狗
    这位牛先生,真的是来自夯亢的投资商吗?

    被三个村干部环绕着的高小米,也看见了这一幕,虽然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

    高小米挂职之前,也是做过功课的。有些基层官员急于引进外资,被假洋鬼子欺骗的传闻也是屡见不鲜,学名叫交了学费。

    这位吃饭时捡来的牛先生,对于乐似乎是过于尊重了,甚至是崇拜的感觉?

    可是,姜晚又为何一直这么看好于乐呢?

    高小米来山野小店的次数不少,也多次暗中观察于乐,却是从未发现有何出彩之处。

    除了对小朵等小朋友特别有耐心,这也算是个优点吧……

    此时姜晚和于乐已经追上了队伍,姜晚的小手不知何时插进了于乐的臂弯里,许是爬山太累的缘故……

    “赵村长,于乐是你们村的孩子啊,很不错的!我是他的老师。”陈教授毕竟是年纪大了,说话有些气踹,却也忙不迭地弘扬他的学生,虽然此前并不认识,此后也不大容易再见。

    “陈老师……”于乐心下感动,教授其实是个很纯粹的人啊。

    我是不是太过低调了点?

    于乐反躬自省。

    倒是让关心我的人操心了……

    “是啊是啊,乐乐是个好孩子!”赵村长连忙表扬。

    “乐哥就跟我亲哥一样!”二蛋总是怕被人当哑巴卖了。肥硕的身躯在两个爹面前还极为灵活,胖蝴蝶一般地飞旋。

    “赵叔,王叔!”于乐向两位村领导问好,热情有度地微笑。

    “赵叔,王叔!”姜晚跟在于乐后面问好,笑容恬美,称呼也很说明问题。

    “哦,好!好!”赵村长居然有些慌乱。

    感觉乐乐……于乐与往常有些不同了,许是胳膊上挂了个大美女的缘故?

    果然比小芳稍微俊了那么一点点儿。

    于乐在村里不一直是个傻笑着喊人的老实孩子吗?

    他在外面还有大路子?

    “小晚也是大财东呢!”高镇长笑声爽朗,“赵村长,今天这些大财东,皂户屯能留下一位,蓝莓项目就有着落了!”

    “没有于兄弟引荐,在下也不会到这里的啦!”牛犇站在了于乐的另一边。

    “那就好,那就好!乐乐也是知道村里的情况的,村两委一直热切期盼着改善村里的贫困状况呢。”赵村长使劲地搓着两只大手,立时就对于乐有了仰望。

    “赵叔,带大家到果园那边去看看吧。”于乐哭笑不得。

    牛犇也好,陈教授也好,其实都是出于好意的,花花轿子众人抬。

    虽然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姜晚不是拉我做挡箭牌的吗?她怎么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

    对于有些人来说,如果你对他太好,这份好就变得廉价,甚至连你也廉价起来。

    这个有些人,恐怕还是大多数人。

    换言之,一味的与人为善,就变成了软弱可欺,至少也没人把你当回事儿。

    可是,这个度很难拿啊!

    于乐挠挠头,感觉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好好好!”赵村长一叠声地答应,并且侧了身子头前带路。

    从瓦屋屯到皂户屯,不到两公里距离,说说笑笑的也就到了,于乐居然变成了人群的中心。

    刘艺博搀着陈教授走在后面,耐心格外的好。

    在摸清于乐的底细之前,倒也不好轻举妄动了。

    洛枫就在旁边闲庭信步,自带了闲人免近的光环,只有猎装青年跟在他的身后。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于乐嘴角抽抽着看向姜晚的胳膊,低头问得很小声。

    “即使你全心全意为他们好,还不想让他们知道,你也要增强存在感啊。”姜晚的小嘴撅了撅,眼角却是笑。

    这样子好诱人的你知道吗?

    于乐赶紧挪开了眼神。

    不得不说,胳膊上挽着个大美女,这感觉很不错,连腰杆都挺直了些。

    “就像父母对待孩子?”于乐挠头。

    “说得你好老呢。”姜晚撇嘴。

    父母一味的慈祥温柔,却无法约束孩子的行为,就不是合格的父母。

    存在感也就是话语权。

    没人把你当回事,你就很难做成事。

    伟人也要振臂一呼呢。

    于乐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村长,咋回事?”村口总有些凑堆闲聊的妇女,见赵村长带了一群大人物回来,免不了咋咋呼呼地询问。

    “高镇长给咱屯子送来了项目。”赵村长背起了手,走路方向也冲前了,一切都是成竹在胸,“对了,投资商是老于家的乐乐引来的呢,都是于乐的朋友!”

    一众妇女立即嚷嚷起来,“乐乐出息了啊!”

    “念过大学毕竟不同,路子野着呢!”

    “没瞧出来啊乐乐,晚上到婶儿家吃饭的……”

    于乐刚刚挺直了腰杆,立时又被打回了原型,“婶儿,嘿嘿!”

    结果把姜晚给晾了出来,妇女们嚷嚷地就更来劲了,“吆!乐乐这是有对象了?”

    “大嫚儿可真俊呢,一掐一把水的!”

    “沧海大嫚儿吧,哎呦呦!”

    姜晚忍俊不禁,俏脸微醺,“婶儿!”

    想必今天晚些时候就会传遍全村各个角落……

    山里人穷却有闲,闲人最爱看热闹。

    妇女们散开后,一群大老爷们儿就跟了上来,参与的热情极高,“村长,到底啥项目啊?”

    “不该问的别瞎问!该让你知道的肯定会让你知道!”赵村长一脸的高深莫测。

    山民们果然噤声,老老实实地在后面着,人数却是越聚越多,浩浩荡荡地向果园那边爬去。

    “咦?”

    一直略显疲态的陈教授突然推开了刘艺博,从口袋里摸出眼镜戴上,随即步履匆匆地走向果园。

    众人也跟着陈教授加快了步伐。

    高小米眼望着厚厚的绿毯子,也是一阵出神。

    周边全是枯败的荒草,顶多冒了些绿芽出来。

    这不科学啊!

    “奇迹啊!这是怎么回事?”陈教授站在田埂上,伸手去摸齐膝高的杂草。

    这就是北方山岭地常见的普通杂草,陈教授能一个不落地说出名字来,什么科,什么目,什么种,什么属。

    却是太高了点,也太嫩了点……

    为了验证,陈教授还撕下一截草叶,放进嘴里嚼了嚼。

    毕竟没有挖土来品尝,于乐挠挠头没有阻拦。

    “汪!汪汪!汪汪汪!”却有七八条流浪狗狂奔而至。

    陈教授冷不防,一个腚蹲摔倒在地。离他最近的刘艺博却没有上前搀扶,反倒是惊恐地后退了几步。

    按说狗这东西,惯会仗势欺人,也惯会欺软怕硬,其实智商不差的。

    这么一大群人过来,流浪狗应该远远地避开才对啊?

    包括皂户屯山民在内的一大群人全都傻掉了。

    流浪狗直奔陈教授而来!

    慌乱中,只见于乐箭步上前,扶起陈教授并护在身下,朝着流浪狗一声爆喝,“滚!”

    说也奇怪,流浪狗堪堪冲到了于乐身边,神情似乎有些迷瞪,随口汪汪了几声,声音也是越来越小。

    而后转身跑掉。

    还不停地摇着尾巴……

    Ps:感谢“落花渐欲迷人眼”同学、“癸北”同学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