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22章 打死也不能说
    “谢谢师傅,不用找了。”

    于乐把二十块钱扔给的哥,开门下车,伸手让姜晚扶着出来。的哥一脚油门驶离,嘴里还啧啧称奇,“逛夜总会还自带公主的,他是不是傻,那女孩还辣么漂亮……”

    天光尚未完全暗去,夜总会还没到上客高峰,停车场里倒也停了不少豪车。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两人,就不怎么受待见。

    门口的四个刺青黄毛小哥,身兼保安和门童以及代客泊车的,都是鼻孔朝天。

    “崔总在吗,请通报一声。”于乐很客气地拍了拍一个黄毛的肩膀。

    “崔总的朋友?”那黄毛拿鼻孔打量着于乐,眼神就往姜晚身上溜。

    另外三个黄毛就直勾勾地盯着姜晚,嘴里不干不净的。

    靓哎!这是鸡头来送妞儿上班的吧?

    哎哎,哥在迪豪人面可广了,多给你安排上钟啊!

    哎哎,你给哥笑一个呗,要不哥给你笑一个?

    “谈不上朋友,认识。”于乐只是笑笑,把姜晚拉到了身后。

    女朋友再漂亮,也不能藏在家里不给看啊。

    “巧了,我也认识崔总!”黄毛满脸的不屑,“你有崔总电话吗?”

    “没有。”于乐掀了掀眉毛。

    “巧了,我也没有!”黄毛嘿嘿地笑着,就像是讲了一个笑死人不偿命的笑话。

    旁边三个黄毛果然哄堂大笑。

    崔总日理万鸡,哪有精力管这鸡毛事儿?

    扯虎皮做大旗有意思吗?

    这事儿归桑总管,妈妈桑……

    “你还是通报一声吧,我叫于乐,从明海过来。”于乐很有耐心。

    “住明海的啊,了不得!”那黄毛乐不可支,挤眉弄眼地问小伙伴们,“现在鸡头这么赚吗?要不然哥几个也改行得了!”

    好好说说没人听啊,那就换一个说法吧。

    看来,崔大庆还不太老实啊,居然没有吩咐下去。

    于乐握住姜晚的小手,轻轻地捏了捏,另一只手就准备说话。

    正在此时,却见门内“嗖”地蹿出一个小西装来,照着那黄毛一记残暴的脖溜,“笑!笑你妹啊!”

    “啊——”那黄毛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没等他反应过来,又迎来了一阵拳打脚踢。

    并且殃及了另三个黄毛。

    “狐哥!哎哎,狐哥轻点儿……”四个黄毛捂头捂脸不敢反抗,连大声叫唤都不敢,龇牙咧嘴地互相看,怎么就突然遭了无妄之灾了呢?

    这小子带个美女过来,分明不是来消费的顾客啊,嘲讽两句碍着谁了?

    作为鸡头,他就带了一只鸡,丢人不?

    虽然这雏鸡真靓,头牌可以换人了吧?

    但他个鸡头神气什么!

    “老子早晚被你们几个混蛋害死!”被称为狐哥的小西装忿忿地挨个踢了几脚,四个黄毛一溜儿蹲在地上不敢动弹,都很熟练地双手抱头。

    狐哥这才点头哈腰地凑到了于乐的跟前,脸皮笑得都要抽筋了,“于……于爷!您是于爷对不对?”

    “我找崔总。”于乐点点头。

    看来崔大庆还真是布置过了,但刚传达到一定级别吧,四个黄毛层次太低。

    “是是!于爷请跟我来!”狐哥亲手推门,鞠躬九十度,左手捧心右手直伸向门内,“于爷您请!”

    于乐朝着四个黄毛笑笑,四个黄毛都是一屁股坐在地上,笑得虽然还不够甜,但他们努力了。

    “喊人啊,混蛋!”狐哥保持着鞠躬姿势,转脸瞪向四个黄毛。

    “欢迎于爷!”四个黄毛参差不齐地喊着,表情很拧巴,这到底是哪位爷啊?

    “一人抽十个嘴巴子吧,转圈抽。唉,这么个笨法,一辈子也就站门口了。转圈抽就是你抽他,他抽他,他再抽他,他最后抽你,这不是转了一圈吗?”

    于乐笑笑,好容易教会四个黄毛什么叫转圈抽,这才牵着姜晚进了门。

    带着小晚过来,本想让她散散心的,倒是有失妥当了啊。

    背后传来了噼里啪啦的耳光声。

    于乐捏小晚的手时,小晚就轻轻回应,无妨的。

    要是从小到大都从未遇见过小流氓的话,那得多砢碜啊?

    光线偏红偏暗的大堂里,各色青年男女闲适的凑堆儿,明显还未进入工作状态,管理也比较粗放就是。

    众人全都偏过脸来,看狐哥侧着身子引领一对年轻人向大堂深处走去。

    楼梯宽阔,铺着猩红的地毯,金色的压线横杆。

    楼梯旁居然是关老爷持刀扶髯立像,这哨兵的档次不低啊,关老爷气得脸通红。

    走上楼梯后,狐哥才通过耳麦向里面汇报,“快给崔总报告,于爷!明海的于爷来了,正在上楼!”

    三楼上一通鸡飞狗跳。

    崔大庆披着一件上衣蹿了过来,身后跟着七八个大小混混儿,看上去都有些年纪了。

    “于爷?快快请!”崔大庆满脸赔笑地接了狐哥的位置,同样的侧身引领。

    七八个大小混混儿闪到走廊两侧,有的面色犹疑,有点目光闪烁,却是有志一同地不出声。

    崔大庆的办公室面积也不小,貌似还兼了会议室,甚至小餐厅?

    四个女服务员正在手忙脚乱地收拾餐桌上的残局,不过看穿着打扮明显不像是服务员。

    墙上有个排气扇轰隆隆地响。

    大班台后面居然是个硕大的书架,于乐随便瞟了一眼,就见精装世界名著,还有各种选集文集……

    看不出来,崔大庆还是个学习型的人才嘛。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

    人才最重要!

    “找你随便聊聊,让他们都散了吧。方便的话,随便上两个菜,来找你都没顾上吃饭呢。”于乐慈祥地拍了拍崔大庆的肩膀。

    崔大庆激动地想笑又想哭,赶紧一叠声地吩咐下去。

    环顾四周,这环境可真是垃圾。

    唯独大班台旁边的两个小沙发,看上去还算干净,周边也算宽敞,沙发中间还有个小茶几。

    于乐拉着姜晚坐在上面,回头朝着崔大庆笑笑,“崔总,你也坐。”

    两个小沙发正对的方向,就是大班椅了,有时崔大庆会这样坐着跟手下谈工作。

    不过此时崔大庆哪敢坐在大班椅上,正左右搜索呢,却见狐哥轻手轻脚地从餐桌旁搬了把椅子过来,小脸笑得甜蜜,“崔总,坐!”

    这个位置和距离果然合适,崔大庆斜签着坐了。这个小子,好像是大堂里的一个领班吧,叫啥来着?

    回头又见狐哥兴冲冲地抱了个大果盘进来,殷勤地摆在茶几上,“嘿嘿,于爷请慢用!”

    俨然很相熟的样子。

    人才啊!

    那边服务员终于收拾好了餐桌,排气扇也停止了工作。

    各色人等全都退了出去,只有于乐噗嗤噗嗤吃瓜的声音。

    崔大庆不敢吱声不敢动,唯谨唯慎地搭边坐在椅子上。

    “崔总,你这迪豪夜总会,生意好像还不错?”于乐吃了瓜吃葡萄,都很新鲜的,藏马山上这个季节可是没水果。

    “凑合,嘿嘿,还好。”崔大庆脸上强笑,心里却是咯噔一声。

    “放心吧,我对捞偏门毫无兴趣。”于乐笑笑,把葡萄皮和籽儿放下,葡萄好吃皮难剥。

    “哦哦!”崔大庆心下大定。下一刻,小心肝却又提到了嗓子眼上。

    “你这个迪豪,背后是谁啊?”于乐轻描淡写地问道。

    “于爷!”崔大庆“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这个,打死也不能说?”于乐居然很理解地点点头,“好吧,不问了,你这人真没劲!”

    很没劲的崔大庆身体缓了缓,扶着椅子往起爬,是啊是啊,我这人可没劲了。

    背后是谁,我要是说出来的话,也用不着于爷杀我了……

    “就是个闲聊呗,看把你紧张的。坐好坐好!”于乐不乐意地瞪了崔大庆一眼。

    崔大庆“嘿嘿”了两声,果然坐好了,双手搭在膝盖上。

    “那明海的背后是谁啊?”于乐继续闲聊。

    崔大庆又“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还是打死也不能说?”于乐很遗憾,“唉,那就打死算了。事不过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