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26章 白发白须白眉
    “叮铃铃……”

    就在似触非触之际,手机铃声却突兀地响了。

    于乐浑身一悸,想杀人。

    姜晚浑身一悸,飞快地在于乐嘴唇上香了一下,“嘻嘻,快接电话啊。”

    “嘿嘿,来得及,来得及!”于乐如遭雷殛,迅疾地抱紧姜晚,低头搜寻目标。

    姜晚两只小手推在于乐胸前。

    两人腰部以下紧贴,上半身却撑成了三角形。

    还是个直角三角形,姜晚八成是练过的,腰肢忒柔软。

    哎哎,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下面要出糗了……

    于乐赶紧放开了姜晚,侧身搂着她,另一只手掏出了手机,却是个陌生的号码。

    “请问是于先生吗?我是洛关山,从牛犇处得到您的号码。”洛关山说得唯谨唯慎。

    “我是于乐。”于乐多少带了些火气。

    就凭你这个电话,该办成的事儿,一定要让你办不成!

    “于先生,冒昧打扰您。得到您的回音之后,我曾祖父第一时间赶往沧海,安顿下来就马上跟您联系。不知您何时方便,我曾祖父希望登门拜会您。”洛关山极尽客套,隔着时空都能看见他点头哈腰的样子。

    曾祖父么,记得洛关山也是人到中年了。

    登门拜会么,可是我这里没有门啊。

    于乐听见姜晚轻轻地呼吸,心里一动,就有点平易近人了,“老人家下榻哪里?我登门拜会吧。”

    “不敢,不敢!不知道于先生现在哪里,我去接您可好?”洛关山好像压抑着兴奋。

    于乐看向姜晚,姜晚小声地说出位置。

    不过一刻钟,一辆加长轿车出现在云霄路口。

    洛关山跳下车来,陪着笑脸走向于乐。

    随后下车的却是那个文弱秘书,虚搀出来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这老者一袭白袍,面色红润,额头宽,眉毛飘,眼里隐然有精芒,确实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

    “洛白拜见前辈!”老者动作敏捷,大步上前,利索地单膝跪地,上身挺直,双臂抱拳,仰视着于乐,眼神狂热而虔诚。

    呃,夭寿啊,人家可是双甲子高龄啊。

    “请起!”于乐赶紧上前去搀扶洛白。

    你白发白须白眉一身白就叫洛白,我黑发黑脸黑眉毛穿上黑衣就叫于黑么?

    洛白也不忸怩啰唣,顺势而起,态度极其恭敬,眼神却是灵动有神。

    “上车说吧。”于乐笑笑。

    “前辈请!”洛白笑容灿烂,有点老小孩的意思。

    于乐也就挽着姜晚先行上车。

    主要是这加长轿车太显眼,洛白的动作又惊世骇俗,已经吸引了酒足饭饱出来寻车的食客。

    敢是拍电影吗?

    那老头像是武林高手哎!

    摄影机在哪里……

    驾驶室后面有隔断,后厢车内空间阔大。相对两排双人座,中间还隔了一个小茶几。

    于乐和姜晚坐在面向车头的主座,洛白和文弱秘书就坐在对过。

    最后上车拉门的洛关山反倒是坐到了最后一排去。

    于乐不由得多看了那文弱秘书一眼,这是秘书该坐的位置吗,他的地位比洛关山还高?

    见于乐看过来,那秘书朝着他淡然一笑,而后平静地转开了目光。

    倒是很正常的礼仪,于乐却感觉不太对头,洛白和洛关山那是什么态度?

    姜晚抱着于乐的胳膊,悄悄地掐了他一下。

    “夤夜拜会,实在是唐突得紧了,还望前辈原谅小白的冒昧。”洛白赔笑抱拳拱手。

    “白老客气了,我叫于乐,请直呼我的名字,或者叫我小于就好。”于乐也客气地笑笑。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了吧。

    “小白不敢!于前辈,寒舍已经摆好酒宴,还望……”洛白说到这里,突然双目圆睁,直勾勾地盯着姜晚的胸前!

    别以为你年纪大我就舍不得敲你的爆栗啊。

    于乐有些不乐意,我都没这么直勾勾地看过呢!

    下一刻,洛白却是拍了拍光洁的大脑门,惭愧地笑道,“于前辈恕罪!未请教这位是?”

    “我女朋友,姜晚。”于乐也不能跟个晚辈一般见识。

    “姜小友好福缘!”洛白一脸慈祥地看着姜晚,姜晚则报以微笑,洛白又转向于乐,“于前辈,小友胸前的玉牌,小白能观摩一下吗?”

    “这个……却是不方便。”于乐残忍地拒绝了他。

    前面两人一通瞎忙活,而后旖旎缠绵,好容易走到街口上,早就把这茬儿给忘记了。

    洛白看出墨玉牌的不寻常了?

    事关黑白无常,招摇不得啊……

    姜晚也不说话,歉意地朝着洛白笑笑,就把玉牌塞进了衣服里。

    “是小白忘乎所以了,实在是冒昧,还请于前辈见谅!”洛白挠了挠白发,嘿嘿地讪笑两声,恢复了端坐姿势,表情甚至有点顽皮。

    文弱秘书倒是又看了姜晚一眼,姜晚仍是微笑以报。

    加长轿车很稳当,几乎感觉不到颠簸,这个空间倒像是一个移动的会客室。

    说话间,轿车已经开进了海边的一个小区,远远可见沧海市的标志性建筑。

    那是一座巨大的火炬形雕塑,名曰“五月的风”。

    凡来沧海旅游者,必在此留影。

    此地无疑是寸土寸金了,小区内容积率却是极低,一栋栋二层独立院落散落有致。

    这种院落可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

    以姜晚之富豪,也只是一般人吧。

    轿车开进小院停稳,洛关山利索地开门下车,洛白则静坐伸手肃客,“于前辈请!姜小友请!”

    于乐笑笑下车,伸手迎出了姜晚。

    那边秘书也差不多动作,迎出了洛白。

    在洛关山的引导下进入室内,客厅的面积倒是不大,布置得简约有古风,墙壁上挂了些泛黄的字画。

    平时应该是没人居住的吧,顶多夏秋季节来此消暑,倒也时常有人打扫。

    旁边餐厅里果然有所准备,从轿车入院起,各式菜品就悄无声息地摆上了。

    “于前辈,姜小友,请!”洛白恭敬又豪爽地延请。

    “白老客气了。”于乐笑笑跟随入座。

    这边厢是于乐与姜晚,那边厢洛白居中,秘书居右,洛关山居左还负责斟酒。

    一种泥封瓷罐的自酿黄酒,酒液如蜂蜜。

    从下午回复牛犇到现在,也不过四五个小时。常驻首都的洛白等人便赶赴沧海神展开,其决断利落,其效率超卓,其能量也很不一般啊。

    于乐对洛白有点信心了。

    姜晚却是对于乐的肚量有了新的认识。崔大庆那儿的四个菜,然后两份牛排,现在还能吃?

    合着你从来都没有吃饱过啊,回头要测试一下。

    有酒少喝,有饭多吃,于乐没什么好客气的,而且吃饭时不爱说话。

    “白老在政界有能力吗?”于乐放下了筷子。

    “有一点儿吧。”洛白脱口回答,笑容带着好奇。

    “在沧海呢?”于乐笑笑又问。

    “这一点儿扩展到沧海,那就是不小的一点儿了。”洛白笑容狡黠,沧海政界,那也叫政界吗,“有机会为于前辈效劳,那就太荣幸了!”

    Ps:我了个天,又多了一位舵主,“忧桑的小胖”同学,感谢!我了个天,好像欠下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