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38章 天底下没什么新鲜事
    “阿姨,你不用怀疑。这件事情,我掺和得起。”

    于乐的笑容很憨厚,甚至有些腼腆,更多的却是阳光,就那么煦暖地照耀在姜红梅身上。

    姜红梅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尚无法在姜晚面前维持淡定从容的慈母形象,却也在认真地听着于乐所说的每一个字。

    虽然每一个字都是匪夷所思。

    甚至是字字诛心。

    “甚至,事情再严重些,我仍然掺和得起。但我为什么要掺和呢?”于乐的声音富有磁性,语速不疾不徐,在略嫌空旷的房间里回荡。

    “世间自有公道在。我从一本书上看到过,反腐就像煮汤圆,哪个浮起来捞哪个。没捞起来的肯定有漏网的,捞起来的肯定没有冤枉的。”

    “也别说什么权力斗争,遭人陷害。如果他真的纯洁无暇,那么我就去还他清白。问题是他清白吗?”

    “也别说什么世道如此,身不由己。做人做事总是自己的选择,种下什么因,就会结出来什么果,做了事情就要负责任的。”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推测。我和小晚并不知道具体的内情,也没有兴趣知道。”

    “比如,他一定有家庭吧,他不爱老婆,但爱孩子对不对?他早就厌倦了那个家庭,但婚变对仕途影响太大对不对?他觉得对不起你,一定要设法补偿你对不对?天底下,其实没有什么新鲜事儿。”

    “我最先猜测,您让小晚离开,是因为小晚可能会有危险。那时我是很轻松的,答应了带小晚走,也不过是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如果小晚被无辜波及的话,我一定会还世界一个公道,不怕与整个天下为敌。”

    “但现在我已经明白了,小晚并没有危险,她完全就是个局外人,您把小晚保护得很好。有危险的是您,当您有危险时,您只想让小晚远远地离开。”

    “可是,阿姨啊,这能让小晚远离痛苦吗?”

    “毕竟,您最爱的人是小晚,小晚也同样如此。当然,现在您多了一个竞争者,很有力的竞争者。”于乐把目光转到了姜晚身上,笑容多少有点……无耻。

    好崇拜有木有?

    姜晚撅了撅小嘴,很努力地把目光从于乐脸上抽回来,回头紧紧地抱住了姜红梅,一声娇憨有如黄莺出谷,又如羊羔跪乳,“妈……妈!”

    姜红梅咬了咬嘴唇,轻轻地搂住姜晚,抚摸着她的长发。

    目光中有雾气,凝聚在女儿的身上。

    凌晨时分,沧海市内寸土寸金的前海沿,五星级大酒店顶层的总裁办里,长时间陷入了沉默。

    良久,于乐默默地起身出门,敲了敲对过的房间,未等回应便推门而入。

    背面的窗子打开着,有寒风吹入,房间里却弥漫着呛人的烟雾。

    李海腾地站了起来,随后又缓缓地坐下,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却又重新点了一根,还让了让于乐,“来一根?”

    “抽烟有害健康。”于乐只是笑笑,自顾在对过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个房间大概二十多个平方,一张办公桌,两把椅子,一张小床,两个单人沙发夹着茶几。

    物品家具都很高档,看上去却有些杂乱。

    “李哥,今天你失职了,有点迷茫对不对?”于乐微笑着盯住了李海的眼睛。

    “你什么意思?”李海眼里一丝厉芒闪过。

    “我的意思就是,你对自己的使命有些迷茫,进而都怀疑人生了。所以焦虑又茫然,不知道何去何从。”于乐脸上的笑容不变,只是静静地看着李海。

    李海懒得理睬于乐。

    猛吸一口,一根香烟就烧掉了三分之一。

    于乐恍然觉得,这种抽烟法,好像在哪里见过的?

    “好吧,我对你的来历没有兴趣,但对你的下场很有兴趣。”于乐皱了皱眉,顺手把烟灰缸拖了过来,倒进了桌角的字纸篓里,而后抽出两张纸巾,慢腾腾地把烟灰缸擦得很干净。

    李海漠然地打量着于乐。

    跟老子耍什么花枪,老子在前线杀敌时,你丫还穿着开裆裤呢。

    下一刻,却是眼球猛然膨胀!

    硕大的水晶烟灰缸,被于乐轻轻地掰成了两半,而后四块,而后更多,每一块都是水果糖大小,均匀地摆成了一溜。

    而后,于乐拿食指依次点了过去,速度极快,几成虚影。

    手指过后,水果糖大小的玻璃碎片,全都悄无声息地陷入了桌面,最上面的边角均与桌面平齐。

    于乐的手掌缓缓扫过,毫无迟滞。

    “李哥,你随波逐流,信天由命,习惯于服从而不善于抗争。能抗争的话,你早就抗争了,无论结果如何,总不至于如此颓废。”于乐抬头看向李海,笑得就像个魔鬼。

    “当然,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对你的能力还是信任的。呵呵,都人到中年了,李哥的动作还那么敏捷。刚才有把我拿下的冲动吗?”

    “与我有关的是,如果姜总因为你的失职而遇到了危险,我保证,你的骨头会一粒一粒地嵌在哪一块石头上。”于乐站起身来,再次朝着李海笑了笑,转身离去时,还很好心地带上了房门。

    李海脸上一丝苦笑,缓缓地坐回到椅子上,摸出了一根烟点上。

    那个生瓜蛋子不会懂的,死亡并不可怕,多少战友都死在了前线。

    但老首长的任务,实在是有点乱命啊。

    李海三口抽完一根烟,要掐灭时,才想起来烟灰缸被生瓜蛋子给掰碎了。

    操蛋的!

    李海把烟头扔进了水杯里,迟疑了一下,又把水杯里的残茶和烟蒂倒进了字纸篓。

    然后憋了一口气去掰水杯。

    水杯却是完好无损。

    那个生瓜蛋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走廊上,于乐挠了挠头,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终于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见刘萍迟疑着探出头来,于乐就笑笑,“打扰了刘姐。”

    “哦,请进。”刘萍有些不明所以,还是拉开房门,把于乐让了进来。

    房间结构和摆设都跟隔壁差不多,看上去却是整洁又温馨。小床上有薄被摊开着,刘萍走过去不动声色地收好了。

    “刘姐,看你有些焦虑,恨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对未来也有些担忧。”于乐的笑容很温和。

    刘萍眉头微皱,打量了于乐一番。

    “刘姐,我并未与姜总谈及过你,但我想,姜总对你,应该是有知遇之恩的吧。”于乐不以为意地笑笑。

    “如果没有姜总,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吧,寻一白领工作而不可得,数着两三千块的月薪过日子。”刘萍坦然地点了点头。

    “放心吧,明海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以后不会再有类似的麻烦。”于乐笑得很自信,连一句没来头的话都比较可信了,“不过,姜总思想上还有些问题,我觉得担心。”

    “可我还是帮上不什么忙。”刘萍一声叹息。

    “有心就好。这样吧,刘姐,我给你留下我的电话,当你觉得异常时,就打电话给我。”于乐笑笑,很有宽慰人并给人信心的效果。

    于乐从桌上撕下来一张便条纸,刘萍就恰到好处地递过来一只笔。

    门被轻轻地带上了。

    刘萍举着便条纸,呆呆地看着上面的一串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