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46章 财帛动人心
    “于兄弟,在下联络了省里司法界的朋友,但都表示无力插手,此人此案已经通天了。”

    牛犇低眉顺目地蹲在于乐身边,端的是惭愧又遗憾。

    难得前辈在世俗事务上有所需求,我却空望宝藏,念不出个芝麻开门来。

    “无妨的。此前我也没想到会那么严重,倒是让牛兄费心了。”于乐一边给鸭子裹泥,一边慈祥地笑笑。刚想再说点什么,却听见电话铃响。

    牛犇连忙站起来要回避,于乐却摆摆手示意无所谓。

    是洛关山的电话,说修炼材料已经备好,随时可以着手为姜晚锻体。

    “辛苦关山兄,都准备好了吗,那我再跟我女朋友商量一下。”于乐倒是有所迟疑。

    昨晚谈及此事时,只是兴之所至,虽然出发点是为了姜晚好。

    然则并未尊重姜晚本人的意愿。

    而后姜晚也一直是巧笑倩兮,并未表现出任何质疑情绪。

    些许生分的感觉,主要是来自于双方优势的突然异位吧,两人都需要调整和适应。

    或者,姜晚强作欢颜,压力也并未见得仅仅来担忧乃母的状况吧。

    近来果然是有点膨胀啊。

    需要反思!

    于乐顿了顿才说道,“关山兄,另外有件事情,还是那个案子的。那人可以保下一条命来吗?葡萄的事情好说,我这里还有几枚存货的。”

    “这个……”洛关山的呼吸骤然急促,回答的却是有些犹豫,“请于兄稍等。”

    于乐就默默地蹲在那里,心底下还是有些不爽的,虽然此出只是为了帮两位英雄还愿。

    这个要求,毕竟是与公平正义相去甚远,遑论惩恶扬善。

    更何况牛犇刚刚也说了此案通天,恐怕还是有些难度的。

    更重要的是,影响可能会比较大……

    “于兄,我郑重地向您道歉!”回头说话的却变成了洛承浩,神清气爽,声音洪亮,却是极尽恭敬。

    “哦?”于乐有点纳闷,“承浩兄何出此言?”

    “这种案子,是不会判死刑的,最大也就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然后还可以逐渐减刑。所以,于兄您不必再付出什么。”洛承浩很惭愧。

    刚才洛关山的第一反应显然也是如此。

    不过,财帛动人心,更何况是奇迹一般的神秘葡萄呢,洛关山亲眼所见。

    这种大机缘,可谓是千年一遇了吧。

    洛关山当即摁住话筒请示老祖,却被洛承浩把手机抢了过去,直截了当地向于乐道歉。

    虽然老祖还未来得及教孙子做人,洛关山却已经是浑身战栗。

    财帛动人心的下一句,可不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吗?

    我果然只能做个外门执事……

    深不可测的前辈,也敢用小伎俩来糊弄甚至欺骗吗?

    作为深不可测的前辈,于乐脸皮直抽抽。

    刚才我这个小门外汉,郑重其事地糊弄了两个老门外汉?

    那俩老门外汉得到了于乐的承诺,喝得不要不要的。还是于乐一手一个,搀扶到后面睡大觉去了。

    老山叔的火炕倒是足够大,十八年后老哥俩又享受了一把大通铺……

    “这样啊,也好。回头我给你两枚葡萄吧。”于乐讪讪地挂掉了电话。

    牛犇蹲在旁边,什么都听到了,却只是眼观鼻鼻观口。

    于兄弟所称的关山兄,牛犇当然知道是洛关山。

    那么,承浩兄呢,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当今修士第一人,洛白一族的老祖宗,名讳就叫洛承浩的吧。

    这辈分儿还真是有点乱……

    原来,洛白一族连夜出手了,那肯定是无往而不利了,把人干干净净地捞出来都未必不能商量。

    不过,于兄弟在世道人情方面,还真是有点小白呢。

    嗯嗯,于兄弟正需要我的辅佐!

    嗯嗯,于兄弟让我听到这些,显然是大有深意……

    “牛兄,你先前说的在藏马镇投资,考察得怎么样了?”

    大有深意的于乐,此刻只想揉揉脸,奈何手上全是泥,这丢人巴拉的。

    “正想给于兄弟汇报呢。我跟高镇长洽谈过并考察了几个村子。实事求是地说,藏马山的工业基础和高端人才等方面都是严重匮乏的,土地和劳动力资源倒是比较丰富,只适合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牛犇显然是踏踏实实地做了些事情。

    所以牛犇打算在藏马山投资建设一家食品深加工企业,需要征求于乐的意见。

    从根本上说,投资藏马山,也就是投于乐之所好吧。

    挣不挣钱很重要吗?

    “劳动密集型,这个路子不错,把人解放出来,也总是要有个出路。”于乐点头表示同意,“牛兄,你办事我放心。记住一条大的原则,那就是绿色无污染,适宜人居,旅游观光这些方面吧。”

    “于兄弟放心!”牛犇满面红光,进而建议道,“于兄弟自己是不是也投资做点什么,开发旅游观光,起码藏马镇的宾馆酒店还差得太远了。”

    “倒也不着急,我手里没钱,慢慢来吧。”于乐笑了笑,继续给鸭子涂泥。

    “于兄弟,钱其实不是问题。上次于兄弟赐我的拖鞋,我琢磨了一下,可以磨个手串,一定会卖出天价来!”牛犇说得很谨慎,强压着兴奋。

    对于大能前辈来说,因果最重要,什么时候钱能成了问题?

    欧耶,此正牛犇效力之所也!

    “哦?”于乐忍俊不禁。

    广寒宫是个高级娱乐场所,玉娇娇贵为头牌,所接恩客想必也是不凡。

    但毕竟也是备给恩客沐浴时的公用拖鞋,艾玛各种大脚丫子……

    想来被精英富贵风雅人士买了去,一定会珍而重之地盘出光,包上浆吧。

    这情景,好像有点酸爽?

    我乃堂堂的凡间唯一神,怎么能做这种略缺德的事情呢?

    “嗯,你只管去做吧。不要透露材料来源,回头这种拖鞋,我还可以多赐几双与你。”于乐一本正经地继续涂泥。

    “是!”牛犇恭敬地行礼,对今天的进展相当满意,并且决定见好就收,以免引起前辈的反感。

    “哦,牛兄。”于乐却又回过头来,“你不是苦于不能筑基久矣吗,我这里倒是有个机缘。”

    牛犇的小心肝猛然提到了嗓子眼,一张大脸顿时涨得通红。

    刚想开口,却听见背后有汽车急刹,车头几乎怼在了牛犇的后腰上。

    牛犇腾地跳了起来。

    想杀人。

    却见一位身材瘦削的女孩跳下车来,满脸的兴奋,挺着胸脯大声叫道,“于乐,你真是太给力了!说吧,你想要什么报答?”

    牛犇立即满脸赔出笑来,从胸部的高度来看,这女孩可能杀不得……

    至于什么报答,你还能挺得更高些吗?

    此事外人却是掺和不得,牛犇果断地败退,“于兄,在下还有些事情……”

    “哦,牛兄你先去忙。”于乐拍了拍脑门,然后才想起来满手的泥巴。

    “哎哎,你还真是弄鸭子的啊?”张山山眼里哪有牛犇的存在,兴冲冲地蹲在于乐身边,伸出纤纤手指就去戳于乐裹好的鸭子。

    “啊,是啊!”于乐赶紧往旁边躲了躲。

    因为张山山手指头上沾了泥巴,要往于乐袖子上擦。

    同时暗地里腹诽不已,你才弄鸭子呢,你们全家都弄鸭子……

    “山山啊,你的暗访成功了吗?”姜晚带着白浮云从后面转出来。

    不但换了衣服,没准儿还洗了个澡。

    白浮云的个头比姜晚高了三五公分,却也不算是很大的差距。再加上姜晚有点肉肉的,白浮云就比较骨感。

    所以,白浮云穿了姜晚的衣服,也基本上算是合身了。

    不过,姜晚的装束从来都是暖色调的,偏爱米色,赭色,橙色,再配以纯洁的白色,显得青春活泼,又温馨祥和。

    白浮云的气质却是清冷,不苟言笑,不懂得化妆的脸色甚至略显惨白。

    再加上跟于乐相似的寸头根根直立,形象上就有点不太搭了。

    出场全靠两条大长腿啊。

    此时白浮云穿了一条米色的长裤,裤腿还是略短了些,脚踝处露出了橙色的袜筒来……

    “小晚,你是故意的吧?我家浮云最好是纯黑纯白的搭配啊,一定相当的酷炫!”张山山围着白浮云转了一圈,她自己邋里邋遢地穿了件花里胡哨的大长袍,居然以专家的身份点评,“嗯,白瞎了,浮云,姐姐带你去买衣服啊!”

    张山山在姜晚眼里差不多是透明的,于乐看来也是如此,目的性极强,都不带拐弯的。

    这一定是看上白浮云的战力了吧,带着她到处暗访,妈妈再也不担心我的安全。

    即使是昨晚那种险恶的境况,我也是毛都没少一根呢!

    于乐的远程救援,当然也很给力,谈笑之间调动资源,甚至分化了山民的势力,使得一次暗访事故最终告了全功。

    当然,还是白浮云重要些。

    若没有白浮云的现场保护,于乐赶来后,或者可以从一堆剔完肉的骨头里挑出张山山来吧。

    “嗯嗯,浮云啊,你被人打扮成小丑了!”张山山嘴里啧啧有声。

    “师母,她在师父面前特别爱挺胸,师父还老是偷瞄。”白浮云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叙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语不惊人死不休。

    于乐险些一头扎进火坑里去。

    还好有姜晚主持公道。

    “你不偷瞄你师父,你怎么知道你师父偷瞄别人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