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61章 凡事大不过个理去
    “啊?!”

    “啊——”

    走廊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叫,随后又是一声惨叫,接着却是张山山紧张又兴奋地大喊,“浮云!召唤浮云!”

    夜总会包房隔音上佳,张山山她们出去时,门却只是虚掩着的。

    前面的惊叫声像是肖肖,后面的惨叫声却是一个陌生男子。

    狐哥急忙蹿了出去,通过耳麦喊人。

    白浮云仍在埋头大吃,吃师父的果然比较过瘾。其它事情就完全与她无关了,走廊上的召唤声更是没有听见。

    隔壁包房内有人涌出的声音,随后是狐哥急切地劝阻,“裘少,不要冲动,给迪豪留个面子!”

    “狐狸,迪豪这是上新货了啊,还挺辣的,我喜欢!”被称为裘少的年轻人嚣张无比,“把这三个妞带进去,哥几个尝尝鲜。”

    姜晚腾地站了起来,于乐无奈地抓住了她的小手,回头对白浮云说道,“先把人带回来。”

    白浮云“哦”了一声出门。

    刘艺博紧张地看向于乐,刘雨龙也不尿急了,好在张姝琦没有出去。

    “大家稍安勿躁,没什么不大不了的。”于乐笑笑。

    虽然未曾亲见,于乐却已经推断出来了,肖肖被小流氓调戏,张山山拿酒瓶子开了小流氓的瓢。

    这种事情也算正常吧,一代名记还是有点侠肝义胆的。

    问题是,张山山好像有恃无恐啊,动手之后有紧张有兴奋,却没有恐惧。

    想来,如果白浮云不在附近,她恐怕是要掂量一下的,掂量的结果也肯定不是动手。

    而于乐对张山山的承诺,只是保证她在暗访期间的安全,却也不能放任她在暗访期间主动伤人吧,更何况现在还不是暗访。

    以张山山不知进退的性子,恐怕早晚会吃大亏的。

    给她支持越大,她捅的篓子也就越大,还不如现在就给她一些教训。

    被小流氓玩一下又不会死……

    奈何姜晚太紧张她的闺蜜,会惯坏的啊。

    于乐却也只好惯着姜晚,撅嘴会生饿纹哦。

    白浮云的效率很高,就听走廊上传来两声惨叫,众多小流氓的叫骂声也戛然而止。

    随后乱七八糟的脚步声传来,张山山昂然步入帝都,就像是凯旋而归的英雄。

    随后进来的是瑟瑟发抖的肖肖,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再后面是眉头紧锁的云逸,就像是路见不平的侠客,世间不平事却是太多了点儿。

    最后面才是事不关己的白浮云,就像是吃饭过程中出去上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坐下继续吃。

    好吧,温酒斩华雄……

    “小流氓太可恨了,伸手就摸肖肖的屁股,你说我这暴脾气!刚好旁边有一少爷端着酒,我抢过一瓶,直接开了丫的!”张山山讲得兴高采烈的,也是绘声绘色的。

    被摸了屁股的肖肖,则垂头丧气地坐回原位,抱着脑袋发抖。

    张山山本待讲解小流氓摸了哪儿甚至怎么摸的呢,见状还大模大样地安慰肖肖,“你又没做错什么,不要怕,姐姐给你做主!”

    回头却见于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张山山好歹想起了白浮云是谁的弟子,赶紧谄媚地一笑,“于乐哦!”

    最后一个字的声调拐着弯上扬,是个表达立场争取同感的意思。

    于乐只好咧了咧嘴。

    好吧,大体上也不算错吧。

    再说姜晚还抱着于乐的胳膊紧紧依偎呢,饼子都压了。

    “卧了个大槽!”走廊上那位裘少终于回过味来了,指着狐哥的鼻子问道,“狐狸,帝都厅里到底是什么人?”

    “是崔总的客人!”狐哥低声下气地解释着,“裘少,您就当可怜一下小弟,您是小弟我惹不起的,帝都厅里的客人也是小弟我惹不起的。”

    “你的意思是,我也惹不起他们?”裘少似询问似质问,或者兼而有之。

    “裘少,不一样的,不好比较。”狐哥满脸的苦笑。

    “所以崔总把我的包房转给了他,你还把新来的上等货都送了进去?”裘少面色狰狞,却也没有轻举妄动。

    “那些女孩子真不是迪豪的,是人家自己带来的。”狐哥连连作揖。

    “道上的强龙?”裘少这回主要是询问了。

    “不是。”狐哥回答。

    “官面上的大能?”裘少神色有些凝重。

    “也不是。”

    “那我可得见识一下了。”裘少一把推开了狐哥,十余条大汉跟在后面,腾腾腾走向帝都。

    “裘少,裘少!”狐哥屁滚尿流地跟上,作势要拦住裘少。

    “凡事大不过个理去!”裘少却是一把薅住了狐哥的衣领子,大声嚷道,“我一个兄弟让人开了瓢,两个兄弟被人踢断了胳膊,我要是不给他们要个说法,以后我还混个屁啊?!”

    “放开我狐哥!”猛听见一声爆喝,裘少吓得浑身一哆嗦,居然真的松手了。

    回头看那人,却是平头小西装,迪豪少爷的标准打扮。

    “吆嗥!什么东西都敢跟我裘跃飙呲牙哈!”裘少给气笑了,一下一下地拍着狐哥的脸,“狐狸,收的好小弟!”

    狐哥艰难地躲闪着,回头怒视平头小西装,“尤光!给裘少道歉!”

    “裘少,对不起!”名叫尤光的少爷目露凶光,却也是很听话地道歉。

    “哼!”裘跃飙一把推开狐哥,还真是没跟尤光一般见识。

    对于狐狸这种不上不下的混混儿,裘跃飙是肆无忌惮的。对于尤光这种生瓜蛋子,裘跃飙却是不会当面硬肛。

    万一玉石俱焚了,实在是划不来嘛。

    “哪位大哥动了我的兄弟啊?”裘跃飙龙行虎步地进入帝都,眼神冷黢黢地扫视。

    背后十余个各色打扮的混混儿,俱是鼻孔朝天。

    王启安终于痛快了,开门出了卫生间,却正好看见这一幕。

    我只是临时加个大号,就拉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是这位大哥吗?怎么称呼啊?”裘跃飙盯着王启安,整个帝都厅里也就他站着,穿得还人模狗样的。

    王启安一个冷战,回头又看见一脸便秘的狐哥,以及五六个敢怒不敢言的迪豪少爷。

    “我刚上了个卫生间……”王启安急匆匆走向原位坐下,注意到抖成一团的肖肖,他也莫名其妙地抖了起来。

    沙发上坐着的近二十人,全都噤若寒蝉。

    “谁动了老子的兄弟,是爷们儿给老子站出来!”裘跃飙底气更足了,声音也更加霸气。

    张山山早已坐在了于乐身边。

    云逸看向于乐,于乐就朝她笑了笑,终于抬头看向裘跃飙,“我动的,怎么了?”

    面带微笑,言简意赅。

    裘跃飙这才注意到手里端着酒杯的于乐,刚要爆表的怒气值居然瞬间下降了大半。

    “这位大哥眼生,还请划下道儿来,以免造成误会,伤了和气。”裘跃飙决定先礼后兵,也算是不卑不亢了。

    “我没道儿,你说什么我都接着。”于乐慈祥地笑笑。

    “我的兄弟被你的人打了,我得给他们讨个说法。”裘跃飙朝门外点了点下巴,证据果然上来了。

    一个拿毛巾捂着脑门,白毛巾已经变成了红毛巾,张山山下手够狠的啊。

    另两个各自捂着胳膊,不用说白浮云还是落实了昨晚的指示,端的是干净利索。

    三人都是被人架着进来的,显然是疼痛难忍,努力压抑着哼哼。

    “你想要个什么说法啊?”于乐笑眯眯地问道。

    裘跃飙心底下却是悚然一惊,全身白毛汗!

    不过此时,箭在弦上,也由不得裘跃飙太过明显的后退。

    即使不后退,也是讲道理比较好,以德服人嘛,都是给人家当大哥的,“我是个讲道理的人,我兄弟受了伤,这医药费你得出了。”

    裘跃飙身后的十余条大汉有点懵头,裘少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按照正常程序,收医药费之前,不得让受伤的兄弟出口气吗?

    打的哪儿,怎么打的,那得捞回来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再说了,医药费后面也不得有点儿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

    裘少全都没提!

    “你开个价吧。”于乐喝掉了杯中酒,旁边的公主赶紧给续上。

    裘跃飙这时才发觉,帝都厅里这帮人,无论表情如何吧,全都是坐沙发上的。

    我却站在这儿跟人家讲数……

    好吧,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好吧,人家痛快,我这儿也不能太小家子气。

    “开了瓢的兄弟,两万。断了胳膊的兄弟,每人一万。”裘跃飙果断地报出了最优惠的价格。

    都打了骨折了。

    于乐点点头,无光无火地看向了狐哥。

    一直点头哈腰左右为难的狐哥,突然间汗如浆出,目光躲闪,嘴唇哆嗦,“于爷……”

    “这是你的主意,还是崔总的主意?”于乐心平气和地问道。

    “是我的主意,崔总他本来不知道的!”狐哥噗通一声跪在了于乐跟前。

    尤光忿忿然上前搀扶狐哥,却被狐哥推了一把。

    结果尤光没动,狐哥自己却是歪倒在地,又赶紧爬起来跪好。

    “狐哥啊,这事儿做得不美气。”于乐摇了摇头,“算了,你先借我四万块吧。”

    “于爷!这钱迪豪……啊不,小弟我自己出了!”狐哥膝行两步,邦地磕了一个响头。

    “这位于爷,杀人不过头点地!”尤光再次上前,横眉冷目地瞪着于乐。

    “去前台取钱!”狐哥却是“噌”的跳了起来,一脚踹在了尤光的腿上。

    尤光还是纹丝不动。

    终于叹口气离开包房,很快回转,拿托盘端着四叠大钞,“砰”的一声放在了于乐面前的茶几上。

    于乐笑笑,“裘少是吧,这些钱你拿去。”

    “于爷是吧,痛快!”裘跃飙居然拱了拱手,下巴点了一个小混混儿。

    小混混儿上去端起了托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