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76章 还好有个贤内助
    “于兄真信人也!”

    薛定厄兴冲冲地迎了出来。或者是情绪太过激动,脚步居然有些虚浮。

    而后才是皮肤润泽如玉的杜十娘,人比桃花娇艳。

    这两天,这两人,貌似还挺忙?

    于乐是午饭前赶来的,地府中却已经过去了两天。牛头马面果然一直守候在酆都城外,毕恭毕敬地接了于乐,又毕恭毕敬地送到了彼岸花。

    “薛兄也是信人嘛。”于乐打量了一下薛定厄,又打量了一下杜十娘。

    说在这儿等着,就在这儿等着!

    “啊哈哈!”薛定厄笑得猥琐又得意,“媺儿啊,于兄来了,速速准备酒宴,我们陪于兄喝一杯。”

    一副当家做主的样子。

    “于兄,还请登堂就坐。”杜十娘脸上一丝赧颜,很快就化为温柔的微笑,延请于乐进屋。

    “啊不了,凡间俗事缠身,我是特来换回手机的。这里面存有电影《杜十娘》,两位正好慢慢欣赏。不过,饰演杜十娘的演员,远不如媺儿小姐之花容月貌。”于乐微笑着取出了新手机,却是坚决不肯进屋。

    不敢在地府与鬼争食啊……

    买了手机以后,于乐去张驰的广告社里,借用无线网络下载了电影。

    这版电影拍摄于1981年,也算是思想大解放的年代吧,向往自由,渴望爱情,结局却又是如此悲剧,足够新时代的小伙子大姑娘们代入其中。

    拍摄手法还比较落后,演员们的演技却是精湛,略带了些话剧舞台风。

    著名影星潘虹把杜十娘演绎得非常到位,烟花女子的哀伤,追求新生活的热忱,爱情幻灭之后玉碎瓦全的决绝。

    若说缺点的话,就算是英气过剩,娇媚不足吧,也是时代的特点。

    当然,与原装杜十娘相比,也真的不够漂亮,更缺了古代仕女的味道……

    于乐把大屏幕手机递给了薛定厄。

    薛定厄却有些讪讪的,“嘿嘿,于兄,你的法宝,好像被我弄坏了,但我真的没有用大力……”

    “哦?”于乐接过来一看,“无妨的,应该是没电了。”

    “电?”薛定厄挠了挠头,“这个我有啊!”

    说着,薛定厄就伸出了右手,指尖处立时电火花闪烁,随后掌心里就凝出了一枚直径七八公分的闪电球!

    于乐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恐怕不只是因为电荷的吸引……

    “于兄,怎么弄?”薛定厄兴冲冲地向于乐靠近了两步,于乐连忙后退了三步,“薛兄,快收了法力吧!”

    此电非彼电啊。

    闪电球里分明蕴涵着野蛮粗暴的能量,表层噼里啪啦地响。

    你说这玩意儿要是给谁来上一下子,那还不得炸个外焦里嫩啊?

    “哦。”薛定厄大概是懂了,掌心里的闪电球倏然消失。

    于乐把新手机里的电影调出来,教会了薛定厄播放。此前薛定厄已经把杜十娘弹琵琶的录像播放了很多次,这会儿倒是一学就会。

    开场音乐响起来,薛定厄与杜十娘的脑袋一起凑到了屏幕前,越来越近,彼此碍事,却是和谐有爱。

    “两位慢慢看,我先告退了。”于乐拱手告辞。

    “哎哎,于兄且留步!这……手机,也能录像的吗?”薛定厄百忙之中抬起头来。

    新手机明显大些,看着更爽。

    “能啊,这都是基本功能,一样的。”于乐笑笑。

    其实还是有些不一样,没装电话卡。

    总不能在地府里建几个基站吧。

    “那可太好了!于兄你教我啊?”薛定厄把新手机递给于乐。

    于乐关了电影,调出录像功能,薛定厄还是一学就会。

    学会了当然要练习一下。

    薛定厄却把摄像头对准了于乐。

    于乐也就面带微笑,摆出了帅帅的姿势,让薛定厄安心操作。

    好吧,关于摄人魂魄的猜忌,这两位看来还是没放下?

    都是万年的老狐狸,你跟我玩什么聊斋啊。

    不对,薛定厄应该没这么复杂的,总体上与杨白嗷和孙小六一个层次。

    那么,他这是有了贤内助了?

    好吧,恭喜他……

    于乐坦然地站在那里。

    薛定厄试验完毕,嘻嘻哈哈地把于乐送出了月亮门外。牛头马面接手,护卫着于乐出城,返回了人间界。

    午饭后,姜晚约于乐去白马河畔散步,于乐当然乐于服从。

    白浮云也想跟着师父,却被师娘残忍地安排了洗碗。

    正是人间四月天。

    “你想征多大一块地呢?”姜晚挽着于乐的胳膊。

    “就国道以北,白马河以南吧。”于乐远远地比划了一下范围,估计得也未必靠谱,“这得有五六十亩?”

    “建成什么样子吗?”姜晚看着地界。

    “我想建一栋栋的独立小楼,两三层都好,要精致简洁。因地势而建,不改变地表形状,空的地方都种上树。建好以后,靠河边的大伙儿自住,靠国道的对外营业。”于乐其实也只有个大概的计划。

    “那河对岸呢?”姜晚笑得狡黠。

    白马河以北,就算是藏马山地界之内了。姜晚知道,于乐想要保持山里的基本风貌,并且尽可能地改善生态环境,不允许商业开发。

    可是,这边建成营业之后,如果生意很火爆,难免就有人打对岸的主意吧。

    禁止藏马山地界之内商业开发,是个足够强大的理由,一时半会儿却是很难让乡亲们认同,尤其是瓦屋屯的山民。

    包括山野小店在内的这些荒地,应该都是归瓦屋屯集体所有的。

    于乐当然有能力让山民放弃不良企图。

    可是,凡事都大不过个理去。

    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你的意思是,连对岸一起征下来,只种树不盖房?”于乐挠了挠头。

    姜晚就恬笑,你好聪明哦!

    适合于商业开发的面积,也就是白马河与国道之间的这个地域了。

    感觉有二三百亩吧,那就全都征下来?

    也谈不上占谁的便宜,毕竟大环境还要于乐自己去造就。

    再远处,白马河潺潺流过,清澈见底,有小鱼儿戏水,有飞鸟掠过。

    此时并无污染,然则生态其实脆弱,白马河宽不过四五米,深不过一米。

    一家小型工厂就足够破坏整个环境了。

    于乐却也无法左右藏马镇发展经济的野望。

    虽然此时的穷乡僻壤,尚无法引来投资。

    但总会有的。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还真是一团乱麻啊,即使于乐是神不是人。

    见于乐陷于思考,姜晚就静静地迈步,两人身心相依。

    “要在镇上有点儿话语权。”于乐吐出了一口浊气。

    原本不想涉世太深的,默默地做点儿事情就好。

    “你觉得高小米如何?”姜晚笑道,镇政府的大院远远在望。

    “不如你漂亮,都不是一个级数的!”于乐说得大义凛然。

    “讨厌啊!”姜晚撅嘴不依。

    于乐坏笑着把姜晚扳过来,搂在怀里,把她的小嘴摁平了,用嘴。

    良久分开。

    “她不是挂职干部吗?”于乐捞起姜晚横抱着,走到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把姜晚搁在怀里。

    “事在人为嘛,我倒是觉得她挺有野心的,想做事。如果有足够的理由,我想她会留下来的。”姜晚蜷缩着身子,来回蹭了几下,终于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懒洋洋的,正好午睡,树荫刚刚好。

    “这里地价便宜,但数量摆在那里,我估计可能需要近千万吧。”姜晚仰面朝天。

    “要这么多?”于乐发觉自己真不是干实事的料。

    还好有个贤内助。

    “千万倒也不算太多啊。”姜晚笑笑,这才说出了心底下的想法,“但老山叔的几万块,就算加上李哥的二三十万,他俩能占多大点儿比例……”

    于乐挠了挠头。

    还真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山野小店是老山叔全资的啊,即使没多少资。

    我这好心好意地给人弄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