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82章 都是屁股惹的祸
    “不用,不用了,我这手机也够用……”

    肖肖面红耳赤地推辞,两腿并拢,低着头站在那里,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

    于乐同学不会认为我是故意拿出这个手机来的吧,我也是神差鬼使的啊,我只是想证明我没有撒谎而已啊。

    总之,多说多错,多做多错。

    总之,我没脑子……

    正在这时,姜晚的手机响了。肖肖下意识地看过去,那手机果然很炫目,她又赶紧低下了头,只想着早点逃离这里,却是不敢主张。

    “云逸啊,”姜晚接通了手机,“我在沧海呢,你在五月的风?”

    姜晚神情古怪地看了于乐一眼。

    真的这么巧?

    于乐就撇了撇嘴。

    小雀雀从海面上折返,绕着五月的风盘旋了一圈,果然发现云逸独自站在堤坝上,面朝大海,背对着雕塑。

    海风吹来时,短发拂过面颊,云逸抬手将发梢压在耳后。

    英姿勃发,帅气爽朗,活泼泼的力量感。

    说话时,嘴角隐约有些玩味的笑容?

    “好,你在那边等一会儿,我过去接你吧。”姜晚挂掉了电话。

    “姐,我去吧,我认识她。”白浮云看了看于乐,然后才向姜晚请示。

    姜晚点了点头,又对牛犇说道,“你先吃饭吧,回头一起送。”

    牛犇如蒙大赦,也不用看于乐了,师母吩咐了,你有意见?

    前面洛承浩已经吩咐过了,此时便有一直隐身在角落里的中年保姆上前,殷勤地引领牛犇进了餐厅。

    “肖肖,稍等会儿。”姜晚拍了拍沙发,肖肖就乖巧地坐了过去,尽量地缩小体积。

    她的体积本来就很小。

    五分钟后,云逸跟着白浮云进门,姜晚起身迎接。

    肖肖下意识地就要跟着站起来,却见于乐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略一迟疑,却是错过了时机。再站起来就显得突兀,肖肖的身体有些僵硬。

    来人也是于乐那晚的女伴之一,好像是一位便衣警察?

    她叫什么来着,姜晚姐刚才还说过的……

    “肖肖也在啊!”云逸在对过沙发上坐下后,先朝着于乐点头致意,这才注意到了坐在姜晚另一侧的肖肖。

    “嗯,你好!”肖肖窘迫到凌乱。

    她们居然全都记得我的名字,我却一个也没有记住。

    这是全方位的碾压,身高,身材,容貌,家境……

    我连智商上的优势都没有!

    我什么都没有……

    “迪豪夜总会和水晶宫夜总会都被查封了。崔大庆和裘跃飙涉嫌有组织犯罪,两人及其骨干分子近百人被羁押。警察系统内,有两名局级领导干部被双肛,现已查明十余名干警涉案。”云逸居然在公事公办地通报案情?

    她的目光却下意识地瞟向了肖肖……的屁股。

    肖肖就觉得屁股发烫。

    好像,都是我惹的祸?

    想来,如果不是我临时充当王启安的女友,就不会被小混混儿调戏,也就不会有两帮混混斗殴,也就不会有于乐同学替我出头,两个夜总会也就不会被封,两帮混混儿也就不会被抓,两个局级领导干部也不会被双肛。

    嗯,全都顺起来了……

    “另外,我父亲正式调回沧海工作,担任市局局长,他委托我向于乐……同学致谢。我也表示感谢!”云逸的话说完了,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于乐。

    “请转告令尊大人,立警为公,执法为民,莫忘初心,砥砺前行。”于乐一本正经地摸了摸鼻子。

    说起来,这事儿还是有些渊源的,沧海市真的不大。

    姜红梅的男友,应该就是上一任市局局长了,或者还兼任着副市长?

    于乐一直没有打听过,洛承浩和洛关山也没有提及,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于乐肯定是知情的。

    实际上好像有点儿戏呢。

    “是!”云逸居然严肃领命。

    肖肖就觉得这个世界很不真实。

    于乐同学,到底是个什么人儿吖!

    市局局长,那应该算是市领导了吧?

    貌似去年才大学毕业的于乐同学,对市领导提出了殷切的期望?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云逸又正经八百地提出了新的建议,“于乐同学能把这十六个字写下来吗,我好带回家去交差。”

    “与其挂在墙上,不如刻在心里。”于乐又摸了摸鼻子。

    “要不然你写一下?”姜晚却在一旁帮腔起哄,“我好像没见过你写字呢。”

    “我写字难看不行吗?”于乐横眉立目。

    众人哄堂大笑。

    气氛轻松了许多。

    肖肖也偷偷地笑了。

    “于乐同学的字,并不难看,肯定是下功夫练过的。”云逸意味深长地看着于乐。

    于乐只是面带微笑看着云逸。

    “于乐,云叔叔并没有恶意。”姜晚皱了皱眉头。

    市局大局长,要查到于乐的信息肯定不难,没准儿于乐上中小学时的考试卷都拿放大镜照过了。

    想必明海大酒店的事情,也是瞒不过人。

    问题是,云逸何出此言?

    可以确定的是,云逸并非一时嘴敞,随随便便地溜达出了这么一句话。

    不能确定的是,这是云逸自作主张说的,还是云局长授意云逸说的?

    “我知道。”于乐还是微笑,语气很随便,“身居高位的人,就没有傻子,至少会分得清敌友吧。”

    “我父亲真的希望能得到您的一幅字。他可以付给您润笔,但您知道,公务员的工资并不高。”云逸的语气很诚恳。

    就在这时,牛犇擦着嘴出来,很自然地掺和进来,“要写什么,我来!”

    “你行不行啊?”于乐不满。

    “我的字,也是论尺的!”牛犇不服。

    洛白一族是修炼世家,当然也是诗书继世,家里面文房四宝不缺的,而且全都是稀世珍品。

    进入书房后,肖肖打量着书案上的陈设,以及墙上微微泛黄的几幅字画,嘴巴张成了圆圈。

    呃,难道是真迹,不是说大明朝时失传了吗?

    呃,想必赝品也不会挂在这里……

    肖肖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不着痕迹地上前,主动替牛犇磨墨。

    与往昔的区别在于,砚台是文物,墨也是文物。

    文物在这间书房里,只是寻常用品,甚至是消耗品……

    牛犇果然无所不精,笔走龙蛇一气呵成,肖肖看得眼热不已。

    “肖肖,你来写一个?”牛犇多看了肖肖一眼。

    贫困大学生会画肖像倒是不算什么,这些年学习成绩一般的中学生,多有走艺考之路的。

    可她磨墨的动作表情,实在是娴熟从容,甚至有些享受的感觉?

    总之,这个存在感比较低,一直缩手缩脚的小女生,好像很有故事……

    姜晚也多看了于乐一眼。

    “啊?”肖肖顿时又变成了受惊的小兔子,“我不行的……”

    牛犇一时技痒,毕竟不会随身携带着名章,也就没有署名。

    白浮云找来了一个长条圆筒,等宣纸上的墨迹风干后,肖肖把卷好的横幅作品装了圆筒。

    随后,白浮云叫了司机,牛犇把云逸和肖肖送走了。

    云逸来得突然,去得干脆。期间也是有一说一,决不拖泥带水。

    肖肖则是来得忐忑不安,去得亟不可待,好像要赶紧脱离这个是非之地……

    “感谢于兄厚赐!”

    外人离开之后,洛承浩和洛关山一起从楼上下来。洛关山器宇轩昂,俨然年轻了几岁,却是毕恭毕敬地朝着于乐行礼。

    “恭喜关山兄!”于乐微笑还礼。

    刚才晚餐时就不见洛关山,原来是躲起来服用葡萄去了。不用说,洛关山肯定是提升了一两个小层级。

    “不瞒于兄,关山虽然资质一般,这十几年来一直掌管着洛白一族的外务,功劳还是有的。所以愚兄分配了一枚仙果与他。”洛承浩解释道。

    “承浩兄当然完全自主,我无须知道端的。”于乐无谓地笑笑。

    “是。关山一气晋升了两个小层次,由筑基初成晋为大成。这也说明无论资质如何,仙果都能起到相同的作用,至少也是大同小异。”洛承浩继续陈述,很有些科学精神。

    身居高位者没有傻子,洛承浩身为修炼界第一人,当然更不是傻子。

    于乐赐其葡萄,除投桃报李外,最重要的目的也就是检验效果了。

    “另外,愚兄我刚才也服用了一枚。奇怪的是,身体反应却只是微热,从修炼效果上看,也只是聊胜于无。”洛承浩说完了。

    “哦?”于乐沉吟,“你是说,每人只能服用一枚?”

    “当是如此。”洛承浩拱手。

    “浮云过来!”于乐掌心里突然出现了一枚葡萄。

    洛承浩:“……”

    洛关山:“……”

    仙果乃奇珍,洛关山为洛白一族鞠躬尽瘁,方得一枚赏赐。洛承浩身为洛白老祖,要考虑全族发展,他服用第二枚之前,其实也未尝没有犹豫。

    为了得到更多仙果,洛白一族甘愿付出任何代价。

    这可倒好了,随便就拿了一枚给浮云试吃?

    好吧,浮云是人家的弟子……

    “是,师父!”白浮云恭敬地接过葡萄,当即塞进嘴里,咔嚓咔嚓地嚼了起来。

    有外人在时,白浮云未曾称呼于乐,称呼姜晚则是姐。

    此时没有外人在场,白浮云极其恭谨。

    “师父,阿爹所言甚是,弟子没体会到变化,倒是觉得味道很好。”白浮云很快就吃完了葡萄,也一直站在那里。

    于乐细心观察,白浮云脸上好像有过一丝红晕。

    然后就再无异状了。

    每人只能吃一枚?

    ps:上周的打赏名单,忘记存了,汗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