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203章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感觉身体被掏空……”

    哮天犬的呼吸明显粗重了些,刚才一时技痒,接二连三地制作起来。输入灵气做不得假,到第七盏时,终于灵气不济了。

    陈抟连忙拱手奉上崇拜,“也就是杨爷了得!换了寻常真君,顶多一气制得三五个!”

    没办法啊!

    利弊得失已经给于乐说清楚了,于乐却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哮天犬忙活,貌似全然不在意这种变宝为废的败家事儿。

    陈抟还能说什么呢?

    连商佾都眼观鼻鼻观口了,或者也是眼不见心不烦,反正毁的又不是我家东西。

    “哈哈!本座且歇一歇,等回了气再来!”哮天犬得意洋洋地往石凳上一坐,掏出随身携带的酒肴,“贤弟,陪愚兄吃两杯!”

    “杨兄辛苦,本该贤弟我请杨兄吃酒的。”于乐笑吟吟地入了座。孙小六也当仁不让地坐下,虽然哮天犬并未请她。

    陈抟和商佾却是没有这个资格,正要拱手告辞,却听于乐说道,“陈兄商兄也是辛苦了,这两箱铁胚拿去用。”

    果然有两个同样的大木箱出现在地表。

    “嗵!嗵!”

    两声巨响,不但响在沙滩上,更响在陈抟和商佾的心肝上。

    上回于乐分给他俩每人两百枚功德币,已经让他俩不知何德何能了,或者于乐其实不太懂得功德币的价值?

    从大木箱的体积来看,所装铁胚怕是不下百枚吧,那就是小两千的功德币!

    奉旨行走三界的唯一神,怎么可能是傻的呢?

    身为御马监僚属,每月只得半枚,这岂不是三百多年的俸禄?

    别说三百年了,飞升至今已经万年有余,两人筚路蓝缕地艰难求生,所积攒下来的全部家当,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

    问题是,拿了这钱,是不是要粉身碎骨以报?

    陈抟和商佾面面相觑。

    “你俩要不要?”孙小六一声冷哼。

    含义很明显。

    我家于乐为人四海,本管事眼里可揉不得沙子!

    “要!”陈抟抱起箱子撒腿就跑。到底是神仙呢,抱着半吨就跟玩儿似的。

    商佾傻眼了,老陈这是啥意思?

    不管啥意思吧,不要才是傻的!

    衣冠楚楚的商佾同样抱了箱子就跑……

    “没见过钱的腌臜货!”孙小六恨恨地呸了一声。

    “小六你骂属下时,可不可以不要朝着我?”哮天犬不满地翻了个白眼。

    “骂你怎么了?”孙小六满肚子的火气没处撒,“那两个腌臜货看你笑话呢,你以为你多能的!一枚铁胚值十几二十枚功德币,被你做成了两三枚一盏的长明灯!”

    “咳咳咳!”哮天犬险些被卤肉噎死。

    刚才做得顺手,精神不得旁顾,回想起来,那两个腌臜货好像还真是这么说过的?

    我了个大去!

    再看一溜儿七盏长明灯,就像排了队在嘲笑自己。

    你说本座辛辛苦苦的!

    “杨兄的手艺,岂是能用功德币来衡量的?”于乐大义凛然地举杯邀饮,“辛苦杨兄了!给我再多钱,不卖!”

    “还是贤弟明理!”哮天犬一饮而尽,感觉痛快多了,“愚兄我亲手制作的法器呢,存世还真是不多!”

    “吃酒吃酒!莫让些俗物玷污了你我兄弟的感情!”于乐也喝得豪爽。

    “嘿嘿,愚兄我亲手制作的法器,娇娇想必是喜欢的。以前愚兄怎么就没想到这招呢?”哮天犬显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笑得很猥琐。

    蠢狗真是没救了!

    孙小六翻了个白眼,自己干了一杯。

    “对嘛!”于乐却击节赞赏,“杨兄拿两盏去用!”

    “嘿嘿,这怎么好意思的!”哮天犬多少还是有些惭愧,“回头愚兄把钱补给你,就照着二十枚的价儿!”

    “知道你最近手头有点儿紧,什么时候宽裕可就不好说了。”孙小六一声哂笑。

    “这是什么话!”哮天犬勃然大怒,“本座何曾失信于人!”

    回头却又底气不太足,朝着于乐讨好地笑,“贤弟令我制作长明灯,我不是啥话没说就帮忙了吗?”

    连“令”字都说出来了。

    依着哮天犬的崇高地位,正常怎么也得用“请”的……

    “小六,杨兄是自己人!”于乐说了孙小六一句。

    孙小六哼了一声,果然不再说话了,闷声喝酒。

    哮天犬急火火地喝了几杯,屁股却有点坐不住了,磨来磨去的。

    于乐忍俊不禁,“贤弟我在凡间还有些俗事,今天就不能陪杨兄多吃了。”

    “好好好!”哮天犬“噌”地跳了起来,“改天你我兄弟再吃个痛快!”

    眼角却瞟向那一溜儿长明灯。

    “给你你就拿着呗,你何时客气过!”孙小六恶瞪着哮天犬,怎么都瞧着这蠢狗不舒服。

    “也是!都是自家兄弟,嘿嘿,我还瞎客气个啥嘛!”哮天犬不但没生气,反而借坡下驴,讪笑着把两盏长明灯收进了袖管。

    孙小六气结,“孝敬了娇娇小姐,不拿两盏孝敬一下你家主子吗?须知是你家主子养了你!”

    “啊?”哮天犬挠挠头,“说的也是啊,有些时间没回家了。”

    说着还真又收了两盏过去,都没敢看于乐的表情,径直跳上祥云疾驰而去。

    天空中还飘来一声嘟囔,“什么叫孝敬主子啊,那是我家大哥……”

    孙小六和于乐小眼瞪小眼。

    于乐嘿嘿地笑。

    “有些腌臜货,你给他越多,他的胃口越大!”孙小六瞪了于乐一眼,自闷了一杯。

    她大概没有升米恩斗米仇的概念,但意思也差不多吧。

    “放心吧,暂时还不至于。”于乐笑眯眯地说道,“小六,外人都走了,其实吧,这些东西在凡间,一点儿都不值钱。上回陈抟和商佾帮我伐了一棵枯树,要是都换了铁胚,不计其数的。”

    外人都走了?

    孙小六撅了撅嘴,一时间居然不知道从何说起。

    “其实吧,我这行走三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这是一个阴谋。但阴谋背后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我就完全不清楚。或者我只是一枚棋子吧,但我也不能老老实实地任人摆布,至少也要早些知道实情。”于乐叹口气,像是自言自语。

    孙小六早已忘记了全部情绪,定定地看着于乐。

    于乐有些苦笑,“我这么做呢,一则是与人为善,尽量给身边的有缘人带些好处,以备不时之需。二则是想知道我的界限在哪里,尽量地多做些事情,或者把事情弄大些,让更多人知道。”

    “嗯。”孙小六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随后又咬着嘴唇地补充,“我总是……跟你站在一起的!”

    “所以你也要尽快成长啊,以后不要这么轻易地动气了。我心里有数的,不会被人骗。”于乐笑了笑,“铁料我这里还有几箱,让陈抟帮你卖了也好,怎么处理也好,都是你的。需要的话,我那边还有很多,无穷无尽的多。”

    于乐站起身来,随着几声巨响,一堆大木箱出现在沙滩上。

    孙小六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静静地看着于乐逐渐被祥云环绕,消失了……

    “师父!”

    牛犇眼睁睁地看着桌上多了三盏长明灯,分明是刚刚送过来的铁胚子。

    此时灯火通明,比原来那盏还亮些。

    师父收走铁胚之后,说是要回一趟山。

    顶多过去了半小时?

    “浮云,牛犇,来吃一片肉。”于乐在太师椅上坐下来,掌心里凭空多出了一个小碟子。

    碟子里有五六片黑红色的卤肉,就像片好的卤牛肉,卖相不是很好看。

    “是,师父!”白浮云一脸的郑重。师父毕竟没有背着我,还把我当弟子……

    “多谢师父!”牛犇喜形于色。

    也没有筷子,两人迟疑了一下,直接用手指捏,牛犇手上分明还沾着木屑。

    入口淡而无味,却是极其坚韧,就如橡胶一般。

    牛犇还差些,以白浮云之牙口,嚼橡胶其实也不在话下,却是嚼不动这薄薄的肉片。

    “师父,嚼不动……”牛犇累得吭哧吭哧的。

    “烂没用的东西。”于乐训斥了一句,把剩下的几片肉一股脑儿倒进了嘴里,似乎与吃叫花鸭没什么差别,嚼了几下就咽下去了。

    碟子底部还有些碎屑,于乐细心地拿纸巾擦了擦,并把纸巾收进了口袋。碟子就往桌子上一扔。

    白浮云和牛犇嚼得更加努力了。

    “算了,就这么吞下去吧,效果可能会差些。”于乐无奈地吩咐道。

    “哦!”两人应了声,连忙囫囵吞进了肚子。

    幸好这肉片比一元钱硬币也大不了多少。

    “以师父的经验,这肉片的效果,比葡萄强了不少。你俩吃葡萄已经不顶用了,师父再想别的办法吧。”于乐又取出一串葡萄,随手放在小碟子里,摘了来吃。反正都是刚才从酒桌上顺的。

    “嘿嘿,弟子没用。”牛犇也下手摘了吃,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虽然这葡萄也是坚韧,就跟牛肉差不多吧。

    虽然没什么修炼效果了,但总比没有强吧。

    当水果吃的话,味道还不错呢,有点像果脯。

    白浮云坐在师父身边的马扎子上,同样吃葡萄。此时也不去想一枚葡萄能换洛白一族的别墅了。

    “牛犇,你制香能挣钱吗?”于乐闲聊。

    “那是个细水长流的活儿,一下子上市太多,就贬值了。短时间卖个几百万还是没问题的。我再车点珠子,也能弄个几千万。”牛犇挠了挠头。

    这玩意儿只能做高端,而且物以稀为贵。

    于乐点了点头,差着数量级呢。

    白马河两岸四五千亩地,政府再给优惠,征下来怕也是论亿的吧?

    别墅园的建设费用,饮料厂的设备费用,同样还没个着落。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呢。

    大地主家倒是有余粮,白浮云张了张嘴,终于没敢说。师父怕是不想跟修炼界牵扯太多吧,不是钱的事儿,而是涉及了因果。

    “师父,有了!”牛犇两眼突然大放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