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206章 机遇偏爱有准备的人
    “师父,那三……四个碟子,经鉴定是两千一百至两千三百年前烧制的。”

    牛犇压低了声音给于乐报告,虽然左近无人,实在是事关重大。于乐只是笑了笑,“始皇帝在开国大典上用过的?”

    “燕太子丹给荆轲饯行时过用的,项羽在鸿门宴请刘邦时用过的,最晚也是王莽改元称帝时用过的。”牛犇一点儿都不像是开玩笑。

    记得汉武帝吃饭用的还是瓦罐吧,只有陶器没有瓷器,流行的则是漆器,喝酒还用青铜酒爵,“饮胜!”

    这特么的。

    哮天犬能把餐具用两千多年,也是个人才。仔细找找的话,没准儿还能在天界找到上万年前的碟子呢,直接超越了三皇五帝,人类文明史重新谱写……

    “你发达了,留着用吧。”于乐也不像是开玩笑。

    “嘿嘿,我哪舍得用啊,还是埋起来吧。”牛犇当然知道深浅。

    其实也不用埋,扔在桌子上都不会有人注意。造型做工还是略嫌粗陋,分明是村级窑厂的产品。

    “乐哥,幸不辱命!”

    师徒俩正聊着,刘雨龙和葛古特兴冲冲地进了门。

    莱度那个饮料厂急于转行,刘雨龙洽谈得很顺利,而且是层层深入。不仅买下了生产线,还买下了可以迁移的厂房材料,最后还把十余人的技术团队打包签了合同。

    总之,迁移安装后就可以直接投产了,刘雨龙很有大干快上的创业激情。

    今天租了一辆中巴,把包括生产厂长和车间主任在内的技术团队拉了过来,实地勘察厂址,研究厂房建设和设备安装,这就上班了。

    “牛总,您这儿马扎子多,我搬点儿到工地上去呗?嘿嘿,反正都是给您干活儿的!”刘雨龙当然知道牛犇才是幕后大老板。

    在外人眼里,于乐就是牛犇的代言人,关系相当到位,能替对方做主的那种。

    葛古特默默地往上推了推眼镜,猛不丁地打了冷战。

    牛总白白胖胖的中年男人,笑起来的感觉像大妈。

    乐哥威武雄壮的小伙子,青春洋溢坦率直诚。

    真的直吗?

    据说这种体态的中年大叔都有些兽,啊不,瘦,也不知道真假。

    乐哥,你要幸福……

    “好吧,反正我也没打算卖。”大老板牛犇笑得热情洋溢。

    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谢谢牛总,我一定珍惜!”刘雨龙很不见外地开始捡马扎子,在胳膊上穿了一长串。

    跟大老板不见外,也是表达忠诚的一种方式嘛!

    当然,越过于乐同学接触大老板,就略显急迫了点儿……

    于乐笑了笑,打电话喊来了王启安。现场办公的高小米三人当然也是要同去的。

    三五天不见,塑料厂原车间主任,现任保管员兼守夜人兼清洁工王源,居然刮了胡子理了发,工装也洗得干干净净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儿精气神,感觉从六十岁直接变成了四十岁。

    “嘿嘿,于总你好。”王源见于乐看他,居然有点儿害臊。

    “王师傅你不错!”于乐对敬业的人足够尊重。

    “村长帮我哩!”王源让出了在一旁讪笑的王易祥。

    更干净的是院子。

    好几十亩地的厂区,居然全都整理了一遍,丛生的杂草被铲除了,地面上还有碾子压过的痕迹。

    “嘿嘿,我也是想帮村里人弄点儿事。”王易祥到底是村长。

    “乐哥,要了亲命了!我手头就十来个人,哪会盖厂房啊!”王启安开车跟在后面,现在才弄明白要干什么,连忙叫苦不迭。

    “现在建筑公司找个活儿多难!”于乐懒得搭理他。

    “我懂我懂!机械设备都好说,人不凑手啊!”王启安这一周来吃住在工地,澡都没洗过,手上还沾着泥呢,一副农民工二代的样子,有种逆向脱胎换骨的感觉。

    “于总,人,人……我这儿有人啊,要多少有多少,我只给你找盖过房子的瓦匠!”王易祥急赤白咧地插话。

    藏马镇周边,耕地都比较贫瘠,种田仅仅糊口,又没有进城打工的习惯,青壮年男子全都胡混着。

    机遇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啊,王易祥觉得这几天来扑下身子帮着王源打扫卫生,值了。

    否则哪敢凑到于总面前说话……

    “你看看!”于乐讥笑王启安。

    “我这不是想专心点儿嘛,创业刚刚起步,不能好高骛远!”王启安讪讪的,脖子也是一梗。

    “创业刚刚起步,更要抓住机会。”于乐打量着周边的荒地,回头对王易祥说道,“这是建筑公司的王总,你们一家子,要找活儿就找他。”

    “哎哎!”王易祥连忙凑到王启安跟前,小意地赔笑,“谢谢王总!”

    王启安勉强地笑了笑,哪怕是一周前,孙子才会跟这样的一家子说话!

    刘雨龙和王启安对接厂房选址及建设,葛古特留在了于乐身边。

    “乐哥,这里一穷二白,完全没有配套,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即使你只想建一个饮料厂。”葛古特四周打量着,视野真开阔。

    “哦?”于乐笑道,“老特你说说。”

    “营销,运输,包装……单说这包装吧,你这塑料厂,就算是能生产塑料瓶,塑料瓶就够了吗?你要生产一系列饮料,就需要一系列的不同形式和规格的包装。大桶小瓶纸盒易拉罐,你就看看洋饮料吧。我们单说易拉罐,那玩意儿分量轻体积大,运输空罐和实罐的成本也差不多了,都从外地运过来?易拉罐要装在纸箱里吧,纸箱要美观大方吧,印刷厂要不要……”葛古特说得头头是道。

    “你的意思是,我还得建这么多厂?”于乐挠了挠头。

    我只是想把藏马山的野果榨汁卖出去啊,我不需要赚钱,我不担心销路……做点儿实事还真是够复杂。

    “乐哥,我的意思是,政府最好搞一个开发区,啊不,产业园吧,不能好高骛远。从你的角度,解决了配套问题。从周边村落,解决了就业问题。从政府角度,带动一方经济发展,业绩那是刚刚的啊!”葛古特终于卖完了关子,负手昂然而立,目视远方的小山包,那是王俊凯的埋骨之地。

    感觉应该手捻长髯。

    最好弄把羽毛扇子摇一摇。

    当着政府官员的面,葛古特说话还是留了三分,让于乐自己去体悟。

    产业园基础建设,三通一平,从此处直通国道的一公里公路,那不都是钱吗?

    让政府去弄啊。

    “于总,这位是?”高小米跟在旁边,眼里大放异彩。

    “哦,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葛古特,沧海市工商局……”于乐还真不知道葛古特到底是干嘛的。

    “大机关下来的领导,眼界果然开阔!”高小米不吝谀辞。

    “我就是个小小的办事员,高镇长您太客气了。”葛古特矜持地笑笑,表情多少有点儿不自然。

    偏远乡镇,居然还有这么年轻这么漂亮的镇长,就是个子太高了点儿……

    中午,镇委书记花愤和镇长王思平携镇领导一班人,集体宴请了饮料厂老板及创业团队,地点就设在山野小店的大包间,两张大圆桌挤得满满当当的。

    条件虽然差了点儿,菜品却过硬,吃的是宾主尽欢。

    刘雨龙作为待上任总经理,当然是主宾。葛古特作为上级机关领导,屈就次宾。

    高小米敬酒之际,葛古特应邀给一干乡镇土包子讲了一课,主旨是要以世界眼光谋划未来,以国际标准提升工作,以本土优势彰显藏马山特色,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半酣之际,葛古特就觉得,到乡镇上来工作,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高镇长酒量可真不小啊,喝酒之后小脸红扑扑的,就像秋天里的大苹果……

    河西村主任王易祥作为地主,也有幸叨陪末座。

    常言说得好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王易祥却觉得,人家打了你左脸,就要把右脸送上去,认怂是个态度,态度决定成败!

    于总和姜总忙着谈恋爱,牛总忙着当木匠,三人遗憾地缺席。

    此前镇上曾经多次安排宴请,但都被婉言谢绝了,这次也没有意外。

    镇办主任严东江把酒宴设在这里,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心到神知吧……

    “于乐,你这儿生意挺火爆啊!”

    一辆越野车开进了院子,张山山从车上下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小胖子,个头不高圆滚滚。

    “嘿嘿,马马虎虎,吃了吗?”于乐坐在塑料垫片上抱着王小媛,捧了一本童话书在念,华小朵等孩子围在身边。

    “三姐姐好!”华小朵多灵光的孩子。

    “小朵乖!着急往你这儿赶……”张山山很没淑女范儿地摸了摸肚皮,“对了,这是你师弟,叫丁山!”

    小胖子丁山很努力地挤出了个笑脸,“师兄好!”

    “欢迎欢迎!”于乐放下王小媛站起身,和丁山握了握手,嬉皮笑脸地看着张山山,“几天不见,这是谈恋爱了?老牛吃嫩草嘛!”

    “他跟你同岁,我比他还小一岁好不好……”张山山翻了个白眼,“呸呸呸!谁谈恋爱了,我有那么饥不择食吗,找你有正事!”

    作为没被择中的食物,丁山的八字眉往下耷拉着,一脸的无辜,一脸的忧桑。

    谁说胖子就是天然的喜相了?这货怎么看怎么像没吃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