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224章 男人两大爱好
    “三太子,看电影是一回事儿,嘿嘿,天字票那是另一回事儿!”

    壮壮蹲下身子,看上去好大的一坨。就算是坐在地上吧,也不耽误他跟脚不沾地的哪吒聊天,“嘿嘿!我可是听说了,好几百人挤在一起呢,就天字票坐在最前面,边吃喝边看电影,周边很宽绰,后面的人都看看着咱们的后脑勺,嘿嘿,那尊崇!”

    这货坐在前面看电影,后边的人恐怕就不是看后脑勺的问题了。

    天字票的享受,那就是对比形成的。他人骑马我骑驴,回头瞧见走道的……

    要不怎么说薛涛是个人才呢。

    大人才薛涛此时也凑近过来,压低声音说道,“启禀李公子,天字票今儿个是没有了,老身也变不出来。但明儿,老身可以着人留下一张,李公子的一应消费,全都着落在老身身上,不知李公子意下如何?”

    哪吒迟疑不语,薛涛又轻拍额头,“都是老身的错!李公子也不方便每日里下来吧?要不然,等这场演完了,再专为李公子加演一场?”

    却是面面俱到,春风化雨,把矛盾消弭于无形。

    可是,你早干嘛去了?

    于乐转脸看向薛定厄,薛定厄却仍是肥身而立,掌中闪电球哧啦啦地响。

    这会儿,吃瓜群众也知道打不起来了,失望地“切”了一声,四散离去。

    薛定厄被于乐瞧了半晌,终于回过味来,表情就有些讪讪的,缓缓地收了法力。

    随后摆摆手,黑白无常带着诸多鬼卒退走了。

    “三太子,要不咱们明天再来一回?”壮壮使劲地挠头,很显然被人看后脑勺这事儿是很荣耀的。

    “李公子,没请教这位是?”没等哪吒对壮壮做出回应,于乐就笑着拱了拱手。

    “壮壮也是我的好兄弟,呃,巨灵神!”哪吒其实是个爽快的性子,虽然有些嚣张跋扈。

    他瞧不起你,是因为你没有资格被他瞧得起,他还懒得掩饰。

    “哈哈!见过巨灵神!”于乐再次拱手,这名字也是无敌了。

    “嘿嘿,见过见过!请教于兄,哎哎,凡间里可有……我的电影?”巨灵神赶紧直起腰来拱手,居然一脸的热切。

    “这个……尚无。”于乐仰着脸认真地想了想,巨灵神也就在西游记中出场过吧,还是炮灰角色,威风不过三十秒。

    巨灵神一脸的懊丧。

    “壮壮,要努力啊!”哪吒拍了拍巨灵神的肩膀,也不知道是鼓励,还是嘲讽,反正巨灵神更加的懊丧了。

    “呃,巨灵神兄若是把自己的功德事迹写出来,在下也未尝不能为兄台拍一部电影!”于乐突然发现了一个新的产业。

    诸神对电影貌似有着不同的理解?

    不过呢,这位巨灵神,怕也不是看上去的那么憨厚单纯吧。

    于乐隐然感觉,巨灵神与薛涛似乎是一唱一和的。

    重要的是,先把巨灵神带进沟里去。

    “好说,好说!”巨灵神双手猛一拍,“我……真的可以吗?”

    于乐被震了个趔趄,无奈地咧了咧嘴,“兄台还是蹲下来吧。”

    “嘿嘿,嘿嘿!”巨灵神果然挠着后脑勺蹲了下来,还朝于乐挪了两脚,甚至有压低嗓门的努力,信誓旦旦地说道,“回去我就写!”

    “你跟哥说,你会写哪个字?”哪吒在一旁泼冷水,“画圈圈不算的!”

    “就跟你会写多少字似的!”巨灵神不服。

    “起码我领俸禄时不用画圈圈!”哪吒继续揭短。

    “我抓个臭道士给我写就是了,我口述!”巨灵神多有办法的,“臭道士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你……”哪吒抓狂。

    哪吒虽然是军职,却是太乙真人的弟子,严格说来,也算是个臭道士吧。

    于乐赶紧拍了拍巨灵神的肩膀,这哥俩儿可别现场打起来。

    巨灵神还知道把肩膀放低些,省得于乐踮脚,“于兄啊,那咱们可就说好了?”

    “说好了!”于乐打了包票,又回头转向哪吒,“承蒙李兄看得起,称在下一声于兄。李兄啊,这位薛兄,也是在下的好兄弟!”

    说话时,于乐瞥了薛定厄一眼,薛定厄兀自在那边傲娇。

    哪吒倒是痛快的,朝着薛定厄拱了拱手,“见过薛兄!”

    “见过李公子!”薛定厄谈不上受宠若惊,却也是知道进退的。

    堂堂薛大少,向来在地府中横行无忌,但比起大名鼎鼎的三太子来,毕竟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的……

    至少薛定厄相信,于兄不会害了自己。

    “相请不如偶遇,薛兄乃是此处地主,不如就由薛兄来招待李兄和壮壮兄?”于乐热情洋溢地提议。

    “好说,好说!”哪吒很给面子地答应了,并且朝着薛定厄拱手,“今日与两位兄台一见如故,那就叨扰薛兄了!”

    “老身这就去准备上房!”薛涛赶紧给自己加戏。

    刚才凑近过来止损,却没有得到一句回应,薛涛一直站在旁边不尴不尬的。

    “今日家宴,就去薛兄的杜媺轩吧!”于乐一手揽着哪吒,一手揽着薛定厄,很八卦地谈起了薛定厄长期驻跸杜媺轩的花边新闻。

    “没想到啊,薛兄居然还是个情种!”哪吒虽然是个孩童形象,毕竟也是积年的老神仙了,人情世故还是通达的,只要他认定了你值得他人情世故。

    “惭愧,惭愧!”薛定厄满脸的不好意思,更多的却是得意洋洋。

    行走间,哪吒突然不动声色地转脸看向西北侧不远处的半空中,眉头皱了皱。

    虽然看不见人,却有一种被窥测的感应。

    更过分的是,哪吒此前是没有感应的。此时恍然察觉,还是因为那人的离开,隐然有些法力波动。

    这个法力波动,是哪吒所不熟悉的,却感觉其实力不在自己之下,至少也不会是无名之辈。

    哪吒心底下一丝讶然。

    刚才若是打起来,自己未见得能讨了好去!

    那么,这位来自凡间的于兄,他是知道呢,还是知道呢,还是知道呢?

    于乐当然是不知道的,只是怕薛定厄吃了眼前亏而已。

    薛定厄同样是一无感知,此时已经跟哪吒混熟了,勾肩搭背地一路走向杜媺轩。

    堂堂薛大少,在地府中闯出偌大名声,交朋友的能力还是不差的。

    巨灵神跟在后面,时而笑逐颜开,时而眉头紧锁,或者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峥嵘岁月里。

    牛头马面没敢搭话,却也与有荣焉地跟在后面。

    跟着阳大人果然不同啊,你就说这社交圈子!

    即使上不了桌面,在一旁伺候着也好啊。

    “老身告退……”薛涛还是站住电影堂门口,恭敬地朝着众人后背行礼,脸上阴晴不定。

    既然是家宴,杜十娘也就亲自上桌作陪。

    席间,哪吒跟于乐约好了时间,把放映机给他送过去,切切不可忘了哪吒闹海。

    巨灵神吃饭时老是陷入沉思,也再次确认了于乐为他拍一部电影的承诺。

    一顿饭宾主尽欢,四个人相交莫逆。

    唯一的不足吧,就是于乐这人酒量太浅,拉拉扯扯的忒不爽快,没个男人样儿。

    于是约定了时间另喝,届时由哪吒做东。

    酒足饭饱之后,于乐和薛定厄把哪吒和巨灵神送出了杜媺轩,再由牛头马面把贵客送出酆都城。

    “小嫂子,请问您可是自由身?”再回来时,于乐问杜十娘。

    “回于兄,早年间媺儿是卖身给彼岸花的。修行不易,需要诸多灵药。这些年来,媺儿已经自赎了,当下确系自由身。”杜十娘笑容温婉,一副成熟的女人范儿。

    早先杜十娘在彼岸花中,只是个普通姑娘罢了。因为颇有些阳刚的英气,才合了薛定厄的眼缘。

    受到薛定厄的青睐,并长期留宿之后,杜十娘的地位明显提高,成为了彼岸花的摇钱树。

    谁让薛定厄那么有钱,又慷慨大方呢,人傻钱多不足道也。

    直到电影引入彼岸花,杜十娘的地位才超然起来。

    此时的杜媺轩,与于乐初入彼岸花时,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伺候杜十娘的小姐姐也翻倍不止。但此时,小姐姐们都退到外面去了。

    杜十娘自赎其身,倒也是做得轻车熟路。

    不过,赎身之后又如何,还不是倚着彼岸花赚钱。

    一个弱女子如何生存?

    “彼岸花虽好,不是久留之地。”于乐说到这里,却是戛然而止。

    男人两大爱好,诱良家下水,劝失足从良,好像很三俗啊。

    我又有何立场决定薛定厄的生活呢,没准儿这货只是逢场作戏呢,甚至就是缺乏了母爱。

    “多谢于兄厚爱,媺儿也是习惯了,不欲改变什么。”杜十娘盈盈一笑,并无凄惶之感。

    前世为人,今生做鬼,杜十娘恐怕也很难相信男人了吧。

    哪怕是一只男……猫。

    并非薛定厄不可靠,而是薛定厄根本就没长大。

    杜十娘对薛定厄,其实是宠着的……

    “于兄啊,我倒是想过把媺儿养起来,但媺儿拒绝了我。”薛定厄倒是颇有些幽怨,嘴巴居然撅了起来。

    “这样啊,”于乐拍了拍脑门,“薛兄,你可曾想过开创一番自己的事业?”

    “你是说,我来开一家青楼?”薛定厄眼前一亮。

    于乐:“……”

    这货的脑洞真够大的,居然还会拐弯了,你这是要把杜十娘捧成鸨儿娘?

    “薛兄,今天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薛涛这人,更是不可靠。虽然兄弟我并无证据,薛兄却可以慢慢查访,切记防人之心不可无。”于乐沉吟道。

    “你是说,这货算计我?!”薛定厄勃然大怒。既然于兄这么说,那肯定就是这样了!

    “稍安勿躁!”于乐很无奈,“哎,从长计议吧。”

    你能不能长点脑子啊,万一是我算计你呢?

    “我是说,你俩可不可以开一间电影……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