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241章 轮回往生一头猪
    “于兄稍安勿躁,嘿嘿!”

    陈抟嘻嘻哈哈地给于乐拱了拱手。于乐的嘴角咧了咧,我特么连肉体都没有了,还能不躁?

    再说了,你俩眼瞎啊,分明是一位热乎乎的,肉乎乎的,弹性十足的,高大威猛的帅哥当面,难道是假的?

    要不然你摸啊。

    呃,不能让两个猥琐的老男人摸,孙小六摸一下倒是无妨……

    “你两个腌臜泼才!于兄怎么会是假的?!”孙小六早就上手了,手感还不错,除了毛不多。

    但也不能求全责备,没谁是完美的。

    “倒不是说于兄现在的肉体是假的,而是说于兄身亡之后,可以完美地重塑肉体。肉体对于兄来说,其实并不重要,更不是判断于兄状态的基础或者本质条件。”商佾低眉顺目地耐心解释,其语言逻辑也比陈抟强了不少。

    于乐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呃,听着怎么也不像是好话呢,好像有什么不对头。

    要不然,我给自己来一刀?

    这才是有恃无恐嘛!

    “你是说,我随便挂,挂了可以满血原地复活?”于乐一时间还想不清楚,却也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重塑肉体,是天庭职司吧,怎么做,在哪里做,由谁来做,这些事情我俩并不清楚,只是听到了一些传说。毕竟我和商兄,离着那个层级差得太远了。回头于兄倒是可以向哪吒或者巨灵神等体制内人士咨询一下。”陈抟捻着他那一撮须髯,沉吟了半晌才说道,“按我的推测,肉体可以重塑,但并非即时重塑吧,应该也不是无条件重塑。”

    飞升之前,陈抟仙风道骨,长髯飘逸。飞升后却被石榴姐拿柴刀给刮掉了,整个下巴铁青,三五道血痕。

    最近散人圆满,陈抟这才重新蓄了须,毕竟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好吧,站立云端俯瞰大地时,手捋长髯其实是很帅气的……

    好吧,石榴姐也管不了这些事情了。回忆起石榴姐在世时的情形,还真是有点怀念的。

    嗯,如果她能练练剃须手法那就更好了……

    “你是说,打个报告,经批准后,由有关部门安排重塑?”于乐听懂了,脸色却是有些发苦。

    这就是说,命运完全控制在别人手上,甚至没有轮回往生的机会?

    我特么想轮回往生一头猪啊!

    为什么?

    啥都不为,老子乐意,管得着嘛你!

    “正是!神职神位,由天庭一手掌控。”商佾面色肃然。

    陈抟和商佾,飞升之后活得卑微了些,却都是一世之杰来着,都是绝顶睿智的人精。

    古往今来,有几个飞升者?

    在仙界,他们没有资源,没有机会,没有信息也就没有眼界,却不能否认他们有一遇风云便化龙的潜质。

    孙小六对付他俩,其实是一力降十会罢了,官大一级压死人,拳头大过道理。

    于乐对他俩,则是尽量地坦诚相待,同时利益攸关。简单说来,就是跟着哥有肉吃,哥好了,肉才多。

    要是跟他俩玩心眼,恐怕会被玩死,渣都不剩……

    于乐从来都没觉得自己聪明到哪里去了,既然不够聪明,那就努力呗。

    好吧,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用好聪明人才是大能耐……

    “按照你俩的推测,神是不能吸收天地灵气的,只能通过吸收功德币来增长功力?”于乐沉吟半晌问道。刚才商佾和陈抟也是通过这个特征,推断出于乐是真正的神祇的。

    “神确实不能吸收天地灵气,功德币的发行渠道,则完全是官方垄断的,数据都登记在案。”商佾肯定地回答。

    “流通领域的功德币,其实只是极少数。”陈抟补充。

    虽然于乐似乎是轻轻松松地赚到了成千上万的功德币。

    好吧,陈抟这话其实也不怎么样好听,但于乐不跟他计较。

    “也就是说,神的能力层级,其实都摆在明面上了?”于乐皱眉苦思,“怎么感觉,神祇就像是一系列的傀儡呢?”

    “应该说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吧。”商佾也在琢磨着。

    此时三人的状态,并非思考成熟或者解疑答惑,而是思维处于发散状态,彼此启发,头脑风暴,通过已知线索推测背后真实。

    孙小六则是个添头,别说参与机宜了,听都听不太懂。

    添头也有添头的自觉,孙小六悄木声地准备了酒水小菜,然后就手托腮盯着于乐,于兄好厉害哦!

    对待陈抟和商佾,孙小六也是慈祥了不少,毕竟这俩货是在帮着于乐思考问题嘛,也给倒杯酒算了。

    “这个体制,好像有点僵化,甚至是稳定压倒一切。按照你俩的说法,仙应该是起步难,升级也难,但存在无限可能性。神则相反。长此以往,仙中大能,得了奇遇嗑了药,就会凌驾在诸神之上。想必神也不会甘心受制。那么,这个体制就可能会受到挑战。”于乐抬头望天,天空碧蓝如洗,几朵白云散漫。

    一会儿像是个S型。

    一会儿像是个B型。

    于乐突然感觉,莫非我这个人间唯一神祇,与此有些关联?

    白云之上,完全看不清楚。

    从根本上说,我只是个棋子吧。

    这个棋子却在考虑是谁在下棋,甚至是谁摆下了这个棋盘……

    呃,考虑得好像有点多了啊!

    呃,一切任由别人摆布的感觉,真特么不爽啊!

    于乐神情怅茫,脖子僵硬。

    商佾默不作声,陈抟一声叹息。

    比棋子更可悲的是什么,那就是连当棋子的资格都没有……

    “于乐,喝酒!”孙小六端起酒杯递过来。

    刚才的事情孙小六全都不懂,但看于乐此时表情,居然莫名地有些心疼。

    于乐接过酒杯,冲着孙小六笑了笑,一饮而尽。

    孙小六赶紧微笑,满脸的生动。于乐则摸了摸孙小六的脑袋。

    商佾和陈抟对视了一眼,各自默默地饮酒。

    “于兄,神祇增长功力,也不只是靠功德币的。”饮酒数杯之后,商佾重新开口。

    “哦?”

    “香火,祭祀。一切崇拜凝聚而成的念力,均可被神祇吸收,增长功力,提高层级。”商佾慢慢地说出了几个新词。

    “哦?!”于乐眼前一亮。

    商佾本来还以为于乐需要慢慢理解一下呢,没承想他一听就懂。

    “仙凡隔绝之后,香火和祭祀虽然仍有,却是逐渐式微了。早先求子祈雨,那是会灵验的,这也是神祇聚拢信众的根本法门。仙凡隔绝后却不会再灵验了,信众当然也就散了去,崇拜念力就少了。所以神祇应该也是反对仙凡隔绝的。”商佾慢慢陈述。

    “那天庭为什么要隔绝仙凡呢?”于乐问道。

    很明显,仙人肯定是不希望隔绝的。且不说飞升者返回人间界时的荣耀。那么多徒子徒孙,很可能会出现飞升者,可以营造出一方势力来。

    商佾所不清楚的是,仙人应该也是可以吸收念力的吧。

    于乐在地府时,听牛头马面说起过,亲人的思念可以增加鬼魂的能力,甚至财富。

    至少可以吸收后辈亲属的念力吧。

    却也不敢肯定,或者只有神鬼才是如此?毕竟刚知道神鬼同源,与仙人不同。

    商佾两手一摊。

    于乐也明白了,这个问题有点超纲。

    这特么谁能知道……

    “其它神祇不会灵验,于兄却可以灵验!”陈抟突然间眼前一亮,激动之下甚至很大声。

    响鼓不用重锤。

    灵验而已嘛,多简单的事儿!

    于乐甚至瞬间想到了多种灵验乃至显灵的方式。

    诸如求子啊,求财啊,求官啊,求惩戒恶人啊,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好吧,求子略困难些……

    这也是陈抟和商佾的不同,重在解决问题。

    “于兄,这天地间的法则秩序,从根本上说,终究是实力为王,拳头大的说话!”陈抟咬着嘴唇,拳头也在下面握紧了。

    于乐有点牙疼,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陈抟。

    你这么逗小傻子玩儿,真的不怕功德币再也没有了吗?

    古往今来,碧落黄泉,三清在上,佛祖阎罗,我特么连太白金星都够不着啊。

    人家伸出一根小手指头来,就足够把哥捻成粉末了,如果不是溶液的话。

    嗯嗯,你俩混蛋人家都懒得捻……

    你居然撺掇我拿拳头跟人家说话?

    从刚才的分析看,这仙界天庭,神仙体系,还真是存在着不少问题。

    也肯定有人对此体系此现状心怀不满。

    如果是体系内,或者是希望改革改良,谁愿意受制于人呢?

    如果是体系外,或者是希望推翻重建,资源分一点儿过来啊!

    基本上能够确认的,也就这么多了。

    外加于乐这个棋子,很有可能与此相关。

    但这棋子是谁设置的,棋要怎么下,怎么就算是赢了,则是一无所知……

    按照陈抟的混蛋逻辑,这是让哥来掀了棋盘?

    我呸!

    于乐不说话,脸上还不是好笑,商佾和陈抟就面面相觑,各自讪笑。

    商佾:好像是有那么一丢丢儿不靠谱?

    陈抟:成不成的且另说,至少要敢想嘛!

    作为一枚棋子,于乐还真是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不可替代性。

    就算有愿因吧,没准儿是因为哥长得帅?

    好吧,那囧神令,只是哥从阴沟里捡来的啊!

    想到这里,于乐顺手取出了囧神令,“这个,会不会是你刚才说的印玺?”

    既然神祇都有印玺,那么我也应该有吧。而从太白金星那里得到的东西,也就只有这一个。

    除了通讯、导航和传送,囧神令难道还有别的打开方式?

    要是在你的胖脸上盖一下,管保有个“囧”字……

    “于兄,我能上手吗?”商佾凑近了观察。

    神祇印玺这东西,只是听说过啊。御马监监丞当然是没有的,管事大人其实也不入流。

    “拿去看!”于乐把囧神令递给了商佾。

    陈抟也凑了过去,随后又接了过去,甚至小心翼翼地用指头弹了两下。

    于乐又好气又好笑,虽然不清楚印玺的验证或者打开方式,但肯定不是用弹的吧。

    “哎哎,热了,烫烫烫!”陈抟突然兴奋起来,弹完之后,囧神令居然发热了!

    陈抟两手捧着囧神令,就像捧着一块刚出炉的热地瓜,小心翼翼地往起抛,却也不敢抛起太高,万一再给摔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