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246章 莫欺少年穷
    “某少时,山居野民也。田间少出,不足与糊口。乡邻皆狩猎山中,某父母亦然。精兽虽凶残,皮毛价高,肉骨可食。”

    “时年某四十余,暮春,父母出猎遭厄,尸骨无存。从此某孤苦无依,朝不保夕……”

    每页百余字,有段落无标点,秦欢只是连蒙带猜地读,意思倒也理解得大差不差。

    一张宣旨未尽,秦欢禁不住嘴角抽抽。

    这算是古言版网文?莫欺少年穷的路子,应该是玄幻。新人写玄幻啊,嗯嗯,你高兴就好,重在参与。

    更何况如此奇葩的行文,逻辑在哪里?

    四十多岁了,还让父母冒险打猎养活,还从此孤苦无依?

    到底是四十岁,还是四十个月……

    嗯嗯,应该是异界。

    嗯嗯,多看,多想,少说,少问。

    “乡邻虽接济,亦无多余之粮,冻馁之殍随处,略见原住民生存之艰难。某年幼力乏,亦携刀入山,或兽入某口,或某入兽口。”

    啧啧,两个“或”字用得好。

    嗯嗯,有种你弄死老子,要不然,老子早晚弄你死!

    “兽入某口,每日之需也。某入兽口,此生了结矣。”

    “是日,某猎得硕鼠,虽伤痕累累,却得一日之饱食。”

    “方欲食之,却见豺狗环伺。某身心俱疲,弃刀,仰卧望天,心底通透如解脱。”

    “嗟夫!早一日也,晚一日也,当此日也。”

    “豺狗十余聚拢,獠牙微寒,腥臭窒息。某闭目以就戮,却闻得豺狗惨叫。”

    “家师从天而降,救我生天。怜某孤苦,遂收某座下,传以术法。自此某随家师云游天下,悲以救危,慈以扶困。”

    “某本无名,家师赐法号尘忆,终以此为名。”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家师者,弥勒也……”

    秦欢下意识地看向于乐,却见于乐端坐在马扎子上,捡起了钓竿,老神在在地钓着鱼。

    “看懂了?”于乐笑眯眯地转过头来。

    “……懂了。”秦欢已经看到了第四页,宁校长那边,貌似还有近百页。

    实在是不好说,这特么编了些啥玩意儿……

    弥勒佛乱入啊。

    说好的异界呢?

    这特么瞬间出戏有木有?

    “不懂也没关系,多看几遍就懂了,你能翻译成现代文吗?”于乐还是微笑。

    “……能。”秦欢虽然是学计算机的,天赋都点在了动漫上。但哪个大学生没看过网文呢,尤其是休学这一年多来,秦欢看得实在是太多,觉得自己来写的话,准保能火,可惜我的时间不多了。

    至少也不会写得这么扑街吧?

    乱入,乱入,乱入……

    “那就回家?”宁唯事抬起头来,把宣纸整理了一下,小心地叠好,再也不是于乐拿出来时的乱蓬蓬的一团。

    秦欢只当网络看,宁唯事却是看出了人物自传,并且已经看到了三十多页。后来尘忆当兵吃粮,从普通天兵做起,南征北战,临战必先,被创百余次,玉帝亲封……特么的巨灵神……

    更过分的是,宁唯事有种直觉,这特么的好像是真事!

    瞎编的话,谁会编得这么离谱……

    巨灵神居然是弥勒佛的弟子?

    宁唯事不知道乱入这个词,更不知道羊驼这个神奇物种,心底下却有数千头羊驼轰然狂奔。

    必死之人,轻描淡写地重获新生,世界定然有所不同了。

    宁唯事如此,秦欢也将如此。

    这十余日,一老一少两个病友,几乎是形影不离。

    秦欢很尊敬宁唯事这位善良、睿智、博学的老人,宁唯事也欣赏秦欢这个热情、聪慧、乐观的小伙子。

    于乐当着秦欢的面把宣纸给了宁唯事,宁唯事也就随手地把宣纸给了秦欢。

    至于更多,还是让秦欢自己去领悟吧。

    更何况,宁唯事自己也有很多不懂,但他同样是多看,多想,少说,少问。

    无论如何,秦欢也会是于乐夹袋里的人物,赶也赶不走。

    眼望满山皆苍翠,宁唯事对藏马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山里的桃子熟了。

    皂户屯家家户户都有果园,三五亩到十余亩不等。

    种的果树很杂乱,每家都是品种齐全。

    往昔土地贫瘠,结出来的果子没什么品相,味道也干涩,基本上没有收益,也基本上没人认真打理。

    反正那山地也长不了粮食,就种着呗。

    今年却是完全不同。

    早先刚长出来野草,成就了皂户屯的家兔品牌。平均到各家各户,这半年来的收入都已经过了万。

    这是个细水长流的稳定收入。搁在往年,谁家的年收入能过万了?

    也怪不得大家伙儿盖了窝棚看草去。

    财富的积累,需要一个过程。

    适应财富的积累,也需要一个过程。

    现在桃子熟了,屯子里就没人看野了。

    谁家都有,有啥好偷的?

    外村人来偷,问过狗了吗?

    皂户屯的狗啊,好像也越来越多了……

    宁唯事背着手在前头走,于乐背着手跟随,慢悠悠的很闲适。

    秦欢犹豫了一番,悄悄地把手背到了身后,嘿嘿,好像还满舒服的?

    “老宁,来吃个桃!”

    秦欢抬头看时,却见一位中年山民放下了担子,拿脖子上的毛巾擦汗,满脸的喜气。

    这人长得狡猾又穷横,秦欢下意识地就想起了白胜,劫生辰纲时卖酒的那个。

    “是老四啊!不用不用,我家也有!”宁唯事打量着赵四挑着的两个柳条筐。

    框里的桃子,个头大过拳头,至少也是往年的两倍大。

    “这网袋哪来的啊,老四可真精细!”宁唯事啧啧称赞,每个桃子上都套着白色膨化塑料网袋,防挤压的。

    “小卖店买的啊,一毛钱一个。二蛋在大喇叭上说了,这个袋子他不赚钱,就是为了便利乡亲们。不套袋子的话容易坏,贩子也不收,今年这桃金贵啊。”赵四也没尽着让吃。

    一个桃子,能卖三四块钱呢。

    嗯嗯,反正谁家都有的……

    “四叔可发达了,能产多少斤啊?”于乐也笑眯眯地凑近了看。

    二蛋这货,眼皮子就是浅了点儿,也是穷惯了。

    这种网袋,其实是水果贩子送的。还央告二蛋,千万让大家伙儿费点心,套上比较安全。

    二蛋果然费心了,大家伙儿套得很用心。

    “我估摸着,怎么也得三四千斤吧,这是头一波熟的。”赵四明显是谦虚了。

    “嚯,那不得上万块?”于乐捡出一颗桃子掂了掂。

    “上万块?那是少的!”赵四手疾眼快地把桃子拿了回去,小心翼翼地放回了柳条筐,“二蛋可是长本事了,招来的贩子就在瓦屋屯场院里,叔可得赶紧去!”

    桃子没了,于乐的手还虚托在那里,五指张开呈托桃子状。

    这特么的,二蛋长本事了,我没本事呗……

    宁唯事嘿嘿地乐,背着手继续爬山。

    秦欢想笑又觉得不合适,憋得很辛苦。

    一路上又遇见几个山民,各自挑着桃子下山,累是累了点儿,都透着喜庆!

    “乐哥,这山路太难走了点儿,要是汽车直接进村多好。”秦欢的头发长出来了一些,毛扎扎的像刺猬。

    宁唯事张了张嘴,终于没说话。

    于乐倒是回答了,“也是哈。”

    “要不然,我让我老爸捐点儿?修桥铺路嘛。”秦欢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我这医疗费,毕竟是省下了很多。”

    “得,等你自己赚了钱再说吧。”于乐背着手跟上了宁唯事,“修桥铺路无尸骸啊!”

    秦欢继续挠头,呃,我好像又说多了?

    多看,多想,秦欢已经做到了。

    至少二蛋经常打包了饭菜送到宁校长家,秦欢也跟着吃了不少,当然也胡乱地叫着蛋哥。

    后来才知道,这都是山野小店专门做出来的营养餐,也都是乐哥付账的。二蛋只是跑个腿而已,回回还留下来一起吃喝。

    蛋哥是乐哥的发小,但他对乐哥的尊敬,分明是超越了发小的范畴啊。

    而乐哥对蛋哥,却有一种对待小孩子一般的宠溺。

    或者这是秦欢的错觉。

    秦欢还觉得,蛋哥这人吧,其实未见得多么厚道的。

    其中必有蹊跷!

    虽然不明就里,秦欢已经认为,乐哥大隐也,大隐隐于山也。

    呃,刚才读多了古文也……

    嗯,还是得少说,少问!

    嗯,修一条路上山,对乐哥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的。

    至少山下的山野小店,应该是乐哥和嫂子的吧。秦欢跟着宁唯事去镇上赶集,进过山野小店,刚好看见乐哥在烧鸭子。

    正闲聊呢,进来几位师兄,乐哥也给介绍了一下,秦欢执师弟礼甚恭。

    回头就听一位师兄请示乐哥,关于白马河别墅的建设问题。

    白马河别墅啊,从山上就能望见,占地极为广阔,着实大手笔。

    听话音,居然是乐哥投资的……

    “无双,洗个桃来吃!”

    回到宁校长家时,宁无双正坐在老爹的躺椅上,手里拿着半拉子桃,吃得满嘴流汁。

    这桃子剥皮可食,肉核分离,其肉软糯,其色嫣红,卖相极佳。

    “你自己不会洗!”宁无双撅了噘嘴巴,桃汁流了出来,就伸出小舌头舔了舔。

    “嘿,还反了你!”于乐瞪眼。

    “不理你!”宁无双同样瞪眼,眼珠子比你的大!

    “哥去给你准备礼物去了啊,把哥忙的!”于乐蹲在了躺椅旁边,前面有半框桃子,应该是宁无双自己去果园里摘的。

    “骗人!”宁无双不信。

    “骗你你是小狗!”于乐信誓旦旦。

    “你才是小狗!”宁无双恶狠狠地回应,却也捧了三颗桃子,到井台那边洗去了。

    三人坐在马扎子上,桃子的味道果然鲜美无比。

    秦欢觉得,好像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桃子。

    或者是此前病重,食不甘味?

    如今生活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那边兄妹俩还在继续吵架。

    “无双啊,估分应该出来了吧?”于乐嬉皮笑脸的。

    “昨天就出来了,你还知道问!”宁无双忿忿的。

    秦欢偷眼看了看宁无双的小嘴,又赶紧低下了头。这事儿秦欢是知道的,估出分数以后,宁无双急于跟于乐分享,并征求报考意见。结果于乐没来,宁无双恼了。

    貌似,宁无双的成绩极高?秦欢倒是想提点儿不成熟的意见来着,人家不稀罕啊。

    “嘿嘿,有多少分啊?”

    “反正不会考个农大!”

    秦欢险些被桃子噎着,我大农大招谁惹谁了啊?

    ps:感谢三月份第一粉丝,淡茶柸香,2149粉丝值。

    感谢三月份票王,*飘雪*天涯*,319投票值。

    啊哈哈,都快到五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