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290章 都有脑补的真相
    白马河别墅区虽然还在建设中,临近国道这边的围墙却已完工。

    以整条青色蘑菇石为立柱,立柱之间架着黑色铸铁栏杆,待墙脚的蔷薇科植物茂密起来,就是似漏非漏欲遮还休的完整围墙了。

    东侧最靠近山野小店的角落,便是第一栋样板房的位置。周边草坪已经成型,移植过来的各色花木长势正好。

    种草种树的基本要求,种植土要厚,这个乡间不缺。灌溉也要跟上,白马河水足够用。为了草木快速生长,黄大仙甚至亲自跑来拉了一趟稀。

    白马河两岸,并不适合耕作,起伏跌宕,沟壑纵横,岩石暴突,肖肖进行整体规划时,也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原来的地貌特征。

    众人步行过来时,保安已经上岗,虽然别墅区里只住了一户人家。

    这座大门将是小区的东门,依次排过去,还有正门和西门,目前还没有修建,各种工程车辆从西门位置出入。

    一栋栋别墅离得挺远,更不会成行成列,感觉就像是二流子种地,随便在哪里刨个坑,种上一栋别墅。回头想起来,又种了一栋。现在已经种了十多栋了。

    相邻两家若非有意交往,基本上是不会互相影响的,地貌起伏配以绿植,隔离得很好。

    “欢迎欢迎!”一位中年妇女站在小院门口迎接,笑容热诚又洪亮,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启宁,喊人!”

    “哥哥,姐姐!”小男孩的声音很清脆,模样也很清秀,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

    王启安跟在于乐后面小声介绍,“我妈,我弟弟,今天刚过来,我弟弟在上幼儿园。”

    “哈,倒不知道你还有个弟弟。”于乐笑道,“辛苦婶儿了!”

    “乐哥吗,老听启安在家说起你,快请进来!”王太还是梳洗打扮了一番的,服装也高贵,却比王总显得老气些。应该是农村妇女的底子,也辛苦操劳过,这些年才转好,待人接物比较娴熟了,贵气还没养成。

    最表面的特点就是,嗓门比较大。

    姜晚则蹲下去摸摸小男孩的头,指了指隔壁山野小店,“启宁是吧,改天到那边去玩好不好,姐姐请你吃糖。”

    “吃糖不好,吃糖牙疼。”王启宁咬着红艳艳的嘴唇,“姐姐,糖好吃吗?”

    “糖……”姜晚笑嘻嘻改口,“那边有好多小哥哥小姐姐呢,可以一起玩哦。”

    “妈妈,我可以找小哥哥小姐姐一起玩吗?”王启宁回头揪他妈妈的衣角,“他们那边不脏的!”

    “好好好,改天妈妈陪你去!”王太一叠声地答应,感觉却不一定会兑现。

    可能是因为隔壁比较脏?

    相形而下,王启安像是野生的,王启宁就是温室里的花朵,规矩还比较多。

    或者是有钱了以后,认真练个小号?

    万通王总家宴,当然不会只吃包子。

    怎么也得来点儿小米粥,凉拌菜吧。

    富丽堂皇的餐厅里,大圆桌可坐十人,各种小菜已经摆好,杯盏的配置应该参照了星级酒店。一老一少两位保姆双手交叠于腹部,悄没声地站在角落里。

    众人进入餐厅后,一位戴着高帽子的胖大厨送过来一锅汤,十七八岁的小保姆过去分餐。

    “乐乐来啦!”老太太端了个大簸箩出来,用白包袱覆盖着,丝丝冒着热气。

    “娘,我来!”王太过去抢了簸箩,深探腰摆在大圆桌正中间。

    簸箩是农村常见的装食物的器具,原料是高粱穗子下面的细杆,拿麻线串起来,弯曲成各种形状。装热馒头热包子之类的发面食物最合适,不会被汽溜水泡软。

    于乐家里当然也有,也用习惯了,看着就很温馨。

    但在这个星级酒店装修的餐厅里,与其它亮晶晶金灿灿的餐具比邻,还是显得有些突兀。

    “奶奶辛苦了,都是奶奶福大命大!”于乐跟老太太已经不陌生了,笑眯眯地上前摸摸,“嘿嘿,我也沾点儿福气。小晚你要不要**********好!”姜晚也笑眯眯地上前摸摸,却被老太太摸了头,“净瞎说!俺哪有什么福气,还不是因为你师父才多了一条命。”

    老太太个头不高,清癯瘦弱,手脚的骨头却粗大,也是干惯了农活的老妇人。

    穿着打扮也朴素,头顶上罩了黑网袋,头发不会掉出来。腰间围着粗布围裙,还是各种布料拼成的。

    “娘你坐这儿,是你儿子孙子都有福气!”王总确实是很有福气的样子,眉开眼笑地上前搀扶老太太入座。

    “那还有一锅萝卜馅的,马上就好了。”老太太却嫌弃地拍开王总的手,转身回了厨房,王太也跟进去亲自动手。

    王启宁就悄悄地爬上了一把椅子,倒是在边角不起眼的位置,乖乖地坐那儿等。

    众人揖让一番,终于就近入座,主位给老太太留着。

    王总盯着大簸箩出神,声音低沉,甚至呼吸都有些粗重,“没想到还能再吃上老娘包的大包子,太感谢乐哥了。”

    “叔你客气了,看奶奶的精气神,你还能吃好几十年呢。”于乐傻呵呵地笑。

    “哈哈,那敢情好!”王总指了指酒柜,红的白的黄的,琳琅满目,看包装都不便宜,“习惯喝什么?启安说你能喝点儿。”

    “能喝,不爱喝,今天我就吃包子。牛总你习惯喝什么?”于乐让了让牛犇。

    在外人面前,牛犇毕竟是夯亢投资商,于乐则是牛总的忘年交兼代言人。说话就有些没大没小的,正说明交情厚实,已经不分彼此。

    王总当然是外人了,其实王启安也是。

    于乐身边打交道最多的人当中,高小米或者能看出些端倪来吧,虽然谁都不会说破。

    但高小米的理解应该是,姜晚才是真正藏在最后面的老板。

    无论是谁,都有脑补的真相,不解释。

    “那就由牛兄决定,哈哈,我得陪牛兄喝点儿!”王总热情接茬。

    两个年纪相仿的成功男人,共同语言当然更多。王总对牛总也是惺惺惜惺惺,虽然大家并不在一个领域,一笔总也写不出两个钱字。

    不过今天的主题是感谢神医,于乐才是主角,所以王总把位置摆得很正。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既然于乐要突出一下牛犇,王总当然也要打蛇随棍上了,没准儿还可以有进一步的合作呢。

    前几年在湖畔大学,王总就听过牛总讲的课。虽然听不太懂,但肯定是极好的……

    “我也不爱喝,今天就吃包子!”唐装圆口布鞋的牛犇,比于乐更加器宇轩昂,还带了中年男人的儒雅和圆润,以及随和。

    与王总的粗豪爽快比较起来,也算是各有千秋吧,都称得上是成功人士。

    “那改天,我请,就咱老哥俩儿,好好地喝点儿!”王总也不坚持,众人嘻嘻哈哈地闲聊。

    一会儿王太端了另一簸箩包子出来,老太太摘了围裙就坐,包子大宴正式开始。

    于乐大开大合地猛吃,见老太太看自己,就裂开嘴傻笑,“好吃!”

    这包子的面发得好,松软白嫩又有弹性,肉丁切得整齐,味道调得也不错,老太太还是有功夫,并且下了功夫的。

    年轻保姆送上来一溜儿的个吃,全都是汤,于乐也一股脑儿地喝。

    王太压低声音解释,这大厨是花了高价从沧海的五星级酒店请来的,汤做得尤其好,给婆婆补身子,婆婆早年拉扯那么些孩子受苦了云云。

    嗓门虽然还是不小,但她努力了。

    于乐也就夸了两句大厨。

    老太太貌似不太爱说话,或者是觉得自己说不好,但一直慈祥地看着众人吃包子,也有成就感。

    “小李什么事?慢点儿说!”

    正吃得差不多时,王启安的手机突然响了,接听后就眉头一皱,“泉城洪……撞了大门?”

    王启安挂掉电话,刚想说什么,王总却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知道谁出车祸了,娘,在咱家门口上,我出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启安你陪着乐哥和牛总。”

    “哦!”王启安话到嘴边全咽下去了,再抬头时已是满脸笑,“乐哥,再来一个包子?我小时候最好这口,奶奶可是好几年没包过了啊。”

    “本来已经吃饱了,可还是想吃,嘿嘿!”于乐果然又抓起了一个包子,不过嘴角轻动了动,那边牛犇就站了起来,“奶奶,我吃好了!哎呀肚子太胀了,我陪着王总走走!”

    老太太就笑笑说了个好……

    小雀雀从白马河上掠过。

    两辆汽车停在大门口处,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一辆红色的超跑。

    越野车正面撞在了铸铁栅栏门上,一扇铁门摇摇欲坠,倒是把门口给堵了个结实。

    超跑剪刀型的车门翘起来,一个年轻人斜靠在座椅上,抖着二郎腿抽烟。

    车前车后还站了四五个不同打扮的年轻人,不管抽没抽吧,都点着烟。

    栅栏门后,一个保安坐在地上捂着腿,看脸色应该是受了伤。

    另一个保安拿着手机,神色焦躁,见王总朝这边走,就紧跑两步过来,愤怒又恐惧地报告,“王总,他们没说几句话就开车撞门!小张被撞倒了!”

    王总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继续朝着门口走,牛犇若无其事地跟上。

    超跑旁边一个西装革履戴金丝眼镜的年轻人大步走过来,声音不大却是咄咄逼人,“你俩谁是王厚年?”

    ps:感谢上周“hanozuodie”、“syyzy4444”、“mollyaihuaan”、“乱花欲醉迷人眼”、“再重复不取了”等同学的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