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311章 赌博真是害死人呐
    “学弟啊,发狠是没用的,今儿学长也就是教你个乖。进去以后,好好配合,有错没错的吧,都认个错,毕竟是给人添麻烦了不是?梗着脖子一根筋的话,我们可以再打个赌,你猜你会不会上了黑名单,三年五年都坐不了飞机?”

    马尾男笑容满面地来到何青柏面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还是压低了,绝无张扬之意,却也足够在场七八人听清楚了。

    “青青,你说对不对啊?”马尾男说完,昂然走向舷梯。

    “霍哥说啥都是对!”被称为青青的空姐声音柔媚,鹅蛋脸上笑容满溢。

    “霍哥,你就记得青青!”另一个空姐不干了,瓜子脸上嘴巴撅老高,声音很清脆。

    “曼曼,你又顽皮了!”马尾男哈哈一笑,背着手踏上舷梯。

    何青柏禁不住浑身发抖,沧海机场,难道是他家开的?

    乐哥,我该怎么办?

    下意识地看向乐哥时,却见乐哥浑然无事地把登机牌递给了青青。青青则露出六颗小白牙,笑容如雕刻般标准,“于先生,欢迎您登机!”

    何青柏垂头丧气地走向警车。

    虽然瞬间就把前因后果都串了起来。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配合警察走程序查验一番,然后乘坐下一班飞机走吧。

    马尾男只是略施小计,就让我深陷漩涡。

    而这厮充分展示实力之后,会很绅士地陪着无双一道飞行,或者还会把无双送到学校,悉心安排好一切事宜之后,没准儿还会变成一束鲜花来,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回见!

    然后在无双新舍友们满眼小星星地注视下,潇洒地转身离去。

    你以为马尾里扎的是头发吗?

    不,那是寂寞高手的剑!

    以这厮的颜值、实力及手段,想必是恣意花丛,从未失手的吧?

    如果宁无双是个独自出行,勇闯新生活的青春少女。

    那个“滚”字,更彰显了无双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好有挑战性的,最适合迎难而上,而后始乱终弃了。

    一切都串了起来,然则奈若何?

    一向骄傲的何青柏,这还是第一次遭遇权贵公子,就被完全碾碎了尊严。

    我还是太年轻了,这个世界,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我考上了五道口,有足够智慧跟流氓讲道理。

    我力可举鼎,有足够能力让流氓跟我讲道理。

    但我一筹莫展,就像一个可怜的小丑,浑身散发着倒霉气息。

    民不与官斗。

    即便是武力超群如乐哥,撞上这等权贵公子,也只是瓢虫撞上了蜘蛛网,浑身甲壳也保不住命,再大的力气也挣不开,完全无从下手。

    难道让乐哥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马尾男揍一顿吗?

    然后警察干预,乐哥再袭警吗?

    “哎呦!”

    何青柏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上警车时,却听见猛一声惨叫。

    回头看时,却见马尾男骨碌骨碌地从舷梯上滚了下来!

    底下于乐刚上了舷梯,见状急忙闪开,一不小心却把青青撞出了老远。而后于乐抱歉地后退,屁股却又撅开了曼曼。

    马尾男顺利地从头滚到底,抱着左腿在地上打滚哀嚎,“啊——我的腿!”

    何青柏陡然振奋,我乐哥!

    我就知道,我乐哥不会不管我的!

    马尾男打了个赌,赌我的行李会不会出问题。我则回了一句,赌他会不会被人打断腿!

    我乐哥出手了,马尾男的腿被打断了!

    我乐哥是怎么做到的?!

    却见于乐两手张开,一脸的无辜和迷惘,“咦,他怎么这么不小心?我们是不是不方便扶他?”

    正在此时,一辆摆渡车开了过来。

    普罗大众下车,着急麻慌地抢过来排队登机,见状却又围成了圈子看热闹,出了什么大事了,警察抓逃犯?

    逃犯居然上了头等舱,头等舱果然不是人坐的……

    青青和曼曼也忘记了本职工作。空姐腿长,空姐裙短,此刻却冒着走光的危险,争相蹲在马尾男两侧,却也只能霍哥霍哥地乱叫。

    旁边果然有几个好男人有志一同地拍照,不至于互相揖让,却也是互不干涉。

    其中一个背着电脑包的鸡窝头肥宅,半蹲了身子确保瞄准对焦,可能回头有用。

    那警察见状也是懵头,整天在机场执勤,还是头一回看到从舷梯摔下来的。这孙子到底是谁啊?弄得老子一通忙活,基层警察太难当。

    “唉,以后小心点儿,你说我这热心肠!”于乐摇摇头上前,“以后别再跟人胡乱打赌了,腿断了不是?”

    “啊——”马尾男疼得满头满脸的汗,听见后半句却是浑身一颤,抱着左腿拼命往后挪,“你你你!别过来!”

    于乐却不由分说地抓住了马尾男的左腿,马尾男惊恐至极却又动弹不得,只好放开声哀嚎。

    “啊——啊?”

    说也奇怪,马尾男的调门拔到最高时,却又突然拐弯降调,不可思议地掐着左腿,“怎么……怎么不疼了?”

    这时,另一辆摆渡车也开了过来,登机坪上人山人海,热闹至极。

    大富豪钱先生揽着女秘书,复又走出舱门,站在平台上观风景。

    过了一会儿,大领导的秘书也探出头来。

    毕竟机舱外沸浮扬天的,甚至还有警笛声,你说这玩意儿多吓人?

    又过了一会儿,大领导才露出了一张绿脸……

    “不疼了吗?那就赶快登机吧,你看你这耽误事儿的。”于乐笑眯眯地拍拍手退后。

    “哦。”马尾男试探着站了起来,果然不疼了,居然一点儿都不疼了,难道刚才只是个幻觉?

    青青和曼曼一边一个搀扶着马尾男,嗲声嗲气地喊霍哥霍哥我们登机吧。

    马尾男惊疑不定地迈步向前,朝着于乐赔笑以示感谢,脸上的肌肉抖得厉害,反正是笑比哭好。

    于乐倒是阳光煦暖,摆手示意你先。

    马尾男终于再次踏上了舷梯。

    舷梯毕竟太窄,不够三人并行。曼曼抢到了机会,把青青扛到了一边去,半抱半搀扶地陪同霍哥拾级而上。

    不得不说,空姐这行业,也算是服务业吧,竞争还蛮激烈的。

    于乐这次就学了乖,没着急跟上,万一耽误了人家往下滚呢?

    拍照技术上佳的鸡窝头肥宅却在仰头感叹,有钱人的幸福你想象不到啊,原来那些撩空姐的传说都是真的!

    两个馒头都压成饼子了吧?

    苍天啊大地啊,快来个漂亮的神仙小姐姐,让这有钱的孙子摔死吧!

    咦,怎么灵了?

    鸡窝头肥宅张大嘴巴忘记了合上。

    我刚才是给哪位神仙小姐姐许的愿啊?

    “啊——”

    马尾男走完舷梯,踏上舱门口的平台,曼曼才松开了饼子,毕竟下面还有工作要做。

    意外也就是这时再次发生了,马尾男惨叫着摔倒,曼曼堪堪躲近舷梯扶手,徒劳地伸出双手。

    马尾男则一路顺风地滚回地表,抱着腿哀嚎。

    这回抱的是右腿。

    聪明人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的。

    霍哥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了两次,但他也是聪明人,不再抱着腿满地翻滚,却是奋力滚向了于乐这边,挣扎着喊道,“哥,我错了!哥,您高抬贵手!哥,我亲哥!”

    “你又怎么了?这么不小心!当我的弟弟,你倒是不够格。”于乐一脸无奈地蹲下身去,拍了拍马尾男的右腿。

    哀嚎声戛然而止。

    霍哥腾地跳了起来,第一时间就掏出手机拨号,“孙大秘,误会,一场误会!孙哥我亲哥,您尽快,您尽快啊!我求您了,回头再说,好好好!”

    果然是尽快。

    两三分钟后,那边警察的手机就响了,警察一边接听一边点头,“李处,哦哦哦,明白!”

    随后满脸堆笑地向何青柏道歉,“何先生,已经澄清了,是误会,一场误会!请您登机,祝您旅途愉快!”

    何青柏整了整衣领,龙行虎步地登上舷梯。

    霍哥则弯腰赔笑站在那里,等何青柏登顶之后才转向于乐,“哥,您先!”

    “这样多好!不要随便跟人打赌,你说这玩意儿,都没准儿的事儿。”于乐的语调里多了些儿化音,随后招呼宁无双和宁唯事依次登机,这才施施然跟上。

    “哥,您教训得是!”霍哥很狗腿地跟了上来,却也不敢跟得太紧。

    当然落脚也不敢太用力,连续摔倒两次了啊。

    这次果然没出意外。

    青青和曼曼重新站到舷梯两侧,露出雕刻般标准的微笑,“欢迎登机!欢迎登机!”

    普通人太多,当然无法挨个尊称。递回登机牌时也来不及双手,好在普通人的脾气都很好。

    鸡窝头肥宅接回登机牌后才懊恼,我刚才怎么没趁机摸一摸小手呢,攻略上都是这么说的,甚至可以挠一下,空姐都见多识广,皮厚有茧……

    起飞时间只晚了一刻钟,想必是机场优先调度了。通常飞机未能准时起飞,就需要重新排队的。

    头等舱只有十个坐席,却也没有坐满。

    钱先生和女秘书并排坐在一起。赵先生却是独自坐在那里,他的秘书不够资格坐头等舱,服侍领导坐好后,就去后面经济舱了。经济舱的座位只有头等舱的三分之二宽,当然价格也是一样。

    宁无双还是和何青柏坐在一起,于乐还是和宁唯事坐在一起。

    于乐进来时,钱先生笑盈盈地探头过来,“小老弟,怎么称呼啊?敝姓钱,整天挥来挥去的,做一点小生意。”

    “钱先生客气了,小弟姓于。”于乐诚恳微笑,看来这位是南方挥来的老板。

    女秘书则两眼放光地看着于乐,当然是在钱先生注意不到的角度。

    赵先生倒是没有主动开口,却也抱着善意的微笑,状态极为轻松,也很是平易近人。

    挥机起挥,啊不,飞机起飞后,霍哥才畏畏缩缩地进来,小心翼翼地看向于乐。

    于乐刚好看过去,霍哥立即满脸堆笑,“于哥,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坐坐!别客气,就当自己家里一样。”于乐和蔼可亲。

    “哎哎!谢谢于哥,谢谢!”霍哥果然斜签着坐下了,就像坐在于乐家里一样。想说点儿什么,又不太敢。

    时间太短,了解到的情况不多。

    于先生,何先生,宁先生,宁小姐,都是明海大酒店代订的机票。这个倒也说明不了什么,只说明他们住得起五星级酒店。

    从身份信息看,除何先生之外,其余三人都是沧海市所辖沽阳市藏马镇皂户屯人,貌似宁先生和宁小姐是父女?

    这也太坑爹了吧,你们四个人一起的,居然分开两波儿坐!

    好吧,即便是当着她爹的面,霍哥恐怕也是迎难而上的。搞定便宜老丈人而已嘛,多简单的事儿。常见小姑娘各种矫情,老丈人却肯帮她做出最幸福的选择。

    谁会知道于先生居然这么狠呢?

    对了,于先生说了,没事儿别混乱打赌。

    赌博真是害死人呐!

    ps:第七个同学领了夹袄之光,是哪位?

    https:

    1秒记住爱尚:.。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