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318章 这两个处子不寻常
    “宁师父,乐哥,洛先生,何先生。这位是我二叔霍世豪,这位是赵得柱司长。”

    霍岩畏畏缩缩又满脸赔笑地进了门,熟门熟路地绕过游泳池往这边走。后面跟着强自镇静的赵得柱。再后面还有一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谦虚谨慎却又不卑不亢的感觉。

    何青柏这回没有起身迎接,却也帮着三人拉了马扎子过来。上次霍岩及柳青前来,只是冒昧登门的访客。这回却是来了三个病患,给的挂号费还足够高,医者仁心还是要有的。

    “洛先生!”霍世豪特别朝着洛关山抱拳拱手,而后恭谨落座。

    洛关山微笑点头而已,未起身也未开口说话。

    这栋四合院,眼下就只是个客栈。

    洛关山作为掌柜的出来作陪,此间真正的主人却是于乐。

    顶多算是开大赌场的,确保双和平共处以及愿赌服输欠账还钱,至于怎么赌博如何押注,那就凭双方自行协商。

    洛白一族是一个飘渺的传说,有资格与闻者鲜矣。赵得柱显然是不够资格的。霍世豪或者过了及格线,却也只是听过到一些传闻,刚听到时也只是一笑而过。

    建国都多少年了嘛。

    与这栋外表稀松平常,占地面积却足够大的四合院相对照,还是能让人想起不少事情来的,比如这个院子姓洛。

    否则霍世豪也未见得就听信了霍岩的胡闹,这小子啥时候靠谱过?

    至于赵得柱,也只是喝多了时称兄道弟的交情,关键时刻当不得真。

    目光扫过宁无双,继而扫过白浮云时,霍世豪的双眼却是瞬间精光四射,很快又垂下了眼帘。

    嗯,霍岩这回靠谱了,这两个处子不寻常……

    “小于师父,真的能管一年?”赵得柱已经盯紧了茶墩子上的三粒小还丹。

    “确保性命无忧,日常活动无碍,一年之内有售后服务,死了算我的。当然,意外伤害不算,比如被车撞了,被雷劈了,被枪毙了,悬梁溺水百草枯,那都是管不了的。”于乐不以为忤地认真解释。

    赵得柱啧啧嘴,这位师父还真是话糙理不糙。

    就跟手机维修一样,自身原因造成的损坏,人家也是不管的。

    啥叫被枪毙了啊,呸呸呸!

    于乐继续扫描着赵得柱,“医院已经确诊了吧?”

    “小于师父明鉴,余生不过百日。”赵得柱惨笑着拱手,“一个半亿已经到账,两个亿在门外车里。小于师父,我可以用药了吗?”

    于乐笑笑点头,何青柏还想帮忙倒杯水来着,却是没有杯具,终于不再多事。

    赵得柱也不讲究,颤巍巍伸手捡起仙丹,身体前倾,嘴巴凑到手边,小心翼翼地吞了下去,还舔了舔手指头,然后才耸起喉头吞咽。

    而后坐正身体,闭目养神,脸色却是青一阵白一阵地剧变,有细微的白毛汗沁出。

    霍世豪两眼微眯,目光不离赵得柱。

    霍岩却是紧张地搓着手,终于鼓足勇气怯怯地问道,“乐哥,赵司长和我二叔,分别替我出了半个亿,我可以用药了吗?”

    于乐再次扫描霍岩,霍岩不由得坐直了身体,脸上胡乱抽抽。

    “霍哥,你可以用药。但你并无性命之忧,只是有点儿肾虚罢了,其实是委屈了小还丹的。”于乐亲切地拍了拍霍岩的肩膀。

    霍岩连忙硬起肩膀接拍,苦笑浮在脸上,“乐哥,肾虚还不是问题?”

    “除死无大事。”于乐表示小活儿不爱接。

    “生不如死啊!”霍岩一脸的你懂我。

    “那你自己决定。”于乐终于懂了,钱到位就好,不怕杀猪用牛刀。

    “乐哥,吃了以后,效果如何?”霍岩压低了声音,想说点儿你我都懂的事儿。

    “龙精虎猛!”于乐却是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小还丹强身健体,调理阴阳,去除病灶,恢复健康,却绝非虎狼之药,对根基有保养效果,不会造成损伤。”

    “一年之后,我还可以继续吃吗?”霍岩再次盯紧了药丸,两手交搓,唾沫往下咽。

    “可以。效果相同,价格翻倍。”于乐表示敞开供应,只是多买也不优惠,反而是要涨价的。

    那就是两个亿了?

    霍岩连忙点头表示理解,至少比赵得柱要便宜一些吧。

    “小于师父,我有点儿饿……”赵得柱惭愧地睁开了眼睛,肚子里叽里咕噜地叫。

    “浮云,家里有馒头吗?”于乐看向白浮云。

    白浮云却是看向洛关山,洛关山忍俊不禁地起身,亲自进厨房端出了一盘馒头出来,一两一个的,四个叠在一起。

    “谢谢,谢谢!”赵得柱慌忙起身接过,没等坐下就忙不迭地往嘴里塞。

    又松又软,白嫩嫩,甜滋滋。

    这馒头显然是世间最美味的馒头。

    “赵司长,洛先生亲自给你端馒头,你觉得这馒头应该多少钱一个?”于乐打了个哈哈。

    “应该,应该!”赵得柱已经吃完了两个,第三个还在嘴里,可能也没听清楚。

    “我是给小于师父效劳。”洛关山半真半假地朝着于乐拱手。

    “那就免费赠与了,也算是售后服务吧。”于乐多慷慨的人。

    “谢谢洛先生,谢谢小于师父!”赵得柱继续吃第四个馒头,说话含混不清。

    多少钱一个馒头?

    就算是万儿八千一个,我也得吃啊,多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馒头了!

    三十多年前吧,家里没吃的,好容易等夏收有了新麦,老娘蒸了一锅馒头……

    肚子里有了底,心里也就没那么慌了,赵得柱放慢了吞咽速度,“小于师父,一年之后,我也还可以再用小还丹吧?”

    “可以。价格翻倍。”小于师父表示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三个亿翻倍,那就是六个亿了,再翻一倍是十二个亿?

    “为何?”赵得柱心底苦涩,嘴里下意识地询问。

    再能捞,也禁不住这么花吧。

    生命诚可贵。

    好吧,活着真是太美妙。

    “售后服务比较贵。比如一台旧电视,我不只是保证它能看,清晰度色彩饱和度也要跟上最新发展,内存还得够用,是不是越来越难?”小于师父还是耐心给予了解释。

    赵得柱理解了,并且拼命点头,并且感觉点头时也比往常有劲儿多了,“那么小于师父,我能一直吃下去吗?”

    敢情不但是能活着,活得质量还不错?

    必须值钱!

    于乐再次扫描赵得柱。赵得柱配合地转过身来,如同躺在核磁共振扫描仪下面。

    “依次翻倍,十年之内。”核磁共振终于扫描出了结果。

    赵得柱啧啧嘴。

    小于师父的意思是,我最多还能活十年?

    少了点儿,我才刚过五十啊,事业正盛。

    倒是比三个月长多了。

    毕竟美鬼专家也建议我保持心情愉快,辅以安慰性用药了。

    多少是多啊?

    而于乐看向赵得柱的目光,分明是在说,你是不是想多了?

    赵得柱秒懂。三个亿起算,每年翻倍,十年到底需要多少个亿,一时间还算不清楚。

    不过,我努力!

    人生最怕没有目标,一旦确定了目标,找准了方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再难也要拼搏下去!

    持续拼搏,就一定会成功的!

    有心人,天不负,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乐哥,一年之后我断了药,会有什么后果吗?”霍岩貌似在暗自咬牙,远不如赵得柱那么自信。

    “没有依赖性。一年之后你会慢慢地恢复到现在的状态,并不会比现在更坏。”于乐实话实说。

    “二叔,那,我吃了?”霍岩期期艾艾地看向霍世豪。

    且不管后续如何,这一年的龙精虎猛,也是值了!

    “吃吧吃吧。”霍世豪的严肃脸下露出了慈祥,多少也有些无奈,“今年无论如何,你也要给霍家留个后,明白吗?”

    “谢谢二叔!”霍岩抓起小还丹快速地吞了下去,而后学着赵得柱闭目养神,同样也沁出了细微的白毛汗,全身都有湿意,肚子里却是火热。

    心底下却已经拿定了主意,今年留了后,我还有明年吗?

    等着吧您奈,我会注意安全的……

    “霍总,你决定了吗?”于乐微笑着看向霍世豪。

    “抱歉了小于师父,我的收入有限,霍家也没那么厚实,这些钱还是我找朋友拆借的。”霍世豪诚恳道歉,并且拱了个罗圈手,“今天能见到洛先生,宁师父,小于师父,也算是三生有幸!”

    “我尊重霍总的决定。洛先生,麻烦你把霍总的一个亿退了吧。”于乐点头微笑。

    “好的乐哥。”洛关山当即拿起手机操作。

    “洛先生莫急!”霍世豪连忙阻止,“那一个亿,就算是我的诊费吧,还望小于师父给个诊断。当然,我更希望能跟洛先生,以及宁师父和小于师父,结个善缘。”

    霍世豪的二个亿,一个亿转了账,另一个亿也在外面车上。

    “霍总无须如此。”洛关山却不认为一个亿就值了善缘,“洛家为藏马山门作保,只是表明态度罢了,并不敢妄图善缘。藏马山门之事,洛家也只有仰慕的份儿,并无干涉的能力,更无干涉的意愿。”

    霍世豪闻言一怔,我想错了吗?

    传说中的数千年传承,或有仙人居焉的洛白一族,居然对藏马山门如此景仰?

    果如传说一般,洛白一族岂会为了几个亿做扣?

    又岂会为了钱财而为别人作保?

    藏马山门,藏马山门,藏马山门……

    难道是另一个至少与洛白一族齐名的千年传承?

    霍世豪深为自己的位卑人轻而惭愧,总算是有资格与闻了洛白一族,还真是从未听说过藏马山门……

    “宁师父,小于师父,霍世豪唐突了,谨向藏马山门诚挚道歉!”霍世豪连忙站起来郑重抱拳。

    “不用退?”小于师父却是眉头微皱。

    “小于师父,一个亿尚在我支付能力之内,能够得见藏马山门,已经算是我的福缘了。”霍世豪更加诚恳。

    “这样啊,那你把这粒小还丹吃了吧,就算你一个亿好了,外面的一个亿你带走。”小于师父就是这么任性,“另外,你的身体情况,与霍岩相似,原因也是相同。”

    霍世豪一直公明廉威的脸色,腾地久变红了,像是煮过了的螃蟹。

    霍岩那点烂事儿霍世豪当然是心知肚明。

    难道这事儿也是家族传承的?

    借着俯身取药做掩饰,霍世豪稳定了心神,“小于师父,那,我吃了?”

    于乐点点头,“惜缘惜福,不可任性。公生明,廉生威,持身以正,无惧妖邪,霍总且诫之。”

    “是!”霍世豪吞下药丸,闭目养神时,来回琢磨着小于师父的话语。

    这藏马山门,还是个与时俱进的山门?

    那边赵得柱或者是心理作用,感觉已经大好,心底下却是极不平衡。

    合着我这一粒,付出了三个半亿。他这叔侄俩,两粒才付出了一个半亿?

    大家明明都是一样的小还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