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324章 总是为人父母者
    次日上午,众人陪同宁无双前往五道口报到。

    洛关山此番进京,并无其它事情要做,再说还能有什么事情比在于乐跟前刷脸更重要呢,也就一起陪着过来了。

    校园内喜气洋洋,随处可见迎新标语,学姐学长们花枝招展地为学弟学妹们服务。

    各种车辆,各色行人,从服饰及神情上,足见人生百态。

    高度浓缩地汇聚在同一片蓝天下。

    其实也不怎么蓝的。

    宁唯事原本不想陪着无双进京,而是完全委托给了于乐,原因也正基于此。

    虽然未曾自惭形秽过,却也不能给无双造成不好的影响吧。

    其间心态细腻处,无以言表,总是为人父母者。

    而今经过了姜晚的悉心打扮,连眼镜都换过了,甚至重新理过发,再加上外形气质原本不差,总之就由减分的家长,变成了加分的家长,当然也就愿意陪着无双走出这人生当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说到底,宁唯事并不是一个太过坚持什么的人,至少也是过了太过坚持什么的年纪。

    可是,毕竟着相了啊!

    宁唯事略有惭愧,我家无双岂是自卑乃至偏激的人吗?

    路边那位扛着巨型编织袋的父亲,那位手里拎着皱巴巴的红色仿绸布袋的母亲,不都是喜气洋洋的吗?

    虽然那编织袋里装着里外三新的大花被,仿绸布袋里可能装着几个干巴巴的硬馒头。

    他们的儿子则背着一个硕大的牛仔包,脸色黑红黑红的,一圈乱糟糟的小胡子,半寸长的圆平头,大黑腿上汗毛林立,不也是个活力四射英气逼人的大好男儿吗。

    或者进京之前这孩子还在工地上搬砖。

    还有一位父亲两手各拉着一个行李箱,背上还有一个大包,圆领汗衫几乎湿透了,领口处微黄。

    他的女儿显得瘦削苗条,双肩包的背带上卡着一只粉色的卡通小马。

    不知为何她的母亲没有跟来。这女孩落在父亲后面两三步远,踢踢踏踏地往前走,低着头不往两边看,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四块钱一瓶的那种。

    宁唯事不由得暗自嗟叹,如果这女孩的内心不够坚强,在大学校园里,其实还是蛮艰难的。

    由贫穷而自卑,由敏感而脆弱,由失衡而偏激,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伤人一百,伤己一千。

    宽容大度,温良厚道,主见敛于内,随和发乎表,则是另一条路上的事情。

    这两条道路,当然也通往不同的人生。

    可是,让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在遥远而陌生的他乡,独自面对冷硬,坚强地承受凄凉,北风自呼啸,衣衾且不暖,无处可躲藏……这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儿?

    很明显,她的父亲就只能帮她到这儿了。

    顶多再紧衣缩食地供给她或普通或寒碜的生活费用。

    宁唯事觉得,自己甚至不如那位父亲强壮。

    若是我拉着两个行李箱,再背上一个大包,浑身汗渍带酸味地走在前面,无双将如何?

    答案是不会如何。

    无双可能会抢过两个行李箱拉在手上,倔强而决绝地与我并行。

    但毕竟是不怎么愉快的。

    如果没有于乐,无双和我也就大抵如此吧。

    我倒是会把汗衫圆领上的黄渍洗干净,也教会了无双读闲书,曾经教会了无双内心的自足,却也不知道效果终如何。

    而此时,无双可能会下意识地咬着嘴唇,略迷惘带冷冽地扫视周边,各种行人,各种车辆,包括其中的豪华加长轿车,然后深吸一口气……

    加长轿车毕竟碍眼,众人在僻静处下了车,人手拉着一个行李箱,悠然地跟随人流往前走。

    即便如此,一行人也是相当的惹人注目了。

    白浮云气质清冷出尘,浑然不食人间烟火。洛关山随和有威严,要么大富要么大贵。于乐身形高大脸色略黑,也算是器宇轩昂吧。宁唯事清癯矍铄目光深邃,至少也是个民科知识分子。

    宁无双和何青柏则被簇拥着走在前面,看上去都像是新生,就有如金童玉女一般,分明是家境非凡,自身又识做的卓越二代,乃至更多代。

    一时间居然没有学长学姐上前搭讪,自动带了回避肃静光环……

    “宁无双?”

    著名的二校门前面,宁无双听到了一声招呼。

    应声看过去时,却是一位身穿淡紫色长裙的女子,四十岁左右或者更大些。身材高挑,带了知性的书卷气,也带了事业有成的自信干练。头发蓬开向后掠,眼角有几条细细的鱼尾纹。想当年一定是个大美女吧,现如今也算是风韵犹存。

    这女子两眼紧盯着宁无双,眼神略复杂。

    宁无双往她身上扫描时,她的嘴角溢出了亲切的微笑。

    “你好。”宁无双咬了咬嘴唇。

    “老宁,嘿嘿。”艾都站在这女子旁边,小有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老艾。”宁唯事随口应了一句,神色淡然地看着二校门。

    于乐第一时间就察觉,这名中年女子,与无双颇有些相像!

    不会是无双的妈妈吧?

    那么,艾都又是怎么回事呢,要不要这么狗血啊,艾都接了宁唯事的盘?

    呃,应该不是。

    想来是艾都把宁无双透露给了这女子,却没有事先知会宁唯事,或者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吧。

    如果当年宁唯事是校园恋情,艾都又与宁唯事关系极好,跟这女子应该也是熟识的。这女子身上有教师的气质,或者还兼着什么别的事业。

    如此说来,无双考上五道口的事情,艾都透露给她,也是应有之义吧。无论如何,终是母女血亲。

    虽然此时她出现在这里,多少有些不地道,却也是艾都无法约束的。

    不过,这都是无双自己的事情了。于乐没有任何建议可以提供,无双想必也已经看出了端倪。

    当然,这也是宁唯事的事情。宁唯事分明是认出来了,却是没有说话,或者也是把权利放给了无双。

    无双不会发飙吧,突然间就蹦出了个妈妈?

    于乐甚至有点儿想笑。

    “无双,恭喜你!我这里有一些钱,可以供你上学期间使用。”女子终于开口,语气和神态都很平静,或者也是在压抑着自己。

    “你看我像是缺钱的样子吗?”宁无双居然同样平静,而没有原地爆炸。

    “好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你可以通过艾叔叔找到我。”女子笑笑,咬了咬嘴唇。没有表现出过分的亲切,当然也没有明显的失望。

    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这女子却也不想就此离开,顿了顿又说道,“五道口读本科倒也可以了。长远来看,最好有国外求学的经历,对你的成长会有帮助。在美鬼读几年书,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无双,我对你没有什么要求,你连谢谢都不用对我说。”

    场面一度极其安静,在这燥热的夏日校园里。

    周边人群熙熙攘攘,都有意无意地躲开了这一小撮贵人,当然也有意无意地瞟上几眼。

    “你很有钱?”无双好奇地看着女子,显然是没打算说谢谢。

    “也不算很有钱吧,掏几百万给你读书,还是没问题的。”女子笑容温柔且自信。

    “那还真是不算多。我爸昨晚刚刚决定,先给五道口捐上三五个亿,还可以更多。艾叔叔您也在场的,对吗?”宁无双笑容纯真。

    “啊?”艾都手足无措,随即一连串地点头,“对对对!”

    宁唯事没有答应捐几个亿,于乐倒是答应了,不过这有区别吗?

    “……有钱也算不得什么。”女子略微皱眉,宁唯事这人怎么可能有三五个亿呢,更别说捐三五个亿了。小女孩可以自尊自立,不可以虚荣撒谎啊。

    当然,现在也不是认真计较的时机,孩子的德育很重要,欲速则不达的,女子继续说道,“去美鬼读书,也不光是钱的事儿,更不光是聪明成绩好的事儿。人脉很重要。”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宁无双谦逊而腼腆,“石院士可能会安排吧,如果他认为有必要的话,比如游学或者交换培养什么的。”

    石院士?

    五道口的院士数量在全国大学中排名第一,却也永远不嫌更多的,哪个院士不是声名赫赫?

    姓石的院士,国内生命科学权威,世界知名生物学家,石仲悟院士?

    石院士跟无双有什么关系?

    这回不用等宁无双点将了,女子愕然怔住,下意识地就看向了艾都。

    “啊?”艾都无辜且郁闷,继续一连串地点头,“对对对!”

    还好手机铃声解了艾都的围。艾都背过身去,接通后应答了几声,大意是无双已经到了,就在二校门这儿。

    挂了电话,总算是有个事儿干,艾都朝于乐这边走了两步,小有尴尬地笑道,“石老要亲自过来。”

    “石老亲自来接无双?”于乐很好奇,院士这么先的吗,昨晚他不是派艾都协助无双处理一应手续吗?

    艾都在二校门这儿接人,也是昨晚约好的。劳动副教授来接一个新生,也算是石院士对艾都表示亲近了。

    “不单是石老来了。还有一位郝院士,他是五道口副校长。”艾都挠挠头苦笑,对此也是意外,想必郝副校长是来接那三五个亿的吧?

    此时那女子才瞥向站得远些的宁唯事,听上去好像跟真的一样?

    宁唯事也终于走向了宁无双这边,“无双,这位女士名叫萧风。虽然十八年未见,但她是你的母亲。怎么与她相处,由你自行决定。”

    名叫萧风的女子,闻言有些意外,也不由得多打量了宁唯事几眼。

    基本的样子还在,感觉却有太多不同。

    倒不是说对宁唯事如此决定感到意外。即使十八年未见,萧风也觉得自己对宁唯事认识进了骨子里。宁唯事这一番话,萧风早知如此。

    而是对宁唯事的神态感到意外。说这些话时,他的脖子不应该梗起来吗?嘴角还应有隐隐的冷笑。

    人是穷了些,但穷骨头还是有几根的!

    人是穷了些,但道理还是要讲的!

    大体如此吧。

    现在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底气很足,淡定从容,甚至有些潇洒,往昔种种不过尘烟尔。

    确实是让无双按她自己的意思来。

    而不是让无双按他自己的意思来。

    或者他真的身家数以亿计,啊不,几十亿计?

    “萧峰?”宁无双诧异地上下打量着萧风,萧风在宁无双的注视下多少有些不自然,却也勉强地维持着微笑,直到宁无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萧风你给我说说呗。”宁无双的眼珠子叽里咕噜地转。

    “无双你说。”萧风笑容满溢,无双毕竟是受委屈了,说些难听的话也在所难免,我一定要好好地听着,回头也要尽量地解释一下我的苦衷。

    宁无双转而严肃,手指着萧风的鼻子。

    “你原名是不是乔峰?你说,你为什么要带兵进攻大宋!”

    Ps:致敬“醉风潇”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