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341章 藏马山远景智囊团
    “凡事有利就有弊,哪有万全的。你总不能摁住藏马山不让发展吧,因噎废食了。”

    下山路上,姜晚皱着眉头思索。于乐嬉皮笑脸地伸手去抹姜晚的额头,好好的小脸干嘛要皱起来呢,哥不答应!

    “我在想事儿呢!”姜晚把咸猪手拍开。

    “我也在想事儿呢!”于乐趁机搂姜晚入怀。

    姜晚咬牙切齿,很凶的样子,但终究只是一个弱女子。

    “哟哟!乐哥乐嫂,忙呢?”

    旁边传来一声怪叫,姜晚才有机会把于乐推开,脸颊微酡地瞪向恶客,倒也有几分大嫂的风范,“三棒子,买菜呢?”

    “当然忙了!没见过谈恋爱的吗?”于乐则恼火地看向三棒子,一个二十出头的黄毛小混蛋。其实于乐并不知道他的名字,连三棒子都是刚从姜晚这儿知道的。

    只记得这货是卧龙屯的,早先他家开了一间杂货铺,今年又改成了农家乐。他父亲貌似是卧龙屯的村干部,三棒子是跟二蛋类似的村二代,但没怎么上过学。

    “嘿嘿,没见过在大街上谈的!”三棒子挤眉弄眼地赶紧蹬着三轮车跑了,“乐哥乐嫂,你们忙你们忙!”

    姜晚居然已经认识挺多山民了,这也算是爱屋及乌吧?

    于乐拉着姜晚的小手继续下山,山野小店已经在望。

    “祁候婷的观念,有些偏激了,却也有可取之处。形而上学的且不说,技术层面上主要是金融资本和劳动就业的矛盾。工业化时期,两者的利益是一致的。但就金融资本的本性来说,它只考虑利润,哪里成本低就去哪里生产,这就是全球化和去工业化。”姜晚大学时学的国际贸易,西方史学和哲学也有涉猎。

    “社会的发展和稳定却需要就业保障,矛盾就产生了。米鬼的占领华尔街,法鸡的黄马甲运动,其实都是一回事,反映了阶级矛盾不可调和。但资本主义政府由金融资本决定并为其代言,一定会血腥镇压,并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整体上也反映了其国力下降,先死的还是老百姓。”姜晚继续。

    “摸着米鬼过河?”于乐笑道。

    “嗯,毛子没得摸了。”姜晚也笑。

    “我觉得内因是阶级矛盾,外因是华夏崛起。华夏制造业太强,不但是世界第一,还超过了第二三四名的总和。以前是西方管杀又管埋,如同耕耘和收获。现在炸完了,等着重建了,却发现有个基建狂魔进驻了,只管赚钱不附加任何条件,价格还便宜得不行。所以世界范围内的韭菜不好割了,国际金融资本盈利看空,却首先反映在劳动阶层的生存艰难上。所以这是结构性的问题,不是换个总统就能解决的,终究要走向革命。”于乐接着姜晚的话茬说下去。

    “解放全世界吗?”姜晚鬼魅一笑。

    “他们会自己解放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抗争。”反正于乐是一点儿都不着急。

    “你说财富有可能集中到一个人手中吗?”姜晚无法想象。

    “没有借鉴,无法判定。资本主义法律走向极端,存在这种可能性。理论研究,无非是极端化思考。但我想,世界的未来在华夏,未雨绸缪,诚意正心修身齐家平天下吧。”于乐不会放任这种情况发生。

    转上国道时,于乐拍了拍脑门,“这样,祁候婷回来后,你们多接触,宁老师也加入进来,就算是藏马山远景规划的智囊团吧。”

    姜晚含辛茹苦地端盘子洗碗,不厌其烦地教育引导一众孤儿,却也不影响其学霸出身,脑袋瓜极好使的,知识储备也够,站位又足够高端,人才不能平白浪费了啊!

    “祁候婷没事儿吧?”姜晚还是有些担忧。

    “健康应无碍,但长久并不清楚,或者有序思考能够纾解吧。她的病本来就是由各种念头乱窜所引起的。祁候婷出身应该比较贫苦,并不单单是物质条件的贫苦,心底下可能也有阴影。她拼命工作挣钱,貌似自我实现了,但心理上的问题从未有效解决,甚至她自己都不清楚。长此以往,有精神分裂的潜在风险。或者还有双重人格的可能性?”于乐对此并无证据,只是推测。

    “小祁是个天才啊,不疯魔,不成活,偏执的人才会苦心孤诣。历史上的作家和思想家,忧郁乃至自杀的很多。”姜晚明白原生家庭的重要影响,小时候好想找个人喊爸爸啊。

    甚至这也是姜晚跟着老山爷来藏马山的原因,老山爷曾经给了姜晚一种父亲的感觉。

    “嗯,多关心她吧,挽救这个天才,一定会给我们惊喜的。多听听她说话,协助她系统和完善,但别让她太劳心,多做点体力活儿。”于乐捏了捏姜晚的小手。

    “我会的,嘻嘻,回头我就让她帮厨。”姜晚说完把话题一转,“职业培训学校,是你临时想到的吗?”

    “也是受祁候婷启发。”于乐此前确实没往这方面考虑,即便是给沽阳三中捐款时。

    藏马山贫穷太久,劳动力素质是有问题的,包括文化素质,道德素质,技能素质,需要全方位的提高。

    与其想方设法教育老农民,不如先争取了下一代再说。

    一大批勉强接受了义务教育的年轻人,他们是藏马山的未来,却在浑浑噩噩地混日子,像三棒子这种肯骑着三轮车买菜的家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二蛋那种钻钱眼小算计的,也算是人才吧,毕竟他肯干啊。

    嗯,村二代精英。

    “我估计,胡总和钱总可能会推荐你当校长,总是要想法设法跟你建立关系吧,否则他们心里不踏实。”这才是姜晚想要说的。

    “我们不是有校长吗?”于乐笑道。

    “宁老师?”姜晚也笑。

    “嗯,不能让老头儿闲着……”于乐有点儿坏。

    “对了,我妈妈要来藏马山考察投资。”姜晚想起了另一茬。

    “哦?老太太思春了?”于乐也觉得宁唯事和姜红梅挺适合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两个单亲家庭合成一个幸福人家。

    “说得真难听!我倒是希望妈妈有个归宿,她太不容易了。”有些事情,姜晚其实是不愿去想。

    “这回去首都,见到无双的妈妈了,就在五道口当教授。她想复婚来着,但宁老师拒绝了。对了,无双的妈妈叫萧风,刮风的风。在五道口相遇时,无双一本正经地质问萧风,你为什么要带兵攻打大宋……”

    两人有说有笑地回山野小店时,却见李小龙神色焦灼地蹲在大门口处抽烟,那台破破烂烂的农用车停在东侧狗窝处,车斗里盖了一张塑料编织带的雨蓬,也是破破烂烂的,多有风雨痕迹。

    “哟,小龙你怎么搞成这样了?”于乐打趣。

    “乐哥,嘿嘿,幸不辱命!”看见于乐,李小龙顿时长吁了一口气,鬼鬼祟祟地带着于乐往农用车那边走。

    早先的浪子龙少,脚踩黑白两道的李小龙律师,粗粗一看也是成功人士一表人才。

    此时却是西装皱巴巴的,皮鞋上全是泥,小白脸上颇有风霜之色,金丝眼镜上还糊了一块胶布。好像是被人蹂躏了,或者是刚刚逃出传销窝点。

    黄狗大元帅亲热地舔着于乐的鞋面,尾巴摇得飞起,于乐扔了一根火腿肠过去。

    李小龙左右看看,战战兢兢地拉开了雨蓬一角。

    好大一堆,全是成捆的百元大钞!

    “乐哥,这是八千万现金!还有三千多万的零头在这张卡里,这张卡的身份证是假的,密码是您手机号码的后六位。上次那批货,实际称出来的重量是五百五十二千克,出货价格有高有低,平均下来大概略高于二百元每克。总共收回来的货款是一亿一千……”李小龙第一时间准确报账,神色兴奋又紧张。

    “小龙辛苦了!”于乐拍了拍李小龙的肩膀,李小龙居然有想哭的感觉。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十天啊,没白没黑的,睡觉都要睁着半拉子眼睛,脑袋就像是别在了裤腰带上,我终于把货出完了,把钱带回了乐哥身边!

    咦,钱呢?

    李小龙使劲地睁大眼睛,雨蓬已经瘪下去了,只留了一个小尖尖。

    “这几小摞,是你的辛苦费。”于乐笑道。

    小摞吗,李小龙当然清楚,一万块一扎,十万块一捆。好吧,乐哥说是一小摞,那就一小摞。一小摞十万,这是六摞……

    十天辛苦,换来了六十万,好像也可以做了。

    不过这可不是钱的事儿,我都是为了乐哥!

    乐哥是按千分之五给我算的辛苦费吗?

    “怎么样,还想做吗?”于乐笑眯眯地问道。

    “光明市暂时不能做了,不过镇海市我也熟。”李小龙咬紧了牙关,“乐哥让我做,我就继续做!”

    光明市在沽阳市西侧,镇海市在沽阳市北侧,都是沧海市乡邻的地级市。

    一个地级市短时间内吃进半吨黄金,也是业界大佬低价囤货了,李小龙到底是没白混这些年的社会,当然也是担着生命危险的。

    “喝点水。”于乐取了一瓶矿泉水给李小龙。

    “哦,谢谢乐哥!”李小龙接过来,仰着头咕咚咕咚一气喝完,并且很有耐心地等着最后一滴入口。

    三尸脑神丹的恶果尚未可知,身体素质提高却是效果立显。李小龙此次光明市之行,曾经悍然出手干翻了三个觊觎者,自己却是毫发未损,眼镜是动作太快跌落的。

    以前哥只爱用嘴讲道理!

    “王大叔,买菜呐!”于乐正待吩咐李小龙,却见农用车的主人王启年开着电动三轮回来了,小车厢里装了各种蔬菜。

    开小餐馆的,往往都是老板亲自买菜的,这里面道道太多。此前山野小店里里外外都是老山爷一个人忙活,后来多是李海去采购。反正李海的主业是班车司机,专门接送十个孩子上下学,责任重大,时间却是充裕。

    王启年出了车祸,农用车也借给了李小龙,虽然腿还没好利索,上大学的儿子却是要生活费的,所以就央告着老山爷给他个活儿。

    老山爷就安排他采购。结果,买回来的蔬菜质量比以前好,总价还降了二成。

    没等老山爷说他,李海自己先火了,我就说我不会买菜吧,吃菜我倒是在行!

    “哎哎,乐哥!”王启年直接开着三轮过来了,脸上堆满了笑。朝着于乐笑完了,又朝着李小龙笑,两个小伙子变着法儿帮我把车修好了呢。

    李小龙不动声色地扯了扯雨蓬,六十万都能买十几辆农用车了。

    “王大叔,这车你现在还能开吗?”于乐拍了拍农用车的车门。

    “腿不敢使劲儿,电三轮还行。”王启年赔笑着摇头。

    “这样啊,小龙还是你来开,王大叔带路,去买两车方便面来。拉回来后,卸在这个窝棚里就行。”于乐往兜里摸了阵子,掏出两万块钱递给王启年。

    狗窝旁边靠东墙,老山爷拿砖头和石棉瓦盖了个窝棚,用来装铁锹扫帚小推车等工具杂物,平时不怎么用得上,面积倒是够大。

    “哎哎乐哥,用不了这么多的,三车都够了!”王启年都贩卖了好些年方便面了,走乡串户的很辛苦,差不多能有两成的利润。

    其实这些话说得夸张了。毕竟出车祸时,于乐把这车方便面留下来,给了两万块,算是救了王启年的急,人家心底下惦记着呢。

    批发一车方便面大概八千多块,卖完了能赚一千五六,按照售出价格计算,差不多也就是一万块。

    不过卖完一车方便面,再把换来的粮食处理掉,至少要一周时间。刨去油钱和饭钱,两口子每月能攒下四千多块钱,几乎全都供应给儿子了,上大学多费钱啊,不过等儿子毕了业就好了。

    而现在,只是从厂家批发过来,直接卸货了事,也就两个钟头?

    “没事儿,饭店往外卖,价格高!等我卖完了,再让你去买,这是个长期的活儿。”于乐笑笑离开。方便面在我手里,价值等重黄金的,说出来吓死你俩!

    李小龙和王启年这对黄金搭档互相看看,麻溜地上车干活儿。

    农用车出门上国道开往沽阳市,两人都不知道,有一只天鹅大小的麻雀在高空远远地跟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