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4章 好像有点不太搭
    “我得跑一趟沽阳啊……”

    于乐挠着头看向姜晚,虽然是陈述语气,却是个征求意见的意思。

    并且,姜晚的意见很重要。

    说完之后,于乐才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合适。

    当下两人的关系,相比于路人,也就是知道了个姓名而已啊。

    虽然曾经有一根神奇的绳子摆在我的面前……

    “对了,我的编织袋先在你这儿寄存一下。”于乐终于找到了征求姜晚意见的原因,但没等姜晚回答,又被他自己否定了,“哦,我还是带着吧,去沽阳发货,肯定能省点儿。”

    按照二蛋提供的价格,五斤的包裹邮局收费十六元。

    而于乐当快递小哥时,把这种包裹带回去,王霞是按八到十元收费的。

    至于于乐向客户收多少钱,王霞就不管了。通常说来,派件是不挣钱的,揽件才是快递小哥收入的主要来源。

    当然,王霞能从中挣多少钱,于乐也不会关心,操心太多容易老。

    扛着编织袋走一趟沽阳,至少能省三十多块钱吧,于乐觉得值了,反正也是顺道的。

    更重要的是,作为资深快递小哥,花十六块钱寄个快递,这玩意儿不能忍啊!

    “你扛着编织袋坐车去沽阳?”姜晚还真是给出了意见。

    “昂!”于乐已经把编织袋上肩了。

    无所谓啊,外来打工者不都是这么扛着行李的吗?

    况且已经站在国道边上了,长途客车不少,招手即停的。顶多再买张行李票吧,如果司机强烈建议的话。

    “小朵,咱们说的是哪天进城买东西来着?”姜晚低头问小朵。

    “就今天啊,就今天!”小朵当即一蹦仨高,倒是把小雀雀给吓了一跳。

    “也好,谈完事情我就陪你们去买东西吧,沽阳我还是挺熟的。”于乐为人热情,勇于担当,而且是个行动派,说着就牵起了小朵的小手,“小朵,咱们去路对面等车。”

    旅途无聊,有姜晚……和小朵陪着,好像也不错?

    “不用不用,姐姐有车!”小朵却是很嘚瑟地鄙视了于乐。

    姐姐……有车啊。

    于乐脸上直抽抽。

    本来觉得,姜晚一个弱女子,还带了个孩子……

    呃,好像有点歧义。

    嗯,顺手的忙一定要帮!

    原来人家不需要热心人士帮着肩扛手提的?

    “早就计划去一趟沽阳了,你稍等一会儿。”姜晚微微一笑,迈开大长腿,步履轻盈地向院子里面走去。走到最西侧教室时,探头进去说了句什么,然后就绕到了教室后面。

    破败凌乱的教室后面,却驶出来一辆豪华霸气的大越野!

    好像有点不太搭?

    好吧,也没人规定大越野必须停在哪儿。

    真正不太搭的是,柔软恬淡的小姐姐,居然开了一辆粗犷硬朗的大越野?

    感觉就像是一位美女机甲战士雄赳赳地走来,大地在震撼。

    当亮银色的头盔脱下来时,秀美的长发无风自飘。

    嗯嗯,对比强烈的混搭,错位的美……

    于乐脑袋里晕晕乎乎的,后箱盖翘起时,他倒是知道把编织袋放进去。

    然后拍了拍手,又拍了拍裤腿,还在草根上搓了搓鞋底。

    快递小哥也算是街面上讨生活的人了吧,于乐认识这个车标,甚至知道这车在整个沧海市内也没有几辆。

    可它居然出现在一个落后山区的路边小店里。

    姜晚怎么会有这么高档的车子呢?

    上车之前,于乐还需要静一静……

    姜晚通过后视镜看见了于乐的小动作,笑脸上略带了些顽皮。一只小手从方向盘上收回来,若即若离地托住了香腮。

    “小朋友不能坐前面哦!”

    小朵好容易爬上了副驾驶,却被姜晚温柔却坚决地撵到了后座上,撅着小嘴很不高兴。

    于乐就很自觉地上了后座,搂着小朵以策安全。

    看上去情绪已经很稳定了,眼神清亮淡定。

    姜晚驱车出门,打了转向灯,观察过往车辆后,划了条弧线迅疾地驶入对过车道。

    其实按照乘车礼仪,如果是专职司机开车,那就要坐在后座上。如果是车主亲自开车,那就应该坐在副驾驶上,以示对车主的尊重,也方便途中交谈。

    好吧,大家都不是那么计较的人,干嘛要纠结这等小事呢。

    当一只安静的小雀雀多好,蹲在于乐的肩膀上,不用考虑那么多。

    小朵为了逮麻雀,能待在大门口等于乐。为了进城,她也能忘了逮麻雀。

    早就计划去沽阳了吗,于乐还是觉得这事有点巧了,却也不敢想太多……

    藏马镇到沽阳市,大约三十公里。国道限速七十,越野车也就基本上保持了七十的匀速。

    车外风格硬朗,车内倒也有一些柔顺温馨的元素,比如乳白色的真皮座椅,还有厚实的剪绒脚垫。中视镜上挂了一枚巴掌大小的华夏结,然后就没有其它的零碎装饰了。

    内部空间阔大,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回荡着轻漫的音乐,连阳光都柔和了许多。

    于乐感觉,车内外几乎就是两个世界吧,或者是因为车窗玻璃有单向透光的效果?

    车外看不清楚车内,车内看车外却很清晰。

    各色景物在飞速地后退,却几乎听不到风噪,也感觉不到颠簸和卡顿。

    于乐第一次觉得,乘车其实是一种享受,并且不急于到达目的地。

    目的地还是到了。

    就在即将进入沽阳市区的国道边上。

    看上去也是一处废弃的院落,还不如山野小店那么宽敞呢。

    院子内外都长满了枯草,各种杂物也多。

    五六个农民正在收拾院子右边的角落,拿着铁锹铲草根。一个额前染了黄毛的年轻人在上蹿下跳地指挥,看见越野车进来,大喊了一声,“干嘛的?”

    于乐摁下车窗,朝着黄毛笑了笑,“找铁总,打电话约好了的。”

    那黄毛就拿烟头指了指平房的中间位置,于乐很有礼貌地点头道谢。

    这排平房有十来间,倒是比教室高大些,或者曾经是一家工厂来着?

    最中间的门上挂了“总经理室”的牌子,门右边停了三辆汽车。一辆是双排座客货,一辆是箱式货车,还有一辆五菱面包。看上去都有些年头了,跟这个院落很匹配。

    越野车直接开了过来,挨着边停下,顿时就有了鹤立鸡群的感觉。

    或者是买了一新皮鞋,放在一堆破布鞋的旁边。

    于乐先下了车,取出了编织袋。然后才想到,扛着编织袋去谈事情好像有点跌份儿?却也不好再放回去。

    得,那就提着吧,有啥嘛!

    回头见小朵也蹦了下来,于乐就牵着小朵进了平房。

    这个地方太脏太破,于乐觉得姜晚不应该踏足,也就没有等她。

    “请问您是铁总吗?我叫于乐,刚打过电话的。”于乐把编织袋放在门边上,满脸憨笑地朝着茶几后面的粗壮老板打了个招呼。

    小朵就骨碌着大眼睛到处看,走到哪儿都不怯场。

    一张旧沙发,沙发前一张笨茶几,茶几上倒是摆了一套崭新的功夫茶具。

    暗红色的木制茶盘上,各种小物件繁杂多样,玻璃的公道杯,竹制的夹子,茶壶茶杯都像是紫砂的。茶宠是一只金蟾,上面还没有茶渍。

    “小于啊,坐!我这儿才刚开张,条件还欠了点。哈哈!叫我老铁,没毛病!”铁总三十来岁吧,或者四十来岁?

    一张饱经风霜的大饼脸,此刻就有些春风得意的样子。

    铁总没有站起来迎客,倒是指了指茶几对过的两张仿皮折叠椅。